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957章 你在怕什么?

正文 第957章 你在怕什么?

    ?#??????~??y???|rR?'T.??=8??9Ge?9?C? R0?H?5Q?y?m??后的这一段时间,对于张庆云来说,是一个心情慢慢滑向深渊的过程。

    事发的那天是腊月廿二,她记得很清楚,秦慧玲那个臭婊子一脸得意的站在自家店门口,一副吃定了自己老公的架势。所以,自己必须出手,打破她的狂妄,打碎她的希望。

    从警察和律师嘴里确认了秦慧玲的伤情,孩子没了,这让张庆云神清气爽,哈哈,这下子没有后顾之忧了,你个臭婆娘,再也别想拿这个孩子要挟我们!

    经历了刚被拘捕时的惊恐、吞金撞墙后的侥幸和再回看守所的无奈之后,张庆云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老公当初信誓旦旦说过的那句“不会有什么事的”,好像只是说说而已。

    来见自己的只是律师陈红艳。这是一个不错的小姊妹,大道理能揉碎了说,小事情能扒拉出大道理,听着受用。但是,我不想光见你啊,我的家人呢?我的老公孩子呢?

    我们家可不是一般的家庭啊,在当地那是有深厚的关系的。当然了,关系都是侄子的,但是侄子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啊?我这桩差点丢掉的婚姻,就是侄子费心尽力帮忙挽回的,现在他更得管我啊!

    不论找找谁,不论是市里还是县里的领导,只要有人一发话,我不就能离开这里回家吗?

    再说了,我也把一切都坦白了,而且还演了一出戏住进了医院,一切的条件都符合了啊?

    退一万步说,就算法律管得严,老公和孩子不能来看我,侄子穆东脸面大,他总能来和我说说后面到底怎么办吧?

    老是让律师来和我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有什么意思?

    ……

    张庆云每天都生活在煎熬当中,数着时间过日子,就想着赶紧能出去。

    看守所对这个女犯还是比较优待的,安排在了犯人比较温和的房间,而且派专人给她做心里疏导,但是好像没有任何效果。

    春节一天天临近,张庆云的心情一点点跌进冰点,她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回家过年了。她觉得,家里人把她放弃了。

    压垮她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律师年前最后一次会面。

    那天,陈红艳柔声介绍了拿到了秦慧玲的谅解书的消息,这让张庆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我需要那个臭婊子谅解吗?我恨不得活活撕了她!破坏别人的家庭,她还有理了?

    短暂的郁闷之后,张庆云问道:“花了不少钱吧?”

    “没多少钱,这种事做起来并不困难。”陈红艳笑道。她被穆化磊关照过,不要向张庆云透漏赔偿款数额。

    “唉,肯定花了不少钱,这个不省心的穆化磊,越来越大手大脚了。”张庆云叹道。

    “现在民事赔偿已经结束了,谅解书也能拿到了,未来法官在量刑的时候,会有一些考虑,对你会非常有利。”陈红艳说道。

    张庆云瞬间傻掉了,呆呆坐着,嘴巴张的老大,眼神惊恐不已。

    “你怎么了?没事吧?”陈律师吓了一跳。

    张庆云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艰难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得……继续坐牢?”

    陈律师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什么时代了啊,还有这样的法盲?你是觉得没死人就算没事吧?

    “张姐,你的事情发生以后,不论是穆东穆总,还是穆化磊先生,都做了很多工作,想了很多办法,但是你的案子真的很严重,这种造成重伤害的案件,是不可能轻描淡写的揭过去的。必须由公诉机关发起公诉,进行审判。”陈律师耐心的说道。

    “那,我会……判……几年?”张庆云嘴唇哆嗦了。

    “我只能按照常理推断,大约五年左右。不过你放心,穆总交待过,宣判之后,他会想想办法,不会让你在里面待很久。”陈律师隐晦的说道,不能说的太详细了,她希望张庆云能听懂。

    张庆云听不懂,她满脑子里都是坐牢,继续坐牢,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会见结束后,她失魂落魄的飘回了监房,不搭理同室狱友任何讯问,低头抱腿蜷缩成一团,不声不语。

    完了,要被审判,要继续坐牢,要关5年!

    五年啊,到时候自己还不得熬得满头白发一脸憔悴?

    穆化磊这个家伙,能等自己5年吗?他指不定又要招惹什么样的小妖精,就是秦慧玲这个臭婊子重新上位也说不定。

    我的天哪!

    我真是傻得可怜,我这等于是把自己关进了监狱,给别人腾了地方啊!

