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923章 决不食言

正文 第923章 决不食言

    搞清楚状况的王大江,神清气爽的回到酒会现场,瞄准穆老板有空的时候,三言两语汇报了用雾炮车对付池铭的主意。

    穆东摇着手里的红酒杯,一脸吃惊的说:“对啊!王哥,这个办法好,你怎么想到的?”

    王大江心里腹诽,表面上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问了老郭,他想出来的。”

    “这个办法好,温和,也不会有什么肢体接触,而且我们降尘除霾也是净化了空气质量,我看可以试试。”穆老板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行,穆总,今天下午我们就开始行动。”王大江道。

    穆东想了想,笑道:“明天吧,王忻澜下午不一定赶得及,也让她高兴一下嘛。恩,我还听说,明天要大降温。”

    王大江乐了:“穆总,还是您高瞻远瞩。”

    “王哥,虽然明知道你在拍马屁,我怎么就这么爱听呢。”穆老板笑着,转身去招呼客人去了。

    王大江心说,看来大老板也是憋屈的够呛,要不也不会这么调皮。恩,得找刘大田好好谋划一下,确保明天的实施效果让老板和王总满意。

    ……

    科技发展到现在,气象卫星越来越多,云图计算越来越精确,天气预报也越来越准了。

    第二天果然降温了,西北风呼呼的刮着,太阳懒洋洋的挂着,没有一丝生气。空气却好了很多,天蓝蓝的,许久未见的白云也溜了出来,得意的在天上飘来荡去。

    空气质量基本靠吹,冷风吹或者其他的什么吹,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

    早上上班的时候,池铭依然按时出现在了大东集团门口。

    昨天下午他也来了,效果仍然让他满意,看着那几个保安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池铭心里非常得意。

    今天的保安有点不一样,竟然有人指着自己窃窃私语,不时还低声笑几下,毛病!

    不就是老子今天没穿西装吗?我又不傻,这么冷的天,老子加件棉衣怎么了?依然不影响老子高俊挺拔的气质。

    池铭在折叠凳上站的更加笔直,条幅扯得更加平稳,心里盘算着明天是不是换一个更高些的凳子来,这样肯定更加醒目,效果更好。

    ……

    王忻澜按时来上班,本来她今天可以休息的,不过接到了穆总的电话,说有事商量,所以王总如约来了。

    她的车还是走地下停车场,她依然看到了不远处一脸得瑟的池铭,心里依然是颇为无奈。

    王忻澜直接去了穆东的办公室,穆总看到她进来,赶紧起身相迎,把她带到窗户边,乐呵呵的说道:“就等你了,赶紧的,再晚了那个混蛋该下班了。”

    说着,穆老板还递过一把望远镜。

    王忻澜有点发懵,怎么个意思?

    穆东指了指外面,笑道:“安保队安排了一出好戏,就等着你欣赏了。”

    恩?王忻澜有点期待了,赶紧拿起望远镜,锁定了池铭。

    ……

    一辆白色的雾炮车进了大院,在大门口还尖利的响了两声气喇叭,把站在凳子上的池铭吓了一跳,身形一偏,险些没掉下来。

    几个保安哈哈大笑起来,这让池铭心里有些生气,他涨红了脸,咬牙继续坚持着,心里暗自鼓劲:这点小招数算什么?老子不怕!

    不过,这辆奇形怪状的车辆是什么鬼?从来没见过啊。

    王大江坐在雾炮车的副驾驶上,让司机把车开进院里,停好车。然后王队长下车感受了一下风向,指挥司机操作雾炮车,把那个巨大的圆筒对准了大门的方向。

    池铭注意到了车辆的状态,看见那个炮筒一样的东西对准自己,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是要干啥?拿炮轰吗?太吓人了吧?

    不对不对,怎么可能!京城的人不是说了,大东集团最是要面子,对自己连一个手指头都不会动,怎么可能用炮?

    吓死他们也不敢玩的这么大!

    哼哼,狠下一条心,折腾100天,然后就去京城混了,老子不怕!

    一切准备就绪,王大江跑到池铭跟前,乐呵呵的说道:“这位先生,我们要进行降尘除霾作业,您是不是先让一下?”

    先礼后兵,王大江做足了防备,免得以后说不清楚。

    降尘除霾?池铭松了口气,你这玩意就是个类似洒水车的东西吧?呵呵,原来如此啊!

