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二十章 杀戮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二十章 杀戮

    “都将心中的悲伤释放,永远沉沦吧!”

    江寒仰天狂啸,伴随着他的笑声,整个天地看似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可实际上,一股可怕无比的神念幅散向十方,刹那间就笼罩了方圆万里大地,锁定了无数生灵...

    冥冥中,每一个生灵心中都有一座虚幻世界在急速生出,皆是他们心中最痛苦、最伤心衍生的世界。手机无广告 m.147xs.Cc 最省流量了。

    神魂类法宝心悲珠第二式——悲从心来!

    此一式一旦施展,瞬间就幅散万里,勾动范围内每一位生灵内心最痛苦可怕的回忆,令其沉沦直到神魂陨灭。

    “这是哪里?我是谁?”

    “我明明记得自己刚才还在宗门中激战,怎么会回到我的童年?那是...母亲吗?你还活着?这是真还是假,我能感觉到疼痛?”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六识隔绝依旧回不去,难道过去的我经历的只是一场梦?这才是真实?”

    “不对,不对,玥儿,你早已死了,这是幻觉,是幻觉!”

    方圆万里内,无论是强大的化神境、真丹境修行者,还是弱小的武者、凡人,疑惑是一些懵懂野兽、妖族等等,他们的双眸都在渐渐迷茫,尔后渐渐闭上了眼睛,都陷入了埋藏于自身最深层次的记忆中...那幻境世界,是由他们的意识诱导而出,真实无比。

    江寒浑身鲜血,悬浮于虚空中,强大无比的意志终于爆发,全力催动着心悲珠,在这方圆万里内可轻易渗透进入每个生灵的内心世界。

    “这便是精神世界?也是我们意识的虚幻世界,神魂一道果然神秘莫测!”江寒默默感应着这一切,以他媲美天地境的意识,若是强行进行神魂碾压,确实能横扫大多数化神境,但那会激起被攻击者的反抗意识,即使能胜利也会消耗大量的心力。

    他能灭杀一个,可五个呢?十个呢?更何况雪神宗的化神境有的神魂意志极为强大可媲美入圣境,仅仅高一个层次强行灭杀根本做不到。

    可心悲珠不同,此秘宝上本身就镌刻着三大秘术——哀怨、悲从心来、命运沉沦、,皆是先天阶段最巅峰可怕的神魂秘术。

    若是让江寒自己研究,怕千百年都研究不出这等可怕秘术,可拥有秘宝后,他根本不需研究三大秘术中的奥妙,直接以自己强大的意识催动便可催动。

    这便相当于是一位天地境强者在施展这等秘术,足以轻易令化神强者沉沦。

    而一旦沉沦,江寒便会逐渐引诱、令他们愈发不可挣脱,到最后便是自杀、神魂陨灭而死,以如此手段灭杀一位化神强者,消耗的心力便会大幅度缩减。

    此刻,在江寒的周围,原本气势滔天的无头巨人、雪灵傀儡身躯都停顿、不再动弹,而那幅散开的青色汪洋也渐渐平息下来,仿佛失去了操纵,上百里外悬浮于天地间的二十四叶黑莲那原本耀眼的光华在渐渐落寞,蓄势待发的神剑也止住了。

    一切,都变得安静无比。

    整个雪神宗内,所有的化神境、无一例外,意识尽皆陷入了沉沦中。

    “等待了这么久,就是要你们都出战,虽然不是最理想的情况,可也够了!”江寒此刻的心中豪情万丈又杀意冲天。

    从神渊的宝藏之地得到心悲珠开始,他就遥想着今天这一幕。

    他早感觉,若是依靠自己近身战实力,怕需要很多年才真正有实力抗衡雪神宗,唯有依仗神魂一道上的巨大优势才行,才有在短时间横扫整个雪神宗的可能。

    而师尊答应帮他拦住雪神宗的圣境,更是去掉了他最后一丝顾虑。

    按照江寒的计划,最佳情况...便是要杀入雪神宗内部,先救出母亲和妹妹,然后寻到雪青弘真、寒青梦墨,直接神魂意识镇压灭杀...他真正一定要杀死的就这两人而已,至于雪青氏其余人、雪神宗弟子等等,不一定非要杀死。

    可他就怕,自己要杀的两人没有在宗门中...或者自己神念未能感应到他们。

    毕竟,乾元宗有圣者宫小世界、圣道路小世界,他有理由怀疑雪神宗也有类似的隐秘地域。

    所以他也有后续的计划和想法。

    当他被寒青余华认出被迫出手,神念扫荡整个雪神宗山门,最坏的情况出现,他不认识雪青弘真,又没有感应道寒青梦墨的存在,所以他在寻到母亲后,便等待着雪神宗的对策。

    他若是一心想逃,其实可以去迅速破坏雪神宗的各处禁制,或许就会破坏掉护山大阵法的阵基,令其防御强度下降甚至崩溃...毕竟,护山大阵最初的想法是御敌于宗门之外,故而阵基都在宗门内部。

