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三十二章 兄长

第十二卷 紫衣圣境 第三十二章 兄长

    “死了。”

    沐思呆呆看着眼前一切,那在她眼中不可敌的黑色蛟龙,那一个个强大的天幽族战士,却在这无声无息间便全部死去。

    “铿!”远处那道赤色身影,一挥手将手中的战刀插入背后的刀鞘。

    “圣境?是圣境强者吗?”沐思的眸子中有着震撼:“即使是哥哥,想要敌过一头黑蛟都不是易事,要经过血战...可这人竟如闲庭散步般,一刀便将一头黑蛟斩杀,不,其实他连刀都不用出的,这在圣境中恐怕都是绝对的强者。”

    虽然眼界不算高,但好歹修炼到化神境,沐思的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她知道圣境也分高低,普通的圣境怎么可能轻易束缚住化神境圆满?

    “这样的强者,他是人族?他救了我?”沐思的心中涌出一线希望:“有这位前辈,哥哥...”

    ...

    江寒望着下方的十位天幽族战士的尸骸。

    “没想到,我如今仅仅水之法则领域,便能压制十位化神境圆满,甚至隐隐有掌控时空之感。”江寒暗道。

    虽然那些天幽族战士都认为江寒是施展世界领域,但实际上,仅仅只是水系法则领域,至于在空间之道、杀戮规则等法则之力都未引动。

    须知世界领域乃是完整法则领域与世界投影的叠加。

    法则感悟越高,掌控的法则之力越多,自然形成的法则领域越强。

    而世界投影威能强弱,则取决于体内世界本源之雄厚。

    江寒的体内世界纵横千万里,比绝大多数天地境都要强得多,法则境界更是达到了天地境层次,若是世界领域爆发冲击,寻常世界境强者都扛不住,更何况几个化神境?

    心念一动,江寒挥手取下了他们遗留下的储物法宝、兵器、铠甲等等,逐一探查起来,这些东西对他虽不算什么,可也不能浪费。

    “前,前辈。”一道忐忑而带着感激的声音响起。

    江寒转身,望向了不远处站在的满脸激动却又显紧张拘束的银甲少女沐思,露出了一丝微笑。

    “沐思谢前辈救命之恩。”沐思突然直接跪下,头磕在地上,带着一丝泣声道:“还请前辈出手,能够救家兄一命。”

    江寒望着这银甲少女,样貌只能说秀美,但眼波流转,脸颊圆润,有着少女的动人与灵韵。

    “我与兄长皆乃三叠国沐圣军团军士,兄长为了我能逃离,独留抵抗天幽族一支小队,还望前辈能前往一救。”沐思见赤甲青年似乎不为所动,不由大悸,急道:“那小队中最高仅化神境巅峰,必非前辈对手。”

    但沐思头磕在地上,心中却担忧无比。

    毕竟熟悉两族争斗的人都清楚,天幽族战士很少脱离大军太远,一支小队附近或许就会有天幽族军团,军团中必定是有圣境存在。

    整整一息,都没有一丝回应,虽有预料,可沐思心中仍忍不住涌出一丝悲意。

    突然。

    “嗖!”

    沐思只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力量笼罩,紧接着手臂就被抓起,只见眼前一晃,整个人便已腾飞朝着远方飞起,这一切变幻之快,让她措手不及。

    “嗯,走吧!”低沉的声音响在耳畔。

    沐思瞪大眼睛看着将自己抱住的这个赤甲青年,那眼眸冰冷,冷峻的脸庞上看不到一丝笑意。

    这一刻。

    她的身体贴在对方的胸膛上,虽然还隔着冰冷的战铠...可她的脑海中却不自主响起刚才对方降临救下自己的场景,不过沐思此时更挂牵着哥哥。

    一时间,她的心有些乱了。

    不过,江寒没关注自己怀中少女的想法。

    江寒的神念则感应着远方,他的神魂何等强大,自然能判定沐思说的为真,加上他此行本就是为了斩杀异族。

    对他而言,沐思仅是个邻家小妹妹罢了,直接带沐思走也只因为了省下时间,毕竟化神境的飞行速度实在太慢。

    以江寒的速度,超低空飞行仅两息,便已感应到远处的空间波动,肉眼更是看到数百里外条气势惊人的黑龙和那濒临绝境、浑身浴血的银甲青年。

    “你叫沐思?”江寒的低头问道,望向了怀中的少女。

    “嗯。”沐思听到江寒的声音,连忙道:“前辈有什么吩咐?”