    他板着脸说道:“追求爱情是我的权利,我并没有影响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也管不着,不用和我说。”

    得嘞,妥了!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掌握了道义制高点,王大江心说。然后他一溜小跑返回院子,让雾炮车司机开炮。

    发动机加速轰鸣起来,雾炮车瞬间喷出了浓密的水雾,竟然在阳光下出现了一段绚丽的彩虹,惹得现场的几个人一阵惊呼。

    切!原来就是个吹水汽的玩意?吓唬谁呢?老子今天穿的厚实,才不怕你们这点小把戏,池铭心里得意的想着,身子不由自主挺了挺,感觉自己又高大了一些。

    一开始确实没事,小水雾而已,就像江南冬日的微雨,只要衣服足够厚实,一时半会是不可能湿透的。池铭心里安定了许多。

    可惜,量变总会引起质变,雾气不像雨水那样自上而下的。雾气是四散弥漫无孔不入,尤其是这份雾气是专门定制的,几乎是平吹,借助西北风力量,正对着池铭肆意妄为。

    厚厚的衣服当然湿不透,但是脸上和脖子里很快就变得湿漉漉的,寒风吹来,刀割一样的冷。

    池铭有些急躁起来,后悔早上没穿一件带帽子的棉衣,现在身上这件毛领的羽绒服,看着倒是气派,但是没法保护头部啊。

    怎么办?要不就撤?

    王大江怎么会让池铭这么快就撤退,他早就拿到了郭天德精心策划的剧本,安排了优秀的助演嘉宾,准备确保池铭的主角光环熠熠生辉。

    方健东和保镖小刘站到了池铭不远处,方健东大声说道:“兄弟,回去吧,太冷了,何苦这么受罪?”

    池铭心里刚有些感动,小刘大声说道:“人家才不会走呢,这哥们每天早晚在这里坚持半个小时,现在才多大一会?有10分钟吗?”

    方健东又道:“此一时彼一时嘛,今天这么冷。”

    “大老爷们,哪能有点困难就退缩?追女孩子就是要有决心有毅力,我觉得这哥们行,能坚持。”

    ……

    俩人一唱一和,直接把池铭捧到了天上,池大公子想走了不好意思了,走了的话就太丢人了!

    人都是有自尊的,池铭的自尊现在已经爆棚了,他打算坚持下去。

    可是,真的很难熬啊。头上脸上的水汽越来越多,竟然凝聚成了小水滴,顺着下巴往下滴落,有些甚至顺着脖子滑了下去,把里面的内衣都弄湿了。

    手上也冷,虽然戴了一副手套,但是双手高举的时候衣袖下垂,露出了一小截手腕,现在也被水汽浸润了,寒气顺着手腕蔓延。

    而且,薄薄的手套也快湿透了,手背上已经开始发冷,感觉手指都快麻木了。

    还有,脚上也觉得凉凉的,估计是穿的皮鞋太单薄了。

    ……

    穆东的办公室里,王忻澜笑弯了腰,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她笑一阵子,然后拿着望远镜观察一阵,笑一阵观察一阵,开心得忘乎所以。

    “哈哈,这个混蛋也有今天……”

    “穆哥,这个办法好,太解气了……”

    “穆哥,你看你看,这家伙手都开始哆嗦了……”

    “哎呦,腿也哆嗦了,算了算了,穆哥,别把这个家伙冻死了,还指望他再来表演几次呢。”

    穆东笑着给王大江打了电话,吩咐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万一这个家伙犯了病,我们也麻烦。”

    雾炮车停了,方健东和小刘撤了,池铭的羽绒服层也已经变得亮晶晶的,很多地方都在滴水。

    这家伙确实是一根筋,咬着牙又坚持了好几分钟,才从折叠椅上下来,哆哆嗦嗦的离开了。

    意志再怎么坚强,身体总是诚实的,实在是冷啊!

    ……

    楼上,王忻澜高兴之余,突然有想到了一个问题,赶紧问道:“穆哥,这家伙要是穿雨衣来怎么办?”

    穆东笑道:“安保队突然脑洞大开,已经设计了好几套方案,我还是不说了,你下午自己来看。还有就是,这个家伙估计已经感冒了,下午能不能来都是问题。”

    王忻澜嘿嘿笑道:“我今天全天加班,等着看结果。”

    ……

    结果是,这个执拗的池铭,下午下班的时候竟然真的来了,全副武装的来了。

    只见他穿着一件宽大的连帽长款雨衣,雨衣里面鼓鼓囊囊的,估计是穿了厚棉衣,下身的裤腿也明显变粗,应该也穿了好几层,脚上是一双高帮大头皮鞋,手上戴着一副洗碗专用的长款塑胶手套,粉红色的,相当萌宠。

    他得意洋洋的把一个更坚固更高大的折叠椅往大门口一摆,趾高气昂的站了上去,扯开手里的横幅,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

