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重生之大梦七年正文 第719章 一下子凌乱无比

正文 第719章 一下子凌乱无比

    看着面包车里的三个人都在傻笑,迟海涛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他大声喊道:“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车当然不会停,后座上的一个男子对着迟海涛的脑袋扇了一下,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特么的,嚎什么丧,老子抽死你。”说着,作势又要打。

    丰富的底层社会经验让迟海涛立刻做出了最明智的反应,他双手抱着头,嘴里流利的说道:“大哥大哥,我错了,不嚎了不嚎了。”

    一边装腔作势,迟海涛并没有闲着,眼睛的余光打量着后面两个男人,一个瘦瘦,英气逼人;另一个中等身材,圆脸。两人年龄都不大,看起来大约二三十岁。动手的是那个圆脸的家伙,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打人的男子呵呵一笑,嘲讽道:“吆嗬,还挺懂事。我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迟海涛脑子里迅速思考一下,决定试探一下,赶紧回答道:“大哥,我叫张解放。”

    男人笑着问道:“弓长张还是立早章?”

    迟海涛装作诚恳的样子回答道:“大哥,弓长张。”

    三个男人笑得更欢实了,圆脸的男子抬手又是一巴掌,嘴里骂道:“王八蛋,让你瞎编,张解放?你怎么不说你叫张翠?”

    迟海涛脑子里轰的一声响,一下子吓得呆住了。

    张解放这个名字,是张翠她老爹的名字,迟海涛刚才来不及细想,随手抓过来应付局面的。

    对方竟然知道张翠?还知道张翠她老爹的名字?

    迟海涛浑身战栗起来,他有些惊恐,心里迟疑不定。他清楚,自己的底细对方怕是都知道了。

    圆脸男子继续道:“怎么了?傻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姓名?”

    “迟海涛。”

    “年龄?”

    “43岁。”

    “户口所在地?”

    “桑洛市桑东县麻石镇油坊村。”

    “啪”的一声,迟海涛脑袋上有挨了一巴掌,圆脸男子骂道:“混蛋啊,这个时候还耍心眼,是东城镇长麻村!”

    迟海涛的心凉了,他故意说错了乡镇和村子,就是想再次试探一下,结果却让他感到绝望。

    他盘算了一下眼前的局势。面包车的速度不慢,跳车非死即残,况且也不一定能跳的出去,但是留在车上,却不知道会面临什么,这真是让人抓狂。

    只能继续认怂,尽量配合了。

    询问继续进行。

    圆脸男子道:“姓迟的,这次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吸独。”

    “恩,不错,态度老实多了,政府是怎么处理你的?”

    “拘役半年。”

    “到期了?”

    “还没有,说是可以请假回家,我请假了。”

    “哦,运气不错,请了几天假?”

    迟海涛又动了心思,我要是说短一点,你们会不会把我送回来?这样我还有时间逃跑。他赶紧回答道:“一天,傍晚必须返回。”

    结果很糟糕,圆脸男子也不说话,劈头盖脸的连着抽了好几巴掌,迟海涛想赌一下,强忍着疼痛喊道:“大哥,真是一天!真是一天!”

    当他眼神的余光发现男子停了手,摸出一根钢筋的时候,他立刻改口了:“大哥,我错了,两天,请了两天假。”

    圆脸男子依然抽出拇指粗细的钢筋,对着迟海涛的右肩头重重抽了一下,嘴里骂道:“混蛋啊,总是不老实,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再特么胡说,我们就把车开到水库里,搞死你个王八蛋。”

    一阵剧痛传来,迟海涛“哎呦”一声惨叫。

    紧接着,对方的话让他浑身一激灵,他觉得,对方还真干的出来。

    车钻进水库,对方可以提前下车或者互相救助,自己将被牺牲掉,运作好了的话,对方都不用坐牢。

    他双手抱着头,急促的说道:“大哥大哥,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问吧,我保证说实话。”

    圆脸男子抬手又是一钢筋,这次的目标是迟海涛的左肩头,又是一阵剧痛,迟海涛又是一声惨叫,心里好生凄惶。

    圆脸男子右手握着钢筋,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他自己的左掌,嘴里挪揄道:“一边一下,这样符合对称原理。迟海涛,现在说说张翠的事吧,事无巨细,从头开始说。我们要是满意,或许会送你回看守所,我们要是不满意,送你去西天。”

    迟海涛赶紧道:“大哥大哥,你放心,我保证全部交代,全部交代。”

