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771章 苗方平上线了

正文 第771章 苗方平上线了

    穆老板给家人立下的以后一条规矩是,这次的大蒜投资行为,以张吉顺张老板为主,穆家人必须充分尊重张老板的安排和建议,如果有不同意见也必须遵照执行。

    这下,连穆虹有有些不解了,出言质疑。

    穆东解释道:“现在大东集团规模越来越大,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我们必须谨慎行事,才不至于被某些有心人记在心里。所以,既然我们要借用张老板的名义投资打算,必须充分的尊重他的一切建议。并且我相信,张老板也会谨慎对待,我们双方会合作的很好。”

    穆虹继续问道:“那资金怎么掌握?”

    穆东道:“资金需要在盛通果蔬的账面上过一下,之后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按照之前的计划,由你来掌控。然后我三叔负责联系客户进行收购,我爸和二叔负责招聘工人,组织装卸和管理冷库。其他人想参与的,找我大姑商量。”

    ……

    一切商量妥当,穆东又带着大姑和穆三叔去找了张吉顺,四人就资金管理、仓储安排、后期销售、税款缴纳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形成了完全一致的意见。

    这个时候,穆大姑和穆三叔才真正明白,侄子所说的“张老板也会谨慎对待”这句话,是多么的正确。

    恩,估计这个张老肯定是有求于小东,否则根本不用如此的配合。

    下午六点,一切安排完毕,穆东直接返回泉城。一大帮亲友隐隐有点失望,小东是越来越忙了啊,以前如果遇到这么重大的事情,是要一起吃饭庆贺一下的。

    不过,虽然穆东回去了,穆爸穆妈倒是留下了,所以晚上的晚宴,依然是一场欢乐祥和的聚会。

    ……

    徽省陆南市全砦县燕子山中学家属院,陈老师的家里。

    自从上午孙一斌和陈老师夫妇俩聊过以后,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安排。

    首先,接到汇报的卢英杰立刻赶往全砦县,鹏城只留下两个队员继续巡查;

    其次,巴山那边的调查暂时放弃,郭天德带着队员干了过来;

    再者,孙一斌在陈老师的带领下,在同一栋楼的另一个单元租了一套房子,做好驻扎队员的准备。

    房子的位置并不理想,但这是唯一能租到的房子了。

    傍晚时分,卢英杰和郭天德陆续赶到,大家立刻会同孙一斌、陈老师以及陈老师的老伴——郝君德老师——再次协商了具体计划,然后马上开始实施。

    征得陈老师的同意,郭天德在陈老师家的台式电脑上植入了一个程序,掌控了这台电脑。

    然后,陈老师上线,找到苗方平的QQ号码,发出了一条留言。

    “方平,郝老师最近的情况不理想,复查发现了一些结节,现在正在努力控制,前途未卜。你寄来的钱我们用掉了一部分,真的很过意不去。郝老师可能预感到时日无多,最近经常念叨你,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回来一趟吧,弄不好就是生死离别了。”

    发送完之后,陈老师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抹着眼泪冲进了卧室,大哭起来。

    安保队的众人都有些尴尬,郭天德挠挠头说道:“卢队副,咱能不能帮帮这对老教师?”

    卢英杰道:“我看行,他们挺不容易的的。”

    孙一斌说道:“我上次说了我们的基金会的事,陈老师拒绝了,说治病报销了大半,不缺钱。”

    郭天德眼珠子咕噜噜转了半天,开口道:“陈老师说的或许是对的,但是现在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生命的问题。我记得我们老板的三舅也是肺癌,是在美国治好的,说是什么靶向治疗,比国内的这一套手术啊化疗什么的,先进很多。”

    卢英杰赶紧道:“问问老板,看他怎么说。”

    留下一个队员盯着电脑,几个人悄悄下了楼,郭天德拨通了穆老板的电话,说明了这个情况。

    穆东大为吃惊,立即问道:“之前的汇报中,为什么没有提及这个情况?”

    郭天德赶紧道:“孙一斌提过大东慈善基金会的事,陈老师拒绝了,我们是今天刚想起了张先生去国外做靶向治疗的事情。”

    穆东马上道:“立刻和陈老师谈,注意,别和患者谈,靶向治疗需要做基因检测,只有一部分基因突变是有靶向药物的,和撞大运一样,避免患者大喜大悲。”

    郭天德追问道:“穆总,那费用?”

    穆东生气了:“老郭,大东慈善基金会有5个亿!你脑子进水了吗?”

    郭天德反而乐了,拍起了马屁:“老板大气!”

