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777章 悲从中来

正文 第777章 悲从中来

    苗方平这一段时间过得很糟糕。

    他在京城打拼多年,即使不算成功,但也不算潦倒。一个无意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圈子。这个圈子里有权势、有金钱、有美女、有他一直渴望得到的所有东西。

    可以说,只要进了这个圈子,别人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渣渣,都是苗方平眼里的富矿。随便一些流传在圈子里的小道消息,都能带来不菲的收益。

    苗方平热血沸腾,急切的想挤进去,改变自己一直飘零无依的现状。

    上面的人开出了条件,想加入?可以!帮我们做一件事,去巴山,找一个叫谢东林的,如此种种……

    苗方平有点蒙圈,这是犯罪啊?

    上面的人有点不屑,切!屁的犯罪!这么点小破事,随便伸伸手就抹掉了。小子,你见的世面太小了,比这更大的事我们都干过,现在我们还不是一样没事?

    这样吧,你要是真担心,我们把你送出去,换个身份再回来。你要是还不放心,顺便在国外整个容,以后谁还认得你?

    苗方平挣扎了很久,终于在善良和欲望之间,选择了后者。

    然后,一切顺利实施,骗贷案完美上演。

    苗方平仓皇逃离巴山,去了鹏城,按照上面的吩咐,很快就会送他去香港,让他耐心等待。

    好吧,那就等着。耐心不耐心的,都得等着。

    等来等去,香港没去成,等来的是上面的人被抓的消息。

    被抓的那个人,名叫白俊。

    更让人惊惧的是,据说白俊背后的大老板——侯爷,也出国避风头去了。

    彻底傻掉的苗方平,开始了更加提心吊胆的日子,他频繁更换住处,根本不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身份证也不敢用了,买来了一张和自己相貌相类似的。他小心翼翼的躲藏着,根本就看不到未来。

    那天深夜看到陈老师的流言,苗方平从心底涌出一股暖流,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惦记自己,还有人需要自己,真好。

    他担心过这是个陷阱,所以迟迟未采取行动,但是从郝昊明单位传来的信息让他最终相信了,郝老师真的快不行了。

    所以,他小心的潜到全砦县,精心装扮一番,出现在小区里。

    想不到的是,这确实是一个陷阱,一个自己认为最温暖的人精心搭建的陷阱。

    懊恼吗?倒真不算很恼。东躲西藏、见不得阳光的生活,他早就过够了,自首的念头,也不是没动过,只是自欺欺人一拖再拖罢了。

    但是,他不能承受是陈老师把自己推下陷阱,这让他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温情都失去了信任。

    结果陈老师最后却告诉他,如果他是她的儿子,她会做的更彻底!更绝情!

    苗方平愣住了,心里刚刚形成的那道冰刺瞬间开始融化。

    是啊,如果自己的父母依然在世,他们会不会也像陈老师这样,努力的找到自己,然后帮自己争取一切可以重新来过的机会?

    以父母的性格,大抵是会的吧?

    苗方平终于说服了自己,接受了陈老师的良苦用心。

    他想明白了,允许自己自首,拿到大东集团的谅解书,这并不是可以轻松达成的目标,这里面,依然有陈老师的关爱和温情。

    想到这里,苗方平努力的挣扎着,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一下一下的磕着头,嘴里说道:“陈老师,我错了,我错了……”

    陈老师的眼泪又出来了,他望向一边的卢英杰,恳求道:“卢同志,给方平解开吧,我保证他不会跑了。”

    卢英杰点点头,亲自动手,解开了苗方平身上的绳子。不过,安全起见,他腕子上的塑料扎带依然捆着。

    然后,苗方平被拉起来,坐到了椅子上。

    陈老师找来了一条毛巾,沾上水,小心的擦着苗方平的脸,轻声说道:“方平,都说了吧,把钱都还给人间,然后去自首。”

    苗方平一下子变得好无奈,他吞吞吐吐的说道:“陈老师,我只拿到了200万,其他的800万,已经交上去了。”

    众人都是一愣,你干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只是一个小棋子?

    卢英杰赶紧问道:“交给谁了?”

    “一个叫白俊的人。”苗方平低声道。

    ……

    接到电话的穆东怒不可遏!

    玛德,竟然又是白俊!不用说,这肯定是侯小西的手笔!

    这个该死的侯小西,你怎么就这么混蛋?真是毁人不倦啊!

