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五十章 修行本是孤独路

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五十章 修行本是孤独路

    大殿中。

    黑魔神皇的举动,顿时吸引了下方正在相互谈笑的过百位大能者,一个个都望了过来。

    对他们而言清源神皇收徒虽瞩目,可终究与自身关系不大,而黑魔神皇选定的亲传弟子...那可不一样,或许将来就会成为派系新生代领军者。

    “黑魔,一枚令牌,这么说只收一位弟子?”清源神皇微笑着,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能入黑魔道友门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我现在依稀可记末古之战中一门七大能的豪情...只是不知谁这么幸运,按惯例,应该是江寒那小家伙吧!”一旁于坐台上的月光菩萨微笑着,他与黑魔神皇虽不算敌人,可关系也谈不上好,只是利益交换罢了。

    黑魔神皇微微一笑,未曾说话,身旁的黑衣统领接过令牌,端着黑盘朝下殿走去。

    只是,此时他的脑海中却有着念头起伏:“一个个老不死的,为了活着都是不择手段,都要回来了,回来了,终于要开始了吗...那师尊,你呢?”

    思索间,黑魔神皇的目光落在下殿中,“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

    ...

    “一枚令牌?”

    “不是还有江寒和黑衍风两人吗?我以为皇尊要收两位弟子。”

    “看来只有一位。”

    “那另一位呢?难道放任自流吗?有什么隐秘?”

    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下来,一位位大能者都注视着端着黑盘的黑衣统领。

    ...

    下殿中。

    半天都没有红衣侍从出来,一位位天才都颇为不甘,他们都渴望着拜入大能者门下,但现实告诉他们,这种希望已极为渺茫。

    突然,台阶上立空间涟漪阵阵。

    “是谁?黑衣统领?”

    “端着黑盘,是来送令牌的。”

    “会选择谁?”

    “一定是我,我修行岁月如此短暂,一定会有大能者选择我的。”

    尚未选中的天才心中都期待着。

    但那黑衣统领却径直朝着最左端的案牍走去,这一排是前六的天才坐的地方.

    “又是他们的吗?”

    “一大半令牌都赐予给他们了,还要赐予,大能者们怎么想的?”

    “说实话,若是我选徒弟,我也愿意选前六的。”

    “最强的,还是武绛、江寒和黑衍风。”

    “哼,修行路还长着,谁知道万年后谁领风骚。”

    这一幕令火落儿他们都注意到了,个个眼眸中又流露出期待。

    “我虽得了两块令牌,可都只是普通大能者,这黑衣统领与红衣侍从之前不同,或许端的就是神皇级数大能者的令牌。”向苍生暗自紧张。

    人,都是欲求不满的,

    未得到令牌的,只希望能拜入大能者门下,而已将得到令牌的,则会渴望拜入最顶尖大能门下,人之常情。

    “是我吗?”

    “给我的?”

    江寒与黑衍分脑海中同时升起这个念头,虽然他们两个被公认天赋极高,可迄今为止一枚令牌都没得到,有些诡异,也有些尴尬。

    ...

    黑衣统领步伐很快,顷刻间,便已越过江寒来到了黑衍风身前,躬身恭敬道:“黑衍风殿下,恭敬了,这是皇尊的令牌,还请接下吧!”

    “皇尊的令牌...”

    黑衣统领的声音不大,可却清晰回荡在下殿中,传入了每个人的脑海中。

    “黑衍风殿下...”

    “皇尊的令牌...令牌...”

    寂静无声,所有的天才目光都落在了黑衍风的身上,之前的清源神皇就罢了,名气虽大可大家没太多感触,而黑魔神皇...他的威名在这届诸界域会天才的脑海中已根深蒂固。

    黑魔神皇亲传弟子——黑衍风。

    这一刻,黑衍风一扫之前的颓靡,瞬间成为整个下殿中最瞩目存在,丝毫不亚于之前的。

    “选了黑衍风?”

    “江寒呢?”

    “不是说神皇会选择一位前三收为弟子吗?”一位位天才小声议论着。

    ...

