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五十八章 必须得到它

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五十八章 必须得到它

    江寒半跪在地上,好半天才勉强稳固了心神,才又抬头望向了远处的那巨大的石碑,以及石碑上的划痕。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他的心中震惊不已。

    “我就在这密室中,肉身没有遭到外来冲击,是一股由内而外的神魂压迫,令我的秘术没有任何作用,阳神受创,才反馈到了肉身上去,非常可怕,绝不是一般的仙神能够做到的。”江寒回忆之前的感觉,心中依旧有些颤栗,那种完全无法反抗的感觉。

    神魂攻击再可怕,也是要先透过肉身才能攻击到神魂,且这股神魂压迫无视了他的一切神魂防御手段。

    这才是最恐怖的。

    “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一位实力超乎想象,起码要是紫衣仙神那个层次,刚才对我出手了”

    “第二种,若没有外力,那便是这刀石碑那道划痕,或许就遗留了那位大能的威压,蕴含了某种神奇,能够攻击到我。”

    江寒暗自思索。

    比如一柄神兵,悬浮在虚空中,即使没有任何圣力、仙力、圣力注入,它也会释放本能威压,令化神境都无法靠近。

    而一些绝世强者的交战之地,即使相隔漫长岁月,依旧会残留下威压,令后来者心悸畏惧乃至心神崩溃。

    “但是,我的神魂肉身皆媲美天地境,即使是大能交战之地,那随意招式遗留的威压或许令我本能的恐惧,但绝不会真正造成伤害。”江寒暗道。

    修行者见到一些场景,心中会不自主生出心悸之感,那是对场景中的人物本体的一丝恐惧,那是生命层次的本能,而并非恐惧场景本身。

    留下一道划痕,其余威在无尽岁月后令一位天地境层次的强者受伤,这般手段,简直不可思议,即使是大能者恐怕都很难做到。

    “一位超级强者对我出手的可能性很低,紫衣仙神能够轻易灭杀我,但想要在不知不觉间对我神魂压迫,紫衣仙神能做到吗?”江寒心中保持怀疑。

    大能者层次的人物肯定可以做到,但那等伟大存在又怎会在乎他一个小小的世界境?即使真有什么大阴谋,也不会耍这种小手段,太低级了。

    “最大的可能,还是这一式划痕,也可以说是刀痕。”江寒心中做出了判断:“和它有关?”

    刚才突如其来的神魂压迫太过惊人。

    “这划痕中,不蕴含任何能量,令我产生幻觉不算难,但却能令我神魂受创,这等手段?”江寒望向了远处那巨大的石壁,心中却是一动。

    真只是随意一道划痕,即使是至高的帝,就能有这样的威能吗?江寒感觉都不可能,毕竟他见识过天帝雕像,那同样是另外一位帝雕刻,虽然也是玄妙无比,但也没有这般威名。

    这代表什么?

    代表着当年留下这划痕的,不但是一位恐怖无比的存在,这式刀痕中,可不会简单,恐怕蕴含了他遗留下的某种秘密。

    “是神通传承?还是其他?”

    江寒心中有着一丝激动。

    这石碑,或许本身就是传承,或许就蕴含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无论哪一种,对他这样的圣境而言,都是难以想象的际遇。

    大能的绝学神通?大能遗留的宝物?

    江寒迄今作为依仗的,皆是来自紫血主人、神渊主宰两位绝世大能,若非他们的遗留,他或许也会逐渐崛起,但更大可能是死在中途,起码不会短短两三百年便达到如此高度。

    “不能激动,这石碑被莫桑仙人获得了不知多少年,他作为一位仙人,即使不是一些大势力的核心成员,眼界也不会太低,但却依旧没能悟透这石碑的奥妙。”

    江寒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

    “而且,他公开这石碑,并吸引大量的仙神、圣境前来观摩,让他们将自己的感悟刻在画壁上,或许就是希望从其他人哪里得到灵感。”江寒感觉自己摸清了思路。

    他是人族联盟的最核心成员,论见识恐怕比许多黑衣、金衣仙神都要高得多,毕竟又能有几人有他这般际遇?

    “或许,那莫桑仙人只感觉这石碑很玄妙,却参悟不透。”江寒深吸一口气:“尽全力参悟,看能不能悟出其中的奥妙。”

    莫桑仙人怎么想,他管不到。

    他要做的,是去参悟。

    突然。

    “嗯?”江寒一瞪眼。

    “哗!”

    无形的波动席卷而来,瞬间令江寒的面色一变,那无形的压迫直接冲击在了阳神之上。

    “该死!”江寒咬牙。

    “噗!”

    毫无悬念,江寒只感觉心神颤栗,那股锥心的撕裂感笼罩心头,紧接着身躯的表层被这撕裂感刺激的炸裂开,整个人再度变成了血人。

    “轰隆隆!”

    汹涌的圣力迅速覆盖全部,开始修复他的伤势。

    “这冲击...”

