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二十六章 国度战争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二十六章 国度战争

    真一圣者传讯后,太圣一脉的六位强者并未等待太久,圆桌周围的虚空中便接连出现了涟漪,两位气息浑厚的身影出现,落坐在了座位之上。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是千衍,你这次竟然也回来,上次你邀请真一太上前往澜星闯荡,没想到却是太上抓住机缘突破,下一波澜星开启若有名额定要带上我...这就是江寒吧,果然年轻,大江后浪拍前浪,现在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始极,你与我们不同,你差的是那一丝机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破了。”

    “也不知道临元一脉是什么想法,哈哈,之前有余凌太上在,他们自然最强,可如今你太圣一脉却是愈发兴盛,不久怕真正引领我乾元宗...你说我始玄宫?我们这一脉一向人丁单薄,强者数量最少,默默修炼就行了。”

    最先到的是始玄宫的两位圣者。

    再接着是临元宫的两位圣者,元光圣者正是其中一位。

    “参见真一太上,余凌太上马上就到。”

    “掌教。”

    在如今的乾元宗,地位最高者当是两位天地境的太上,其次活的极为悠长、为宗门做出巨大贡献的夕落圣者。

    “千衍,你的真身还未回归?别太拼,小心陨落在外面。”

    “这次有新人,都到了。”

    一位位圣者相互交谈着,他们相互间会调侃取笑,而无论是哪一位,都会和江寒交谈一二,即使是当初有过冲突的元光圣者,都对江寒施以笑容。

    江寒一边恭敬笑谈着,一边也默默观察着宗门这些圣者。

    “临元一脉的领袖,乃是宗门开宗时期的一位便已成圣的古老存在——余凌圣者,他也是宗门这数万年来的最强者,只是这一脉的事务平时则是元光圣者引领。”江寒望向那白衣绝美女子,那股圣洁气息却充满了魅惑,令人心中生不出亵渎之意。

    “元光圣者实力与夕落圣者相当,倒是另一位惑风圣者,如今仅仅才入圣境。”江寒暗自揣测。

    惑风圣者一袭青袍,显得较为儒雅,静静坐在元光圣者之旁,他是乾元宗最新跨入圣境的强者,跨入圣境仅两千年而已。

    “始玄一脉的主事人,便是始玄圣者。”江寒默默记着。

    始终圣者是一黑袍加身的老者,坐在王座上,散发着霸道凌厉的气息,他这一脉不过仅他与玄琴圣者两位,不过他们两位皆是世界境圆满,论实力都很是了得。

    “我乾元宗,难怪能轻易压制雪神宗这等普通圣者宗门。”

    江寒暗道:“除了晋升不久的圣者,其他的几乎个个都是世界境巅峰、圆满层次,连天地境都有了两位,怕整体实力已经能够和周宗媲美了。”

    就江寒所知晓的,入圣境仅仅划分门槛、普通、巅峰三个层次,而世界境在巅峰之上还划出了圆满层次,有四个层次。

    之所以如此,主要原因在于,入圣境与世界境之间的几乎没什么门槛,能够跨入圣境的,只有经历足够长久的时光积累,几乎个个都能跨入世界境,乃至成为世界境巅峰。

    不过,想要达到世界境圆满,就不是时间积累这么简单了,机缘天赋心智缺一不可。

    “我乾元三宫,如今论实力怕我太圣宫最强,尤其是师尊,短短数千年便超越夕落、元光、千衍等人,直接跨入天地境,且大师兄也是世界境巅峰。”江寒暗道,师尊真一圣者不但自己厉害,教导弟子的手段水平也很高超。

    就在乾元宗这群最高层强者相互交谈时,宗门最古老的那位存在——余凌圣者终于出现了。

    嗡~!

