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九十二章 慷慨

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九十二章 慷慨

    剑霞万丈。

    北罗乾的气息不断衰减,生命气息都开始变得不稳,可他的剑光威能却一道比一道强,而江寒、莫思雨等一位位人族圣者同样施展了搏命之术,拼命围攻着紫衣少女顷雪。

    紫衣少女顷雪的面色变了又变。

    被一百多位天地境强者同时围攻,她也承受了巨大压力,即使能源源不断引动阵法中磅礴的血光之力,但阵法力量并非没有上限,负责防御的血幕和黑色飞剑被一次次轰飞。

    从场面上,她已经处于下方,让她根本没有余力去干扰余依施法。

    但双方都清楚,随着时间流逝,人族圣者不可能这样无限爆发,一旦力竭便是全部陨亡之时,就看谁坚持的时候够长。

    终于。

    嗡~天地色变,浩荡血河之上的所有圣者同时陷入了一方世界虚景中,天空中的银色星辰绽放出了耀眼无比的光芒。

    天地间,无论是江寒、北罗乾,抑或是紫衣少女顷雪,全部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虚空中余依身上,她的面色苍白,但眼眸中却有着无上的神采。

    眸如星空,嘴唇微动。

    “一念——”这是曾经名动太古的盖世神通,以心演化世界,以身重铸真实,最终以自我意志代替天地,只手便可横扫八方。

    一念世界出,翻手荡灭九域神魔。

    声起声落,如古老战歌唱响,震荡浩荡星空,传遍九域垠海。

    “轰隆隆!”银色星辰璀璨轰隆而落,余依一步迈出融入星辰中,浑身的精气神在沸腾,化为星辰的养料,令其光芒仿佛要洞穿诸多时空。

    “——成空!”

    伴随着最后两个道痕之音响起,银色星辰汲取了余依全部的力量,终于演化为了璀璨流光,迁跃时空,瞬间来到了顷雪的头顶。

    虚空中,只剩下面色苍白的余依,她的气息不定,前一刻光彩照人,这一瞬却是濒临将死。

    这是她耗尽全部心神生命力的一道封禁之术。

    咻~一道火红身影闪过,一巴掌大的异兽托起了她的身躯,让她不至于坠入下方浩荡的血河中。

    轰隆隆~

    星辰化银光。

    不蕴含任何圣力,不蕴含任何能量,只加持有余依心中的无穷信念,令这团银光浸透一切阻碍,越来越耀眼,整个天地都仿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团银光。

    谁都清楚,这团银光,将决定最终结局。

    “近乎殒命的一式。”被重重血幕包围的顷雪面色剧变:“这些人族到底都是什么人物,怎么一个个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杀招,且个个都不要命了一样。”

    她的心中闪过万千的念头,却发现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躲开这一式。

    如果这么好躲,这‘掌中神国’也就没那么大的名头。

    嗡~

    银色光团终于落到了顷雪的额头之上,就仿佛是花朵绽放,这光团顷刻释放了耀眼光华,许多人族圣者都感觉是自己此生看到最美丽的银光。

    光团绽放,融在了顷雪的紫色身躯之上,几乎是瞬间,她原本身躯表层的血色光华中开始被一层淡淡的银光笼罩。

    那浩荡可怕的气息开始衰减。

    “杀!”

    “起作用了!”

    “杀。”

    江寒、莫思雨、慕乐正、北罗乾等一位位人族圣者眼中终于燃起了希望,但他们也清楚时间紧迫,没有余依的持续施法,这一禁封秘术最多维持六息时间。

    “哼。”

    紫衣少女顷雪面容冰冷,从无法突破这些人族的攻击她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护体!”

    顷雪心念起伏,施展出了秘术,重重血幕环绕在了她的周身,同时九柄黑色飞剑环绕在四周。

    “杀!”飞剑如虹,杀向人族各方强者,顷雪并不清楚这银光的封禁到底会持续多就,在她想来,要么被这些人族消耗掉所有血光之力陨落,要么灭杀掉所有的人族。

    所以她径直杀了上去。

    “杀!”“杀!”

