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寒天帝 第九卷 未知的路 第五十二章 刀出法明

寒天帝 第九卷 未知的路 第五十二章 刀出法明

    宝藏之地,如今的江寒,虽然只能靠近山脚,心中却感觉澎湃不已。www.147xs.Cc 更新快无广告。

    “上千件宝物,每一件都是一阶道兵,抑或是价值相当的奇珍,将心神融合宝物中,自可得到宝物的介绍讯息,殿下,好好挑选吧!”泽玉妩媚一笑。

    江寒的心神何等强大,一念直接同时探查十件法宝,大量的宝物讯息直接传入了他的心神。

    “星空图录,移动类阵法,使用之可引动周天星辰,布下星河阵法(化神阶)....”

    “冥阳烈,领域类法宝,自幽冥极寒处采集的火焰,永世不熄,万古不朽,蕴含于一方微型世界中,一念引导出可焚灭方圆三千里...适合火系修行者”

    “百河刀,近战兵器(领域),刀内自成一方小世界,采集百条大河精华于其中,一刀出百河现...适合水、空修行者。”

    ......

    “果然非凡!”江寒喃喃自语。

    和这里的这列宝物相比,自己在仙元楼中能够购买到的,完全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这里最差的都是一阶道兵啊!

    通常而言,天元境修士可催动九阶至七阶道兵,真丹境修士可催动六阶至四阶道兵,化神境修士可催动三阶以上的道兵。

    “只是,越强大的道兵越珍贵难得。”江寒暗道:“化神境最高可催动一阶道兵,可一阶道兵又有几位化神境能够得到,即使是古一元老那等化神境无敌存在,怕也只有一两件而已。”

    “普通化神境,大多都是使用的二阶、三阶道兵,并非他们不愿使用一阶道兵,而是...用不起。”

    一阶道兵,那属于道兵的极致,极难被炼制出来,威能之强甚至接近圣兵,即使是许多圣者,手中使用的兵器都是一阶道兵,这样的宝物即使拥有元晶都极难购买到。

    “殿下,你所探查的这些宝物,那百河刀就较为适合你。”泽玉道:“它的刀法威能在一阶道兵中只算普通,关键在于百河精华自成领域,挑选它相当于同时选择两件宝物,得之轻易便可纵横于化神境中,即使面对圣境也不至于吃亏。”

    江寒点头,他自然清楚那百河剑的威能,只是...他依旧不太满意。

    “我如今只能选择一件宝物,下一次再来宝藏之地,要么跨入圣境,要么近身战达到世界境门槛...那注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慎重。”他继续探查着。

    “天古铜鼎?”江寒眼眸惊异:“内含世界,可镇压一方,为封印类道兵,一旦被镇压关押,除非是天地境以上修为,不然绝不可能逃脱...适合土、空修行者。”

    “千星舟,二阶道兵飞舟,可抗住一切入圣级攻击,即使入圣级的领域束缚,也可强行破开,拥有空间瞬息阵法,可轻易横渡星河。”

    一件件法宝,个个强大逆天,令江寒心惊眼馋,若是放在外界,每一件都会引发大波澜,令无数化神境强者为之疯狂,即使圣者怕都挥心动。

    山脚处的宝物就如此强大,若是山腰上呢?那山顶上呢?

    即使早已有心理准备,但真面对这无数宝物,江寒心中仍然忍不住生出一丝幻想,若是这些宝物随便自己拿...可惜,自己只能取一件。

    “这终极传承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好好挑选。”江寒压下心中念头,提醒自己冷静,继续探查起来。

    不久,当他的神念再度探查而出的时候。

    “心悲珠,神魂类法宝(化神阶),一念幅散万里,顷刻间可勾动生灵内心最痛苦的回忆,令其沉沦其中....适合仙道‘幻境’类修行者。”

    神魂类宝物?江寒心中一动,自己的神魂在未跨入圣境前都无法再提升,意志想要再突破更是难如登天,换而言之,自己的神魂意志已达到一种极致。

    随着修为提升,将来近身战威能注定可怕无比,会盖过神魂一道。

    “只是,将来我的近身战再可怕,那也是将来,我想要将修为提升至化神境都不知要多久,想达到化神境圆满更是遥遥无期,短时间想近身战媲美圣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江寒心中暗道。

    “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救出母亲,想要在现在就拥有杀入雪神宗的战力,只有从神魂之道想办法,这心悲珠,正适合我。”

    即使以江寒意志之强,如今的他也忍不住激动,强压下这念头,他继续向后探查去,想看看是否还有更适合自己的宝物。

    “杀孽界!”江寒心中一动,继续探查:“拥有三大神魂杀招,可以神魂引动,直接降临攻杀...适合修炼仙道流‘杀道’修行者。”

    ...