    倒是挺霸气,不知道你过会儿逃跑的时候,能不能依然保持这份风度。穆东在楼上暗自腹诽。

    池铭这幅装扮让安保队的几个人笑翻了天,很多人都是知道下面的计划的,知道他这个装扮根本就不顶用。

    王忻澜在楼上却担心起来,不停的追问穆东,到底怎么对付池铭,穆老板笑呵呵的就是不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王忻澜无奈,只能抓着望远镜盯着池铭看。

    雾炮车再次打开,功率开到最大,喷出浓重的白雾,正对着池铭吹去。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池铭依然得意的站立着,气定神闲。

    “穆哥,好像没效果了。”王忻澜说道。

    “急啥,先热场,好戏马上开始了。”

    ……

    助演嘉宾方健东和小刘又出场了。

    “兄弟,这身装扮不错啊!这手套在哪买的,粉嫩粉嫩的,和你的气质真的很配。”小刘说道。

    “嗳,别这么刻薄嘛。人家追求幸福有什么可说的,再说了,人家对我们降尘除霾的工作这么支持,我们应该感谢人家才对。”方健东说道。

    “也是哈,这哥们也算有恒心有毅力,一般人上午就冻感冒了,我说哥们,你没事吧?”

    “看人家这样子就知道没事了,要你乱问。”

    ……

    俩人叽里呱啦说了好几分钟,池铭根本不为所动。

    哼哼,这次你们能怎么着?你们根本不用出来得瑟,我绝对坚持半个小时。

    池铭忽略了一个情况,现在是下班时间,门口却一个下班的人都没有。虽说是假日期间,但是今天在公司加班的人真不少。

    “唉,这哥们也不搭理咱,真没劲!”小刘感叹道。

    “是啊,咱走吧,没劲!”方健东说道。

    池铭差点笑出来,黔驴技穷了?滚蛋吧,招人烦!

    他根本没注意到,转过身的小刘,手心里突然多了一个小玩意,大拇指悄悄按了几下,然后很快走了。

    呵呵,走了?不得瑟了?恩?什么味道?咳咳,咳咳咳……

    一阵刺鼻的辛辣味道顺着水汽和风,一下子涌到了池铭的鼻端,然后猛地冲进他的鼻腔,钻进了气管,五脏六腑仿佛都变得火辣辣的。

    眼眶也马上变得火热,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池铭剧烈的咳嗽起来,椅子上是没法站了,条幅也没法举了,他扔了条幅,一只手扶着折叠椅,一只手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使劲的咳嗽着,恨不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嗽出来了。

    玛德,不能待了,得赶紧去医院,要不就得在这里咳死了。

    想清楚状况,池铭立刻就跑了,连折叠椅都不要了。

    一边跑,心里一边痛骂:混蛋啊,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这是打算活活呛死老子啊!你们给我等着,这事没完!老子明天戴防毒面具来,看你们能怎么着。

    ……

    楼上,王忻澜看到池铭突然从椅子上下来,然后咳嗽着落荒而逃,心里大为惊奇,赶紧说道:“穆哥你看,那个混蛋跑了嗳,连椅子都不要了。对了对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嗳嗳嗳,怎么说话呢?这关我什么事?”穆老板有些不满。

    “嘿嘿,穆哥,答疑解惑,长者风范,您给解读一下呗?”

    “长者?我有那么老吗?咱俩同岁的好吧?”

    “兄长,兄长嘛,快说说。”

    “恩,他们好像喷了一些刺激性的气体,作用就像用油锅炒红辣椒差不多,看起来效果不错。”穆东摸着下巴,得意说道。

    “辣椒气体?这么厉害?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据安保队汇报,这种气体安全有效,无毒无副作用,保证在几秒钟内给吸入者留下终身难以磨灭的深刻记忆,然后在半小时后变得无迹可寻,实在是居家旅行、除恶扬善必备之良药。”

    “穆哥,电影看多了吧?”王忻澜目瞪口呆,她从来没看到过穆东这种摇头晃脑的样子。

    ……

    池铭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咳个不停,这让司机十分嫌弃,要不是池铭扔出了100块钱说不用找了,司机差点把他赶下去。

    到了医院的时候,池铭竟然不咳嗽了,除了胸口隐隐作痛,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

    不过他不敢大意,做了个详细的检查,然后就住院了。

    是的,住院了。嗓子和肺部没什么毛病,但是池铭的感冒症状非常明显,发起了高烧,在做完一系列检查之后终于挺不住了,差点没晕倒在门诊处。

    池铭后面缀着安保队的人,他的情况很快被汇报到了王大江这里,这让王队长开心不少。

    小子,消停几天吧,如果你之后还愿意来折腾,我们奉陪到底,好几套方案还没派上用场呢。

    只要你来,保证你兴冲冲而来,灰溜溜离去,决不食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