    ……

    悔恨和嫉妒就像两条毒蛇,纠缠张庆云的心,让她像失了灵魂一般,浑浑噩噩的过了春节。

    正月初一就像一个节点,又像是心里过了一个坎,张庆云突然想明白了,她觉得,应该为自己活着,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上次吞金和撞墙不是住了几天医院吗?这次还是老办法吧,干脆弄个动静大的,多住上一段时间。

    于是,经过几天的仔细思考和精心准备,张庆云趁着参加劳动的机会,偷了一些装配手电筒的小零件,然后在第二天中午吞进了肚子。

    还是老办法吧,实在想不起了其他的主意。这次的零件有棱有角的,应该效果更好吧。

    之所以选择中午,这时候大家都在午休,比较安静。而且是白天,也能尽快得到救治。

    张庆云不知道的是,这次真的玩大了!

    ……

    穆东赶到县医院的时候,张庆云的手术还在继续。

    上次张庆云吞了金戒指和硬币的时候,是在严密监控下自然排出体外的,中间还运用了中医的一些思维,吃了大量的韭菜。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伤害。

    这次不一样,她吞下的小零件虽然体积不大,但是既有塑料也有金属,外形尖利,甚至有一个零件上还有针状物,所以,必须开腹了。

    而且,这些东西肯定对食道造成了伤害,具体情况可能会想象的更严重。

    穆三叔和穆大龙很快赶来了,穆东通知了他俩,其他人暂且不说吧。这糟心事!

    穆化磊腿都要软了,穆大龙直接开始擦眼泪。

    穆东则脸色铁青,他在琢磨,这是三婶自发的行为,还是有人再次进行了撺掇。

    如果是前者,说明三婶有心结。

    如果是后者,说明依然有人在兴风作浪。

    不论是哪种情况,事情都变得复杂了!

    ……

    张振义给穆东打了电话,言明自己正在省里开会,实在赶不回来,表示会彻查此事,给出结论。刘静云也打来电话,说还在京城,尽快赶回来。

    下午四点半,手术终于结束,医院方面向家属通报了情况。

    张庆云吞咽的异物已经取出,同时病人的食道和胃部多处出血,而且胃部有一处严重划伤,经过处理之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病人依然在昏迷,需要重点监护一段时间。

    穆东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人活着就好。真要是搭上了三婶的一条命,一大家子人谁也无法承受。

    穆三叔则拉着医生的手,一个劲的道谢。

    医生离开后,一个中年男人走到穆东跟前,讪讪说道:“穆总,我是看守所……”

    穆东冷冷的打断了对方:“我不认识你,也不想和你说什么。我现在只希望你们尽快查明事情的具体情况,向上级部门和相关领导汇报。你直接和我对话,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法。”

    说完,穆东拉着三叔,迅速离开了。穆大龙狠狠的瞪了一眼中年人,也跟着离开。

    中年人心里哀嚎一声,我招谁惹谁了啊!这个张庆云,你算是害死我了!

    回去的路上,穆三叔叹了口气问道:“也不让我们见见人啊?”

    穆东无奈的说道:“还是不见吧,指不定又会惹出什么风波。”

    穆三叔低下头,好一阵子才说道:“她娘家要是知道了,又该来闹了。”

    恩?又?

    穆东赶紧问道:“他们来闹过了?”

    穆大龙接话道:“腊月二十八来酒店闹了一次,我没让我爸出去,我下去和两个舅舅谈的,后来他们说话太难听,我直接报警了。”

    穆大龙说的很简单,但是穆东却听出了其中的复杂。都撕破脸皮报警了,还能有什么好?

    “他们想干什么?”穆东问道。

    “乱七八糟说了一通,嫌我爸这个那个的,扬言要教训我爸,最后竟然说老张家丢了脸面,我爸应该赔钱。”穆大龙咬牙切齿的说道。

    “多少?”穆东气笑了。玛德,什么事都能往钱上扯。

    “10万。”穆大龙愤愤说道。

    “三叔,看来你发达了之后,没怎么接济三婶娘家的人?”穆东问道。

    “唉,一帮青菜贩子,以前拿我当牲口使唤,没个好脸色,所以我现在也不想搭理他们。”穆三叔说道。

    “他们如果再来闹,你打算怎么办?”穆东问道。

    “当然还是报警把他们抓走。”穆大龙道。

    穆三叔看了看穆东,无奈的说道:“你的意思是给钱?”

    “给个屁钱!”穆东没好气的说道:“三叔,你看看你的样子,还像个爷们吗?你去和他们谈,趾高气昂的谈,大大方方的谈,他们还能反了天?你在怕什么?”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