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763章 心情忐忑不安

正文 第763章 心情忐忑不安

    孙一斌的金钱攻势起到了作用,第二天一早,村主任就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吆喝了起来。

    “广大村民注意了啊,有个事咱说一下。现在上级部门来调查常年在外人员的土地和房屋情况,咱村的苗方平,小名春雷的那个,暂时联系不上。有谁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或者知道他上高中上大学时上的哪所学校,班主任是谁,都来说一声,不让大家白忙乎,谁能提供有效信息,村里奖励一个塑料盆,知道的赶紧来村委说一声。再说一遍啊,咱村村民苗方平……”

    孙一斌和两个队员昨晚没走,就在车上将就了一夜,听到大喇叭里的声音,孙一斌好生无奈。

    一个塑料盆?这个村主任也太有才了吧?你这个办法能行吗?再说了,我给了你不少钱物,你就拿出几个塑料盆糊弄村民,不地道吧?

    孙一斌发动了汽车,去了村委大院。

    眼前的景象出乎了他的预料,十几个老太太围在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隐隐能听明白的是,“不给个盆就不走”!

    孙一斌差点没笑出来,呵呵,怕是消息不一定搞到,塑料盆倒是得搭上一摞吧?

    村主任看到孙一斌几个进来,赶紧乐呵呵的迎上来,带着进了村委办公室。

    孙一斌笑着说道:“主任,还让你破费买塑料盆,不大合适吧?”

    村主任不知道是没听明白孙一斌的讽刺和不满,还是根本不在乎,笑呵呵的回应道:“没花钱,上次一帮来卖化肥的留下的,质量还不错,放心吧孙领导,肯定有效果。”

    孙一斌无奈了,遇上这样的村干部,还能怎么办?本来就是想让你帮着悄悄打听一下,你弄这么大阵仗不说,能有效果才怪。

    孙一斌低估了村干部的能力,也低估了村里一些人的八卦本质,他坐下没有十分钟,一个胖胖的大嫂就提供了他想知道的信息——春雷高中上的是县城燕子山中学,班主任姓陈,是个女的。

    孙一斌赶紧问道:“大嫂,你说的这些可靠吗?”

    大嫂有点不高兴了:“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我稀罕你这个塑料盆吗?我们家以前和春雷家是邻居,经常听他说有个姓陈的班主任对他特别好,他天天陈老师陈老师的念叨,我能不知道吗?”

    孙一斌还有点不放心,追问道:“万一你听错了,是程老师呢?”

    大嫂涨红了脸:“老娘就姓陈,和那个陈老师一个姓。春雷说过,陈老师可比我有文化多了,行了吧?”

    孙一斌赶紧从那一摞塑料盆上抱了五六个,赔着笑递给大嫂,嘴里说道:“大嫂,太谢谢你了。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陈老师多大年龄?教什么课程?”

    大嫂没好气的接过塑料盆,大声道:“不知道!”然后转身走了。

    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村主任赶紧道:“孙领导,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了,那个老师在春雷父母的丧事上出现过,当时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不大高,稍微有点胖,其他的实在是记不清了,现在这事过去怕是有七八年了。”

    有个村干部补充道:“9年了,春雷爸妈2002年出的车祸,那年我刚复员,回来就赶上了他们的白事。”

    孙一斌长长的松了口气,连声给大家道谢。之后他带着两个队员迅速驾车离开了村子,直奔县城燕子山中学。

    孙一斌找到了学校的保卫处,用一个似是而非的说辞搞定了保卫处的领导,得到了对方的大力配合。

    女教师、姓陈、年龄大约50到60岁、在职或者退休、担任过班主任,在这些线索下,学校很快筛选出了三个教师,两个在职,一个前年退休,不过依然住在学校的家属楼里。

    很快,苗方平的档案也被找了出来,他是1994级的学生,班主任正是那个前年退休的教师,陈春玲。

    下午两点,孙一斌谢绝了学校保卫处领导的带领,自己带着一个队员提着一些礼物,敲开了陈老师家的房门。

    就像村主任说的那样,陈老师不大高,稍微有一点胖。她戴着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脸上老是乐呵呵的。看得出,这是一个很乐观的人。

    孙一斌注意到,陈老师的家境一般,房子不算大,装修有些陈旧,家具和家电也都过时了,倒是收拾的挺干净。

    孙一斌客套一番,说来了解一个学生的情况,然后说出了苗方平的名字。

    陈老师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好半天没有说出话。

    孙一斌心里就是一惊,难道这个陈老师知道点什么?自己不会是打草惊蛇了吧?

