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八章 蜕变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蜕变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

    “穴窍星辰,就要将肉身看做宇宙,以宇宙构架”

    “太疼了,该死!”

    江寒在承受神魂撕裂痛苦的同时,依旧是疯狂压制着那种痛苦,不断分化魂魄,不断琢磨研究着血肉之秘。

    七百息八百息

    意志再强,也需要依托于神魂才能生存,一旦神魂破灭,意志再强,也只有死亡。

    此时,江寒体内的神魂本体已满是密密麻麻的裂痕,更是缩小了一倍不止,感悟度也在不断下降。

    但是,他依旧在死死抗着。

    “历代的级强者,几乎都是从这条路上走来,我不信我会失败。”江寒的心中有着执拗。

    乾元宗仅仅是诸天一隅,这万界星空,天才如林,强者无数,想要越他们走到最巅峰,不经历磨难与痛苦,怎么可能?

    竹雨峰外。

    “整整九百息了。”黑袍老者忍不住开口,声音有着感怀:“难道还不能成功吗?难道他没有感悟出肉灵合一之秘吗?”

    “肉身合一,即使是真丹境修行者,也不是每个人都感悟出来,他才多少岁?十七岁吧!”玄琴圣者叹道:“连元界都从未演化,这么短的时间,想要成功,谈何容易?”

    江寒,在她看来,实在太稚嫩,在她漫长的修行岁月中,十六七岁,不过刚刚起步而起。

    “九百息,已经过当年我所见的九位绝世天才,那都是帝宗一代弟子中选拔出的最妖孽天才。”夕落圣者俯瞰着下方的江寒。

    “他的肉身强度气息,已接近真丹境,难道,真要以天元境媲美真丹境,才能点**窍星辰,开辟水源界吗?”真一圣者望着自己的弟子,他的眼眸中满是担忧与焦虑。

    他们身为圣者,虽都知晓有这条至强路,甚至亲眼见证别人闯过,但终究无真正成功的范例,无人成功过。

    在他们的认知中,这样的事迹,只有古典上记载,但凡成功又成长起来,皆是名震一域乃至横推十方的无敌存在。

    在他们的认知中,那是传,唯古方存。

    这条路,十死无生!

    所以,即使江寒坚持到了九百息,他们的潜意识中,也不认为江寒能够成功

    一千息一千两百息

    “分化魂魄!”江寒再度化出丝丝魂魄,进入新生的血肉中.

    此时,那不断折磨的痛苦,已经令他的整个意识都开始模糊,他的神魂之体上,满是裂痕,随时都有崩灭的可能。

    到此时,江寒甚至感觉,他过去所有受过的疼痛,都不及这一次来的强烈。

    这神魂撕裂重组的痛苦,比当初在地狱的痛苦,还要强烈千百倍,而且,不同于地狱中单纯的折磨痛苦,在撕裂神魂的同时,还在不断消融他的神魂之力。

    就仿佛酷刑,你能坚持三分钟,你能坚持十分钟,但是一天?十天?一百天呢?即使你真能抗住这酷刑,最终会被酷刑活生生杀死!

    不是意志屈服了,而是神魂彻底死了!

    此时的江寒,便是如此,他的神魂要死了

    “江寒,坚持不住了吗?”月木的意识依附在界木芯上,默默观察着旁边那不断颤抖,有着无数密密麻麻裂痕的江寒神魂本体,那散的冰冷到极致,决不放弃的意识波动。

    那是一种疯狂的状态。

    “重塑肉身,自古就是至强者的路,即使是当年的仙皇,也未敢尝试这条路,因为太难了,所冒的风险与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这是天骄的埋骨地,是帝者的崛起开端,我不知道你的心中到底有多大的渴望,非要去搏这十死无生的至强路,但是,能抗过一千两百息,已足够证明你自己,你的不凡!你的桀骜!”

    “现在放弃吧,保留神魂一点灵光,我拼的再沉睡漫长岁月,也会动用界木芯,令你活下来,虽然此生再无法修炼,但终究算是活下来了。”

    月木叹息,他伴生仙皇开辟的真实界而生,乃是天生神灵,如今虽只剩下一道残魂,但见识仍在。

    江寒,已经到了最后的寂灭边缘,若是再进一步,神魂彻底毁灭,即使是传中的帝出手,都救不了他。

    “月木,我不甘心啊!不甘心!”江寒的意念波动断断续续传来。

    “我江寒这一生,从未屈服,要么重塑真我再生,要么这生死转轮彻底将我灭杀。”

    “除此二路,不做他选!”

    “我江寒,不苟活!”

    “绝不!绝不!”

    这是自灵魂深处的怒吼,自内心的不屈呐喊,那种纯粹到极致的意念,令江寒的意志心识,在这一刻,透彻无比。

    就仿佛是一位救子心切的母亲,望着在车轮下的孩子,心中愤懑,心中绝望,当那种母爱爆时,一举抬起了比自己要重十倍的汽车。

    此时的江寒,便是如此,整个人的心灵意志,在这生死的极端压迫下,越坚韧、愈顽强,最终到达了某个极限,瞬间爆蜕变

    “竟然又挺了过来?”一直观察着江寒的月木彻底怔住了。

    “他的意志,在达到了极致之后,又蜕变了?这到底是什么怪胎?”

    一直以来,江寒的修行天赋没能令他侧目,但这意志力,却令他不得不惊叹。

    即使他当年跟随永月仙皇,在仙皇麾下见证过无数的修行天才,但此时他也不得不承认,单论意志之强,江寒在他所见的无数天元境中,当为第一。

    绝对的第一!

    “绝不屈服,绝不苟活,这种信念,到底是如何养成的?他真的只有十七岁?他又经历了怎么样的人生剧变?”月木的心中,有了浓浓的好奇心。

    若非他能感觉江寒的神魂与肉身融合圆满,他甚至怀疑江寒是否是夺舍重生。

    没有人的意志力是随便能养成的,那是一天天的生活经历养成的,唯有极端压迫的环境,才能造就极端不屈的性格。

    江寒的性格意志,到底是如何养成的?

    “荒将,你是否是是因为了解这个少年,才决定将我送入他的体内?你就这么相信他,相信我一定会认同他?”月木心中暗叹。

    过去的他,根本没把江寒放在眼里,只打算以江寒为跳板,待时机一到便会离去。

    但此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被这个少年折服了,那般不屈的意志,即使天赋稍差,进步稍慢,但只要中途没有陨落,必然能有大成就。

    “罢了,罢了,江寒,倘若你能闯过这一关活下来,我月木,就真正将你作为仙皇传人来培养。”月木心中终于做出了决定。

    “只是,你先要活下来啊!”8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