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六十八章 一招之差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六十八章 一招之差

    “黑衍风。手机无广告 m.Shubao5200.Cc 最省流量了。”

    “怎么可能!”

    斗武场上空神殿的诸多仙君神将,扶古神将、龙渝仙君、轴踪神将等等伟大存在同时色变,之前的江寒和黑衍风虽展现了逆天战力,可他们最多露出惊叹赞赏之色,可现在真的感到一丝心悸恐惧了。

    “这是...至高身影,唯有那等存在,才能在命运长河中刻下自己的道果痕迹!”

    “是谁,哪个时代的皇?抑或是...”

    “这位至高的道痕刻在黑暗规则的源头,我印象中的只有黑魔皇尊才达到了这一步,可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应该不是黑魔皇尊。”

    一位位伟大存在都面露惊容。

    黑魔皇尊...乃是人族中的一位大能者,属于如今站在人族最巅峰行列的大能者之一。

    “能将道痕刻在命运长河,这位至高怕已凝聚了道果雏形,绝对是纵横一个大时代站在万界最巅峰的存在,完全不亚于黑魔皇尊。”龙渝仙君面色肃然:“这黑衍风,应该是得到了这位至尊的绝学传承,且已将这一门绝学修炼到一定程度,可引动那至尊留下的道痕。”

    “黑衍风乃是黑衍古国的核心传人,可黑衍古国的几位仙君神将都未曾前来古老星。”扶古神将皱眉,尔后才郑重道:“龙渝仙君,我已将消息上禀吾王,很快就会传下命令。”

    “嗯,元王殿之威名,传遍诸天万界,我自不敢无视,暂且等待王殿的命令吧!”龙渝仙君微笑道:“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那江寒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抵挡这一招。”

    一位位仙君神将继续俯瞰向下方。

    能以单纯招式引动大能者刻在命运长河中留下的道痕,毫无疑问,这样的绝学神通肯定是那位大能者最最重要的神通之一,能够传下,绝对不是简单的玉简神魂传承之类。

    凝聚道果雏形的大能者,其强大绝伦远远凌驾这些仙君神将之上,得到这样一位至尊留下的神通,黑衍风定然有着过人之处,或许现在还很弱小,可将来的成就肯定然不会弱。

    其实,每一届的诸界域最终能出现一位超越圣道三境的天才便已算幸运了,仙君神将们是不太重视这些天才的,但若能得到一位大能者遗留下的绝学神通,将来突破的可能性自然高很多。

    “黑火!”

    “黑衍风!”

    斗武场中的数十万圣境,透过转战光幕看着的亿万修行者们,同时震撼望着眼前的一幕,他们虽然限于眼界,不清楚逆乱命运长河而来的虚幻身影的意义,可他们也能感觉到此刻黑衍风的强势与可怕。

    战戟挥动,尚未凝聚成光,那可怕的煞气弥散便已令擂台周围的守护光幕微微颤抖,仿佛随时要崩裂破碎一般。

    锋芒无尽!

    仰头望着那可怕的一戟,江寒眸子死死盯着,仿佛要看透时光奥义,看穿其中蕴含的本质,去寻找这一招的破绽。

    “哗!”银色战刀横空扬起,汇聚极致光华,要挡住这降临而来的恐怖神通。

    “蓬!”

    伴随着惊世的声响,那黑色战戟已落下,瞬间与银刀碰撞,道道冲击波气浪幅散开,轰隆声回荡在擂台之上。

    “噗!”

    口出鲜血,面带潮红,手臂微微颤抖,江寒被劈飞百米远,翻身束刀立在地上,眼眸中的战意却是愈发浓郁。

    “你能挡住我一击,足以证明你的惊人实力,但若是持续战斗下去,你绝不会是我的对手。”黑衍风微微摇头,轻声道:“认输吧!”

    “哈哈哈!”江寒嘴角溢血,那大笑的声音却回荡在了天地,显得是那样的不屈桀骜。

    “黑衍风,这一招真的很强,但若仅凭此想击败我,不可能!”

