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五十九章 罗刀之名

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五十九章 罗刀之名

    晗域,西区的巍峨行宫中。

    通体黑色的大殿内,十二根宛若擎天的巨柱依旧,庄严肃穆。

    “烨武,我召你前来,是来问你这一届一万名天才闯画界通天塔的情况。”黑魔神皇高坐于王座之上,俯瞰着下方,声音回荡在恢宏壮阔的行宫大殿中。

    “快三十年的时间,若有黑马涌现,也该出现了。”

    “能得皇尊召唤,是我之幸。”一身金衣的烨武神将恭敬站在下方。

    “二十八年来,这一届的一万名天才对比过去一百届天才的同时间段,整体表现可排入前十,个个相比排序战时进步都极大。”烨武神将沉声道:“尤其是武绛与黑衍风,更是甩开了后续的天才,放眼我人族这一纪元漫长岁月,此二人都足以排入前列。”

    “嗯,不足三十年接近六十七层,确实不错。”黑魔神皇点头道:“前六的其他天才呢?表现如何?”

    “火洛儿、心慧、向苍生都是五十八层,在本届前十行列。”烨武神将迟疑下,才又道:“只是...江寒的情况有有些特殊,他的战绩是四十七层。”

    “四十七?”黑魔神皇都不由怔了一下。

    “并非是他只能闯到四十七层,而是他只在第二年闯过一次,此后二十多年都未来闯过通天塔,具体情况我并不知晓。”烨武神将道。

    “嗯,他那一次的闯关我我看过。”黑魔神皇沉吟片刻,才道:“你先下去吧!”

    “是,皇尊。”烨武神将躬身缓缓退下。

    大殿内再度安静下来。

    黑魔神皇坐于王座上,默默思索着:“江寒?四十七层?他得到的机缘到底是什么?我暗中以神念探查他的身体,却找不出根源,只能感觉到他的根基前所未有强大,甚至暗中专门前往了元武一趟,还是没查出来...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一切线索都斩断了。”

    他专门查江寒,却发现江寒的一切背景和经历都太干净了。

    正因为太干净,才证明有人在背后掩盖这一切。

    坐为统领一方界域的顶尖大能,更是人族高层之一,他过去是很少关注一个小家伙的,即使是亲传弟子,也未必会亲自去探查。

    “这些年,纷乱无比,弄不清楚的事情越来越多...”

    “自那一战后...我人族再无攻取之力,兴盛太久了,岁月长河中从未有兴盛三个纪元的天地主角。”黑魔神皇喃喃自语:“命运长河的上流动荡...一切都显示快到了,上次那个老家伙突然归来,动乱了整个冥界便是一次征兆...一群不想走的老不死,到底想干什么呢?”

    “暗渊域...又是怎么样的景象?”黑魔神皇的眼眸中有担忧,又有杀意:“又是一次浩劫吗?”

    他乃是人族高层存在,对过去的历史是极为了解的。

    浩劫,未曾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它的恐怖,当年的洪荒天地,何等璀璨的大世,那是真正仙神如云,圣境入海的时代,巫妖两族的兵锋战旗,席卷宇内的每一个角落,真正论疆域之广阔,如今的人族不及太古两大联盟中的任何一支。

    “可如此兴盛又如何,浩劫席卷之下,巫族近乎崩灭,古妖族联盟十族灭其九...无边的世界被打的崩裂。”黑魔神皇轻叹道。

    一位位大能者陨落,诸帝沉浮的时代彻底过去,即使是高坐顶端号称唯一的东帝...

    “我只经历末古之劫,可若按记载之言,末古浩劫的动荡不及太古十一,这一次仅仅初显端倪,便是冥界血月被撕裂...到了最后,更不知会到疯狂到哪种地步。”黑魔神皇的目光悠悠,仿佛看见了遥远的未来,那浩劫下的惨烈景象。

    “一切都有原因...不会无缘无故而起。”

    “这江寒...他付出这么大代价,才满足了我和琼华的要求,值得吗?”

    “他所求的,又会是什么呢?”

    黑魔神皇思索着,再度闭上了眼睛,一道道黑色的火焰凭空出现,令空间扭曲,环绕在他的身旁,慢慢移动着。

    ...

