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章 箭荡十方

正文 第十章 箭荡十方

    三日前与那黑袍青年有了冲突后,江寒和罗克便飞离去,找了客栈自行休息了三日,那黑袍青年虽来头巨大,但在匼河城中也不敢找江寒的麻烦。

    今日,便是两界通道的日子,数月来汇聚此地的先天强者尽皆涌出,江寒与罗克同样跟随着人流来到了匼河城外。

    匼河城内一片安详,城外却是被一轮血月笼罩的广袤荒原,形成了特殊的‘血月天幕’奇景,使得其与元武世界的环境有极大差异,只是这仍不是匼河之域,真正的两界通道仍然没有开启。

    “老大,这两界通道什么时候打开。”小盘趴在江寒的肩膀处小声道。

    “等远处那片天幕化为最为纯粹的血色,两界通道自然打开。”江寒笑道。

    “江寒,看来你这几日对匼河之域有些很多了解。”罗克站在一旁道。

    江寒微笑不语,这三天时间他一边琢磨着‘黑鳞’,一边在城中搜集着匼河之域的资料、地图、情报,对这整个匼河之域秘境已有了极详细的了解。

    传说中匼河之域乃是一处古战场的遗迹,曾被古代大神通者将这纵横数百万里的战场废墟从一方大世界中分割,尔后动用恐怖的阵法将其完全封锁,隐匿于重重时空中,彻底尘封。

    只是,再绝世的天骄也会陨落,再伟大的奇迹也要腐朽,历经漫长岁月,笼罩这废墟遗迹的阵法终于出现了漏洞,令遗迹在这元武大世界两族疆域的交界处显露一隅,又恰巧被一位名为‘匼河’的圣者现。

    尔后,两族大战数次,最后议和,最顶尖的一群盖世强者联手将之前的阵法加固,再各自开辟出一条稳固通道,将整个遗迹共同掌控。

    匼河城,便是人族勾连古遗迹与元武世界的通道,此时在城池东方极远处,天地间已化为了血色,散着令人心悸的血腥气味,被一种无形波动笼罩,有着山川虚影从血色中显露。

    此时的城外荒原上,天空地面密密麻麻权势人影,江寒一眼望去便现足足有上万名先天强者,而且还有着修行者身影从匼河城中不断涌出。

    “老大,这些修行者中好多人厉害的啊!”小盘的声音在江寒耳畔边响起。

    江寒点点头,这数以万计的先天强者中,他一眼扫过察觉出来的,便有上百位真丹境强者,至于一些气息隐晦不明的修行者,怕是更多。

    敢来这匼河之域的修行者,一般都是天元境巅峰层次以上,以天元境圆满层次为主。

    突然,江寒的目光落在了极远处的天空中的数十道紫符甲士,这些人身上都散着统一的冰寒气息,令周围的人群都不由自主散开,避免与他们接触。

    在这些人的最前端,却是站在一黑袍青年,他正以恶狠狠的目光望了过来,做出了抹脖子的动作。

    只是江寒的神情却很是淡然,根本不在乎对方的威胁。

    “这冰雪古国的皇族弟子就是厉害,刚死了一批天元境甲士,马上就又调来一批,那黑袍青年雪延峰本身修为一般,只是将护卫厉害,据说冰雪古国有联合阵法,极为强大,他身旁最厉害的四位真丹境联手或许能匹敌初入化神境的强者。”一旁的罗克笑道。

    “嗯。”江寒点头,他当日见过那数十天元境甲士联手的场面,那一件件相同的兵器战甲勾连威能非凡,有越阶厮杀的能力。

    “那家伙看样子是要在遗迹中劫杀我们,进入匼河之域中可要小心点。”罗克微笑道。

    “我倒希望在匼河之域中碰到他,到时候还指不定谁杀谁。”江寒眼眸中有一丝杀意。

    这匼河之域的两界通道会随即分配,相隔再近都会被随即传送开,到时候倘若碰到那黑袍青年落单,他自然不会手软。

    罗克只是笑笑,他倒没再问江寒为何这么有信心,他们两人也只算萍水相逢,对彼此底细实力都不清楚。

    随着时间流逝,匼河城中涌出的修行者越来越少,而荒原最东方那虚幻时空传播出的波动也愈加恐怖,那笼罩天地的血幕也愈璀璨,仿佛在孕育着什么,要从其中奔涌而出,令人忍不住心惊

    “快开启了!”