    ……

    半小时后,卢英杰和郭天德一起,趁着陈老师下楼倒垃圾的功夫,和她说了靶向治疗的事情。

    “靶向治疗?”陈老师有些疑惑,没听说过啊!

    郭天德解释道:“我们穆总的舅舅就是在美国治疗的肺癌,现在完全康复了,陈老师,靶向治疗就是检测一些基因突破,如果有针对这种突变的靶向药物,坚持口服就行。”

    陈老师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原来,还有这么神奇的治疗手段啊?怎么从来没听县里和市里的医生说起过?

    她赶紧问道:“那我们能不能去?”

    郭天德笑道:“当然能去啊,我们穆总说了,费用由大东慈善基金会承担。”

    对了,费用!

    陈老师一下子醒悟过来,出国治病,也不知道医保能不能报销?如果不报销,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还有就是,真的要接受这个大东慈善基金会的资助吗?

    想到这里,陈老师有些落寞,她试探着问道:“郭同志,你们老板的舅舅,当时花了多少钱?”

    郭天德笑道:“钱不钱的,不用操心,我们全部承担。”

    陈老师坚持说道:“我想知道需要欠一份多大的人情。”

    得,郭天德无奈了,只好当着陈老师的面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询问费用问题。

    穆东想了好大一会儿,最后说道:“具体的我记不清,当时是忻澜在打理,估计医疗方面需要20万美元左右,然后每个月需要大于2000美元左右的药物,终生服用。我舅舅当时花的钱比较多,主要是租房子和请助理翻译什么的,开销比较大。”

    郭天德被几个数字弄得心情有点不好,他挂了电话,无奈的对陈老师说:“陈老师,前期费用100多万,然后每个月1万多的口服靶向药物,终生服用。”

    陈老师直接呆住了。

    不说前期费用了,就说这每个月1万多的口服药物,自己家也承担不起!如果集全家之力买了这个药物,一家人就得全部喝西北风。

    卢英杰有些不忍,说道:“陈老师,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你可能觉得一边帮我们抓苗方平,一边接受资助,好像是一种交换,其实不是。我们不论什么原因遇上了,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们也要尽量挽救郝老师的生命,生命是无价的。我举个非常不礼貌的例子,如果现在有人出1000万元买郝老师的命,你肯定不会卖的。”

    陈老师恶狠狠的瞪了卢英杰一眼,踉踉跄跄的上楼回家了。

    到家之后,陈老师找出电话本,给一个在医疗系统工作的学生打了电话,问了两件事情。

    第一,靶向治疗是不是靠谱?第二,出国看病能不能报销?

    学生给出的答复是,非常靠谱,不能报销。

    关于费用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如果真的要出国看病,除了接受大东慈善基金会的资助以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因为即使想办法借钱,也借不到这么多。

    于是,陈老师再次失眠了。

    到底是抓住这个挽救老伴的一线希望,还是放任希望在眼前溜走?

    到底是放弃自尊接受资助?还是继续倔强的维持脸面?

    脸面和生命,当然选生命!

    陈老师苦笑不已,自己的脸面无所谓,但是关键是老头子,他能接受吗?学校有一次要组织老师捐款,都被他拒绝了。

    陈老师睡的是一张小床,旁边的大床上是郝老师。半夜时分,郝老师终于被惊醒了,其实他一直睡得非常浅。

    他打开床头灯,轻声说道:“老陈,还在担心方平的事?”

    陈老师坐起来,掠了掠有些花白的头发,盯着老伴看了半天,看的老头都有些发毛了。

    好一阵子,陈老师开口道:“老伴,我问问你,你真的打算抛下我们这一家子了吗?”

    郝老师苦笑道:“我当然不舍得,你这么体贴,两个孩子这么懂事,哪怕多活一天也是好的。”

    陈老师咬了咬牙,终于说道:“老伴,我们去国外试试吧,大东集团老板的舅舅和你是一样的病,是在美国治好的。”

    老头一愣,随即问道:“要不少钱吧?”

    陈老师道:“他们愿意资助我们,费用全包。”

    老头发了一阵子呆,苦笑道:“你是怕我不同意吧?”

    陈老师心情很忐忑,试着问道:“那你同不同意?”

    老头哈哈大笑:“当然同意,就当时出国旅游了,我教了这么多年的英语,还没出过国呢。”

    笑声很大,把客厅里沙发上的郭天德都惊醒了。他嘟哝一声站起来,看了看一边的台式电脑,却一下子惊呆了。

    苗方平上线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