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五十九章 刀意

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五十九章 刀意

    “错了,错了,过去我错了!”

    “第五式确实是空间法则为主,但水之法则是根基,而杀戮法则是核心,这才是真谛!”江寒全心身投入其中,不断参悟着。

    过去的他,虽然得到了紫血主人的传承,紫血完全融入他肉身后,令他和的契合度也高的可怕,但终究是独自在推演研究。

    而源界帝塔、罗刀神将的指点等等,确实令他的进步速度更快,但更多是帮助他在法则境界上取得整体性进步。

    而如今。

    这刀石碑,虽然仅仅一道刀痕,却蕴含着紫血主人真正的刀意,令江寒仿佛能看到紫血主人一次次在那浩瀚虚空中斩出惊人一刀的场景。

    虽只含一股刀意,却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给他指引了在上的前进方向。

    “噗!”

    又一次神魂冲击,令江寒的神魂震颤,那锥心的撕裂感又涌上了心头,令他感到极为难受,半响才平静下来。

    “不行,先记下那‘血华斩混沌’的全部场景,再尽可能记忆下那股刀意,最后再研究其中的法则玄奥。”

    江寒再度将心神融入那刀痕中,开始记忆着那场景。

    单单场景好记,毕竟江寒的神魂媲美天地境,记忆力何等强大,但更重要的是那场景中蕴含的刀意,唯有记下那刀意,才能作为他日后悟道的方向。

    心神一次次融合那刀痕中,也一次次承受着那刀痕散发的神魂冲击。

    时间流逝。

    足足一天之后,江寒闭上眼,脑海中已清晰浮现出那‘血刀斩混沌’的场景,其中甚至连其中那混沌中气流的演变都清晰无比。

    “可惜,徒有其形,我的记忆场景中的血华刀意,连原有刀痕印记中的刀意百分之一玄妙都达不到,继续记忆镌刻!”江寒暗道。

    将刀痕印记的场景全部记下,江寒开始专注于那血色霞光的演变玄妙,全身心投入其中,并一次次抵抗着神魂攻击。

    ...

    他的神魂记忆中。

    一道血色光华横贯虚空,令浩瀚虚空被分割为两半,伴随着一丝冲天灭世之感,血腥、凶戾又带着一丝决绝,但在气势上总感觉又差了不少。

    “以我现在的境界、在上的研究程度,神魂意志,在神魂中镌刻那刀意只能达到这种地步了。”江寒暗叹,

    他神魂记忆中镌刻的刀意,连原版的十分之一效果都不如,但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而且,我的神魂现在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江寒感受到阳神的变化。

    此刻,他的神魂运转速度已经降到了很低的程度,对肉身的掌控都在下降。

    “在这密室中呆了八天,虽然阳神受创了,但收获更大,单单这记忆下的一丝刀意,便可令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推演的速度提高一倍不止。”

    江寒露出了一丝笑容。

    随即。

    他的心神又融入了那石碑道痕中,那道血华中蕴含中不仅仅是一股刀意,更多的是那繁复无比的血色秘纹,这些秘纹,乃是空间、水、杀戮各条道的融合,玄妙的不可思议...江寒仅仅能窥探懂一丝。

    “缠绕、以空间绞杀出发...原来如此!”江寒结合自身过去的感悟推演着,短短时间,便令他在上的感悟飙升。

    不过,仅仅半天,江寒就被迫停止参悟了。

    “再持续下去,神魂就真要遭到重创了,先出去,应该有机会再进来。”江寒暗道,毫不犹豫转身朝着密室外飞去。

    八天半,他的阳神受的只是轻伤,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但再继续下去,伤害不断叠加,很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重创。

    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江寒自然不会干。

    ...

    “轰隆!”密室的大门直接打开,江寒飞出落在了地面上。

    仅仅片刻。

    “统领,你终于出来了。”得到消息的云恒赶来,笑道:“统领在里面呆了超过八天,这万年来进入密室的世界境中,统领你算是呆的最长的。”

    “层主过奖了,只是有所感悟,所以呆的时间才长一点。”江寒笑着挥挥手。

    “哦?统领有所感悟?”云恒眼前一亮。

    “只是有点启发。”江寒摇头轻叹道:“却始终没悟出来来,便一直呆在里面,直到完全扛不住了才出来。”

    “统领不必如此,历代有许多强者都能看出这石碑不凡,但真正能悟出些东西来的没几个。”云恒安慰道:“即使是那些仙神,悟出的也仅仅只是些杀戮规则的秘术,其实没太大用。”

    “话虽如此,但宝山在前而不可入,真不甘心。”江寒的脸庞上露出了复杂神色。

    随即,江寒咬牙道:“层主,过一段时间等神魂恢复了,我还再进去试试,可行?”

    “可以,殿下待伤势修复,给我传个讯。”云恒笑道:“按国主吩咐,殿下可免费参悟十年,只要这刀石碑密室无人来参悟,我会通知统领的。”

    云恒倒不怀疑江寒说假话,历史上许多前来参悟的人都觉得自己能弄懂那刀石碑的玄妙,尝试了一次又一次。

    曾经有一位神灵前后耗费数百年,进入那密室中数十次,最终也无奈放弃离开了莫桑古国。

    “那便多谢层主了。”江寒一拱手。

    随即。

    江寒带着已从静修室出来的小盘离开了莫仙阁。

    “呵呵,这些所谓的天才,不撞个头破血流总是不罢休。”云恒摇头:“这‘寒’估计也是这样的人物,就是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

    尔后他转身离去,也不再去多想。

    ...

    回到西城区的府邸,屏退了所有的仆从,不允许他们进入主殿中。

    “老大,真的什么都没悟出吗?”小盘传音,很小心的问道。

    “有所感悟,但还要再去几次才能确定。”江寒笑道。

    虽然相信小盘不会说出去,但这件事牵扯太大,在离开莫桑古国之前,江寒不打算告诉小盘。

    “小盘,这段时间我要静修,你可独自修炼,也可以去找那‘余依’在城中游玩,有事传音我即可。”江寒笑道。

    同为客卿,余依的府邸和江寒的府邸相隔并不远。

    “嗯,老大,我知道。”小盘自然知道轻重。

    随即。

    开启主殿的阵法,又亲自在周围布下一重警戒阵法,江寒一边调养着自己的阳神伤势,一边开始通过自己记忆的那股‘刀意’推演法则、参悟。

    一天天过去。

    足足大半年的时间,阳神的伤势才修复完毕。

    江寒直接向那云恒传讯,只等待了数日,便又进入那刀石碑所在的密室中。

    进入刀石碑密室,没有任何犹豫,江寒又开始借助那道血华中蕴含的刀意和法则秘纹不断参悟修炼着。

    “在这里修炼一天,足足抵得上外界的一个月,单论杀戮规则上的效率,都快能赶上在帝塔中的三分之一了!”

    时间流逝。

    一年年过去。

    江寒以两年三次的频率,不断进入刀石碑所在的密室中修炼。

    伴随着时间推移,江寒推演法则的速度也在降低,他从那血华中能得到的灵感也越来越少。

    江寒心中清楚,这血华上的繁复秘纹很快便无用了。

    “终究,还是我的境界太低!”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