    一硬朗着身体的白袍银发老者,终于出现在了最后剩下的王座之上,与真一圣者并列而坐。

    他出现的瞬间,其余的圣者都安静了下来,同时拱手道:“参见余凌太上,太上安好。”

    江寒同样跟着行礼,他从这一点也可看出,真一圣者如今虽与这白袍银发老者并立,可毕竟刚刚突破,余凌圣者数万年来在宗门积累下的威望远在真一圣者之上。

    “没想到这么快我乾元宗又增加了一尊圣者级战力,确实愈发兴盛了,你便是江寒?我们算是第一次见面。”白袍银色老者笑道:“自我修行而来数万年,所见的诸多人物,单论天赋你算是最妖孽顶尖。”

    “太上过奖了。”江寒恭敬道,他感觉这老者对自己的眼神中倒颇为关怀,并未因为不是同一脉而生出芥蒂,也感到乾元三宫内部确实较为团结。

    余凌太上扫视了下方一位位强者,笑道:“这一次,依旧让真一太上来主持吧,也算是我乾元宗这百年来的一次正式例行会议。”

    圆桌上的诸多强者都将目光落在真一圣者的身上。

    “那会议便由我来主持。”真一圣者轻声道:“这次会议的第一件事,便是欢迎江寒成为我乾元宗圣者议会第十一位议员,赐太圣宫封号‘寒血元老’,封疆方圆三万里,这都由我太圣宫内部规划。”

    “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都会努力潜修,为六十年后的诸界域会做准备,希望各位多多支持,有什么事情尽量不要打扰他,以他的实力,或许有可能拿到域会名额。”真一圣者道:“若真如此,我乾元宗当有大兴之机缘。”

    其他两脉的圣者都将目光落在江寒身上,眼眸中透出惊愕之意,要知道,那可是诸界域会。

    历代的元武大世界预选,参加者皆是化神境圆满强者,整个大世界浩瀚无比的疆域上那些天才妖孽者都会参见,在那无数妖孽中选出前十。

    如此天才,只要中途不陨落,最终几乎个个都跨入了天地境...

    江寒观察着两脉强者的表情,心中倒是有了底,看来...即使自己表现如此妖孽,可相信自己能跨入前十的人也不多,主要原因怕还是因为自己的修炼时间太短了。

    “江寒晋升乃是第一件事情,我要公布的第二件事,便是关于百余年前至高议会下发的通告,有关新一轮国度战争之事,我现在向大家说明一些讯息。”真一圣者轻声道。

    其他圣者表面都很平静,显然早有心理准备,而江寒则颇为震惊,新一轮国度战争?自己从未听说过此事。

    “江寒,你或许是第一次听说此事,我便向你多解释一二。”真一圣者道:“虽然元武大世界我人族已占据绝对上风,可妖族依旧占据了大片疆土,拥有极强大的势力,故而为了统一整个大世界,我人族联盟每隔漫长岁月都会在合适的时间发动大规模战争。”

    “这便是国度战争,整个大世界内所有的圣地古国、国度的所有修行者,都必须听联盟号令,与妖族一战,违者杀无赦,而根据消息,再过不久元王武祖就将亲自出手,发动新一轮战争。”真一圣者道。

    江寒皱眉道:“不久是多久?难道会在诸界域会召开前爆发?”

    “江寒,虽说诏令上说是不久,可一般而言一场国度战争在准备时间短则数百年,长则数千年都有可能,毕竟双方实力根深蒂固,想要一举灭杀便需要情报准确,行动迅速,不能给对方任何机会。”古一在一旁道:“像当年你家乡经历的那血祭兽潮,为何我们会违反惯例派遣天元境弟子施以援救?其实就是在试探妖族一方的反应,看他们的军队调动迹象,这些工作都只是极小一部分。”

    江寒点头,他知道情报工作的收集极为繁琐,但又不得不做。

    真一圣者继续道:“真正战争爆发时,我人族其他大世界的圣者军团都会降临,妖族同样有各方势力援救,无数强者汇聚厮杀,若我人族能横扫他们自然最好,若是双方战事陷入胶着...”