    “等会你先独自飞过去。”江寒的声音依旧平静:“我会隐匿过去,争取一击斩杀,不然让那黑龙察觉,或许会施展搏命秘术,生死刹那间,你哥就危险了。”

    若江寒施展全部实力,自然能轻易解决远处那黑龙,但一名世界境能爆发出天地境门槛战力就足以被称为天才,再强的话就很扎眼了。

    谁知道这附近是否有什么超级存在在暗中观察,,初来天界,对实际情况都不了解,江寒还不想引起本土大势力的注意,即使暴露的可能性很小。

    世界境圆满,这是江寒给自己暂定的实力上限,一切小心为主。

    仅露部分实力,若再带着沐思,江寒想要不知不觉靠近就有些困难了,因为那黑龙的战力已达圣境门槛,真元更是浑厚,对空间波动的感应很敏锐。

    隐藏着身形气息。

    再度超低空潜行了数百里,前后只耗费数息,这等速度令沐思震撼,更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即使已近至五十里内,那千丈黑龙竟未有一丝察觉。

    “嗡~”沐思感觉自己身体一轻,便发现自己已落在地上,再抬头,只见虚空中闪起的阵阵涟漪平息,哪里还有江寒的影子。

    “这位前辈...”

    震惊于江寒在空间一道,但沐思又惊又喜下根本不敢耽误,连忙朝着远处飞去,让她庆幸的,远处哥哥虽处于绝对下风,可似乎还有一战之力。

    ...

    施展了双重秘术,沐辰此刻已陷入疯狂,战甲被黑龙爪划开十余道伤痕,鲜血淋漓,他的眼眸中满是血色,整个人气势滔天,刀法凌厉竟与黑龙僵持住了。

    但是——

    黑龙一直围绕着进行攻击,既未施展搏命秘术,也不给他放松的机会,明显是不愿血拼,只是不断消耗沐东。

    而沐辰气势虽盛,但真元将耗尽,伤势也越来越重,实则是强弩之末。

    此刻,沐辰的心中已满是绝望。

    “要死在这里了吗?终究是躲不过了,小妹,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沐辰的心中蓦然浮现出一幕幕场景。

    沐辰生于武峰国一个豪富之家,在他父亲带领下,沐家愈加兴盛,但整个帝国何等庞大,各种家族、宗派势力相互争斗,非常惨烈,尚且有异族袭扰。

    终于,在他刚跨入化神境时,整个武峰国都城被天幽族大军攻破,沐氏也遭到了灭顶之灾,一片混乱中,他的父亲、母亲、大兄尽皆被杀,而他当时与小妹在宗门中修行,虽也有波及,可宗门强者众多,侥幸抵抗住了天幽族的一支战团。

    武峰国被灭,他带着小妹一路游荡,进入三叠国,尔后又经诸多磨砺,他的实力愈来愈强,在国度中也算是强者,毕竟这些小国圣境还是很稀少了。

    尔后为报家仇国恨,更为博取一个好的未来,沐辰加入三叠国军队,数次大战斩杀了不少异族,其实以他在军中积累的财富与实力,是有一定把握渡过神圣劫的。

    只是,那时,沐思仅仅才真丹境,沐辰担心自己一旦渡劫失败陨落,以小妹的实力恐遭到大难。

    在沐辰心中,小妹便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

    这次,沐思达到化神境中期,沐辰便打算带着她出来闯荡磨砺几次,待沐思真正独立,他才能去安心渡劫。

    但偏偏,屡战屡胜的三叠国沐圣军团,这次却遭到伏击...

    ...

    “砰!”

    一爪横过虽未破开沐辰的战铠,但那可怕的冲击力依旧令他浑身一颤,回身一刀挡住了黑龙的第二次攻击,但整个人依旧被直接拍飞。

    “噗!”

    沐辰翻身落地,束刀站起,嘴角再度溢出的了鲜血,浑身的气息却隐隐在衰弱,他的目光落在庞大的黑龙身上,他能从那巨大的眸子中看到戏谑的意味。

    “我还能再战!还不能这么倒下!”沐辰依旧在坚持。

    突然。

    远处的天空中传来波动,一道银色身影正从天际划来,他不由抬头望去,正看到了眼中含着泪,直接冲来的沐思。

    沐辰整个人如天雷轰顶,整个人不由怔了,随即他的双目变得赤红,咆哮道:“滚!你回来干什么,你给我滚啊!”

