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八章 惩罚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惩罚

    “小师弟,被我吓到了吗?”

    一句话,令江寒彻底怔住了,尔后他才反应过来,惊喜问道:“大师兄?”

    江寒当初刚拜入师尊门下,就听五师兄青一说过,老师门下加上他前后共收过七位亲传弟子,唯有大师兄跨入圣境,现在来看,这位金袍男子便是了。

    “哈哈,我君号金华,之前曾听师尊说起过你,但之前未曾得见,小师弟,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金华圣者微笑着,收敛了浑身气息:“刚才师尊给我传讯,说你在宗门遇到了麻烦,故而我才从圣者宫出来。”

    “师尊不在宗门中吗?”江寒疑惑问道。

    “嗯,待会再与你详说,先解决这临元雍的事情。”金华圣者望着江寒,道:“你放心,有师兄在,一切都帮你解决好。”

    江寒心中欣喜,点头应道。

    远处的临元雍,观看到这一切,心中却是一片冰凉,他没想到江寒竟有传讯令牌,可轻易唤来圣者。

    突然。

    嗖!嗖!嗖!

    天空中接连响起震荡声响,一道道身影接连出现在了这‘恨山峰’上,悬浮于金桥旁。

    “嗯?”江寒心中一惊。

    短短瞬息,足足三十余人便已来到这里,个个都释放着强大的气息,每一位都是化神境强者,如此联手降临,威势确实不凡。

    “古一元老?太圣殿主?...”江寒一眼扫过,就发现其中不少他熟悉的人影,三宫十二殿的殿主个个到齐,还有许多他不认识的化神境...显然,之前他们的战斗波动极大,尤其是金华圣者出手,整个云雾山脉,怕所有先天强者都感应到了。

    如此,但凡在宗门内的化神境强者,应该都到了,而在极远处的区域,更有着远远观望的诸多真丹、天元境修行者。

    这数十位化神境强者,望见恨天峰上的情景,心中个个惊讶,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金桥上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金袍男子,心中惊颤,都是俯身道:“参见金华圣者!”

    “哼!”金华圣者却是冷哼一声,令此地的数十位化神境皆心神一颤,声音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中。

    “中间的战斗厮杀如此之久,难道你们就没发现这里的异常吗?”金华圣者眼眸冰冷无比,浑身爆发出了比刚才强大千百倍的威压,猛然释放开来,压制的这群化神境不敢动弹丝毫,声音中透着一丝杀意:”倘若我没有降临,是不是我的师弟,就被一位化神境殿主在宗门内活生生斩杀?“

    数十位化神境,仅仅扫视这里的一切,再通过金华圣者的话,便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不清楚具体缘由,但临元雍对江寒出手是毋庸置疑,而江寒抗住了第一波攻杀,尔后通过传讯令牌唤来了自己的师兄。

    其实,整个过程发生的极快,他们中虽有人感应到战斗发生,但也来不及出手...毕竟,这乃是临元雍所居住的山峰,他们也不可能观察到宫殿中发生的事情。

    “临元雍,如果我没记错,你担任元心殿殿主之位,也有数百年了吧!”金华圣者的冷冽目光扫过远处动弹不得的临元雍,漠然道:“难道你不知晓,宗门法规,云雾山脉中不可厮杀?难道你不知晓,江寒乃是圣者门徒?”

    “圣者门徒,实际地位等同于长老,你是视我乾元宗法规于无物!”

    临元雍面色难堪,却咬牙一言不发。

    金桥之上,金华圣者转头望向了数十位化神境,冷漠道:“古一!”

    “古一见过金华圣者!”一群化神境为首的胖乎乎老者躬身道。

    古一,他乃是化神境中真正无敌的存在,单论战力,是整个周国中化神境绝对的第一人!即使放眼整个东域,他都是站在圣境下最巅峰的存在之一,拥有媲美普通圣者的战力!

    故而,只要他在,乾元宗中化神境,便以他为首!

    “古一。”金华圣者淡漠无比,道:“按我乾元宗法规,在宗门中对同门弟子出手,何罪?”

    古一平日待人都较为温和,尔后也很霸道,但此时他却面色平静,不带丝毫情感的开口道:“死罪!”

