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主动寻死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主动寻死

    金色火焰消失,一切恢复了平静,只剩下那头金红色小猪,蹲在那玉盘上。?

    这金色小猪蹲在那里,咧开小嘴,显得很有人性化,看着江寒脑海中不由自主冒出了‘蠢萌’两个字。

    “小盘。”江寒微笑着。

    小盘的眼眸呈现着金黄色,听到江寒的话,眼神一亮,轻轻一跃,仿佛一道风,就已扑进江寒的怀里,道:“老大,我又活过来了。”

    “哈哈,挺过来就好,我还担心你出事。”江寒摸着小盘的头,笑道。

    “我是谁,我可是小盘。”小盘昂叫道,身体不停摆动着,显得很是兴奋。

    一人一兽又聊了一会,再停了下来,江寒才问起自己的疑惑。

    “小盘,你不是跨入天元境了吗?这次为什么又进化了呢?”江寒问道:“我记得你最初的时候是六足四翼的形态,现在还无法变成那样吗?”

    “老大,我一个个回答吧,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小盘连忙道:“老大你知道,我有着传承记忆,所以从来没有让你担心我修行。”

    江寒点头,这他很早就知晓,而且他知道小盘的传承记忆无法外传,就仿佛他得到的神渊秘法一样。

    小盘道:“其实,之前虽有传承记忆,但那时候,脑海中有着一道屏障,屏蔽了许多东西,让我只知道一部分传承记忆,而这次进化后,才又获得了一部分记忆,里面有着适合我修炼的功法,而且,我有感觉,这些记忆,也并非是我完整的记忆。”

    “难道还要再进化一次?”江寒露出了惊疑之色。

    “按照传承记忆,我现在刚刚脱离幼生期,踏入成长期,距离进入巅峰期,还需要修炼很长一段时间。”小盘连道:“刚刚我的神眼双翼形态,便是我天生的战斗状态,不过,在那个状态下,对我的消耗会非常大,至于老大你的四翼,我还无法施展。”

    “江寒。”月木的声音在江寒心神间响起:“最古老的一些族群和你们后来诞生的新生代族群有很大不同,他们通常都有着数种身体形态,有擅长正面搏杀的、擅长逃命的、擅长休养的形态等等。”

    “竟然如此恐怖?难怪曾经留下无尽威名。”江寒不由惊叹。

    “没你想象的那么神秘,后来有大能根据它们的身体形态,研究出一强大神通,修炼此神通者,无物不可拟态,甚至变成你的师尊站到你的面前,你都察觉不出来,那才是大神通。”月木的声音中有着神往:“你再问问小盘,它达到成熟期,可达到什么境界?我好判断一下它的潜力。”

    江寒自无顾忌,直接问道:“小盘,你达到成熟期,能达到什么境界。”

    “记忆被屏蔽,我也不清楚,只是感觉还需要很久。”小盘道。

    “还需要吃元晶来增加成长度吗?”江寒笑道:“如果还需要,你告诉我。”

    “不用了,老大,进入成长期,我可以自己吸收元气修炼,而且,也可以修炼其他一些神通法门。”小盘趴在他怀里道:“老大,等我将那几大神通修炼入门,按我传承记忆的法,即使再碰到真丹境的强者,也能一较高下,到时候就能帮老大你了。”

    一直以来,小盘都渴望着能帮到江寒,尤其是当初在祁阳郡城一战,江寒浑身是血,手持寒影刀,独自硬抗雪神宗朗宇的情形,令它至今难忘。

    “好,我等着那一天。”江寒大笑,摸着小家伙的头,又郑重道:“小盘,你和我的修炼不是同一条路,我很难指点,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一定要告诉我。”

    对江寒来,小盘不是灵兽,更像是弟弟,两兄弟算是从弱小中一路共同成长起来。

    子啊那片雷霆轰击的破碎大地上,从那个白衣少年带走那头六蹄小猪开始,就已注定了彼此难以分清的关系。

    “老大,我知道,我可不会和你客气。”小盘嘻嘻笑道。

    “嗯,小盘,这段时间,你先在山峰上修炼,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去问应盈和许印,我最近需要闭关修炼。”江寒对着小盘道。

