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三十八章 静看庭前花开花落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三十八章 静看庭前花开花落

    “或许,是我的心错了!”江寒盘坐在殿厅中。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

    “前世地狱九万年,我一直在煎熬中渡过,今生五十载,我无比疯狂的修炼,多少段岁月,多少个春秋,我的生活中只剩下了修行,一切都只为了修炼,旁的一切仿佛都成了负担,即使陪伴母亲的时候想的都是法则意境。”

    “我都快忘记了在孩童时在风雪玩耍的那种恣意洒脱,那和妹妹在一起的温馨仿佛都只留存于我的记忆中....”

    “这绝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天地宇宙浩瀚,生活百态各异,我想超脱凡俗,屹立于众生之上,可我又何等了解凡俗?又何曾了解众生?”

    这一刻,他仿佛真正放松了下来。

    起身,心念一动,江寒便离开了圣道塔,尔后直接回到了泽塔大殿,然后透过时空传送阵直接回到了江北郡。

    ...

    站在竹山的上空,江寒俯瞰着竹山的春风十里,遥遥望着远处寒血城的风华盛景,感觉心中豁然开朗,有了别样的体悟。

    “天地宽广,众生姿态,尘世何等精彩,何不放下身上的束缚,去世间好好走上一遭?”

    达到江寒这个层次,心智何等坚定?一旦做出决断便会去做。

    身形一动,江寒的身形便消失了原地。

    随后的时间中,江寒开始真正去感受众生百态的生活。

    一方大世界何等浩瀚?何等精彩?

    江寒曾封闭自身真元力量,亲自扮作渔夫,在延江畔打渔三年,风吹日晒,劳苦度日...

    江寒也曾来到西域,跟随一家镖局,六年间在浩隔壁上行镖天下,与妖兽厮杀,与盗匪厮争斗,与同行火拼,有孤独冷寂,有剑客豪情,抑有醇酒美人!

    江寒也曾前往北域,在无边冰原上独自前行。

    也曾来到南疆纵横百万里的火山群中,做一个安静的守山人....

    也曾脱离南域疆土,进入了未知莫测的南海,仅凭一小舟驰骋万里疆海,最终却落得个船破的下场,又顺势潜入海中,进入了妖族联盟蛟鱼族的领土...最终却被蛟鱼族的圣境强者发现,双方生死搏杀一场,江寒费尽心力才逃出升天,尔后却在无边海浪波涛的雷霆下喝酒庆祝...

    也曾独自来到整个大世界的核心——中域,去见证了一幕幕辉煌盛景,在极负盛名的‘十年剑道路’前见证了一位位剑道天才的崛起,也曾见证了佛门圣地‘小界佛宗’那十万丈高的金佛气魄,更曾在万里龙城前静观一位位虔诚者的叩拜之旅,那是心灵的归程路。

    心意所至,江寒会纵歌山林间,甚至会偶尔向一些顽童传下修炼功法...或许千百年后,这一小小的举动会因此铸就一位盖世英豪的传奇...

    或是体悟凡俗生活,或是见证世界奇景,或是旁观人间悲欢,这一切对江寒来说都无所谓,他就仿佛人世间的一位过客,去静观着世间的演变。

    “苦难是为了日后的笑靥,修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过去的我太走极端,生命的记忆中只剩下了修炼。”

    “战斗、厮杀,那是行走生死间的豪情壮阔,有大恐怖,抑有大逍遥,大自在,可它并非生活中的全部,它仅仅只是我追求美好的一种途径。”

    在这纵横天下的三十年间岁月中,江寒没有刻意去感悟宇宙本源法则,可他却感觉自己在法则之路上反而越走越远,虽然依旧未能破开瓶颈,可他却一点都不着急...就仿佛一种蜕变,却静静等待着花开蒂落。

    “一株草有枯荣,一棵树有春秋,一只野兽有幼老,无论是人族,或是草木,或是兽妖...它们都是众生的一部分,都是这宇宙法则本源演化下的寰宇万千?而这寰宇百态,又何曾不是宇宙本源?”

    “这世间的一切静好,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江寒的心中渐渐有了明悟。

    三十年间,江寒静观天地的恢宏壮阔,细品人世间的百态,这些积淀令他的心灵终于开始蜕变,令他在修行之路由小径化为坦途。

    曾经的他是就仿佛一部机器,将一切的时间都耗费在苦修感悟中,去努力参悟修行,那种修炼方法的效率其实并不高...而如今,他真正明白了修行的真谛,寰宇万千之景,一切皆是法则意境,尘世众生之行,一切皆是法则奥义,唯有深入其中,才能真正明白‘宇宙’‘众生’之意,才能真正悟出‘法则的真实’。

    尔后的岁月。

    一切就仿佛是水到渠成,没有一丝阻碍,没有任何瓶颈...他的法则境界开始不断突破!

