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十三章 凭什么

寒天帝 第十卷 名动八方 第十三章 凭什么

    跟随着黑袍青年,江寒他们这些‘凡俗’很顺利来到了雪神宗的山门内。m.147xs.Cc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遥遥而望,便可看到不远处的天地间,有着无数高大山峰,而在那一座座山峰中央,有着六座高耸入云、散发着无尽奇异光辉的大山。

    奇珍异兽飞舞,宫殿华光流转,一切如若仙家圣地。

    这,便是雪神宗六大氏族的最核心驻地。

    每座山峰相隔百里,相互守望。

    “我们即将通过山门,会有阵法探查,大家都老实点,不要出什么问题。”黑袍青年向身后的数百麾下喊道。

    一个个武者都应喝着,他们中大多数都来过这里几次,知道基本的入山流程,黑袍青年的话,更多的...是对江寒说的。

    很快,一群人赶着车队,通过了山脉下的峡谷,这里云雾缭绕,山两侧有着多达十余位先天强者守卫着

    不久后,庞大的车队到达。

    车队行进在峡谷中的层层迷雾,江寒感觉到一股强大力量从自己的身上不断扫荡而过,很快通过峡谷,这股探查力量也消散开,显然江寒他们已通过了检验。

    “我赌对了,这雪神宗护山的是阵法,并非圣兵守护!”江寒心中大定。

    一方宗门山门重地,通常有两种守护方法,一种是以阵法守护,一种是以领域类圣兵守护。

    阵法守护,花费较小,一旦激发能爆发出极强大的威能,唯一的缺点便是需要人操纵驱动。

    如江寒在江北郡布下的阵法,真丹境强者都无法直接闯入,可那是被动的,若想要爆发出全部攻杀威能,便需要一位天元境全力催动才可以。

    可人力有尽时,操纵阵法守护,总有大意的时候。

    就如江寒现在,他收敛自身气息,若雪神宗的护山阵法全力驱动探查,他想混过去很难,可长久的安逸令在阵法中枢执守的化神境强者根本就没太在意,根本不愿耗费心神,只是任由阵法自动探查。

    这样的探查结果,自然令江寒混过去的可能性大涨。

    而领域类圣兵守护,则完全不同。

    无论是器物还是生灵,一般跨入圣境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普通圣兵与一阶道兵在极限威能上差距并不大,本质的差别在于,圣兵有灵。

    圣兵之灵,不死不灭,它们会雅严格执行主人留下的每一道命令,故而以圣兵镇守,再加持以阵法辅助,就仿佛一位圣者长期坐镇阵法进行巡查。

    如此一来,除非本身实力通天,可完美隐匿自身,不然几乎不可能通过验证。

    就如乾元宗山门,若没有宗门的身份令牌,一旦闯入云雾山脉范围,瞬间就会被通元界界令引动阵法攻击。

    只是每一件圣兵都珍贵无比,许多圣境强者手上连一件普通圣兵都没有,更何况是价值十倍于普通圣兵的领域类圣兵?

    ...

    很快,庞大的车队便通过了山门,直接进入了雪神宗内部。

    继续前行。

    车队中不断有人引领着部分车辆离开,这批货物是送往不同的山峰驻地,待送货完毕,所有的武者又会在另一地点集结离开

    “大人,你现在跟着我,我带你去雪山峰。”黑袍青年表面镇定,向江寒传音道。

    江寒冰寒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现在,带我去寒山峰!”

    “大人?”黑袍青年忍不住道。

    “去,或许死!”江寒声音冰冷。

    黑袍青年不敢再多问,转身带着江寒离开了车队,驾起云雾,和江寒直接飞起,朝着远处的一座神山而去。

    作为雪神宗弟子,黑袍青年有身份令牌,在宗门内飞行很正常,并不会引起护宗阵法的注意。

    “我一旦神念扫荡搜寻母亲和妹妹,怕就会触发这里的护山阵法,到时大战会在一瞬间内爆发,所以我我尽量要离母亲近点。”江寒暗道。

    师尊给自己的讯息中写的很清楚,母亲一直被关押在寒青峰的某处,虽然不清楚具体在何处,母亲肯定在寒山峰中,这不会错。

    很快,黑袍青年便带着江寒来到了寒山峰下。

    江寒扫视着,在山脚下,极远处的演武场上,有着上千名正修炼着的武者们,他的心中顿时起了丝丝波澜:“当年,父亲和母亲,当年就是在这座山中认识的吗?”

    压下这念头,江寒又望向了高达万丈的巍峨山峰,一处处小山峰依托着延伸而下,一处处阁楼重叠而起,还有在山腰间的一座座雄伟壮阔殿宇。

    江寒一边观察,一边思索着母亲可能会被囚禁的地方。

    就在黑袍青年准备带江寒上山时。

    突然。

    “风青信,你怎么回来了?”一道疑惑声音从山道上响起。

    黑袍青年与江寒闻声转头,只见远处山道上飞掠下来一名背负长剑的白衣青年,浑身散发着颇为邪异的气息。

    望着来者,黑袍青年心中一突,感觉到一阵不妙,连忙对江寒传音道:“大人,您就说是我新招收的管事。”

    这白衣青年大步跨来,笑道:“风青信,你在外面混的滋润,往日即使有货物都是派遣那些后天武者押运回来,这次怎么会有闲心一起回宗门?”

    江寒神情不变,面带恭色,默默观察着白衣青年,此人与他还曾有些缘分,从某种程度上说,当年江氏的那场祸乱就是因此人而起。

    “原来是余华师兄。”黑袍青年笑道:“这次回来,一则是为了拜访祖父大人,二则也是准备闭关潜修一段时间,你看,这便是我新招收的管事,准备让他代替我打理货物运转。”

    “嗯。”寒青余华微微一笑,随口道:“那你应该回风山峰啊,为何来我寒山峰?”

    “带了件礼物,准备送给秀儿!”黑袍青年笑道。

    寒青余华点点头,倒没有多在意,他漫不经心扫了眼江寒,却不由皱了皱眉,不知为何,他从眼前这仅仅武师修为的白衣仆从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陌生的熟悉感。

    似乎,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白衣仆从,但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在哪里。

    这令寒青余华心生警惕。

    “师兄还有什么事吗?”黑袍青年心中会惊慌,表面却很镇定。

    突然,原本面色平常的那寒青余华突然朝着江寒冷笑,轻声道:“原来是你,竟然敢假扮闯入我雪神宗。”

    噗通!

    黑袍青年与江寒心中同时一跳。

    暴露了?

    虽然不知道这寒青余华是否真认出自己来,但江寒清楚对方已起了疑心,再这样纠缠下去,怕会引起护山阵法注意,仔细探查肯定能察觉。

    来不及了!

    “小盘,动手!”江寒突然暴喝。

    哗啦!

    原本一身青衣、恭敬姿态的江寒,猛的冲向空中,顿时一股可怕无比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瞬间席卷了整个天地,最先受到这股威压冲击的便是寒青余华、黑袍青年

    “该死!”

    “什么?”

    刚才站在江寒旁边的黑袍青年看的目瞪口呆,这位绝世强者跟了自己大半个月来到宗门老巢,自己还以为他有什么大阴谋。

    结果,刚被发现就这么直接动手?连都不逃,难道就不怕阵法压制下遭到围攻?

    若真能无视雪神宗诸多强者的围攻,又何必耗费这大半个月?直接杀进来不就行吗?

    凭什么啊!

    黑袍青年懵了。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