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776章 穿红裙的女人

正文 第776章 穿红裙的女人

    徽省全砦县,酷热的夏夜里吹起了一丝凉风,接着竟然下起了小雨。这让散落在小区内外的安保队值守人员有点高兴。

    不错不错,终于可以凉快一些了。大家不约而同的躲到车里,透过车窗继续盯着周围的动静,没有一丝懈怠。

    耳机里传来卢英杰的提醒:兄弟们,打起精神来,这样的天气便于藏匿,苗方平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大家一定要注意。

    确实,大家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都全神贯注的戒备着。如果能亲手抓住苗方平,队里肯定会有奖励的,谁都不愿意失去这个机会。

    然而,雨下了一夜,苗方平却并没有出现。

    守了一夜的队员无奈的换岗离开,吃完早饭,回去睡大觉去了。

    新上岗的队员却有些郁闷,昨晚这么好的机会苗方平都没来,今天还会来吗?

    小区里热闹起来,锻炼的老人、上班的年轻人和上学的孩子们纷纷出动,不算大的家属院里,充满了生气。

    陈老师下楼倒了垃圾,满脸的悲苦之色。按照郭天德的提醒,陈老师一家人出门的时候都是这样的神情,大家表演的都比较到位。

    小区里人来人往的,不时有人和陈老师打招呼,陈老师淡淡地应对着,转身上了楼。

    小区门口,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身材高大,体型微胖,打扮的相当时尚。

    只见她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短裙,头发明显精心染烫过,蓬松的披散在脑后,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脖子里扎着漂亮的丝巾,耳朵上垂着长长的耳坠,手臂上还带着一副浅粉色防晒袖套。两条腿上是黑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

    女人的打扮很潮很吸睛,走起路来扭啊扭的,倒也前凸后翘,摇曳生姿。

    可惜,这娘们接下来的举动就有点跌份了,她堵在小区门口,发起了宣传单!

    嗨!

    这让安保队的几个队员大跌眼镜,打扮这么好,来干这个,白瞎这身衣服了。

    有个队员专门去领了一张,是本地楼盘的广告,队员一笑了之,转身走了。

    学校的家属院在校区的东南角上,既有单独的大门,也有一个带锁的小门和校区相连。由于建设年代久远,并没有规范的物业管理。

    发广告的女人眼看没人阻拦,胆子越来越大起来,慢慢的往小区里面走,最后干脆进了小区,走进楼道,挨家挨户往门缝里塞起了广告。

    这份敬业的劲头,看的几个安保队员直叹气!

    很快,女人走到了陈老师家的那个单元,从底往上开始塞单页,谁也没有注意到,到了陈老师家所在的302门口,女人竟然敲起了房门!

    郝曼丽开了门,疑惑的问道:“你找谁?”

    门外的女人却不说话,直接掰开房门挤了进来。

    郝曼丽吓了一跳,大声说道:“你是谁啊?出去,出去!”

    声音惊动了其他人,大家都跑到了客厅,郝昊明直接开始推搡女人,嘴里嚷嚷道:“出去出去!干什么你?”

    扮演小保姆的女队员秦晓萌也出现在客厅里,这让进来的女人大吃一惊,她一言不发,转身就走。慌乱间,手里的单页撒了一地。

    大家松了口气,郝昊明气哼哼的说道:“靠,这是个神经病吧?现在这些发广告的,什么人都有,什么玩意儿!”

    秦晓萌帮着去收拾散落的单页,嘴里附和道:“是啊,听到敲门,我还以为是苗方平来了呢。”

    郝昊明噗嗤笑了:“秦女侠,苗方平是个男的!刚才这个家伙是个女的!”

    秦晓萌也笑:“我们这几天都有点走火入魔了。”

    正说着,秦晓萌的手突然触碰到了一个东西,她捡起来一看,是一个流苏状的耳坠,她笑道:“这个美女连耳朵眼都没有,戴的还是这种卡扣的耳坠,这不,弄掉了。”

    说着,她出了房门,打算把耳坠还给那个女人。

    楼道里没了女人的踪迹,秦晓萌下了半层楼,从楼道的窗户往外看去,正好看见了那个女人正在院子里飞奔,一身大红的裙装格外醒目。

    秦晓萌嘀咕一声:“不会真是个神经病吧?”