    可江寒只是静候。

    不出他所料,不久后雪青弘真激发大阵出来与他交手,在此时他都压下心中杀意,没有施展神魂攻杀手段,他很清楚,若是此时将雪神弘真灭杀...雪神宗的其他化神境强者怕就会隐藏不出,未必会出来与自己一战。

    尤其是寒青梦墨,弱她真在宗门中隐匿着的,怕就会逃窜。

    若被她逃走,天大地大,江寒再想寻到她,那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江寒要给他们一种感觉,他只擅长近战战,不擅长神魂、物质远攻,唯有这样,在确定江寒实力上限、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雪神宗的化神境们才会倾巢而出。

    果然,江寒与雪青弘真交手不久,雪神宗的底牌终于出现了,领域类阵法加持领域类法宝镇压,,而一近战阵法、一头圣阶傀儡联手,令他完全没有取胜可能,最后由那攻杀威能最强的黑莲剑阵出手。

    若这样一直厮杀下去,江寒绝对有陨落危险。

    而在黑莲剑阵靠近时,江寒终于感应到了寒青梦墨的神魂气息,两个必杀的人终于都出现。

    江寒开始竭力靠近黑莲剑阵,但艰难前行数十里后...他便被迫施展出了心悲珠第二式。

    心悲珠虽可幅散万里,但神魂攻击与物质远攻一样都会有最强攻击范围,以江寒如今的神魂层次,方圆十里内可保证威能绝伦,再远威能便会逐渐削弱...若在万里之外,即使是一位真丹境强者怕都能挣脱出来。

    而江寒想要斩杀的寒青梦墨、雪青弘真,一直都在数百里外根本不和他近战,如此远的距离,江寒没有绝对把握一定能令神魂灭杀掉他们两个。

    不过,心悲珠的威能确实绝伦,即使不是最强威能,依旧令整个乾元宗参战的数十位化神境尽皆沉沦。

    遥远的虚空之中。

    白袍黑发的真一圣者盘坐着,他正默默俯瞰着下方的大地,透过神念感应着江寒在雪神宗的一切,虽然嘴上说不会出手,可若江寒真遇上危险,他也不会袖手旁观...在黑莲剑阵一剑便令江寒受伤时,他都已经准备出手。

    可紧接着,他便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神念爆发,弥散十方并延伸向了天外虚空,虽然这股神念还远不及他,可其中蕴含的那淡淡的意志威能却完全不亚于他。

    甚至于,这股神念直接将他笼罩雪神宗的那道微弱意念都破灭了,令他失去了感应。

    “入圣境的神魂,天地境的意志?”真一圣者眼眸中闪过一丝震惊:“是谁?江寒,不可能,他才多少岁,意志不可能达到如此程度!”

    “是雪神宗的两个?他们修炼数千年,专修阳神,本身又是冰雪圣莲血脉,达到如此层次倒不算奇迹,可若意志真如此强大,为何又在入圣境停留数千年?”

    他不由得不震惊。

    修行路上,意志与神魂是相辅相成的,随着神魂逐渐强大,修行者的意志也会逐渐坚毅,就如同精神饱满的人大多能严格要求自己,而整天萎靡不振者少有恒心。

    能够打破这个惯例的人很少,通常而言,意志能超越神魂一个层次便已属不易,尤其是随着修行者境界提升,意志想要突破更是艰难。

    天地境本身便是一道大门槛,意志能达到这个层次,代表着真正拥有了成为传说的潜能!

    即使强如真一圣者,也是本身修为跨入天地境后,意志在强大的神魂孕育下突破。

    “而这道神念。”真一圣者喃喃自语。

    神魂修为仅仅入圣境,意志便能媲美天地境的人物,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都会留下他们的传奇故事。

    或许他们的修行天赋平凡、悟性一般,或许他们修炼上千年才跨入圣境,可他们强大的毅力心智,令他们永不会放弃,只有有一丝可能便会继续活下去,继续进步...一次又一次,微小的进步累加最终会令他们达到一个令人仰望的高度,再回望过去,或许...那个时代,他们才代表着巅峰!

    “到底是谁?希望不要是雪神宗那两个,不然,我不得不下杀手了!”真一圣者眼眸中涌现出一道杀意,随意心念一动,磅礴的神念已幅散而下,探查而去。

    整个雪神宗千里内的一切,清晰浮现在了真一圣者的脑海中。

    方圆千里,无数生灵的意识都陷入了沉沦,唯有那道紫甲青年破开层层水浪前行,脸庞上的杀意冷冽,那股磅礴的神念源头正来自于此。

    “江寒?”真一圣者彻底怔住了...

    ...

