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章 消息

正文 第十章 消息

    “轰!”

    漫天刀芒汇聚斩下,

    整个天地都仿佛停滞,所向披靡,直接斩在那剩下的两头蛟龙战阵破灭,蛟龙战阵直接破灭开来,而组成战阵的诸多黑甲军士,直接被恐怖的力量席卷,瞬间被镇傻。

    刀芒所过,一切皆化为血与骨。

    至于,黑衍古国一方除火红战甲魁梧男子,尽皆身死。

    “汇聚!”江寒心念一动,弥散天地间的上千道幻身同时消散开来,那原本幅散四方的法则领域再度归匿于虚空中,整个人散发的凌厉气势散去。

    “竟然拥有这样的保命之物,那长梭,应该是一符文兵器,或者是一风系秘宝。”江寒暗道,这些大势力的传人,个个背景惊人,拥有的宝物也极多,除非是瞬间秒杀,不然都难以斩杀。

    江寒扫了眼湖泊四周的各处战场,身影一动,挥手将那数十位陨落的先天军士留下的宝物收起,最主要的是那些残留下的黑色阵甲,价值不凡。

    收起这些宝物,江寒又望向了远处虚空。

    “老大!”一道火红光华闪过虚空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正是之前一直观战的小盘。

    “怎么样?小盘,之前没收什么伤吧!”江寒微笑道。

    “老大,我错了。”小盘趴着,小声道:“我不该冒然出手,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

    小盘虽行事肆意,有时也很骄纵,但它并不傻,知道黑衍古国的一位殿下代表着什么,与这样一位修行者结下生死仇怨,并不明智。

    “该来的总会来,这并不怪你,而且人是我杀的,这并不是你的错。”江寒摸了摸小盘的头,笑道:“只是要吸取教训,日后行事不要太冲动。”

    “嗯。”小盘点点头,又问道:“老大,你们刚才交战,将那水琼玉浆大半都毁掉了,现在怎么办?”

    “夺了多少滴?”江寒问道。

    “四百多滴。”

    “足够了。”江寒微笑道,宗门任务要求是百滴,多余的也只能卖出去换取一些元晶或宝物。

    哗!江寒挥手,虚空中顿时出现了一长达二十丈的紫色飞舟,舱门大开,江寒身形一动,便与小盘进入了飞舟中...飞舟极速启动,朝着水琼岛飞去。

    而四周原本沉寂、一直观战的修行者们,则在这一刻爆发出激烈声响,对刚才的交战不断讨论着。

    黑衍古国,在这元武五域中都属最顶尖的古国,身为一方殿下起码是古国年轻一代精英。

    可没想到这位殿下率领麾下军士到来,与仅仅天元境的‘寒血’进行交战,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仅孤身借助秘宝逃脱。

    天元境圆满,却爆发出真丹境圆满战力,令十方惊颤,甚至许多先天强者都借助水印法术拍下了交战场景,计划着将这些画面卖给一些特殊的情报组织。

    寒血之名,注定会名传四方,甚至令各方圣地古国势力注意到。

    ......

    匼河之域,一处幽暗的峡谷中。

    “大哥!”

    “我们一定要杀了那‘寒血’!”火红战甲魁梧男面色狰狞,浑身散发着恐怖煞气。

    “那六枚天成叶,本就该是我们所得,却被他取巧夺了去。”

    “他还斩杀了我们这么多军士,倘若不报复,这次回去如何交代?...必须要斩了他!”火红战甲魁梧男子双眸中杀意惊人,不停低吼道。

    “闭嘴!”盘坐在玉台上的俊美银甲青年冷声道:“这些军士的逝去,难道不是因为你太过狂骄大意?”

    “大哥!”火红战甲魁梧男子瞪大眼睛。

    “九弟,对付寒血,五哥早有计划,只是我们都没想到当初那头异兽竟然是他的灵兽,也未想到他能爆发出真丹境圆满战力。”一旁的青衫男子手持玉扇,轻声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他的踪迹。”

    “找到他的踪迹?”火红战甲魁梧男子一怔。

    “五哥已经安排了,静静等待即可。”青衫男子笑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倘若真的无法找寻到他,只能说我们与天成叶无缘,九弟你也不需太在意。”

    火红战甲魁梧男子默默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时间流逝。

    一天天过去,江寒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再未有关于他的消息传来。

    ......

    一片广袤的血色草原之上,一条紫色飞舟划破天际而来。

    “终于到了!”江寒站在飞舟的操纵台前,俯瞰着远方的大地,远处的荒凉大地上尽头隐隐有着血色天幕,释放着令人心悸的波动,正是通向匼河城的时空传送阵。

    “哈哈,终于回来了,趴在飞舟里,看这里的血月都快看腻了。”小盘趴在江寒的肩头,欢呼道。

    江寒不由一笑,这段时间他担心会被黑衍古国的修行者找来,与小盘寻找了处隐秘地方潜修,一直等到时空传送阵的开启时间到,方才驾驭飞舟直接来到此地。

    轰!飞舟停下,江寒带着小盘飞出了飞舟,挥手收起紫色飞舟。

    尔后俯冲而下,两人直接落在了平原上。

    这片平原上有着数十座高大恢宏的的塔楼,塔楼上遍布阵法符文,皆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令人心悸不敢靠近,而在塔楼上则有着大量穿着黑色制式战甲的修行者,不断扫视着降临此地的人类修行者。

    “这片平原属于人族修行者的绝对安全区,有着匼河城的大军镇守,不论是妖族还是原住民的强者,都不敢靠近这里。”江寒和小盘解释道。

    “兄弟,独自一人,竟然能活着回来,可喜可贺。”一道粗狂声音响起。

    江寒转头,站着的是一光头大汉,一脸富态的样子,他微微一笑:“侥幸而起。”

    “这匼河之域中可没什么侥幸,杀戮不断,想要夺宝就要拿命搏。”光头大汉摇头叹道:“我们师兄弟三人一起前来,宝物没得什么,最后倒只活下来我一个。”

    江寒点头,确实,这匼河之域对普通天元境来说确实处处危险,也就真丹境才算有一定安全保障。

    “对我们这个天元境来说是险地,但对那些圣地古国传人、绝世天才便是夺宝之旅,像之前传开的,竟然在九河葬土一代的秘境中出土了天成叶。”光头大汉唏嘘不已。

    他说的虽随意,却令江寒面色一变。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