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935章 怕是有人兴风作浪

正文 第935章 怕是有人兴风作浪

    事情确实很紧急很严重,而且彻底超出了穆东的预料。  穆三婶在警局趁人不备,吞下了手上的金戒指和兜里的两枚硬币,而且以头碰壁,受伤住院,正在抢救。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大家也不会发现,竟然没有人通知穆大龙。  之所以不知道穆晓惠通知了穆大龙,是因为穆晓惠不知去向了,手机也无法接通。  穆三婶的吞金和受伤住院,引发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张振义市长暴跳如雷,立刻带着市局的人赶到了束河县局,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格排查。  一切看似合情合理但却漏洞百出。  县局的解释是:因为考虑到穆家人的特殊性,所以没有对张庆云的随身物品进行封存,而是允许其随身携带。基于同样的考虑,讯问之后,没有给她安置监控设备严密的滞留室,而是安排了条件更舒适的房间。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张庆云对讯问非常配合,案件的动机、作案情况介绍的一清二楚,没有任何抵赖。这也放松了大家对她的警惕,从而实施了众多优待。  现在,对于张庆云为什么突然吞金和碰壁,谁也说不清楚。  面临张振义和刘静云两位市级领导的怒火,束河县局的领导班子怕是要有大变动了。  ……  大东集团公关部如临大敌,唐米亚和被临时借调过来的郭天德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张庆云的事情并不孤立,绝对会和之前的伤害事件扯上关系,然后陷入舆论的汪洋。  最憋屈的是,这件事情上,穆家处于天然劣势,即使算到了对方可能出什么招,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除了沉默,做任何事情、发出任何声音都会引来更汹涌的狂潮。  甚至眼下就连删帖这样的事情都不能去做,因为一个不谨慎,弄不好也会落入对方的舆论圈套中。  这种感觉很憋屈,很无奈。  穆东召集了一个紧急电话会议,参与会议的是大东集团本部和各个子公司的高管,议题只有一项:当前大东集团或许会面临一场舆论风暴,大家必须坚守岗位,抱成一团,谨言慎行,拒绝一切采访,谁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谁立刻滚蛋!  穆东的措辞极其罕见的严厉,杀气腾腾,大家都意识到了,这次的情况决不寻常。  穆老板同时要求,各个公司领导要约束各自的下属,谁的下属出了问题,谁承担领导责任。  会议只开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穆老板没时间啰嗦,事情多着呢。  与会的人员却各怀心思。有些人知道底细,知道穆老板的火气从哪里来。而很多人是不知情的,只好四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意外的是,竟然很容易就能打听到,原来是老板家里出了一些小问题,不过,只是他的三婶伤了人而已,有必要这么如临大敌吗?  三婶的情况是穆东让人在高管之间散布的,这种事情摆在面上说肯定很尴尬,但是私下传播一下,让大家知道歪风可能从什么方向吹出来,还是很有积极作用的。  开完电话会议,穆东立刻赶到了医院,穆三婶的抢救结束了,人已经醒了过来。  穆东先听取了医生情况介绍,当前,穆三婶胃部的金戒指和硬币已经取出来,食道和胃部没有明显损伤;头部撞击墙壁造成的伤害也并不算大,右侧额头上部有皮肤挫裂伤口,颅骨未见损伤,颅内未见淤血和损伤。  现在病人意识清醒,但是头部的疼痛感比较强烈,频繁出现呕吐现象,应该是脑震荡。  算是万幸。  穆三婶是特殊病人,她的病房门口有警察看守,是不允许穆家人接触的。  当然了,穆东也不会傻乎乎去接触,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里,等着穆家人做一些于法理不合的举动呢。  知道三婶没事,穆东赶回大东酒店,向家人通报了三婶醒来的消息。  大家都松了口气,穆三叔直接瘫倒了地上,也没人去扶他。  一刻钟后,穆大龙赶到了。  穆东、穆爸、穆三叔和穆大姑四人一起,接见了穆大龙。  接见这个词太过于隆重,但是也必须用在这里了,因为这真的是一次非常正式的接见。  穆东,家族当前长子,领军人;穆爸,家族长兄;穆大姑,家族长女;穆三叔,当下事件核心当事人。  大家都想看看,面对紧急情况,穆大龙会表现的怎么样。  