    ……

    几十公里之外的桑洛市,张翠哼着小曲去了公司。

    这两天她非常高兴。房产证拿到手之后,她已经接待了十几拨有购房意向的人,她的的报价比周围的房子低了一成,真得非常有吸引力,要不是她要求现金全款,来看房子的人更多。

    张翠小心的掌控着局面,谨慎的操作着流程。她以工作太忙为由,安排客户晚上来看房,这样就避开了司机杨芳和助理金小玉,省得她们察觉。

    她也瞒住了父母,对老人说来看房的这些人是装修队的,她想重新装修。看到有些买房者拿着皮尺量来量去,两位老人倒也相信。

    当然了,张翠也和看房人打了招呼,说老人不舍得买房,需要大家配合一下,就说是来装修的云云,看房者也都表示理解,积极配合。

    就这样层层设防,精心运作,小心谨慎的挑选客户,张翠最终确认了三个购房者,这三个人都能提供现款,并且看上去比较好说话,或者说,比较好糊弄。

    她向每人收取了2万元的定金,就等着大家交全款去办手续了。

    确实是三个购房者,张总也确实打算收三分钱,是的,她打算一房多卖,尽量多弄些钱。

    至于房产中介,那也没问题,这三个购房者对应了三个中介公司。

    当然了,钱收到之后,手续什么的那是不用想的。

    至于后路,张翠也想好了,自己离开之后,直接打电话给冯娉摊牌,公司的股份我不要了,拿来帮我擦屁股吧。

    不愿意?没问题,那我就找媒体曝光,就是你们挤兑走了创始人,面馆管理混乱之类的。

    恩,这样一来,冯娉肯定会愿意的,相比公司上千万的投资,处理这点尾巴才需要几个钱?面馆要是都黄了,不是损失更大?

    这样一来,我也不用承担什么法律责任,不至于被通缉,到时候找个地方躲起来,谁也别想再找到我了。

    所以大家看,张翠这个人,抛却道义不说,做事的计划还是很周密的,竟然硬生生的把一套房子和张大嫂餐饮公司的股份联系起来,几乎相当于是把自己的股份变现了,虽然变现的金额确实有点低。

    进了公司,张翠开心地回应着下属的招呼,脚步轻快地进了办公室。金小玉很快送来了早餐,张翠舒舒服服的吃完,惬意的喝着咖啡,环顾着办公室内的陈设,心里忽然有些感慨。

    唉,可惜了,这些东西,估计很快就不属于我了。

    正琢磨呢,敲门声响起,张翠收起心思,轻轻说了声:“请进。”

    房门推开,妆容精致、衣着时尚的冯娉出现在门口。

    张翠的心脏不争气的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心情一下子变得杂乱。

    她怎么来了?难道是觉察了什么?不应该啊?我很小心了。

    不过张翠的心理素质真得是非常棒的,她努力控制着情绪,笑呵呵的迎上去,热情的说道:“冯总来视察工作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冯娉一直把张翠视作一个迷,这个女人年纪大、有个孩子、经历复杂,行事还有些狡黠,真不知道她上辈子烧了什么高香,竟然引发了穆总的关注,真是莫名其妙。

    此刻,面对张翠热情的招呼,冯娉笑道:“不是视察工作,而是来和你做一些沟通,你这么忙,就没打扰你,直接过来了。怎么样,房子的事,叔叔阿姨满意吗?”

    贼人胆虚,张翠心里一紧,暗自琢磨:上来就问房子,难道真的是觉察什么了?苍天啊,还能不能给点活路?

    心里再怎么乱,表面上依然是乐呵呵的说道:“我爸妈很满意,冯总,倒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心里很过意不去,谢谢您了!”

    冯娉摆摆手:“别谢我,这都是集团公司领导的决定,我只是一个执行人罢了。张姐,现在一切都安顿好了,那个姓迟的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制造什么风波,我们公司的扩张计划,必须得再次提上日程,我请示了领导,决定重新启动省内9个地市的分店项目,尽快完成选址和装修工作,早日实现开门纳客。”

    张翠一下子凌乱无比,脸上的表情变得震惊,好不容易端着的情绪,终于端不住了。

    什么?继续开店?你们不是已经放弃了我?放弃了追加投入了吗?

    如果你们真的继续追加投入,那我该怎么办?是继续跑掉?还是留下来观望?最起码,我还能观望半年,等那个混蛋快出来的时候再跑,那时候手里还能多攒点钱。

    晕!如果留下来,我住在那里?房子我可是都收了定金了,三份定金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