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章 寂灭中再生

正文 第三十章 寂灭中再生

    江寒身躯如血浇,几乎炸裂开来,而外面的生死转轮之力,依旧汹涌而来,内忧外患,要将他彻底磨灭。? ?

    他却只是死死咬牙,全力运转《水源经》,竭力稳固陷入寂灭危局中的新生元界,恢复自身伤势,抵御着那生死转轮之力。

    重塑真我本将圆满,但在最后时刻,新升的大日崩裂,令刚开辟的元界再度四裂,几乎令他当场陨落。

    他头顶的星辰万象异象震动,不断震颤,最终模糊消散而去。

    整个云雾山脉,无数观看的修行者都是呆滞望着,他们中许多人虽不清楚江寒到底在修炼什么,但也能看出,他是在修炼某种逆天神通,在将要成功的关头失败。

    “真我难以重塑,本源界想要开辟,何等艰难?难怪强大如帝宗,也难以出现这样的人杰,这是天骄的埋骨路。”黑袍老者始极圣者轻叹。

    其余数位圣者只是黯然。

    “真一,你的这位弟子,即使失败陨落,也将成为了乾元宗历史上的传奇。”夕落圣者轻叹。

    一位如此杰出的弟子,在生死转轮中挺过了一千八百息,意志何等强悍?最终感悟出肉身成灵之秘,悟性何等至高?

    但是,重塑真我、再开本源界,这条路太过逆天,任你天骄绝伦,也要在登临的刹那被打落凡尘。

    “真的失败了吗?”白袍黑的真一圣者出神,呆呆望着自己远处那正在垂死边缘的弟子。

    不知觉,他就想起了不久前第一次与江寒见面的场景,那个微笑喊着自己‘师尊’的小家伙,那个充满着灵性的少年。

    “江寒...”真一圣者喃喃自语,这是他寄于厚望的亲传弟子,作为师尊,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徒弟死去。

    心中何等难受?

    ......

    “终究还是无法成功吗?”月木在叹息。

    “我在仙皇麾下,曾见过诸多人踏上重塑之路,但他们都倒在了路上,唯有你,真正开启了这一步,但为何依旧是失败?”

    ......

    “老大,你真的失败了吗?”小盘趴在地上,眼眸中不自主涌出了一丝泪花。

    它遥遥望着远处那身处生死转轮中的江寒,它能感受到,江寒的神魂气息正在迅衰弱,以近乎崩塌的仿佛衰弱。

    显然,江寒的生命已走到了最重的尽头。

    ......

    时间流逝,聚元殿中。

    月木一直在观察着,他自然能感受江寒此时的状态。

    盘坐于玉台上的江寒,此时他的眼眸已经彻底碎裂,身躯炸裂,肉身骨骼都已被磨灭大半,无尽的黑白气流已将他的身躯覆盖,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团血肉残存。

    周身大道的共鸣消散,唯留下余音回响。

    若非领悟肉身成灵之秘,血肉衍生不灭,江寒早已死去,但即使如此,他也已到了生生死死的边缘,随时可能陨落。

    “两千两百息!”

    “一千八百息的时候,你重塑失败,尔后走上的死亡寂灭中,两千息的时候,你的神魂之体将要崩裂,按道理就已死去,凭什么又撑了两百息?到底是什么执念和信念在支撑着你?”

    月木呆呆望着江寒,仿佛看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即使曾经是神灵,也无法理解江寒为何能坚持到现在。

    神魂心力消耗过八成,一般的修行者便要陷入沉睡,消耗过九成,便有陨落之危,而如今的江寒,他的神魂之体都已将要崩裂,还在不断分化,要重铸肉身,不愿放弃。

    此时,江寒肉身蕴含的最后一丝神魂灵性都已无法思考,眼前是一片黑暗,无边的痛楚席卷,此时此刻的他,只剩下了最后的执念还在坚持。

    “我一定要活着,活着!”