    江寒的眼眸中满是疯狂之色:“黑衍风,其实真的应了那句话,没有对手真的很寂寞,今天的厮杀一直是你在攻杀,希望你能抗住我的攻击。”

    黑衍风微微皱眉。

    而在观战的数十万圣境,亿万修行者们,几乎个个愕然,即使乾元宗的诸位圣境、先天,都只能紧张望着擂台上正在进行的战斗。

    “既然不服,那就战吧!”黑衍风眼眸冰冷,挥动手中的战戟再度劈杀而来,纵横披靡几乎在瞬间降临。

    这一刻。

    江寒望着那劈下的战戟,他平静无悲,超然无喜,空灵无忧,心中再无一丝杂念,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入了他的脑海,令他再度回想起了年幼时看到的那巍峨身影施展的倒转星河的一刀。

    一轮血月自江寒的背后升起,在这血月之下,则有万千星辰幻象显化,闪耀划出法则之印记,重叠而起宛若诸天世界演化,仿佛代表着某种轮回与宿命,一股至强至绝的法则。

    《不朽刃》,最核心之道意为‘心之所向、便是永恒’,一共分为九式。

    第一式,水域之光。

    第二式,刀芒纵横。

    第三式,不屈之意。

    第四式,一念成界。

    第五式,绝天通地。

    第六式,涅槃戮神。

    其中第一式最难也最简单,它仅仅只需要踏入入圣境层次的法则境界便可可能施展,可难就难在若无法体悟其中的道意,即使是天地境也无法悟出,它需要是修行者与其心意合一。

    第一式水域之光,江寒虽才刚领悟不久,可以他的法则境界早已超越了它蕴含的法则玄奥,故而他早就开始参悟第二式,而第二式单论难度远不如第一式,只要法则境界一到便有极大可能施展。

    “第二式,需要圣境层次的法则感悟。”

    “我的水系、空间两大法则之道早已来到圣境层次,只是之前一直无法悟透第一式,所以才无法将全部法则感悟融入到自己的刀法中。”

    “而如今,从领悟第一式到现在过去了整整五十天,我不断参悟潜修,进步也极大,这第二式,我无法爆发出最强威能,可勉强施展,希望能做到。”

    “倾力一战,胜负自可见分晓。”江寒的眼眸中是一股决然之色。

    “刀来!”

    伴随着江寒回荡在星辰幻象中的声音,他手中的银色战刀轻轻举起,散发着迷茫神辉,仿佛沟通了天地、宙宇、时间、世界等等,令四周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虚幻。

    刀光如芒,凝练至一,仿佛直指黑暗,直指那冥冥中的时光命运,令那原本空无寂寥的星辰间出现了一道道星线,每一道丝线中,都有着大量的讯息流转,仿佛尽皆是江寒流逝的岁月经历。

    漫长岁月,所谓命运,尽在其中。

    “诸天,众生!”江寒的声音回荡。

    只见那声音落下,那道道星辰幻象中有无穷影像出现,正面为人族之景,侧面有妖族流转,后面则有草木精灵游走,万千异族都蕴含其中。

    随着景象流转,诸天神圣、人族妖类、异族凶灵等等隐现,在江寒的正背后出现了一道巍峨无尽的身影,散发着至高无上的气息,虽然淡薄,却足以令无数生灵惊颤。

    “这是?帝影?怎么可能!”黑衍风面色凝重,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泽。

    擂台上。

    这道身影,他的手中似乎同样握住了一柄战刀,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那原本汹涌劈杀而下的黑色战戟变得缓慢无比,仿佛时间被彻底凝固。

    “纵横!”江寒的眼眸猛然一瞪,手中的战刀终于举起。

    那银色战刀光芒璀璨,如若火山爆发,令十方为之色变,整个擂台之上,一切都被那纵横无匹的刀芒笼罩,刀光所向,一切尽皆破碎。

    “红尘万千,皆无定数,斩断枷锁,自当心意无敌,命运,从来都是用来挣脱的。”

    仅仅刹那间。

    之前的环绕江寒的万千星辰异象被这银色一击化为的万千刀芒斩灭为了虚无,那星辰中的无数景象一个个破碎,那人类、妖怪、神灵、邪魔等等虚影在那虚无破灭中挣扎,一切都迅速烟消云散。

    而伴随着这一刀,仿佛江寒与那红尘众生中的种种因果联系也在瞬间消失,黑衍风施展的那一丝束缚在江寒身上的命运规则波动悄然消散,随即那原本气势如虹袭杀而来的黑色战戟威能开始减弱。

    “什么?”黑衍风瞳孔微微一缩:“我虽然只触摸到了命运规则的一丝皮毛,可融合进入我的戟法,可令戟法威能愈加圆满,透过冥冥中的因果线斩向对手,令对方避无可避。”

    法则大道,多是纯粹引动天地威能的,而规则大道,变幻莫测,各种诡异强大手段皆有,命运规则,绝对是一种极为神秘诡异的规则之道。

    可江寒的绝学,却是在短时间内令自己的因果线完全消失,尔后爆发出最强的攻杀战力。

    “哗!”

