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四十九章 无人问津

第十一卷 源界争锋 第四十九章 无人问津

    行宫中,下殿内。

    其他的一些尚未接到令牌的天才眼中都闪过一丝嫉恨。

    武绛能接到十几枚令牌,大家虽眼红可无话可说,他确实妖孽无匹,堪称人族数百万年一出的绝世天池。

    像火落儿、心慧等人都接到数枚令牌,其他天才也认了,谁叫别人冲入了前六乃至前三,自古成王败寇,排名高自然更受瞩目。

    可这个古一,哪里冒出来的?

    虽有人对他在擂台混战时的表现有些印象,可也仅仅有印象,前一万名,白衣而已,并未被这些排名前百的顶尖天才放在眼中。

    但现在,排名在前一万的人都得到了令牌,他们这些前百的天才许多一枚都未曾得到。

    眼红,嫉妒。

    可这并不能改变大能者们的决定。

    ...

    “师兄,恭喜了。”江寒传音道.

    此时古一是接受完金色令牌中的讯息,他望向坐在最前端的江寒,眼眸中有着一丝迟疑,传音道:“是佛门琉璃净土的‘月光菩萨’。”

    “佛门,琉璃净土,月光菩萨?”江寒一怔,又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在前世传说中,有此名号的神话人物乃是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佛祖左右菩萨之一,也是名气颇大的人物。

    不过江寒清楚,前世的传说大多只是诸天中许多大能者的一些故事虚构来的,真假难辨,不足为信。

    “不管怎么说,黑魔神皇都应属正统派,我们皆是他麾下,清源神皇就罢了,为何会有佛门大能者前来收师兄为徒?”江寒暗道。

    人族,疆域广袤无边,势力庞大,内部同样有派系斗争,只有对抗异族才会同心协力,像江寒他们这些刚刚进入联盟总部的小家伙,自然谈不上派系身法,连做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

    但他们也知道一些基本讯息,其中最核心的一条便是——佛、道两门并非纯粹的人族教派。

    “佛门、道门,并非指某一个宗门,而是指的教派,有着许多势力庞大的宗门。”江寒暗道:“如西方灵山、琉璃净土等都属佛门,而凌霄殿、昆仑界等皆属道门。”

    放眼诸天世界,佛门、道门,是势力最庞大的教派。

    “按照讯息所言,佛道皆崛起于太古初年,那个还是先天圣灵统领洪荒天地的岁月,那时巫妖都尚未崛起。”

    那时的人族在哪里?或许还未诞生,或许还在困苦中,连初代三祖都未曾出现,是真正的蛮荒之族。

    证明什么?——佛道两门的创始者或是异族,或是先天圣灵,总归不属于人族。

    只是,伴随着太古纪元终结,天地剧变,人族于上古时代崛起,横压天地万族,两大教派为避免消亡,也是不愿和与日中天的人族产生正面碰撞,才开始在人族中传教,如清源神皇,便是于上古时拜入道门中修行。

    时至今日,佛道两门声名远播万界,其诸多宗门已成为人族中极重要的两股势力。

    “但是,人族的一部分是佛道,可佛道永不属于人族。”

    人族兴盛时,自可威慑一切宵小,若人族衰落又有另一族群崛起呢?两大教派会选择怎么做?会与人族同存亡吗?

    无人可回答。

    许多大能者,在麾下疆域中都是禁止两大教派在内一切宗教传播,皆只认可联盟框架的统治,像琼华神皇、黑魔神皇等等,在这点上是保持一致的。

    修行者,信自身,不信命运,更不应信神佛。

    “师兄,即使拜入这位菩萨门下,可佛门大能麾下,同样有许多不入佛门的弟子传人。”江寒传音道:“如何决断,你可自己考虑。”

    “嗯,我知道。”古一道,又突然传音问道:“江寒,我看那武绛已有十几块令牌,为何你还一块都没收到?”

    江寒传音道:“不清楚,可能是出现变故,再等等吧。”

    与古一交流完,江寒转头与黑衍风对视,两人的目光交错,都读出了对方心中的疑惑。

    这一届公认的,武绛、江寒、黑衍风三人的天赋都远超其他天才,但拜师大典进行到现在,他们两个连一块令牌都未曾收到,与武绛完全是两个极端。

    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流逝,一位位红衣侍从出来又回去,前后已送出来四十余块令牌,渐渐的,似乎再无大能者再赐予令牌。

    许多天才虽然失落,可好歹早有些心理准备,毕竟每一届能拜入大能者门下的是少数。

    更多人则发现了江寒和黑衍风的异常状况,连火洛儿都收到足足四块令牌,他们两人的案牍前依旧空无一物。

    江寒与黑衍风再镇定,相互对视交流下,心中也生出一丝担忧。

    ...

    大殿之上。

    “得到令牌最多的,是那武绛,我说老牙,你还准备和真君争不成?”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询问着。

    “我以斧法得道,这群天才中真正能入我眼的,也就武绛...真君虽强可终究不是专修斧,终究只是一块令牌,这小家伙若选了我,我便将我所学传授他,若他不选我,其他人也不值得我教。”

    “嗯,确实如此。”

    “师择徒,徒择师,一切都看缘分。”

    对这些大能者而言,能收一位绝世妖孽为弟子,是好事,若未曾收到,也只会淡然一笑,更不用收其他小家伙来充数。

    “不过,那黑衍风和江寒,竟然没一个愿意收?”

    “黑衍风应该是皇尊要收的弟子,可江寒呢?难道皇尊准备收两位弟子?”

    “或许,以江寒之天赋,倒有这个资格。”

    “我之前申请了赐予江寒令牌,却又被皇尊退回,或有深意。”

    “看看情况!”

    一位位大能者相互交谈着,不时也观察着下方百余位天才的动静。

    殿宇尽头。

    “黑魔,你准备收两个小家伙?”与黑魔神皇近乎并列的通体银色战铠的俊朗青年开口道,他的双眸如电俯瞰着下方,作为人族中的古老存在,更如今道门的最高决策者之一,他论地位和影响力都隐隐在黑魔神皇之上。

    一旁通体笼罩于莲华中的月光菩萨微微转头,望向了黑魔神皇。

    坐在中央的黑魔神皇神情淡漠,微微一笑道:“怎么,你们各抢一个小家伙,还准备再抢两个?”

    “按联盟律,千年之后,只要他们愿意,各方势力都可收他们为徒,这两个小家伙还是值得付出些代价的。”月光菩萨微笑道。

    “佛门啊!”黑魔神皇轻轻摇头,朝着一旁道:“来人!”

    在大殿边缘站在的一位黑衣神将已端着黑盘,迅速走到了黑魔神皇身旁恭敬站着。

    黑魔神皇挥手,一枚金色令牌落入了黑盘中。

    “送令牌吧。”

    .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