    “活下来。”

    江寒的意识近乎模糊,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昔日母亲教导自己识字,那温婉的笑容,只是现在的母亲,怎么样了?...出现了妹妹分别时的画面,那哭着的场景,令江寒的心中阵阵伤感....还有父亲手持寒刀,力敌化神,临死前的话语‘江寒,照顾好妹妹’。

    那一幕幕画面,令江寒的意识不由自主颤抖着。

    “母亲...妹妹,真的很想很想你们,想见...你们!”

    “父亲...我答应过你,要以手中之刀,名震这无边大地,完成你昔日的愿景,要铸就我江氏的赫赫威名。”

    “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真的不想死去。”

    “不想。”

    江寒的那如砂砾般的神魂之体上出现了大块的裂痕,紧接着更大的裂痕出现,这是最后的崩灭已经开始,但是他依旧在挣扎,要将这散去的神魂重聚。

    他散的思绪中有着渴望,有不舍,有不甘,他甚至都难以思考,只是本能的不愿放弃,只是,神魂陨灭在即,一切无可逆转。

    “终究要结束了。”月木叹息,江寒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远了他的预料。

    月木的心中满是遗憾,到了这种地步,他即使倾全力,拼着再沉睡亿万年,也只有一成把握救回江寒。

    “江寒,放弃吧,留下一丝神魂本源,我倾全力,也要令你活下来。”月木的的声音回荡在江寒的心神间。

    只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蓬!”一道轻微只有神魂才能感应的轻响,江寒的神魂,终于崩裂开来了,而江寒,竟然还没有死去。

    月木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生,他也无能为力,他真的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江寒,到了这一步还不放弃。

    那留下的最后点点神魂光活,宛若黑暗中的烛火,随时可能倾覆。

    “母亲,妹妹,想你们。”

    “琴儿,真的想再见你。”这是江寒的思绪波动。

    “我告诉过你,终有一日,我会杀上天界,去见你,再见见你的音容笑貌”

    “这是我的执念、信念,是我九万年不屈的坚持。”

    他这一生,几乎没有什么远大追求,他在地狱中苦熬九万年,只是为了昔日的誓言,转世后,他又多了要守护的东西,父母、妹妹,这些都是他心底的眷恋。

    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他也渐渐有了自己的追求,他为那太古东帝的风采折服,他因那无数奇妙的法则秘术而惊叹,他为自己取得一次次进步而欣喜。

    他想一步步踏上修行的巅峰,想看看这诸天万界的的风景,去体悟生命中不同的玄妙,这都是他的自己的渴望。

    但是,归结根源,他内心最深处的修炼源动力,还是他心底的亲人,他心中的眷恋的爱人。

    “我之愿,便是要爱我及我所爱的人幸福。”

    “纵死,也不放弃。”

    当江寒那最后的神魂之火熄灭,当残存的身躯如同尸骸被那生死转轮之力磨灭。

    “轰!”“轰!”

    就在那最后一刻。

    一股恢宏浩荡的气息,自他那神魂死寂的刹那升腾,那隐藏于虚无中点滴灵光觉醒绽放,本源气息觉醒,万千星辰再临。

    江寒感觉自身意识陷入无边黑暗中的瞬间,仿佛有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将自己托起,尔后彻底苏醒,一股股神魂力量再聚。

    周身的生死转轮磨盘在退去,一黑一白两图恐怖气流在极散去。

    冥冥中一股至高的力量降临,令他那原本被磨灭的肉身彻底重塑再生,血肉衍生的最核心中,轰隆间开辟出了一方浩瀚天地。

    轰隆隆!

    天地初开,真元之海汇聚扩张,一轮青色星辰,自那元海中升腾而起,有着浑厚的水之本源气息释放。

    随后,星辰归位,一道道秩序锁链射入虚空,宛若宇宙本源亲临,至高神圣。

    江寒终于明白重塑真我的真谛。

    “重塑真我,极境之路,于低谷走过慢慢长途,坚持本心,终达巅峰,而辉煌中走上崩灭,磨灭一切,再开一个煌煌天地。”

    “于寂灭中再生,登临绝巅。”江寒自语。

    本源界开辟,青色星辰绽放出耀眼光芒,射出了他的身体,向四方照射而去......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