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七十三章 小女子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小女子

    “我说过吗?是你们两个说的。”江寒露出了帅气的笑容。

    小白蛟、白袍老者同时怔住,竟无言以对。

    “小白,宽老,退下吧!”一道声音突然从车辇中传出,冷如寒泉,却极为动人,显得很是平和。

    “圣女!”“主人!”声音传来,原本与江寒对话的白袍老者、小白蛟同时侧身,站在黄金车辇的珠帘两旁,显得恭敬无比。

    “江寒道友,你我算是第二次见面了吧!”那清丽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一些笑意,似乎之前一心要斩杀江寒的人并不是她。

    “我可没见过你,怎么,你要我进你的车辇去?让我们好好聊聊?”江寒调笑道,语气放肆,毫无忌惮。

    “江寒道友如此人杰,即使要见,也该我出去见你。”对峙中,忽然响起如银铃般的笑声,尔后黄金车辇的珠帘突然来开,一道白色身影从走缓步踏出,身姿缥缈。

    在那珠帘拉开的瞬间,江寒的身影便已暴退百丈,拉开了彼此距离,尔后目光才落在远处。

    那道白色身影站在车辇前,没有过多动作,却是一少女,她有着满头白色长发,一袭白色长裙加身,肌肤雪白莹润,气质清冷,宛若神女。

    只是,她的脸庞有着一层朦胧白纱,令江寒看不清面容,只感觉眼眸灵动,有着缥缈难寻的气质。

    “江寒道友,你不是想见我吗?怎么我一出来你就要走?”少女眸子流转,似笑非笑道:“是怕了小女子吗?”

    “圣女地位崇高,我自然不敢冒犯。”江寒微笑道,只是他心中却有着一丝冷意,自己来匼河之域后从未使用过真名,这位妖族皇血圣女却一清二楚,看来这次伏击并非偶然。

    “我江寒只是人族一普通修行者,如果我记忆不假,与圣女并无仇怨,不知圣女为何要以这么大阵势围杀在下?”江寒装作不经意的样子。

    “若人族都是如你这般的普通修行者,怕我妖族早已被灭千百次。”白衣少女露出笑意,声音悦耳:“若你愿拜入我麾下,为我妖族效力,我族联盟对你的追杀自然会停止。”

    “不然,躲得了一次,你能躲过十次?百次?”

    “看来圣女对我很了解,让我很害怕啊!”江寒笑着,尔后又摇摇头:“可惜,我这人最怕别人威胁,一旦有人威胁我,我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些威胁。”

    “看来道友是除掉小女子我了。”白衣少女身如扶风弱柳,含笑道。

    “现在不行,将来若有可能,我自然不会手软。”江寒轻声道。

    “哈哈,那我就等着道友来找我,这雷霆葬土太过压抑,我就不陪道友玩了,要先走一步。”白衣少女轻摇脑袋,显得十分娇俏。

    “不知圣女名讳是何?”江寒面色如常。

    “道友是喜欢上小女子了吗?难道不知道问女孩子的名字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白衣少女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

    “我在问一母树的名字,并非问女孩子。”江寒一本正经,显得严肃无比。

    白衣少女的表情一僵,尔后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继而又恢复如常,转身轻声道:“宽老,我们走!”

    衣裙飘飘,珠帘声响,佳人已入车辇。

    “是!”车辇旁的白袍老者恭候无比,尔后黄金车辇在虚空中缓缓启动,向着与江寒相反的方向离去。

    江寒就这样静静站在虚空,静待那黄金车辇消失在天际尽头一处雾霭通道中,尔后长吐一口气,整个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黄金古树一族的圣女?”江寒思索着,从刚才的对话,他有种感觉,这位白衣少女来雷霆葬土,不像是为那头巨猿复仇,似乎是很早就准备要来伏击自己。

    最重要的,她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

    只是,在江寒的印象中,自己与妖族的交集并不多,之前甚至不知晓黄金古树一族的存在,应该没有得罪这位圣女的地方。

    “罢了,想不通就算了,只是离开这雷霆葬土后要更加小心。”江寒暗道,刚才他看起来平静,心中实则很警惕,毕竟,那位妖族圣女展露的手段是在太诡异,远超他的想象。

    这也是他刚才没有再出手的原因。

    “陨落了上百位妖族强者。”江寒目光已扫过整个小天地,一眼就看见了不少坠落在水面上的宝物,身形一动,将这些宝物都收入储物法宝。

    “可惜,大多数的宝物都被那青色光华轰入了时空裂缝中,不然就这些妖族强者遗留的宝物,怕就是一笔不菲的财富。”江寒暗自摇头。

    泽无当初赐予江寒的时空秘宝,算是他最强的保命之物,就这么用掉的,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宝物,总归要用掉才能发挥价值,能保住性命便值了。”江寒暗道,他感应到了小盘已进入这方小天地,身形一动,朝着远处来时的雾霭通道而去。

    “寒血道友。”两道身影从天际飞来,正是之前逃窜的罗克、沛山行风两人、

    “都还活着,就好。”江寒微微一笑,三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基本也算共同经历生死,关系还是很好,罗克和沛山行风能够都都活下自然是幸事。

    “对方的实力太过强横,刚才我真的已经感到死亡临近,都已经放弃挣扎了,没想到峰回路转,寒血道友你竟然还有如此手段,竟然击败了对方。”沛山行风惊叹道,他对这位白甲青年愈发的好奇,对方的手段一次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那些青色光点,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寒血道友的师门赐予的保命之物。”罗克摇头道:“这样的秘宝,即使在各大圣地古国中,也只有最顶尖的弟子方可能够得到。”

    在罗克和沛山行风的猜测中,以江寒展露的天赋,应该便是和圣地古国同样级数势力中的最核心弟子,这一次似乎证实了这一点。

    “确实是一珍贵的保命之物。”江寒笑道,即使彼此间关系好,他也不愿多说自己的背景。

    毕竟,乾元宗虽然不弱,但在整个东域也仅能算一流宗门,远不及元剑圣地、黑衍古国、云潜古国等等一些最顶尖势力,能不给宗门招惹麻烦最好。

    “寒血道友,可曾探查到幕后者是谁?是否斩杀掉?”沛山行风询问道。

    “未能斩杀。”江寒摇头,隐去了自己的身份,将其余情况向两者详细讲述,基本没有保留,他想听取一下两人意见。

    “妖族?黄金古树一族圣女?”沛山行风惊愕无比:“这样的绝世人物,被我们碰上了?”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