    “妄图斩杀圣者门徒,何罪?”

    “死罪!”古一再道。

    整个天地间,顿时一片安静。

    数十位化神境强者,个个心惊,他们如何看不出金华圣者的打算,他是要给临元雍定罪,尔后直接斩杀,根本不容许对方反驳!

    “犯一罪即死,两罪并罚,杀!”金华圣者声音冰冷无比,带着一丝金色的冷漠眼眸直视那被束缚着的临元雍,令他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都仿佛在震颤。

    轰!

    原本已经恢复平静的金桥猛然震荡起来,迅速汇聚出一道金色光华,散发着可怕的锋芒,轰隆间,闪电般斩向了临元雍的头颅!

    “圣者,我错了,还请饶命!”

    临元雍那原本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只是,这金桥乃是一件圣兵,他被镇压其中,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望着那可怕金光极速杀来。

    “轰隆!”

    整个天地间荡起了无数了波纹,一股可怕的威压猛然降临下,瞬间幅散向整个云雾山峰,令原本如神圣横天的金桥光华大减,尔后虚空中凭空伸出一洁白如玉的手掌,直接挡在了金色前,一把将其抓在手中,尔后...捏碎!

    一道仿佛从虚无中走出的身影渐渐浮现在虚空中。

    “老祖宗!”临元雍突然感觉自己可以开口说话,惊喜道。

    “是临元氏的圣者吗?”江寒心中暗惊,他知道,开创乾元宗的初代三圣后裔,仅有临元氏长盛不衰,在宗门中掌控着极大的权势,背后有圣者作为靠山,他绝不吃惊。

    天地间,金桥外。

    一道绝美身影立于虚空中,周围雾气涌动,那女子一袭白衣,与周围天地景色融为一体,眼眸中似含有水雾,模糊不清,脸庞上有着面纱,透过其隐隐可见其美丽容颜。

    这时一位绝代佳人,有着超凡脱俗之气质,而此时,她的周身却弥散着云雾光华,令周围的虚空都仿佛坍塌一般,出现了大块大块的虚无之地,这一刻,她便是整个天地间的主宰!

    天之下,地之上,唯我永恒!

    江寒能感受到这女子身上散发出的那可怕气息,可弥散的一丝丝云雾,怕有拥有着斩杀化神境的实力,而那白衣身影,拥有着滔天实力!

    “圣者!又是一位圣者!”江寒心中暗道:“圣者的寿元远超化神境,我乾元宗数万年积累,到底有多少圣者存在?这名女子,论威势倒是不亚于大师兄!”

    此时,她悬浮于虚空中,浑身威压幅散开,令十方惊颤,在场的所有化神境强者都露出了一丝惊色,真正能够无惧她威压的化神境,也仅有古一一人而已。

    “参见元光圣者!”古一带领着数十位化神境,同时向这出现的女子行礼。

    而江寒同样躬身行礼。

    被金桥束缚着的临元雍,眼眸中露出了一丝希冀,连声道:“老祖宗,救我,金华圣者要杀我!”

    在场数十位化神境强者皆安静下来,默默注视着一起。

    “金华,到底是怎么回事?”云雾光华中那白衣女子缓缓开口:“我这族人虽不堪,但他身为现任元心殿殿主,也容不得你一言打杀吧!”

    “元光。”金华圣者站在金桥之上,与元光圣者遥遥对峙,漠然道:“这临元雍,在宗门内公然出手对我宗门弟子出手,按门规当为死罪,我身为宗门圣者,为何不能打杀?”

    “临元雍乃我的后辈,更是我临元一脉的化神境,即使要惩罚斩杀,也当由我来执行。”云雾光华中的白衣女子声音冰寒。

    “元光,我也不想与你多言。”金华圣者冷漠道:“你既然说由你来执行惩处,这临元雍该当何罪?”

    所有人都望着两大圣者的对峙。

    “雍长老!”云雾光华中的元光圣者望向了临元雍,声音淡漠无比:“金华圣者所言,可有虚假?”