    “竟然是黑衍风。”

    “虽然不意外,可江寒呢?他才是前三啊,皇尊不按惯例?”

    “老牙,你还记得皇尊主持的前几届吗?惯例是什么,惯例就是用来打破的。”

    “可既然皇尊不收,为何还不让我们收?”

    一位位在大殿中的大能者则更是议论着,许多大能者都露出了疑惑之色,可他们并没有对黑魔神皇发问。

    黑魔神皇主持这届诸界域会,按律,他有权决定这群天才是否拜师,拜谁为师,只是一般的主持者都不会动用这权力,毕竟容易惹起非议。

    但他改变惯例,其他大能者还能为了一个小家伙和黑魔神皇在联盟至高议会上争论?

    ...

    就在黑衍风接过令牌后仅仅片刻。

    龙渝仙君走上前,俯瞰着着下方的百余位天才,轻声道:“拜师大典,大能递送令牌已结束,请得到令牌赐予的,选择一枚认主,认主后便是选择拜谁为师。”

    “待全部选择完毕,我便会引领你们进入大殿,行拜师礼。”

    一片寂静。

    就这样结束了?大能不再收徒了?

    一位位天才都惊愕望向了江寒,按当初诸界域会公告而言,前三必定被大能收为弟子,在其他天才看来,江寒肯定会得到一枚令牌。

    这也是在江寒未得到令牌前,其他天才仍然抱有希望的原因,他们觉得肯定还会有大能者递送令牌。

    可这是什么情况?

    “我再提醒一句,拜师大典,无惯例可言,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皇尊将收未得令牌者为记名弟子,一样是大能者弟子,不可生怨怼之心,更别闹出事端。”龙渝仙缓缓道,目光有意无意落在江寒的身上。

    ...

    “递送令牌已结束...”声音传入江寒耳中,令他的心都在微颤抖。

    虽然已经有了一丝预感,这当真正来临时,江寒依旧感到一丝不甘、无奈、愤怒以及...失落。

    “就没有大能...愿收我为徒吗?”

    失落,前所未有的失落。

    江寒虽然嘴上一直不说,可自少年时开始修行,到后来入乾元宗修行,再到诸界域会展露耀眼光芒,他或许不是同代中表现最妖孽的那个,但他绝对是内心同样是骄傲的。

    被圣者收为弟子、重塑真我路、成神渊主宰传人、觉醒帝脉得绝学,一直以来,他都是得到最好的培养,展露了无上的天赋,令他的内心也愈发的桀骜不屈。

    最强,他盯着的,永远是那个第一的位置。

    这拜师大典,未开始前,江寒自认即使神皇不收自己,可同样会有许多大能会抢着收自己为徒,拜师,自己选择一个最好的就可以了。

    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拳。

    江寒并不知晓这场拜师大典背后发生的事,他看到的是,与自己并列的天才,要么得到了神皇的令牌,要么得到了不止一块令牌。

    唯他,颗粒无收。

    “或许,是我将我自己看的太重。”江寒默默道:“所谓天才,所谓少年至尊,掀起再大的风波,引发再大的风暴...终于逃不出‘新生代’三个字。”

    “天才又如何?大能者真就重视吗?就如同我自身,会去重视那些初入天元境的吗?再妖孽无匹,管我屁事?”

    “对那些大能者同样,修行,求的是自身,而非弟子。”

    短短瞬息,他心中念头起伏,转过千百回不止。

    “是我被光环迷失了双眼,过于自以为是,真以为自己是什么绝世天才...其实,我与当初那个侥幸逃离冥界的小家伙,又有很大区别吗?”

    “真有大能收我为弟子,又能如何?”

    “我已得神渊主宰传承,又有,大能者绝学秘术于我而言,没有那么大作用,更多的只是多了一尊靠山。”

    “但自古以来,靠人人倒,靠山山倒,人,唯一能靠的是自身。”

    “能拜大能者为师固然好。”

    “不能拜,又何妨?我依旧是联盟的紫衣成员,依旧能够得到众多资源。”

    “修行本是孤独路,何须依仗他人拐。”

    9.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