    终于,江寒将这山脚下的所有宝物都探查完毕,缓缓睁开眼。

    这上千道宝物中神魂类法宝,仅仅只有二十多件,其中倾向于攻的更只有十一件,心悲珠只是很不起眼的一件宝物,论价值威能比它强的还有很多。

    “我现在不是要斩杀雪神宗的圣者,而是要救出母亲。”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母亲被囚禁在寒青氏驻地,距离雪神宗圣者殿有百里远,我想要救出母亲,定然会激发那囚禁之地的阵法禁制。”

    “雪神宗能位列十二次宗,宗门内起码有一位世界境强者,虽然不一定坐镇宗门,但我要以最坏的打算来对待。”

    “以我如今的实力,即使挑选攻杀最强的神魂法宝,也不可能灭杀天地金存在,反而会引得对方的神魂在第一时间反抗。”

    “而心悲珠,并非直接进行攻杀,而是施以幻境沉沦,不会引起对方神魂有强烈警惕。”

    “我虽不修炼神魂秘术,但凭借我强大的神魂意志,应该能将心悲珠威能催发大半,不求斩杀圣者,令他们沉沦一会,应该能做到。”

    “至于化神境...敢阻拦者,神魂碾压,杀无赦!”

    这便是江寒的计划,简单、直接、粗暴,却会很有效。

    ...

    “殿下,可想好了?”泽玉问道,泽无两人同样望着过来,想看看江寒会选择什么宝物。

    “心悲珠。”江寒直接道。

    紫发女子泽玉的笑容僵硬,尔后皱眉道:“心悲珠,神魂幻境类法宝?殿下,你没想错?你的神魂如今虽强,可终究不是仙道流,更未曾修炼过神魂秘术,在神魂一道上的潜力远不如肉身真元。”

    “你若选择一件神魂防御宝物倒也算不错,只是挑选一件神魂攻杀类,并不能令您的实力产生质变,在宝藏之地选择宝物的机会极少,您可要想清楚。”

    江寒点头,泽玉说的没错,自己神魂虽强,可术业有专攻,自己并不如仙道流强者,能将这些宝物发挥出全部威能。

    只是,自己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母亲救出来。

    “就选心悲珠,我都想清楚了。”江寒再度开口。

    泽玉见江寒坚持,也再多说,修行路终究是要自己抉择,她笑道:“嗯,我这就给您解封。”

    哗!

    只见泽玉轻挥玉手,一道无形波动降临黑色山峰上,那山脚处的上千件宝物都开始轻轻颤抖,尔后整个山体都浮现出了无数的秘纹你,那秘纹中显化出的威能令江寒心悸不已。

    “轰!”整个山体陈都,尔后那悲心珠绽放出七彩霞光。

    与此同时,江寒的丹田中,那黑色的传承印记也显化出来,仿佛有种冥冥的力量在催动着,那心悲珠缓缓脱离了黑色山体,落在江寒的身前。

    无形中,江寒的生命印记已留在心悲珠之上。

    “过来!”江寒心念一动,那心悲珠已落在掌中...这心悲珠通体红色,表面平淡无比,却又蕴含着某种奇妙的波动,令他心中不由自主放松下来。

    “果然,越是强大的宝物,在未爆发威能时,越是内敛无神。”江寒暗道,闭上眼,将心念融入了心悲珠中。

    “嗡~嗡!”

    一阵奇妙的声响,江寒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放松,尔后便浸入了心悲珠中...这珠内实则蕴含一庞大的虚幻世界,其中有着无数画面,皆是生老病死之苦,七情六欲之伤。

    江寒在其中,轻易便发现了自己的意识正在经历的诸多过往事迹,皆是心中悲愤之景,有前世与琴儿一起,有今生父亲死去,有与妹妹分别...