    荒原上数以万计的修行者,目光也变得愈炽热,喧嚣声愈大了起来,一些经常深入其中的修行者自然清楚,这是两界通道要开启的征兆。

    “全体肃静!”

    一声轰隆声音响彻天宇,整个荒原的最上空出现了一道紫袍身影,赫然就是那位化神境强者‘紫阳’,他正俯瞰着下方无数的修行者。

    “匼河城乃是勾连匼河之域与外面天地的唯一通道,你们此次进入后,若下次想要回来,定不可错过时间地点,一旦错过就要再等三个月。”紫袍男子的声音响彻在这天地间。

    “在匼河之域中,最外面五十万里算是边缘区域,倘若没有真丹境的实力,切不可深入这个限度,其中不单单是厮杀的危险,更重要的是遗迹本身的危险会大大增加,倘若碰到什么禁制阵法,即使是圣者都有可能陨落。”

    “同样,没有化神境的实力,绝不可深百万里,那已经算是内围区域。”

    “至于最深处的两百万里,即使圣者都不敢随即进入,倘若你们能活着进入那里,算是你们的实力。”

    无数的修行者都是静静听着。

    “记住,在匼河之域中有三大阵营,其中实力最强大的不是我们人族,也非妖族,而是‘原住民势力’,所以你们相互间尽量不要内斗,但修行路上生死由命,你们若有仇恨要相互厮杀,我们也不会干预。”紫袍男子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准备进入吧!”

    就在这时,轰隆隆!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播开来,令无数的修行者都不由散出真元波动,忍不住要飞起。

    那远处的血色天幕中,一道道血光射出,弥散在天地间,一股恐怖的波动在天地间扩散,无尽的血光也在不断旋转,就仿佛要将这天幕扭曲成为一道庞大的旋涡。

    “血幕之门要开启了,大家准备!”有经验的修行者在等待着。

    荒原边缘地带,那血幕中原本的虚影世界渐渐凝实,仿佛有着一方真实世界彻底显化出来,但却总是差那么点,影子终究只是影子。

    “江寒,进入匼河之域我们很难降落在同一个地方,有缘再见。”罗克站在一旁,微笑道。

    “嗯,有缘再见。”江寒点头,他同时传音给小盘道:“小盘,进入遗迹后后我们两个或许不在一处,到时候先行想办法会合。”

    小盘点点头,以他们两人如今的神魂强度,只要还在一界中,即使相隔百万里都能感应大概方位,只要相隔不过百万里,就能不断凭借感应不断靠近彼此,最终会合。

    轰!

    就在这短短时间,远处那天幕终于形成了恐怖的一道旋涡,尔后那漩涡中闪电般飞出了漫天身影,有的人浑身鲜血,有的人气息散漫仿佛刚经历一场大战,也有人意气风...生死富贵,人生百态。

    他们都是三月前进入遗迹中的修行者,如今归来。

    整整数十息后,那漩涡中再无一人飞出。

    “去吧,不求获得大机缘,平安归来即可!”紫袍男子声音传播开来,响彻在整个天地间。

    “咻!”“咻!”“咻!”“咻!”

    准备进入的修行者一个个露出了神往之色,催动体内真元冲天而起,整个天地间形成宛若潮水般的人流,一道道虹光冲入了那血红色的旋涡中,其中很多人联合在一起冲入,这样会加大落在一起的可能性。

    小盘抓着江寒的肩膀。

    “走吧!”江寒笑道,体表散着青色真元,背生双翼,整个人化为流光冲天而起。

    “走!”罗克也长啸一声,体内散着阵阵土黄色真元,包裹着自身飞去。

    两人一兽,跟随者大部队很快进入了那扭曲的漩涡通道中。

    最终,这数以万计的修行者在匼河城的诸多黑甲军士目光中全部冲入了血色的旋涡通道中,直到最后一位修行者进入,血色旋涡也在轰隆巨响间再度关闭。

    下一次开启,是在三个月后。

    天地间再度恢复了平静。

    在匼河城那百丈墙壁的城头处,那紫袍男子与红衣长裙女子遥遥望着。

    他们的身旁有着一黑甲军士恭敬回禀道:“启禀两位大人,统计完毕,此次回归的人数总计两万三千余人。”

    紫袍男子听闻,不由摇头道:“上次去的时候是过四万人,仅仅三个月就只剩下一半不到,其中或许就有能够跨入圣境的苗子,我总是在想,这样不断的磨砺下去,死去的人值吗?”