    这生死刹那,他根本来不及想沐思为什么能躲过那黑蛟的追杀。

    “既然都来了,就别走了。”黑龙冰冷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

    “该死啊!”沐辰竭尽全力,再度爆发出汹涌真元,他的眼眸赤红死死盯着黑龙,已陷入疯狂:“杀了你,必须杀了你!”

    “就凭你吗?”

    黑龙庞大的身躯游动,直接猛扑下来,他也不愿再耽误时间了。

    江寒隐匿在虚空一隅,默默望着下方的场景,这对兄妹,让江寒不由想起了妹妹江雨,易地而处,自己能够做到这银甲青年这地步吗...为妹妹付出所有乃至是自己的生命,那种一往无前的决绝。

    “妹妹!”江寒轻轻一叹,拔出了背后的血寒刀。

    仅仅瞬息,下面的沐辰便与黑龙短时间再度进行了三次碰撞,却是被接连轰飞,甚至连战刀都被轰飞了,同期确实敌不过这黑龙。

    当对方第四次爪落下时,沐辰的心中满是绝望与不甘,自己死去他已不在乎,但他更知道,自己一死妹妹也在劫难逃。

    “哗!”

    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中,一抹刀光亮起,从寸尺天地瞬间化为凶戾锋锐的刀芒,以摧枯拉朽的姿态,直接降临到了那千丈黑龙的头顶。

    “是谁...”

    “怎么可能!”

    “逃!”

    原本气势如虹的黑龙为之一滞,组阵的九十位天幽族化神境战士更是完全懵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可怕的刀芒。

    “轰!噗!噗!噗!”

    一记刀芒划过,千丈黑龙被劈的直接崩溃,组阵的天幽族强者更是全部被灭杀,一个个尸体直接爆裂开,化为了漫天的血雾。

    “这...”

    沐辰呆呆站在原地,望着那原本强悍的黑龙被一刀完全灭杀,看着那瞬间全部陨落的天幽族战士,整个人完全怔住了。

    突然,他转过身望去。

    远处...

    沐思正在极速飞来,她的眼中有着泪花,更有着激动。

    “小妹,活下来了。”沐辰环绕周身的血光倏然消散,他的生命气息正在飞速消散,他感觉远处那慢慢靠近的倩影逐渐变得模糊,可他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妹妹,我终究是要走了。”

    “希望,经过这一次你能真正长大吧。”

    “有化神境的实力,只要呆在城内,应该能安全活下去了,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这恍惚的瞬间,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画面,那些一直珍藏的记忆。

    他仿佛看到了父亲。

    那个一直保护他教导他,胸膛如山岳般厚重的父亲,引导他走上修行路,当他展露惊人的修行天赋,更是倾尽财力将他送入修行宗门中,对他寄予厚望。

    “母亲,大兄。”

    他又看到了另外两道身影,一个是温婉的妇女,另一个则是显得颇为憨厚的高大青年,那是他的母亲和兄长。

    “父亲,母亲,大兄...终于可以和你们团聚了!”

    沐辰仿佛看到幼年时自己一家团聚的场景...尔后整个世界一黑,便已失去了一切意识,直接倒下。

    ...

    原本正激动飞驰而来的沐思看到沐辰倒下,面色不由一变,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宛若发疯一般飞奔到了沐辰的身边,但整个人却呆住了。

    颤抖着身体,沐思缓缓跪下,紧紧抱住了哥哥的身躯。

    沐辰的脸庞上满是微笑。

    “哥,哥...啊!”沐思哭不出声,可脸埋在哥哥的胸膛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

    高空中,江寒已悄然从虚空中出现。

    但他只站在原地,默默望着下方的一切,小盘趴在他的肩膀处。

    江寒轻轻摇头。

    这银甲青年与黑龙厮杀数百回合,中间数次爆发秘术,甚至施展燃烧生命本源的秘术,已让他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完全是靠着一股执念在支撑。

    再看到沐思安全活下来,他心中的执念消除,那一口气便再也撑不下来了。

    “老大,你也救不活他吗?”小盘的声音也有些压抑。

    “他施展的几重秘术,不单单是生命本源,甚至涉及到灵魂和寿元。”江寒低沉叹道:“若仅仅伤及肉身或元界,我还有挽救的机会,可寿元...”

    小盘听闻不由怔了,普通的凡俗想延长寿元并不算困难,但跨入真丹境感应到命运成河,那便真正踏上了逆天之路,命运主宰之下,寿元又岂是那么好改的?

    起码,这不是江寒能做到的。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