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十七章 天地翻覆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十七章 天地翻覆

    “我们再无退路!”雪青弘真低声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江寒,谁都可以看出他的惊世天赋,短短数十年便拥有了近乎圣者的实力,光凭护宗阵法与我根本胜不了他,若今天他离去,将来会达到何等高度?天地境?乃至超越圣境?都有可能!”

    “三十岁的化神境,三十岁拥有近乎圣者的战力!这样的妖孽,即使放眼整个元武大世界,怕也万年难得一现!”

    “他弱小时,我们没有在乎,他成长时,我们因为顾虑而放任,可如今他已经强大,再等待下去等待我们的便是灭亡!”雪青弘真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或许你们在想,一起都是我的错,不错,我承认此事皆源自四十年的那场纷争,我只是要为我唯一的孩子,这难道有错吗?”

    雪神宗这群顶尖存在皆对视不语。

    “我今日不想谈论对错,令我雪神宗走到这般困境,一切过错自然在我,可是诸位,这件事会因为我而平息吗?”雪青弘真的声音带着一丝激昂。

    “你们试想,若他江寒光明正大前来拜访,展露全部实力,再以他背后的圣者,他要带走他母亲,我能阻拦吗?”雪青弘真平静道:“可他没有,他直接杀到了我雪神宗山门中,这代表什么?”

    “代表他根本没有将我雪神宗放在眼中!”

    一位位化神境心中一沉,眼眸中皆闪过一丝寒意。

    “我们今日有两种选择。”雪青弘真沉声道:“第一种,臣服,以我的头颅来平息他的怒火,再随他离去。”

    “若就此可平息我雪神宗一场灾祸也就罢了,可谁敢断定他的心中是否还会记恨我雪青氏?若将来他变得更加强大,拥有令我雪神宗完全无法反抗的实力,再度降临,将我雪青氏乃至雪神宗屠杀殆尽,该如何?到那时,我雪神宗还有可能屹立于青州吗?”

    “最重要的,他如今杀入我山门腹地,践踏的是我雪神宗万年来的尊严,仅仅只是一个连圣境都未曾达到的小家伙啊!”

    “若放任他离去,我们将来有何资格前往祖地,我们有何颜面屹立于这浩瀚大地!”

    雪青弘真的声音中透着苍凉与苦涩,还有一丝难以言说的坚定。

    整个大殿中,诸多化神境心中都涌现出了一丝怒火,雪青弘真的话说中了他们心中的痛点。

    “族长,不论此事你是否有错,但你的选择便是我雪青氏的选择,我雪青氏从未有拿自己族长抵罪的说法。”一位黑甲壮汉站起了身,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战意。

    他低吼着:“修行一路,百战而亡,我雪青氏没有退路,今日要么将那江寒击杀,要么我雪青氏覆灭,除此之外,再无二路!”

    “何须论对错?死人不需道理,明年的今天便是他江寒的忌日!”另一白衣剑客同样起身。

    “修行若是讲理,我们还修行干什么?”

    属于雪青氏麾下的一位位化神境接连起身,皆散发出可怕战意,仅仅片刻便已超过十位,对他们来说,这是氏族存亡之战,不容退缩。

    只是,其他五大氏族的强者们依旧沉默,权衡着利弊。

    突然,雪青弘真对着四方的强者恭敬行礼,压抑着声音道:“诸位,此间事了,我会去向圣者认错,卸任雪青氏族长之职,同时五百年内祖地传承名额我雪青氏放弃三分之二补偿给五大氏族。”

    “我雪青弘真,只求诸位,为了我雪神六氏百战得来的荣光,为了我雪神宗的尊严——联手一战!”

    话音落下,尽皆沉默。

    五大氏族的族长纷纷对视,相互点头,都有了决断。

    “我雪神六氏上万年来共进退,同生死,这次自然不例外,我风青氏自当参战!”一绝美少妇起身轻声道。

    “战!”

    “灭杀江寒!”

    “杀!”