    江寒心中忍不住生出阵阵恨意、杀意意,甚至想深入幻境中改变那一幕幕场景的结局,但他的意志何等可怕?稍微冷静便脱离了此中各种景象。

    “果然,心有伤悲,自会沉沦。”江寒暗道,这件神魂道兵是在玩弄人心,若能将威能催发到极致,除非意志达到天地境,不然即使是世界境强者,怕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仙道神魂,确实威能绝伦,不论是幻境沉沦,还是幻境杀道,抑或是物理远攻,手段皆非凡。”

    “可惜,路已定,心难改,我今生注定是走神道近战流。”

    对江寒而言,心悲珠威能虽不凡,但他并不会耗费什么精力在上面,若非是担心母亲,怕根本不会有换取这宝物的心思。

    心念一动,将心悲珠融入了体内元界中。

    达到真丹境后,凡是认主之物皆可融入体内元界,心念一动便可自动出现在外界。

    “殿下,宝藏之地你已选择,怕以后很长时间不会再来,是否要再去圣道塔一趟?”一旁一直微笑着的圣塔之灵泽寂道。

    “虽然只能参悟五大基础传承印记,但那对我的帮助很大,自然要去。”江寒笑道,他可不会忘记第一次进圣道塔时,自己的境界提升之大。

    而且,圣道塔中藏有的诸多秘术,自己尚未选择。

    “嗯,好,殿下请和我来。”泽寂点点头。

    .......

    很快,江寒便跟随泽寂通过石门回到泽殿,然后又进入了圣道塔所在的云海世界。

    江寒曾经来过一次,再度降临。

    依旧是一片浩瀚的白雾云海,一条长长的通道铺就,一座巍峨的九层塔楼光芒万丈屹立于天地之间,那塔楼依旧只有最底层的五道门亮起。

    “殿下,五道基础传承印记,你可随意参悟,待你感觉参悟圆满,自然可再唤我,我再送你出来。”泽寂笑道:“现在去吧!”

    “嗯。”江寒点头,自己成为主宰传人,虽然依旧只能参悟五道基础传承印记,但最大的好处便是...参悟没有时间限制,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一直在此地参悟。

    “呼!”

    身形一动,江寒便已落在其中一道大门前,尔后时空波动笼罩,他已消失在了这云海之上。

    泽无与泽寂望着江寒进入塔楼,尔后泽无才笑道:“也不知,殿下如今的法则境界到了何种地步?不知离圣境还差多远。”

    “看看便知晓。”泽寂挥手,一道光幕已出现在两人身前。

    ...

    恢宏殿宇中,四根石柱撑起穹隆,江寒盘坐在大殿中央,周围有着一道道光芒有四周混沌雾气中穿过,显得有着黯淡。

    心静,心宁,江寒默默等待着。

    滴答!滴答!

    天空中迅速出现了一滴滴细雨,纷乱落下,顷刻间,殿厅内便仿佛下起了暴雨。

    心念一动,沉浸其中,江寒再度感应到了那无数的水之意境。

    “哗!”“哗!”“哗!”

    江寒起身,面色平静无比,挥手已握住了幽宇战刀,在漫天雨中演练起了刀法,每一式刀法看似都极为普通,但当他一式又一式的刀法挥动,就仿佛引动了那一滴滴雨水中的万千意境...或狂暴,或婉转,或豪放,或婉约等等,那刀法,仿佛具有了生命一般。

    不是这传承印记在引领江寒参悟...而是江寒与这传承印记显化的无数水之法则意境交相辉映。

    这一幕,令在圣道塔外观看着的泽无与泽寂都怔住了,它们两个虽不是真实生命,无法通过修炼提升实力,但并非不懂法则境界。

    相反,漫长岁月培养一代代传承者,令他们的眼光都极为毒辣。

    “当真妖孽无匹,不可思议。”泽寂摇头唏嘘道:“六年前,他接受传承时,水系法则境界不过媲美真丹圆满,可仅仅六年...他便可与这传承印记共鸣。”

    “刀出法明,他的在水系一道上已达极高境界。”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