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八十六章 无可调节的仇恨

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八十六章 无可调节的仇恨

    人族数千圣者汇聚。

    黑色战铠身影占寂和紫衣少女悬浮于涛涛血河之上,下方的浩荡血河水流涟漪。

    “诸位,这占寂在我莫桑古国之前的讯息资料中,展露的天赋惊人,但仅仅和世界境时的铁峰相当。”莫思雨传音道:“在黑筱神将给的资料中,过往接受圣祭的天幽族强者虽各方面都得到大幅度提升,但绝不可能短时间便有如此大的跨越,应该有外力。”

    一群圣者心中暗自点头。

    “这占寂,实力未免有点恐怖了。”江寒也感到心惊。

    那紫衣少女未曾出手,他不清楚,但那占寂仅仅一棍就将九渊河击散,这证明对方那一棍的威能已近乎圣境极限,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人族源界火云洞天的圣境域中,一些修炼数千年的世界境天才,能媲美天地境圆满就已算非凡,想要在世界境就媲美圣境极限....在人族历史上,那都是漫长岁月中才能涌现一位。

    因为,正常世界境,圣力基础层次即使妖孽也不过百倍,在基础上比天地境要弱上一截,还想媲美天地境圆满,只能证明其法则境界早就媲美仙神。

    世界境,法则感悟媲美神灵,何等罕见!

    江寒也仅仅是因为永恒真血才有如此战绩,论法则感悟他还差的远。

    若一位世界境的法则感悟能媲美仙神,早就可以突破至天地境,又何必一直停留在世界境。

    江寒不认为占寂能如此妖孽,即使他得到了的真传修炼出了天幽神角。

    若天幽族圣祭真能源源不断培育出这等绝世妖孽,天幽族又岂会一直龟缩于星河一隅,人族又岂会等到今天还不出手毁灭他们?

    “两位,这里可是天幽神皇遗留下的童灵血河?为何会出现在雪河谷?和天幽族圣祭又有什么关系?”余依的平静声音突然在浩荡血河上响起。

    “问我?”

    紫衣少女那冰冷慑人的眸子直视余依,无尽恨意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这就是你们来这里的原因吗?一群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这么多?”

    人族的数千圣者个个露出怒色。

    “呵呵!”紫衣少女突然露出一丝诡笑,令人心惊。

    “我自出生,便生活在神国的神界中,虽然我从小就经历战斗,但我的内心是不喜欢杀戮,我的心中其实希望我雪魅族和人族的战争能够停止。”紫衣少女的声音变得低沉,似是在回忆过往。

    站在她身旁的黑色战铠身影没有动,静静听着。

    人族的数千圣者更不敢轻举妄动。

    紫衣少女轻声道:“这一次圣祭,按照神主和老师的吩咐,倘若要完美到极致,应该是要以亿万新鲜的人族童灵血来洗礼,他们已经将抓捕的过亿的人族孩童送到了我手中,但我没有对那过亿的孩童进行杀戮,而是将他们放在洞天世界中生活。”

    “我的内心,对杀戮有着本能的抵触,如果不是为了老师安心,我甚至都不愿意来进行这一次圣祭。”

    一位位人族圣者心中听着,又是心惊,又是沉默。

    “我的了老师曾教导我,人族霸道又贪婪,你们占据了这个天地最富饶的疆域,星河中最浓郁的秘境和洞天都属于你们,你们繁衍在万界诸天,数量是我族的万千倍。”紫衣少女望向了另一侧人族的一位位圣者:“上古时代,我们退了,中古时代,我们又退了,但你们依旧不满足,还要一次次兴起战争,即使这是我们最后一片能够生存的疆土,你们都渴望着夺走。”

    “过去我有疑惑,也有犹豫,但当我的老师为了保护我而陨落,我便彻底明白了,我更痛恨我自己,我有什么可犹豫?我们和你们之间,唯有杀戮这一途,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们亡!”

    紫衣少女的眼眸中有着冷意。

    轰隆隆~浩荡的血河之上,大地天空的虚影出现,这是一片繁华的世界,数不尽的人族孩童在这片大陆上生活,有着大量的雪魅族人在照料着他们。

    安静而祥和。

    “人族,当我老师身陨时,我就告诉自己,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陪葬。”

    紫衣少女的眼眸冰冷,脸庞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些是我收留的那过亿孩童,如今,他们却是没有用了!”

    在那虚影画面中。

    天地色变,无数看不见的雪花飘扬,同时落入了无数孩童的额头上,这些孩童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一个个无声无息倒下。

    “停下!”

    “停!”