    接连四位氏族的族长开口,声音中的杀意凛冽,再无更改可能,同意开战,仅剩下寒青氏一方无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寒青氏的数位化神境强者身上。

    半响。

    “无论如何,我们雪神六氏一体,我寒青氏责无旁贷!”寒青烈眼眸中有着一丝痛苦:“只是我还想努力一番,若能让江寒立下生命本源誓言,自愿退去、且再不侵犯我雪神宗,可否令双方罢战。”

    “若他愿立下誓言且直接离去,自然最好。”雪青弘真毫不犹豫道。

    “好。”寒青烈点头,紧接着身形一闪便已离开了殿宇。

    待他离开,雪青弘真扫视四周,沉声口:“诸位,请真身尽皆入阵,启动三大镇宗阵法与雪灵傀儡,若烈长老的谈判能有结果自然最好,若无结果...我们便联手将那江寒彻底灭杀!”

    “倾尽手段。”

    “若他不放过我雪神宗,定要要一举灭杀!”

    “走,一同启动大阵!”

    一位位化神境强者战意惊人,真身纷纷离开,很快消失在了殿宇中。

    ...

    就在雪神宗诸强议论对策时。

    江寒早已与雪青弘真进行了激烈的交手碰撞。

    “哈哈,雪青弘真,你这攻击完全对我无效,不要再白费力气!”江寒霸道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

    他手中的紫色长刀光芒万丈,随便一记刀芒便可笼罩广袤区域,披靡纵横,将那在青色汪洋中飞速流转的紫色飞剑神虹劈散。

    虽然有阵法威能加持,虽然有领域法宝加持,可雪青弘真的飞剑攻击威能也就比化神境圆满层次略强...可江寒,他的战刀虽然才四阶道兵,可他的基础太强,是化神境圆满的足足数十倍,随意的一刀在威能层次上便超越化神圆满。

    若非江寒刻意保留实力,他甚至有机会击杀雪青弘真。

    即使如此,如此激烈的碰撞下。

    “轰隆隆!”

    那青色汪洋也完全束缚不住江寒的行动,那三件二阶道兵、九件三阶道兵构成的飞剑神虹依旧被轰的乱飞,两者交手的碰撞令一座座山峰崩塌、楼阁破灭,大地撕裂。

    完全是一幅毁天灭地的场景。

    而下方无数的凡人武者、天元境、真丹境修行者疯狂向雪神宗阵法笼罩的边缘地带逃窜,在这样可怕的交手碰撞下他们,稍有波及便足以将他们灭杀。

    “轰!”江寒杀的那雪青弘真逃窜,再不敢靠近。

    尔后轰然落下,一脚就将那雪山峰最高处的主殿禁制踩爆,随手一刀便令这大殿倒塌,这里变为战场,所有的修行者早已逃离开。

    站在万丈高山之上,江寒随意望着遥远天际间一身黑袍的雪青弘真,翻掌拿出一壶酒仰头喝着,感觉心头畅快无比。

    “雪神宗的那么多化神境,还有圣者,就要当缩头乌龟吗?”江寒哈哈大笑道:“有护宗阵法庇护,有领域法宝加持,如此大的优势,你们依旧不敢与我一战吗?”

    他的声音仿佛有中着特殊魔力,迅速传递向四方,回荡在雪神宗方圆千里间,令那些还活着的雪神宗弟子都听到了声音,不由个个心中感到震撼。

    毕竟,圣境强者,在普通凡俗心中,那已是传说般的人物,这杀入宗门的到底是何人?竟敢如此大胆直界讽刺圣者?

    这一刻,就仿佛某种信仰在崩塌。

    “哈哈,当年你们追杀我父母时是何等高高在上,雪神六氏,何等大的名头!”江寒仰头喝酒,放肆谈笑着:“我江寒今日来了,你们又能如何!”

    抬脚猛踏。

    “轰!”雪山峰那庞大山体,那屹立万年的峰顶,轰的一声竟然开始向下坍塌了,这就仿佛某种信仰在崩塌,狠狠在那些普通弟子心中回荡着。

    一个个瞪大眼睛望着遥远天地间的那道狂傲身影。

    他们何曾想过,代表着雪青氏最高荣耀的神山,竟然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彻底垮掉。

    ...

    雪青弘真面色铁青望着站在下方山顶上的江寒,心中充满着怒火,可是...他根本不敢杀上去。

    虽然化神境强者的神念一般轻易便可幅散数百上千里,可真正和同阶强者交手,神念操纵法宝攻击也不可能相隔太远,想要保持法宝的最大威能,一般最多相隔百里。

    可是,江寒的肉身防御太可怕,完全能硬抗着他的飞剑攻击,且刀法威能可怕无比,速度又诡异,绝对比化神圆满强上一个大层次。

    刚才两者交手。

    数十里的距离,若非有阵法、领域辅助,他雪青弘真怕瞬息间就被江寒近身,一旦近身,一刀就令他陨落。

    所以,他根本不敢靠近。

    可不靠近,法宝的威能太弱了,造成不了任何威胁,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等待着几大镇宗阵法启动,到时再联手围攻江寒。

    雪山峰已彻底崩塌。

    “我就等着你们来!”江寒站在一片废墟上,痛快喝着酒。“圣者不降临,你们想杀我,只能一群化神境联手一起上,到时候....”