    其余圣者都没接话,虽然他们都未曾参见过真正的诸界域会,可古书典籍上的记载谁都知晓,那种情况下陨落的概率高极高,且连天大战,很有可能将整个大世界摧毁一遍都有可能。

    “根据联盟最新下达讯息,妖族已经察觉到了我们人族动向,很有可能也在准备战,虽然按照计划还有数百年时间,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故而请诸位警惕,时刻做好厮杀准备,将来王界大军召唤汇聚,也必须前往参战。”真一圣者道。

    其他诸多圣者都纷纷点头,这些讯息他们基本都了解。

    “除此之外,也无其他事情,诸位也可散去了。”真一圣者道。

    其实,真正达到圣者层次,修行路都是自己选定,宗门也不会进行束缚,会议通常都很简短,而随着一位位圣者,最终留下的,仅有江寒、真一圣者、余凌圣者三人。

    其他两脉的圣者都将目光落在江寒身上,眼眸中透出惊愕之意,要知道,那可是诸界域会。

    历代的元武大世界预选,参加者皆是化神境圆满强者,整个大世界浩瀚无比的疆域上那些天才妖孽者都会参见,在那无数妖孽中选出前十。

    如此天才,只要中途不陨落,最终几乎个个都跨入了天地境...

    江寒观察着两脉强者的表情,心中倒是有了底,看来...即使自己表现如此妖孽,可相信自己能跨入前十的人也不多,主要原因怕还是因为自己的修炼时间太短了。

    “江寒晋升乃是第一件事情,我要公布的第二件事,便是关于百余年前至高议会下发的通告,有关新一轮国度战争之事,我现在向大家说明一些讯息。”真一圣者轻声道。

    其他圣者表面都很平静,显然早有心理准备,而江寒则颇为震惊,新一轮国度战争?自己从未听说过此事。

    “江寒,你或许是第一次听说此事,我便向你多解释一二。”真一圣者道:“虽然元武大世界我人族已占据绝对上风,可妖族依旧占据了大片疆土,拥有极强大的势力,故而为了统一整个大世界,我人族联盟每隔漫长岁月都会在合适的时间发动大规模战争。”

    “这便是国度战争,整个大世界内所有的圣地古国、国度的所有修行者,都必须听联盟号令,与妖族一战,违者杀无赦,而根据消息,再过不久元王武祖就将亲自出手,发动新一轮战争。”真一圣者道。

    江寒皱眉道:“不久是多久?难道会在诸界域会召开前爆发?”

    “江寒,虽说诏令上说是不久,可一般而言一场国度战争在准备时间短则数百年,长则数千年都有可能,毕竟双方实力根深蒂固,想要一举灭杀便需要情报准确,行动迅速,不能给对方任何机会。”古一在一旁道:“像当年你家乡经历的那血祭兽潮,为何我们会违反惯例派遣天元境弟子施以援救?其实就是在试探妖族一方的反应,看他们的军队调动迹象,这些工作都只是极小一部分。”

    江寒点头,他知道情报工作的收集极为繁琐,但又不得不做。

    真一圣者继续道:“真正战争爆发时,我人族其他大世界的圣者军团都会降临,妖族同样有各方势力援救,无数强者汇聚厮杀,若我人族能横扫他们自然最好,若是双方战事陷入胶着...”

    其余圣者都没接话,虽然他们都未曾参见过真正的诸界域会,可古书典籍上的记载谁都知晓,那种情况下陨落的概率高极高,且连天大战,很有可能将整个大世界摧毁一遍都有可能。

    “根据联盟最新下达讯息,妖族已经察觉到了我们人族动向,很有可能也在准备战,虽然按照计划还有数百年时间,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故而请诸位警惕,时刻做好厮杀准备,将来王界大军召唤汇聚,也必须前往参战。”真一圣者道。

    其他诸多圣者都纷纷点头,这些讯息他们基本都了解。

    “除此之外,也无其他事情,诸位也可散去了。”真一圣者道。

    其实,真正达到圣者层次,修行路都是自己选定,宗门也不会进行束缚,会议通常都很简短,而随着一位位圣者,最终留下的,仅有江寒、真一圣者、余凌圣者三人。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