    江寒、莫思雨等人族圣者自然大喜,或是近身攻杀,或是远处斩出剑光,或是组阵攻击,疯狂围攻了上去,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顷雪防御,毕竟余依的封禁秘术只能维持六息的时间。

    “嘭!”“嘭!”“嘭!”一重重血幕震颤着被攻破,又有一重重血幕生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再配合九柄黑色飞剑,硬是挡住了攻击。

    虽然仗着血光之力和传承秘术相融的血幕挡住了攻击,但紫衣少女顷雪却感受到体内血光之力在急剧消耗。

    “不能坐以待毙。”

    “北罗乾!”她的目光落在了人族众圣中最耀眼的北罗乾身上,九柄黑色飞剑刹那间融合化为血色神剑,直接冲出了血幕范围,径直杀向了北罗乾。

    血色神剑如虹。

    “挡住。”江寒面色一变,身形一动便要去挡那柄血色神剑,其他的两座联合阵法中的过百位天地境圣者,同样攻杀而去。

    嗡~嗡~顷刻间,那柄血色神剑又再度一化为九,其中三柄黑色飞剑光华冲天,硬是逼得江寒、莫思雨等人防御。

    剩余的六柄飞剑,在虚空中划过耀眼的流光,直斩向了北罗乾。

    “虽然不知道你施展的到底是什么秘术,但如此长时间的厮杀,你的生命气息衰弱到这种地步,我就不信你还能挡住我的全力攻杀。”顷雪的面容冰冷,她体内存储的血光之力正如水般消耗。

    这一刻,她操纵的九柄黑色飞剑,每一柄论威能都不亚于天地境圆满。

    “她现在就是无源之水,这般可怕的攻击,消耗的阵法之力肯定很多。”莫思雨向其他圣者传音道:“各位,只剩下五息时间了,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杀!杀!”

    顷雪白发飘扬宛若魔女,操纵着六柄飞剑朝着北罗乾杀去,她也很清楚,这般疯狂消耗血光之力,同样持续不了多久。

    “铿!铿!铿!”

    兵器交锋,六柄黑色飞剑开始还落在下方,但仅仅瞬息就取得了上风,破开了北罗乾的七彩剑芒防御,势如破竹,直杀向北罗乾。

    “北罗剑圣!”

    “剑圣。”

    莫思雨等人个个色变,他们顿时明白了,北罗乾恐怕已经自斩到了尽头,因为此刻的他,已是满头的白发,死气缠生。

    握剑的手臂,是已嶙峋皱皮,但他的身躯,却依旧傲然而立。

    “异族。”

    即使即将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北罗乾的心中依旧有冲天战意:“一生枯荣,皆于剑中,此生有憾,但我无悔,无悔!”

    “我北罗乾,能与诸位共同之战,是我毕生的荣幸,哈哈!”

    浩荡的声音传遍天地,那声音中蕴含着无畏,蕴含着无惧。

    “哗!”

    原本就笼罩在重重红色光芒中的北罗乾,浑身倏然如同火焰便燃烧,其中隐隐有一只红色鸟雀的哀鸣,最终生命精华皆加持在了那柄黑色长剑之中。

    江寒悬立虚空中劈飞了一柄黑色飞剑

    这一幕让他的心中震撼:“北罗乾,北罗剑圣!”

    美人迟暮,英雄白头,这本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但当他亲眼见证了一位英豪满头青丝变白发,浴血战亡大,他感受到的不是悲哀,反而是一种豪情。

    一种视死如归的慷慨豪情。

    英雄白头并非悲哀,悲哀的是英雄死于床榻。

    江寒怔怔看着。

    长剑璀璨,划破长空,磨灭了北罗乾生命的一切印记,磨灭了眼前的一切阻碍,劈飞了六柄黑色飞剑,直接刺向了顷雪面前的重重血幕。

    轰隆隆!

    一重重血幕被攻破,整个虚空都在震颤,但那锋芒无匹的黑色长剑最终还能没有刺杀掉顷雪。

    一切神华消散,便只是一柄普通的圣兵战剑。

    但顷雪的面色同样苍白,为了挡住这一剑,她同样消耗了巨额的血光之力,此刻她体内血光之力已消耗过半。

    “杀!”顷雪的眸子中满是杀意,再度操纵着九柄飞剑杀向了剩余的人族众圣者。

    其中六柄飞剑,直接袭杀向了慕乐正所在的联合阵法,因为慕乐正所在的联合阵法足足有八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去,其中大半都是慕迩古国的圣者。

    “诸位!”