    消散了因果线的一刀,顺着空间波动,径直融合时空中,再度出现已杀到了黑衍风的眼前,迅猛无比威能绝伦。

    “铿!”“铿!”

    黑色战戟挥舞,刹那间就形成了宛若龟壳一般的防御,将那一道道侵袭杀来的刀芒劈散,尔后身影一动,迅速接近了江寒。

    “即使如此,你依旧要败落!”黑衍风怒吼着。

    “轰!”

    他手持战戟,挥动攻杀,宛若一尊战神,有着无敌的锋芒,战戟光华连绵不绝,如若波浪重重,瞬间就将江寒淹没掉了。

    显然,这连绵如海的战戟之光是这一门神通秘术的另一种施展之法,每一击都令周围的金色光幕颤抖,仿佛随时有崩裂的可能。

    那观战的无数修行者都震撼无比,那银甲青年宛若行走世间的神灵,手中的战戟如同战神的兵器,纵横无匹,全力向江寒攻杀而去,有着真正无敌的威势。

    “战戟光华,相同的战斗秘术,完全不同的风格。”江寒心中微沉。

    “纵横!”江寒的眼眸猛然一瞪,手中的战刀终于举起。

    那银色战刀光芒璀璨,如若火山爆发,令十方为之色变,整个擂台之上,一切都被那纵横无匹的刀芒笼罩,刀光所向,一切尽皆破碎。

    “红尘万千,皆无定数,斩断枷锁,自当心意无敌,命运,从来都是用来挣脱的。”

    仅仅刹那间。

    之前的环绕江寒的万千星辰异象被这银色一击化为的万千刀芒斩灭为了虚无,那星辰中的无数景象一个个破碎,那人类、妖怪、神灵、邪魔等等虚影在那虚无破灭中挣扎,一切都迅速烟消云散。

    而伴随着这一刀,仿佛江寒与那红尘众生中的种种因果联系也在瞬间消失,黑衍风施展的那一丝束缚在江寒身上的命运规则波动悄然消散,随即那原本气势如虹袭杀而来的黑色战戟威能开始减弱。

    “什么?”黑衍风瞳孔微微一缩:“我虽然只触摸到了命运规则的一丝皮毛,可融合进入我的戟法,可令戟法威能愈加圆满,透过冥冥中的因果线斩向对手,令对方避无可避。”

    法则大道,多是纯粹引动天地威能的,而规则大道,变幻莫测,各种诡异强大手段皆有,命运规则,绝对是一种极为神秘诡异的规则之道。

    可江寒的绝学,却是在短时间内令自己的因果线完全消失,尔后爆发出最强的攻杀战力。

    “哗!”

    消散了因果线的一刀,顺着空间波动,径直融合时空中,再度出现已杀到了黑衍风的眼前,迅猛无比威能绝伦。

    “铿!”“铿!”

    黑色战戟挥舞,刹那间就形成了宛若龟壳一般的防御,将那一道道侵袭杀来的刀芒劈散,尔后身影一动,迅速接近了江寒。

    “即使如此,你依旧要败落!”黑衍风怒吼着。

    “轰!”

    他手持战戟,挥动攻杀,宛若一尊战神,有着无敌的锋芒,战戟光华连绵不绝,如若波浪重重,瞬间就将江寒淹没掉了。

    显然,这连绵如海的战戟之光是这一门神通秘术的另一种施展之法,每一击都令周围的金色光幕颤抖,仿佛随时有崩裂的可能。

    那观战的无数修行者都震撼无比,那银甲青年宛若行走世间的神灵,手中的战戟如同战神的兵器,纵横无匹,全力向江寒攻杀而去,有着真正无敌的威势。

    “战戟光华,相同的战斗秘术,完全不同的风格。”江寒心中微沉。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