    莫思雨、北罗乾等人一个个都怒了,但是没有用,这过亿的人族孩童便全部无声无息死去。

    即使早已被这童灵血河中的尸骸所震撼,但眼睁睁看着亿万人族孩童死去,也令人族阵营的数千圣者感到心凉,紧接着便涌出无尽的杀意。

    江寒看着这一切,亿万人族孩童啊!这是何等可怕的数字,但顷刻间就已全部死亡,却连点滴的浪花都无法掀起。

    “这便是族群间的战争吗?这便是仇恨吗?”江寒心中暗叹。

    ...

    “哈哈,是不是很愤怒吗?是不是很想杀我?”

    紫衣少女的面容有着一丝扭曲,眼眸中有着仇恨的火焰在燃烧,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杀意:“你们放心,他们只是第一批,以后我会杀更多,直到有一天杀光所有的人族!”

    “嗡~嗡~”无形的的波动。

    紫衣少女的周围浮现出了无尽的血光,笼罩在她的周身,血光朦胧笼罩在天地间,甚至令浩荡的血河都安静了下来。

    杀意!

    每一位人族圣者都感受到那股直面灵魂的冰冷杀意。

    “这是...”所有人族圣者都不由自主望向紫衣少女周身的血光,那几乎浓郁成为实质的血色光华,流转在血河之上,令他们感到心颤。

    “这...”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

    “是阵法的加持。”余依的脸色也有些苍白:“这条童灵血河,作为古之大能的宝物,应该是有阵法护佑,即使以这紫衣少女和占寂的实力无法掌控阵法,但他们进行了祭祀,借用阵法的一丝力量还是能做到的。”

    “大能遗留阵法的一丝力量,便令他们两个世界境掌控了近乎圣境极限的实力。”

    一位位圣者都懵了。

    即使是江寒、铁峰等人都感觉有些心悸,如果只有占寂一个人,他们联手还有胜利的希望,但这紫衣少女展露的实力,完全不亚于占寂甚至更强。

    “嗡~嗡!”无形的血光弥散,凉意笼罩在每位圣者的心头。

    “诸位。”余依的声音响在了所有圣者的耳畔:“我对这童灵血河有了解,若我想的不错,这童灵血河原本所处的洞天,应该是依附于雪河谷却又未完全脱离雪河谷,过去,这方洞天一直隐匿不出,所以从未有人发现踪迹。”

    “雪魅族不知通过什么方法进入洞天开启了祭坛,尔后又封锁了雪河谷,这才导致我们无法离开,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能灭杀他们两人,这童灵血河应该会恢复正常再度隐匿,雪河谷的空间封锁也会自动解除。”余依轻声道:“所以,不管是为了离开,还是为了活命,我们都必须斩杀他们两人。”

    “仅仅是为这死去的无数孩童,就该杀了他们。”北罗乾的声音冰冷,又道:“此战,除寒统领和余依圣者,其他世界境圣者不可参战。”

    这等层次的交战,世界境圣者组成联合阵法虽能提供些助力,但稍有不慎便会全部陨落。

    “其他天地境组阵,和、余依圣者、我的灵兽小盘,对付那紫衣异族。”江寒传音道:“我和剑圣,联手挡住那占寂。”

    “不,那紫衣少女交给我,你们其他去围攻那占寂。”北罗乾的声音响起。

    “什么?”

    一个个都不由惊愕望向了北罗乾,他一个挡住那紫衣少女?能挡住吗?

    “不相信我?”北罗乾淡然一笑,眼眸中有着一丝幽幽:“我的名号,可是杀出来的,而且,不能短时间灭杀掉一个,我们赢的可能性很低。”

    江寒等人对视。

    是的,如果不能在短时间灭杀掉一个,赢的可能性太低,毕竟对方借助的是阵法,力量近乎无穷无尽,他们又如何消耗的过。

    ...

    “轰隆隆!”一艘长达数百丈的飞舟横空出现。

    舱门打开,数千世界境圣者转瞬涌入了飞舟中,只留下一百多位天地境强者悬浮在天地间。

    “杀吧!”

    北罗乾没有犹豫,拔出了背后的黑色长剑,肩膀上的红色小鸟哀鸣一声,便已飞旋着融入了他的身体中,令他浑身笼罩着一层红色光芒。

    “大能遗留的阵法?童灵血河,我倒要看看一个世界境能操纵到什么地步。”北罗乾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

    几乎在同时!

    轰隆隆!

    在余依、慕乐正的引领下,百余位天地境分别形成了两座联合阵法,直接施展了远超法术朝着占寂攻去。

    余依和江寒各自操纵领域从一侧杀去,小盘和铁峰同样攻杀了上去。

    余依和江寒各自操纵领域从一侧杀去,小盘和铁峰同样攻杀了上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