    晗域的上空。

    “哗~!”一名身穿白袍的洒脱青年凭空出现在云层之上,背负双手,他的目光透过空间望向了下方的晗域大陆,只是整个大陆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阵法禁制,令他无法看清全貌。

    “天帝?很久...没回晗域了。”

    白袍青年微微一笑,一步踏出便已越过数千里,初始之地那可怕的空间稳定性,在他的的面前如若没有任何阻碍一般,再一步便出现在了天帝雕像旁的广场上。

    “罗刀神将。”清丽的声音回荡在广场上。

    “嗯。”

    广场的一端,距离白甲青年不远处,是一位穿着白衣的绝美女子,浑身气息圣洁无比,令人凛然而不敢侵犯,周围的诸多红衣巡守都恭敬站着。

    白袍青年微微一笑,一步来到白衣女子面前,笑道:“龙渝?好久不见。”

    “神将常年征战边域,几乎不回万界疆域,我们又在不同大能麾下,自然见得不多。”龙渝仙君微笑道:“我是奉皇尊之名,专门来接你。”

    “黑魔神皇?”白袍青年点头道:“那便麻烦了。”

    “不知神将此次前来,所谓何事?”龙渝仙君笑道。

    “时机凑巧,准备在晗域的府邸小住段时间,我听说这一次诸界域会有一些好苗子。”白袍青年笑道:“顺便来看看这些小家伙,说不得可以收个弟子传人什么。”

    “若能得神将看重,自然是那些小家伙的幸运。”龙渝仙君微微一笑。

    龙渝仙君自然是不信白袍青年的话,若真只是随便来看看,黑魔神皇又怎会让她专门来迎接?大能者都没这个待遇。

    只是,她虽与这白袍青年打的交道不多,但也听闻过对方那疯狂而可怕的战绩。

    若说像她这种层次的上位仙君是站仙君的巅峰,凌驾于大多数仙神之上,那眼前的白袍神将,便是站在仙神中的最最巅峰,即使面对许多大能者都可平等对待。

    罗刀之名,人族中,何人不知?

    “神将,我们便走便说吧。”龙渝仙君笑道,白袍青年自无不可。

    两人行走于东区的街道上。

    “这一届选拔的天才,都相当不错,来晗域仅二十八年,便已有百余名天才闯到通天塔五十八层。”龙渝仙君道:“最顶尖者,当属武绛和黑衍风,都闯到了六十多层,估计不要十年便会闯过六十七层。”

    “听着确实可以。”白袍青年笑道:“看来黑魔神皇在不久后又有一批得力下属了。”

    “这一万天才。”龙渝仙君轻声摇头道:“最终...能有一百人跨入仙神境便不错了,修行路,哪有那么好走。”

    “被联盟重点培养,只要自己不懈怠,一旦成仙神,起码都是金衣层次。”白袍青年微笑着:“中位仙神,对我人族而言便是一种积累,一代代下来,漫长岁月沉淀,才有可能从如此多仙神中诞生出一位大能者。”

    “大能者,才是我人族真正的支柱!”

    “神将所言不错。”龙渝仙君点头。

    “哦对了,我在边域时就听说,你们这一届不是有三个很耀眼的小家伙吗?除了那个武绛和黑衍风,另一个呢?”白袍青年看似漫不经心道。

    “江寒?”龙渝仙君一怔,尔后才斟酌道:“其实我是很看好他的,只是...他最近二十年一直未闯通天塔,我倒不清楚他现在的具体实力。”

    “倒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白袍青年点头,看起来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两人一边走一边慢慢谈着,许久,方才走到西区边缘地带。

    “龙渝,劳烦将这一届天才过去的资料讯息给我一份,我过几天独自再去考察一下。”白袍青年笑道:“你也知道,我这种随时都有可能陨落的,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想找个传人,一身所学倒不想辜负了。”

    “神将说笑了,皇尊都曾说过,神将很可能会是我人族下一位大能者。”龙渝仙君一边笑着一边取出了枚奇异的白色圆玉,递给了白袍青年,道:“这其中有前一万天才的前后的各种战斗资料,个人讯息,以及他们的拜师情况。”

    白袍青年点头接过了圆玉。

    送别了龙渝仙君,白袍青年微微一笑,似自言自语道:“江寒?嗯,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有二十多年,先回去看看。”

    一迈步,他便已飘然进入了重重山脉中。

    ...

    东区一座庭院。

    古树下。

    江寒静息盘坐,他长久潜心于体悟法则感悟中,一般数个月乃至数年才会睁开眼一次,而除了古一偶尔来与他碰面,这二十多年他未出过庭院。

    修行,是一条孤独路,只有自己才能明白其中的苦与乐。

    “呼!”

    江寒缓缓挣开了双眸,尔后站起了身,目光透向了远处天际的云雾,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作为人族最核心之地,整个晗域大陆亿万年几乎都是平静、祥和。

    “距离神皇第三次讲道还有两年,但我的感悟速度慢了一些...嗯,去接受帝塔传承。”

    “那么,闯一次通天塔,弄些联盟功勋吧!”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