    江寒猛然抬头,眼眸冰冷的可怕。

    没有任何预料,他并未将心神融入那划痕中,依旧遭到了神魂冲击,这就是说...

    “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自动向进行一次神魂冲击,无主而有序。”江寒望向四周的白色墙壁,这里明显就是一个牢笼。

    “只要呆在这密室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遭到冲击,难怪刚才那云恒说我呆不久。”江寒不由摇头。

    一次两次冲击对他不算什么,但按刚才的频率,一天恐怕就会有上百次冲击,这种持续不断的神魂伤害,只要一天就能人一位世界境的阳神受到重创。

    时间长了,仙神都扛不住,不可能一直面对这石碑。

    “我的神魂虽媲美天地境,但还是不够看,在这密室中呆不了多少时间,那就抓紧时间,参悟。”

    江寒站在距离石碑的不远处,落在那道划痕上。

    他眼前的世界再度开始变化,因为有了准备,这一次他‘看’的非常清楚。

    那是一片广袤寂静的虚空,在虚空中央,有着无尽灰色的气流翻滚着,汇聚形成了巨大的一团,虽然相隔时空,但江寒却感觉那一团灰色气流比一方大世界都要庞大,就仿佛传说中的“混沌”。

    “开始了!”江寒自语。

    虚空中倏然间出现了一道光线,不是白色,而是血色,紧接着是万千道。

    出现,瞬间,那万千道血色霞光渗入了那团‘混沌’中,很淡,就仿佛太阳升起前的朦胧霞光,薄薄的,不起眼。

    “杀戮之光!”

    江寒瞬间明悟了,那血色霞光,正是杀戮规则研究到最深处的一种体现,以杀戮演化天地之理,可化为万事万物。

    光线,只是它演化的一种。

    “轰!”

    或许是刹那,从那淡淡的血色霞光,猛然亮了千万倍不止,汇聚成一道横贯虚空的血光,整个‘混沌’被这血光从中间划开,无尽的灰色气流开始翻滚。

    空间的概念开始出现。

    左边的灰色气流,迅速演化为五颜六色,绚烂多姿,隐隐有天地规则的雏形,给人以无限的生机;右边的灰色气流,不断翻滚汇聚浓缩,最终成为了浓郁到极致到的近乎黑色的圆球,带着无尽的死亡气息...

    血光两边,已朝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演化。

    而横贯在中央的那道血光,却没有丝毫要消失的迹象,反而更加清晰,其中甚至隐隐有着无数的血色秘纹在那巨大的血光中流转。

    “这是...”江寒倏然瞪大了眼睛。

    “哗!”

    江寒眼前的一切消失,再度恢复了密室的模样,那石碑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变化太快,从他看到那第一丝‘血色霞光’到两边的‘混沌气流’演化,再到彻底结束,前后连一息都不到,如果是普通先天修士观看,恐怕所有的景象都是一晃而过,根本记不住什么。

    “那道血光,那记刀光!”

    江寒呆在原地,喃喃自语,他的眼眸中爆射出金光,虽然刚才只经历了瞬息,但那血光中的无数秘纹他不会记错。

    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曾经那道巍峨身影,那无敌的信念,那缥缈的气息,那至高的刀意,他体内紫血的主人,那一刀出斩落日月星辰的景象....那巍峨身形刀意中蕴含的杀戮气息,渐渐与他刚刚看到那道刀光重合在了一起。

    完美无缺。

    昔日接受时见到紫血主人释放的刀意,和这一式划痕遗留的真意,同源一体!

    “这是‘他’留下的,是他施展之后留下的石碑!”

    江寒的心中澎湃,甚至兴奋的想要咆哮,他的眼眸中有着渴望:“这一式刀痕,代表的是的道果之痕,这是我最渴望的,这才是我真正的目标!”

    江寒的身躯完全融合紫血已有两百多年,修炼同样有两百多年,那种同出一源的熟悉感,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

    就仿佛后辈见到了血脉先祖!

    若非如此,江寒也不可能在那瞬息间看出那血光中的秘纹。

    “哈哈,那莫桑仙人怎么能看懂,他们凭什么看懂!”江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式刀痕,恐怕蕴含着第八式乃至第九式中的些许奥妙。”

    “没有前面的基础为铺垫,没有得到紫血主人的亲自传承,你们怎么可能学会这门神通,大能绝学,岂是玩笑。”

    江寒兴奋的想大笑。

    莫桑仙人知道这石碑是宝物,他甚至冒着一定风险,公开这石碑,邀请其他强者来观摩参悟,希望能够得到启发,但这注定是徒劳,任你天才绝世,也最多参悟皮毛,而无法理解那道果之痕的真意。

    空有宝山而不得用。

    “但这石碑,对我来说,是无上的至宝!”江寒的心中生出无尽的渴望:“有了它作指引,我就知道该如何走。”

    “我必须得到它!”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