    红衣长裙女子微笑道:“我一位人族从诞生到跨入天元境只需要数十年,这数万修行者,最终只要能出一位圣境强者,对我们整个人族而言就算值了。”

    “或许吧!”紫袍男子叹道:“对至高议会的那群伟大存在而言,只有圣境才算真正的修行者,我们这些寿元短暂的人类,死了一批再过数十数百年自然会再有一批,又能算什么?”

    红衣长裙女子只是笑笑,未再说什么。

    ......

    这是一片泥土都泛着丝丝血红色的天地,在无比漫长的岁月前曾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形成了亿万年都无法磨灭的痕迹。

    轰隆隆!

    原本沉静的天空中徒然裂开出一道道血红色的小型漩涡,尔后在那漩涡中,一道道人影极降落向了天地四方,很快大地上就接连响起了大地碰撞的声响。

    ......

    江寒进入漩涡中,就仿佛昔日进入神渊中的那条通道一般,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终于看到了点点血色亮光,来到了通道的终点。

    “嘭!”

    宛若一颗炮弹,江寒整个人冲入了这方天地,降落在了一片荒原间,心神一紧,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散的恐怖杀机,只是这杀机中的天地元气浓度又极为浓郁,几乎不亚于宗门云雾山脉的元气浓度。

    一座座高山垮塌成为碎石,高达数百丈的大树倒下,一条条沟壑峡谷中有着刀劈斧凿的痕迹,巨大的妖兽残骨、撞毁的飞舟、甚至于还有人类的头骨...杀机四伏,显示着之前岁月中经历的惨烈大战。

    “不愧是名震东域的古战场遗迹。”江寒暗道,扫视四周才现,不但罗克不在自己身旁,甚至连小盘都不在自己身旁。

    江寒知道,以自己和小盘的联系紧密,正常而言是不会被时空漩涡分开的,但很显然,自己碰到了不正常的情况。

    他稍微感应就现,小盘在自己东北方向,彼此距离在二十万里到三十万里之间,只是相隔太远无法灵魂交流。

    “先去找小盘会合,尔后再去猎杀妖族修行者。”江寒望向了天空中。

    这匼河之域的上空没有星辰,只有一轮血月笼罩大地,在血月周围则有无数血红色的丝线弥散,令整个遗迹一切显得晦暗。

    “江寒,那些血色丝线如果我感应没错,应该都是空间裂缝,你要小心点,不管是战斗还是逃跑都不要飞得太高,一旦被卷入空间裂缝,以你的实力必死无疑。”月木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

    “我明白。”江寒点头道,自从自己重塑真我后,月木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虽然依旧不传给自己神通法门,但偶尔也会帮点事情。

    “先去找小...”江寒刚刚踏步,瞳孔一缩。

    直接怒吼道:“死来!”

    全身劲力猛然涌出,寒影刀落入手中闪电般一刀劈下,恐怖的真元汇聚爆,瞬间就将大地劈开了一道长达数百米的巨大裂缝,在这裂缝下方数十米处,有着一头长达二十余米浑身血红色的铠甲,无数密密麻麻尖刺凸起的四足八爪的节肢类狰狞异兽。

    “嚎!”

    而此时,这头异兽的头颅上有着一道长达数米的伤口,无数的紫色液体飞溅,庞大的身躯在摆动,出震天的嘶吼,显得癫狂无比。

    “是妖族!”江寒的眼眸中露出惊喜之色,他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散出的‘敌人’气息,那是妖族族群印章的讯息。

    刚刚这头节肢类妖兽想要偷袭他,却反被他一刀劈杀重创。

    “该死!”“逃!”

    远处的大山中传来咆哮声音,紧接着冲出数道流光朝着江寒这边重来,赫然都是人类修行者,只是个个狼狈。

    “咻!”

    一头展开双翅长达数十米的恐怖巨鸟从山川那头出现,散着恐怖的真元波动,俯冲袭杀而来。

    “孽畜,看这边!”江寒冷声暴喝。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长弓,真元涌动瞬间汇聚成为真正的青色箭矢,弯弓蓄势,直接激射杀去。

    “哗!”

    箭矢划过虚空形成可怕的气流,以江寒如今的力量射出的箭矢何等之快?锋锐的箭尖直接射中了那恐怖巨鸟的翅膀。

    “撕拉!”

    血肉撕裂的声音,那巨鸟的左翅被直接撕裂,紧接着又是接连三道箭矢,巨鸟直接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的血肉爆裂开来。

    正在逃窜的几位人类修行者愕然,哪里来的援兵?这么猛?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