穆东打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找到了一些网上秦慧玲受伤倒地时的图片,上面血腥的画面立刻就让穆大龙吃惊不小。  现实的冲击,远远大于脑海中干巴巴的想象。  穆东介绍道:“大龙,秦慧玲的伤情很严重,流产和脾脏破裂这两项内容,足以鉴定为法医定义中的重伤害,根据专业人士估算,刑期不会低于5年,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穆大龙有些发懵,硬着头皮说道:“哥,能想办法和解吗?”  “不能,这不是民事案件,而是刑事案件,属于公诉范畴,即使和秦慧玲达成民事部分的和解,刑事部分依然会按照流程进行。”  “那,能找关系压下这件事吗?”穆大龙殷切的问道。毕竟是自己的亲妈,母子连心。  “同样不能,刚才你也看到了,网上的舆论已经有一些规模,很多人盯着我们,等着我们犯这样的错误。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你,就算能压下去,我也不会去做,我良心上过不去。”穆东认真的说道。  穆大龙心里非常矛盾。  一方面,他很意外,这次姐姐竟然没撒谎,大哥看起来确实想公事公办。  另一方面,大哥穆东在他心里的形象一直非常高大伟岸,他已经习惯性遵从对方的想法,觉得大哥说的也有道理。  纠结一番之后,看了看垂头丧气的老爸,再想想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姐姐,穆大龙突然明白了,这件事已经有定论了,大哥这是在让自己表态!  仔细又想了一下,穆大龙说道:“哥,大爷、大姑、爸,其实那个女人的事我之前也知道一些,但是我一直装聋作哑,忽视了老妈的感受,才造成了她当初的压抑和现在的突然爆发,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这个当儿子的,很不称职。”  此言一出,穆三叔立刻把脑袋塞到了裤裆里,再也不想拔出来了,臊得要死!  穆东则松了口气。  听听大龙的态度,是穆东坚持的。  三叔虽然表面支持对三婶依法惩处,但是内心深处肯定非常复杂,穆晓惠是个搅屎棍子,不添乱就不错了,所以穆大龙的态度就变得极其关键。  可以说,只要三叔家能有穆大龙一个人能明白事理,穆东也会多出一份底气。  是的,底气。清官难断家务事,当法理和情理交织纠葛的时候,其实真的需要太多的底气才能下得了狠心。  穆大龙继续说道:“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已经引起了网上的舆论,我认可大哥的说法,肯定盖不住了,所以,老妈只能接受应有的惩罚,虽然我心里特别心疼她,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说到最后,穆大龙掉了眼泪,声音也哽咽了。  穆东心里不胜唏嘘,三婶毕竟是三婶,自己不是她的儿子,没有这种切肤之痛,所以自己可以义正言辞的说一些大话。  但是大龙不一样,眼睁睁的看着亲妈去坐牢,这种体验真的相当无力。  想到这里,穆东开口道:“大龙,我答应过三叔,三婶入狱后,我会尽量托关系照顾,而且会积极想办法减刑或者办理保外就医。但是现在是风口浪尖,盯着的人太多,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你要多理解。”  “你要多理解”,这五个字一出来,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有些吃惊,就连把头埋在裤裆里的穆三叔都哆嗦了一下。  一整天了,这是穆东说的唯一的一句软话。在此之前,不论是对三叔这个长辈还是对穆晓惠这个小妹,他一直都是淡淡的,一副死人脸,满嘴大义凌然,甚至悍然动手修理了穆晓惠。  现在,他竟然让穆大龙多理解,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穆大龙吃惊之余,甚至有些隐隐的欣喜,他赶紧抹了一把眼泪,诚恳的说道:“哥,我理解,你放心,我也会从我妈的事情上吸取教训,以后作奸犯科的事情坚决不做。”  “说点吉利的吧,满嘴屁话!”穆东没好气的说道。  接着,他收敛表情,继续说道:“我现在向你通报第二件事,三婶在警局出现了一点意外,坐下,坐下,你别紧张,问题不大,已经没有危险了。她吞了一枚金戒指和两枚硬币,还用脑袋撞了墙,现在都处理好了,人已经醒了,没有大碍。”  穆大龙怎么可能不紧张,赶紧追问道:“我能不能去看看?”  “这恐怕不行,你也知道,她是嫌疑人,我们去看的话,涉及串供风险,是不可能获得批准的。大龙,我想说的不是三婶自残这件事本身,而是希望你明白,这件事非常蹊跷,怕是有人兴风作浪。”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