    穆东最后的指示是,让苗方平交出手里的欠款,之后带他来泉城,向泉城警方自首。

    恩,大东集团作为骗贷案的受害者,泉城警方是有管辖权的,还有就是,白俊也在泉城羁押,可以就近处理。

    穆老板没有提那份谅解书的问题,之前关于谅解书的设定,是建立在苗方平积极退赃的基础上的,现在1000万只退回来五分之一,这事难办了。

    但是陈老师还惦记着呢,她着急的向卢英杰询问。

    卢英杰有点挠头,转向苗方平问道:“两个问题,一,你有没有其他的财产可以补偿,二,你能不能证明白俊策划了这件事?”

    苗方平犹豫再三,终于说道:“我有和白俊的通话录音和短信记录,可以指证他。财产方面,我在京城三环附近有一套一室一厅的房产,价值大约170万元。至于钱,我只有183万。”

    苗方平知道,只要警方或者大东集团想追查,这套房子,肯定是瞒不住的,不如现在说出来吧。

    陈老师瞬间泪崩,哭着说道:“方平,你不值啊!你在京城有工作有房子,怎么就走了这条路,你糊涂啊!”

    苗方平低下头,无言以对。

    卢英杰再次给穆东打了电话,问了谅解书的事情。

    穆老板的答复是,只要能定白俊的罪,可以给他出具谅解书。京城的房子,让他出具一份委托销售文件,挂牌销售,所得房款冲抵赃款。

    一切安排妥当,大家一起去了县城的银行,苗方平名下的183万和陈老师名下的20万元,转到了谢东林名下。

    然后,苗方平回县城的宾馆取了自己的行李,交出了京城的房产证、钥匙和委托书。

    最后,在陈老师的强烈要求下,陈老师、郝老师和苗方平三人待在车里聊了半个小时。

    陈老师坦诚的公布了郝老师的病情,并且说了接受大东集团资助去国外看病,以及安排儿女去大东集团求职的事情。

    苗方平呆坐半响,他不敢相信,看起来行动自若的郝老师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了。

    他更不敢相信,大东集团竟然愿意花费巨资资助郝老师,甚至终生资助!

    更难以置信的是,即使接受了资助,两位老师依然表现出了铮铮铁骨和拳拳爱心,亲自并且说服儿女把这份爱传递了下去。

    好一阵子,羞愧难当的苗方平,终于开口说道:“陈老师,郝老师,我很惭愧,我说了谎,其实,我手里还有100万。”

    两位老人大吃一惊,面面相觑,醒悟过来之后,赶紧叫来了卢英杰和郭天德。

    苗方平说出的故事,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

    当初骗贷完成后,款项经过层层分解,他最终确实只拿到了200万,其余800万到了哪里,其实他是不知道,只能靠猜测,应该是在白俊那里。

    拿到钱之后,苗方平给陈老师打了20万,然后就躲在鹏城等着上面人给他安排新的身份去香港。

    无所事事之中,苗方平开始买彩票。他不买福利彩票,买的是稍微靠谱一些也稍微有一些技术含量的足彩。要知道,从高中开始,苗方平就是一个球迷,不但国内足球他很是清楚,国外的各个球队他也如数珍。

    于是,最最狗血的事情发生了,买了多年,只中过一些小奖的苗方平,在人生最仓皇的时候中了一注大奖,奖金130万,扣税之后还有104万。

    苗方平提心吊胆的去领了奖,却发现什么也没发生。

    刚才他之所以没说出这笔钱,是想留作以后东山再起,并且,这笔钱已经被他藏匿,没在自己的账上,不怕其他人调查。甚至,当初领奖的账户,都已经被他注销了。

    当然了,他知道这样做也有风险,被查出来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到时候自己就说在鹏城的时候挥霍掉了,也能应付的过去。

    结果,两位老师的坦诚让他觉得浑身像扎了刺一样。大东集团都开始耗费巨资救治郝老师,而我还藏着自己的钱打算以后享乐。

    唉,拿出来吧,否则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听完苗方平的故事,大家好生感慨。人生啊,真不知道会给你安排什么!

    卢英杰问道:“苗方平,钱呢?”

    “我购买了黄金,昨天晚上埋在了老家堂屋的墙角下。”苗方平回答道。

    于是,几辆车风驰电掣的赶往苗方平的老家,一番小心的挖掘之后,找到了一个老旧的瓷坛子。坛子里,正是被保鲜膜层层包裹的各式金条。一看就是从不同的金店买来的。

    看着这些耀眼的金子,再环顾一下破败的老屋,苗方平突然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