    突然,她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女人的胸口掉了出来,接着又是一个东西掉了出来,远远的看不太清楚,只觉得是圆圆的物体。

    秦晓萌脑子里突然掠过一道闪电,她看了看手里的耳坠,瞬间明悟了一切。

    她立刻往楼下冲去,同时嘴里大声喊道:“拉住他!拦住那个女人!他是苗方平!”

    声音很大,楼下单元口的一辆普桑车里,两个负责戒备的队员吃了一惊,其中一个队员马上追了出去,另一个队员立刻打开对讲机,急声喊道:“拦住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他是苗方平!”

    另外两组队员刚刚眼睁睁的看着红衣女人跑出了小区门口,正在逗乐呢,听到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大吃一惊,几个人一窝蜂的追了出去。

    前面的“红衣女子”连鞋都跑掉了,赤着脚拼了命往前跑。后面的几个队员卯足了劲往前追,有人还在后面喊着,“抓小偷!”“抓小偷!”

    “红衣女子”终归是跑不过训练有素的队员的,终于有队员赶了上去,然后跃起一脚,把“红衣女子”踢了个狗啃屎,跌倒在地。

    几个队员都赶到了,七手八脚把人控制住。揪掉假发,扯掉墨镜,眼前这个脸上混着脂粉和血迹的家伙,可不就是苗方平嘛!

    卢英杰和郭天德也赶到了,郭天德蹲下身来,拍着苗方平的脸颊,乐呵呵的说:“武军豪,谢东林让我问候你。”

    说完,郭天德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耳光。苗方平倒也不躲,寒着脸什么都不说。

    卢英杰看了看四周,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低声喝道:“老郭,差不多了,带走,回小区。”

    然后,卢英杰使了个眼色,一个队员会意,操着当地口音说道:“警察办案,不许围观,都散了吧。”

    一帮人押着苗方平,回到小区,进了队员们落脚的那套房子。

    苗方平被困了起来,扔在地上,卢英杰乐呵呵的说道:“诈骗犯,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苗方平低着头,默不作声。

    卢英杰继续道:“姓苗的,我们是大东集团的,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把骗到手的钱吐出来,然后去警方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第二,什么也不说,我们把你交给警方,一切依法办理。你是个聪明人,自己拿主意吧。”

    屋子里陷入了沉静,好几分钟之后,苗方平开了口:“我相见陈老师。”

    卢英杰嘿嘿一笑:“可以,陈老师也肯定想见你。她交待过,如果找到你,不要打你,她会和你谈。不过我需要提醒你,允许你自首的机会,是陈老师帮你争取的,另外,她还帮你争取了一份谅解书,前提是你把钱交出来。对了,你的钱她一分没花,她会亲手交给你。”

    话音还没落,陈老师已经冲了进来,后面是郝老师、郝曼丽和郝昊明。

    一看到浑身狼狈跌坐在地上的苗方平,陈老师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下来了,她哭着扑了上去,嘴里喊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们答应我不打他的!方平,方平啊,你怎么样?没事吧?”

    郭天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在一边说道:“对不住了,陈老师,实在没控制住。不过他脸上的伤是摔的,不关我们的事。”

    苗方平眼里也蓄满了泪水,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梗着脖子问道:“陈老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老师一下子僵住了,好几秒之后,她往后退了一步,擦了擦眼泪,认真的说道:“方平,我曾经设想过你可能会这么问,但是你真正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心灰意冷。看到你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我真的很自责。或许你迟早会被抓住,但是我帮着别人抓住你,可能是你最不能接受的方式。”

    “我教了你三年,之后一直相处的像母子一样有十几年,但是我现在很难过,因为你不了解我而难过,也因为没把你教育好而难过。你想过没有,你用歪门邪道弄来的钱,我可能会用吗?我没用,我心惊胆战的保存着,期望有一天可以帮你减轻罪责。”

    “方平,你逃不掉的,我不愿意看着你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躲西藏,所以欺骗了你。我希望能看到你堂堂正正的面对自己的错误,积极退赃,好好改造,这样你这辈子还有希望,否则的话,你就只能像老鼠一样活下去,我问问你,你最近一段时间,活的开心吗?”

    苗方平的泪水终于滴落下来,他哭着说道:“陈老师,我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为什么是你?”

    陈老师一把扯过旁边的郝昊明,大声说道:“苗方平,你看好了,这是我亲生的儿子,如果是他做了同样的事情,我保证亲手把他送进去!如果他躲了,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

    郝昊明吓得浑身一哆嗦,轻微的挣扎起来。

    苗方平的哭声戛然而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