    “为我人族而战,为人族而亡,乃我们的宿命。”慕乐正的声音很轻,却清晰响在同行的八十余位圣者耳畔:“可曾后悔这一路征战?”

    “哈哈,将军,我们跟随你上千年,从东疆战到苍耳,再到这雪河谷,那一次不是战的痛快淋漓,生死又有何惧?”

    “修行,求的就是痛快!”

    “哈哈,将军,我仿佛又回到苍耳府城的那一战,堪称九死一生啊!哈哈,战吧,能和将军一同战死,和诸兄弟一同,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杀吧!”“杀吧!”

    一位位慕迩古国的天地境强者痛快的吼道,圣者,哪一个不是历经千辛万苦,哪一个不是信念坚韧,在绝境中又怎会畏惧生死。

    “既然如此,诸位,同源之术,开始施展吧!”慕乐正呵呵大笑道,仿佛不是在面对生死,尔后在参加一场酒宴。

    轰隆隆!

    八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在顷刻间一个个便冲起了一道又一道可怕的气息径直杀向了顷雪,就仿佛一道道流星,在刹那间绽放出此生最耀眼的光华。

    重重血幕破碎,黑色飞剑迸飞。

    “这些人族。”

    顷雪的心都有些惊颤,这些人族的表现实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这种自杀式的攻击对她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她体内的血光之力已只剩下三成。

    “不过,够了!”顷雪低沉道。

    “慕将军,诸位道友,先行走好!”莫思雨的眼睛都红了,和她同时组阵的六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同样流露出了痛苦、愤怒的神色。

    “杀!”“杀!”

    滔天的喊杀之声,那声音中满是杀意。

    江寒怔怔看着。

    长剑璀璨,划破长空,磨灭了北罗乾生命的一切印记,磨灭了眼前的一切阻碍,劈飞了六柄黑色飞剑,直接刺向了顷雪面前的重重血幕。

    轰隆隆!

    一重重血幕被攻破,整个虚空都在震颤,但那锋芒无匹的黑色长剑最终还能没有刺杀掉顷雪。

    一切神华消散,便只是一柄普通的圣兵战剑。

    但顷雪的面色同样苍白,为了挡住这一剑,她同样消耗了巨额的血光之力,此刻她体内血光之力已消耗过半。

    “杀!”顷雪的眸子中满是杀意,再度操纵着九柄飞剑杀向了剩余的人族众圣者。

    其中六柄飞剑,直接袭杀向了慕乐正所在的联合阵法,因为慕乐正所在的联合阵法足足有八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去,其中大半都是慕迩古国的圣者。

    “诸位!”

    “为我人族而战,为人族而亡,乃我们的宿命。”慕乐正的声音很轻,却清晰响在同行的八十余位圣者耳畔:“可曾后悔这一路征战?”

    “哈哈,将军,我们跟随你上千年,从东疆战到苍耳,再到这雪河谷,那一次不是战的痛快淋漓,生死又有何惧?”

    “修行,求的就是痛快!”

    “哈哈,将军,我仿佛又回到苍耳府城的那一战,堪称九死一生啊!哈哈,战吧,能和将军一同战死,和诸兄弟一同,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杀吧!”“杀吧!”

    一位位慕迩古国的天地境强者痛快的吼道,圣者,哪一个不是历经千辛万苦,哪一个不是信念坚韧,在绝境中又怎会畏惧生死。

    “既然如此,诸位,同源之术,开始施展吧!”慕乐正呵呵大笑道,仿佛不是在面对生死,尔后在参加一场酒宴。

    轰隆隆!

    八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在顷刻间一个个便冲起了一道又一道可怕的气息径直杀向了顷雪,就仿佛一道道流星,在刹那间绽放出此生最耀眼的光华。

    重重血幕破碎,黑色飞剑迸飞。

    “这些人族。”

    顷雪的心都有些惊颤,这些人族的表现实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这种自杀式的攻击对她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她体内的血光之力已只剩下三成。

    “不过,够了!”顷雪低沉道。

    “慕将军,诸位道友,先行走好!”莫思雨的眼睛都红了,和她同时组阵的六十余位天地境圣者同样流露出了痛苦、愤怒的神色。

    “杀!”“杀!”

    滔天的喊杀之声,那声音中满是杀意。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