    客厅里安静下来,好几分钟以后,陈老师认真的问道:“两位同志,请问你们是以什么身份来打听苗方平的消息?”

    孙一斌一下子傻了眼。

    很显然,既然陈老师问出了这句话,那她肯定知道苗方平有问题。否则的话,她或许会很高兴的介绍一下自己的学生。

    而孙一斌是没有什么官方身份的,他所进行的调查行动,只是个人行为,对方配合与否,都是人家的自由。

    思忖片刻之后,孙一斌决定,回避这个问题,他笑呵呵的说道:“陈老师,我非常抱歉,我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但是我们既然能找到你,是掌握一些情况的,我们恳请您能提供一些帮助。”

    陈老师有些不死心,问道:“我可以看一下你们的证件吗?”

    孙一斌摇摇头:“抱歉,陈老师,你可以选择配合或者不配合。”

    孙一斌想制造一种似是而非的神秘感,以此换取陈老师的信任。事实上,他在苗方平村里和学校保卫处都是这么干的,并且效果不错。

    可惜,这个陈老师不吃这一套。她缓缓的说道:“两位同志,苗方平这个学生和我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可以说,他的很多情况我都了解。但是,如果你们不能提供有说服力的身份证明,我什么也不会说。”

    孙一斌想了想,决定再争取一下,他掏出自己的退伍证递过去,诚恳的说道:“陈老师,这是我的退伍证,但是我现在的身份实在不方便透露,您能不能行个方便?”

    陈老师认真的翻了翻孙一斌的证件,叹了口气说道:“不行,这个证件只能说明过去,不能说明现在。”

    孙一斌心里哀叹一声,唉,冒失了,一把好牌打臭了,如果这个陈老师和苗方平保持联系,这就会走漏风声了。

    陈老师盯着孙一斌看了几秒,继续说道:“不过,出于对军人的尊重,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苗方平最近有些不对劲,希望你们能以符合规定的程序再次登门,我会知无不言言不不尽,另外,我会保密。”

    恩?

    孙一斌一愣,这个陈老师,有点意思。

    他赶紧说道:“陈老师,我们会尽快再次登门,谢谢您。”

    陈老师摆摆手说道:“不谢,你们走吧,我太忙,顾不上你们,礼物带走。对了,下次来的话,证件和手续必须真实有效,我会小心求证。”

    孙一斌和助手就这样被轰了出来,这让孙教官好生无奈。

    这事自己已经搞不定了。很明显,陈老师的意思是,我知道苗方平有问题,但是我只和警方说。

    孙一斌立刻给卢英杰打了电话,汇报了眼下的情况。

    卢副队长也有些挠头,这事只要一惊动警方,涉案资金的追回就将变得漫长甚至无解,实在不是最好的选择。

    一番思量之后,卢英杰给郭天德打了电话,询问他的想法。

    郭天德有些生气,直接说道:“卢队副,你怕不是想知道我怎么想,是想问我能不能糊弄一些那个老太太吧?”

    卢英杰被猜中了心思,只好尴尬的说道:“老郭,这不是陷入僵局了吗?你就说行不行?”

    郭天德无奈的说道:“服装、证件和文件我都能搞定,保证能以假乱真。但是我要问一下,万一那个老太太找出了纰漏,谁来承担责任?”

    卢英杰试探着问道:“你看我行不行?”

    郭天德叹口气说道:“你个头不够大,擦不了这个屁股,问问大老板怎么说吧。如果他同意,即使出了漏子,也能让他求一下张同局长,把尾巴处理干净。”

    半个小时后,“假冒相关人员,骗取陈老师信任”的行动计划就口头汇报到了穆东这里,这让穆大老板只咂嘴。

    这特娘的什么事啊,为了抓个坏人,还得去做明显违法的事情,这也太让人郁闷了。不过如果不这么干,交给巴山警方处理的话,弄不好还真得查到猴年马月去。

    当王大江说出如果事情败露,需要张同局长出手相助的时候,穆老板直接说道:“不行,这个计划放弃。丢不起这个人。这样吧,让孙一斌再次拜访陈老师,说明真实情况,如果她不配合,那就算了,让巴山警方介入。”

    于是,下午四点,孙一斌再次来到了陈老师家门口。他觉得这次弄不好要丢脸,连助手都没好意思带。

    他硬着头皮摁响了门铃,心情忐忑不安。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