    与此同时,在雪神宗那塔楼小世界中。

    那空旷的大殿中,唯一一名留守的黑甲男子震惊望着眼前光幕上的一切,他并未出战自然不会受到攻击,可他看到了眼前这一切。

    “是幻境攻击?”

    他瞬间便判断出来的,毕竟大殿各个王座前的魂火未熄灭,证明那些化神境还活着,可他们却在瞬间皆陷入了沉睡中,很显然是进入了幻境。

    “是谁?那江寒吗?”

    “还是有强者在暗中出手?”

    黑甲男子惊恐望着这一切,能瞬间令整个雪神宗数十位化神境沉沦,可想而知这幻境攻击何等恐怖,他知道,这一切已经超出他的想象。

    顷刻间,他的神念便已融入了殿宇最高处中那两个常年无人的金色王座,直接激发了其中最右边的血红色印记。

    “巴元圣者、洛海圣者,灭宗之难,速速请回!”

    “速回!”

    可两尊王座却没有任何回应,反而是金色王座旁的一白色蒲团上,倏然间有着无数的雪花盘旋汇聚,很快便形成了一道淡淡虚影。

    这虚影是一白袍女子,她样貌平凡,可浑身却弥散着雪花,令其显得圣洁无比,散发着灵动缥缈的气息,她脸庞平静无比,轻声道:“小家伙,是你唤醒我的吗?巴元与洛海都已经闭关,宗门中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是?”黑甲男子惊愕望着眼前这白袍女子,突然想起了宗门主殿中高高悬挂的那幅画像,不由惊呼道:“雪云圣者?”

    “怎么,很惊讶吗?隐世漫长岁月,难得还有小辈记得我。”白袍女子轻声笑道。

    “还请老祖出手,解除我雪神宗大难。”黑甲男子心中震惊。

    他很清楚眼前这女子是谁,更记得她的传记传说,她乃是雪神宗真正的开创者,引领着雪神六氏走上了巅峰,纵战八方,最终占据了青州大地,令当时的乾元、周宗、苍北三大势力都放弃了对雪神六氏的全面掌控。

    只是,自雪神宗建立,这位雪云圣者便再未出手,甚至整个元武大世界都再无她的踪迹,渐渐的,所有人,包括雪神宗的历代化神境都以为这位老祖已经陨落。

    “我的真身还在另一方大世界,要回来还需要点世间,等我探查一下!”白袍女子轻声道,紧接着虚影雪花便消散在了蒲团上。

    “是。”黑甲男子恭敬道。

    ....

    虽然真身未曾回归,可雪云圣者对自己一手创立的宗派山门自然留下了许多隐藏的禁制,这道神念分身轻易便渗透进入,感应到了一切。

    一探查,她的心中便感到惊异,因为施展可怕幻境秘术、令数十位化神境沉沦的人,竟然同样只是位化神境,且她观察对方气息,似乎还只不足百岁。

    “好年轻,他的身上有冰雪圣莲的血脉气息?是谁?”

    “不好!”雪云圣者感应到了江寒身上散发出的可怕杀意,心念一动,已神念传音向了那江寒:“年轻人,住手,有事好商量!”

    “你是谁?雪神宗的圣者?”江寒感应到了这道传音,虽然微弱,可其中却有着一丝高贵神秘的韵味,与天地切合,和师尊的气息很相似。

    “我乃是雪云圣者,我不知你和我雪神宗有何仇恨,可也能感应到你应该与雪神六氏的某一氏族有着血缘关系,我们不应该成为敌人。”雪云圣者极速传音道:“你若有什么委屈,我都可补偿你,如论如何你先罢手。”

    她虽早已不理俗世,也不太在于宗门一两个化神境的死活,可还是很在乎雪神宗的存亡,这里有雪神宗超过九成的化神境啊!

    化神境,有着数千年的寿元,是未来的圣者,是下一代的导师,是一个宗门的根基,若是一次性全部陨落,或许因为数位圣者的缘故不会陨灭,可绝对会陷入衰败与混乱。

    “哈哈,不该成为敌人?”

    “他们杀我父亲,囚我母亲,你这个狗屁圣者在何处?还想他们活?给我滚!”江寒身上涌动出了滔天杀意,的强大的神念扫荡,直接将雪云圣者这道神念化身灭杀。

    “都给我彻底陨落吧!”

    江寒的杀念起,再度催动心悲珠,一座座幻境世界开始急速变幻,令那一位位化神境陷入绝境。

    “他们杀我父亲,囚我母亲,你这个狗屁圣者在何处?还想他们活?给我滚!”江寒身上涌动出了滔天杀意,的强大的神念扫荡,直接将雪云圣者这道神念化身灭杀。

    “都给我彻底陨落吧!”

    江寒的杀念起,再度催动心悲珠,一座座幻境世界开始急速变幻,令那一位位化神境陷入绝境。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