    他的心中杀意滔天。

    嗡~!

    虚空中闪过一阵涟漪,一道身影破开层层青色水流而来,飞速降临到了江寒的不远处。

    “江寒,是我!”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江寒抬起头,同时平静望去,透过神魂气息的感应他便知道是谁来了——他的‘舅舅’寒青烈!

    一袭青色战铠,体态修长,浑身散发着幽寒气息的俊朗脸庞,即使相隔多年再见,寒青烈的样貌依旧没有什么改变。

    “江寒,我虽早有预感,但也没想到再见会是这样一番场景。”寒青烈声音平淡,带着一丝感慨:“短短数十年罢了。”

    江寒则露出了一丝微笑:“时光催人老,大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很自信,很自傲,你果然是像你的父亲。”寒青烈叹道。

    “不用扯那么多没用的。”江寒仰头喝着酒:“说吧,你来干什么?是劝我束手就擒?”

    “你这种样子我怎么可能来劝?”寒青烈摇头道:“我是来谈和,为你和我雪神宗谈和,你要什么条件才愿意退去?”

    “条件自然有,但我怕你们不答应!”江寒轻笑道。

    “你说。”寒青烈沉声道。

    “首先将我妹妹送出来,其次我要‘雪青弘真’和‘寒青梦墨’的头来祭奠父亲,如果你能满足这两个条件,我可以离去,并承诺再不犯雪神宗!”江寒平静道。

    “江雨是我寒青氏一族的希望,正在一处秘境中接受特殊传承,迟早能回来。”寒青烈道:“可后面的条件,我们不可能答应。”

    “也就是说,你们一个都满足不了?”江寒声音冰冷:“那就等我亲手斩杀他们的头!”

    “江寒,当年皆是因为你父母触犯了门规,很多事情我们没有选择,若不处罚我雪神宗何以服众?”寒青烈急切道。

    “我根本不管当年的事是谁的对错!”江寒声音轰隆,充斥着无边杀意:“我只知道,我父亲被你们杀死了,就在我的面前,被你们杀了!”

    “父亲被杀,母亲被囚,我苦修二十年,就为今朝!”江寒扬起了手中战刀,盯着寒青烈:“我何须管他昔日对错,我今日来,就是要杀个天地翻覆,血流成河!”

    “我江寒,旦求一战!”

    寒青烈苦笑着摇头,他感受到江寒心中那无边杀意,瞬间就明白了,这已是江寒心中的执念...修行者的执念,能闯过,自然是前行动力,若闯不过,最终便会化为心魔。

    若江寒今日不死,将来他必定会再找机会杀掉雪青弘真、寒青梦墨。

    这一战,避无可避。

    “江寒...”寒青烈摇头,准备转身离去。

    “看在我母亲的份上,我再叫你一声舅舅。”江寒沉声着传音道:“等会真正大战起来,希望你不要参与,我不会留手,我不想母亲将来埋怨我!”

    寒青烈身躯微顿,没有再说什么,破开青色水流迅速离去。

    ...

    站在虚空中,雪青弘真感应着整个宗门内的一处处禁制阵法,还有那一处处已就绪的化神境强者,心中杀意凛冽。

    整个雪神宗的压箱底手段有很多重,像一负责守护的护山阵法,还有三大主攻的镇宗阵法。

    只是想要全部激发是需要诸多化神境联手,尤其是三大镇宗阵法,皆是圣阶阵法,想要爆发全部威能是需要圣者来操纵的,雪神宗数十位化神境联手也只能发挥出一小半威能。

    虽只是圣阶阵法的一小半威能,在雪青弘真看来,击杀江寒绰绰有余。

    “轰隆隆!”六色光幕之下,天地色变,雪神宗的所有镇宗手段齐出,一道道可怕无比的气息瞬间弥散开。

    “终于来了!”

    江寒感应着天地元气的剧变,眼眸中的杀意更浓。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