    ...

    乾元宗,圣者宫小世界。

    两道身影行走于一座岛屿中的竹林,各自散发的气息莫测,神秘高深,正是如今乾元宗的两位擎天巨柱般的存在,也是仅有的两位天地境——真一圣者与余凌圣者。

    “宗门这数十年间可有什么大事发生?”余凌圣者问道。

    真一圣者笑道:“师兄不用担心,一切如过往,没什么大事情发生。”

    自真一圣者跨入天地境后,余凌圣者便已放下一切,宗门中真正的大事便是由真一圣者一手决断。

    “没事就好。”余凌圣者轻声道:“虽然整个大世界动荡在即...可我在闭眼前,真的不想宗门发生什么灾变。”

    自乾元宗开宗时,余凌圣者那时还只是一入圣境,后来初代三圣遭劫陨落,则是他一手撑起了整个宗门渡过了数次大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乾元宗便仿佛是他的孩子一般。

    “虽然至高议会中一直有传言,可诸界域会召开在即,这乃是我人族的一场盛会,到时联盟总部都会派遣使者前来,即使为了顾及颜面,两大帝宗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掀起战争。”真一圣者道。

    “诸界域会?这种小事情又怎么可能影响元王和武祖?”余凌圣者轻声道:“那传说中的两位王者,和我们都不一样。”

    “两位王?”真一圣者不由怔了。

    元王、武祖,他们两位乃是这一方大世界真正的主宰者,即使放眼诸天万界,他们都是站在最巅峰的存在,自元武大世界有人族存在开始,这两位便是这方大世界人族联盟议会的议长。

    他们两位率领大军自域外而来,镇压五域,驱逐万族,一手开创了人族在这方大世界的初代历史,建立了从帝宗——圣地古国——国度——圣者宗门的完整制度。

    漫漫历史长河,亿万年悠悠而过,一代代圣境崛起、陨灭,多少风华英豪死去,即使仙君神将都有寿元终结之日,即使圣地古国都有覆灭之时。

    但是,王依旧是王!

    无尽岁月,漫长时光,从人族崛起征讨诸天至今,他们两位联手,便一直站在这方大世界的最巅峰!

    八千四百年一次的诸界域会,对于普通凡俗、先天,或许是数十上百代才能碰到的盛景,对圣境强者也是少有的大事件,可对元王、武祖而言,这等事件他们或许都不会知晓。

    “师兄多虑了,如今依旧没有征调令,应该不会有大事发生了。”真一圣者道,只是经过这样一番考虑,他的话语也不是特别肯定。

    “不用安慰我,福祸相依,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余凌圣者摇头,尔后突然问道:“对了,你的弟子江寒如今如何?如今距离诸界域会仅剩三年,他达到了什么境界?”

    “这个弟子,我已经看不透了。”真一圣者笑道。

    余凌圣者皱眉:“怎么,修炼出什么差错了吗?他当初跨入先天三十年便拥有匹敌入圣境的实力,如今又过去了三十年多年,他的法则境界,应该达到圣境层次了吧!”

    对江寒,余凌圣者是极为关注的。

    天赋横溢,至情至性,仅仅数十年便跨入化神境、匹敌入圣境,即使放眼整个大世界的历史上都堪称最妖孽绝世的天才人物...他一直觉得,江寒将来起码能达到天地境,甚至有极大可能超越圣者三境。

    “不是出了差错。”真一圣者轻笑道:“这数十年件我很少见到他,只是每隔十年与他的神念分身交流一次,而每次见面,我都感觉他都有极大改变,不是修为境界的改变...就仿佛是心灵在不断...蜕变。”

    “心灵蜕变?”余凌圣者怔住了。

    “我这徒儿在意志极为坚定,甚至已达到天地境层次,只是他不像我们,活的的时间够长,经历的足够多,已经看透了尘世百态,过去我一直担心他的杀戮过重,最终走上杀道。”真一圣者道:“可最近数十年,我感觉他的心灵在变,虽然依然是心韧如水,可那股杀戮之气却在渐渐淡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超脱之感。”

    “如此说来,是好事?”余凌圣者笑道:“如此年少便能红尘悟心,你这弟子看来真的要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种其因,得其果,剩下的数年,我就陪着师兄,一起等待我乾元宗这位绝代天才,看他到底会以何等方式崛起,在诸天中唱响我乾元宗之名。”真一圣者同样笑道。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