    在金华圣者的注视下,临元雍虽有心辩解,但也不敢撒谎,只能道:“金华圣者所言属实,但我只是与那江寒交易不成,愤怒之下才想出手将其训斥一番,并非想杀他!”

    “他乃是圣者亲传弟子,我如论如何也不敢伤其性命!”

    周围的诸多化神境恍然,这才符合实际,毕竟,倘若临元雍真将江寒杀死,引得其背后圣者震怒,怕没人能保得住临云雍性命。

    不过,许多人又好奇起来,两人间的交易又是什么?

    “金华,听到了吗?临元雍本无意杀人,更没有真正伤人性命,自然也就不存在死罪!”云雾光华中的元光圣者平静道。

    “哼!”金华圣者冷哼一声,令临元雍的面色一变,显得痛苦无比。

    金华圣者冷漠道:“他作为一化神长老,却公认对一真丹护法出手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可能没有惩处!”

    “嗯,公然触犯门规,既然如此,便免去他元心殿殿主之职。”元光圣者平静道:“再分派他前往虚空战场,千年不得回归,如何!”

    “老祖宗!”临元雍面色惊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场的数十位化神境强者,包括江寒在内,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免去元心殿殿主之职并不让人意外,关键是后面的惩罚,虚空战场,那可是极度危险的地方,强者如云,杀戮争锋,连圣者都有陨落之危,更不用说化神境了。

    先天强者,能在其中活下来百年都不错了!千年?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时限。

    所有化神境强者心中都是一凛,这样的惩罚,和杀掉临元雍没什么区别了。金华圣者沉吟半响,道:“这等惩罚也足够警示其他人,我没什么意见。”

    元光圣者做出了让步,金华圣者自然也不会再逼迫。

    那云雾光华中的元光圣者,突然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江寒身上,轻声问道:“你,便是江寒吧?”

    江寒心中虽疑惑,但也很是恭敬行礼道:“参见圣者!”

    “嗯!我之前曾听掌教说起过你,对你称赞不已!”元光圣者声音没有刚才那般冷漠,尔是平静无比:“二十一岁的真丹境,在我乾元宗历史上,足以称得上第一人,确实天赋绝伦,有着绝代之姿。”

    江寒怔住了,这元光圣者刚才与大师兄交谈时都很是冷漠,对自己却这般温和?

    数十位化神境强者才将注意力更多放在江寒身上,想起了江寒的身份、年龄以及刚刚表现的战力,稍微一思索,便得出了惊人结论,令他们震撼无比。

    “江寒,你的修行路才刚刚开始,努力吧!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能与我们并列!”元光圣者又抬头望向金华圣者,道:“金华,回头议会上再见,我先回去了!”

    “嗯!”金华圣者点头。

    倏!元光圣者伸手,原本在金桥上被束缚着的临元雍直接被一道光华包裹住,尔后他与元光圣者,倏然间便消失在了这天地间。

    金华圣者俯瞰着数十位化神境强者,淡漠道:“你们都散去吧!”

    “是,圣者!”

    数十位化神境不敢耽误

    江寒心中虽疑惑,但也很是恭敬行礼道:“参见圣者!”

    “嗯!我之前曾听掌教说起过你,对你称赞不已!”元光圣者声音没有刚才那般冷漠,尔是平静无比:“二十一岁的真丹境,在我乾元宗历史上,足以称得上第一人,确实天赋绝伦,有着绝代之姿。”

    江寒怔住了,这元光圣者刚才与大师兄交谈时都很是冷漠,对自己却这般温和?

    数十位化神境强者才将注意力更多放在江寒身上,想起了江寒的身份、年龄以及刚刚表现的战力,稍微一思索,便得出了惊人结论,令他们震撼无比。

    “江寒,你的修行路才刚刚开始,努力吧!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你能与我们并列!”元光圣者又抬头望向金华圣者,道:“金华,回头议会上再见,我先回去了!”

    “嗯!”金华圣者点头。

    倏!元光圣者伸手,原本在金桥上被束缚着的临元雍直接被一道光华包裹住,尔后他与元光圣者,倏然间便消失在了这天地间。

    金华圣者俯瞰着数十位化神境强者,淡漠道:“你们都散去吧!”

    “是,圣者!”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