    小盘连声道:“老大,你安心修炼,我也会努力修炼,不会打扰到你。”

    江寒一笑,起身,身形一动,就已来到了玉台上,盘膝坐下,而小盘也是

    “哗。”

    一股奇妙的气息弥散贯穿全身,令江寒的心中空灵不少,感觉神魂思绪的运转度都快上了不少,对那冥冥中的宇宙本源法则波动感应也更加清晰。

    “这玉台效果倒是不凡,你的宗门有心了。”月木道。

    江寒不由一笑,这玉台与这聚元殿,才是这竹雨峰中真正的宝物,有着辅助修炼的效果,价值难以想象,不过,这些东西,都只是外物,修行路上,最重要,依旧是靠自己。

    不再话,江寒闭眼,默默运转《水源经》上的法文玄功,开始尝试着演化元界。

    元界,便是神道修行者的根基,一切的大神通,玄妙功法,皆是由元界而生,就仿佛一栋摩天大楼,无论多么壮阔,多么瑰丽雄伟,最重要的却是那最不起眼的地基。

    但是。

    时间一天天过去,江寒自觉对法门真意已感悟到了极致,但元界中依旧一片平静,没有丝毫动静,根本无法按照他的构想演变。

    “月木,到底是为什么?我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能演化元界。”江寒沉声问道。

    “我以为你还能一直沉住气,没想到还是忍不住问了我。”月木嘿嘿笑道:“你这种情况才正常,你以为这《东帝经》上记载的法门是什么?随便就能让你修炼成功?这可是直指本源大道的最强基础法门。”

    “那我要怎么办?”江寒声音不变。

    “你虽身负帝血,但这帝血有灵,一直在沉睡中,内在本源被封锁,没能释放全部的潜能,所以你的天赋远不如其他帝血强者,如果是正常的帝血,怕只需要一月就能入门,至于你,很难!”月木道。

    “我是问该怎么办?”江寒沉声道:“我需要要的办法,不是要你原因。”

    “你的境界足够高,水源之体在我帮助下也已入门,肉身也够强,潜修个几十年,应该能入门,到时候自然就是一片坦途。”月木道。

    “几十年?”江寒声音回荡在元界核心中:“有没有缩短时间的办法。”

    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消耗,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修炼入门,将修为迅提升到天元境圆满层次,唯有如此,才能尽快的前往雪神宗。

    “办法自然有。”月木道思索了一下,传音道:“只是风险太大,我劝你最好不要用。”

    “什么办法,出来?”江寒毫不犹豫道,不管什么办法,总要试试再,他耽误不起。

    “既然如此,我告诉你。”月木道:“你元界核心的帝血之灵封锁了内在本源,令你只有使用其中蕴含的小部分能量,你要做的,就是惊醒那帝血之灵,令它不得不全力释放血脉本源之力。”

    “惊醒它?”江寒沉思:“它自己陷入沉睡中,我该怎么唤醒?”

    “它虽是帝血,但终究也只是一滴血,如果你死了,它自然完蛋,你觉得它什么情况下会被惊醒?”月木提醒道:“难道这么多年,它就从来主动释放过力量吗?”

    江寒立刻就想起来了,当初在荡魔山与绝尘一战,似乎就是这紫血觉醒释放了全部力量,令自己反败为胜,那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自己跨入天元境,开辟元界,它凭空出现,进入了元界核心中,让自己第一次认识到了它的本来面目。

    第三次,是自己在祁阳郡城与朗宇一战,同样是在自己濒临死亡时释放潜在力量,只是,那个时候自己与朗宇的差距实在太大,紫血没能挥出决定性效果。

    “只有在我濒临死亡时,它才会出现?”江寒喃喃自语,抓住了重点,眼眸中有着寒芒

    江寒轻轻闭眼,心念虚影出现在了元界大日核心内。

    江寒默默观看着这片晦暗空间,那数以百计的星点依旧在飘散离合。

    而在这片空间的中央,依旧是那滴紫色血滴,以及那截灰绿色的‘界木芯’,两者尽皆散着悠远的气息,显得神秘无比。

    “感受到那紫血中蕴含的恐怖力量了吗?”月木的神念波动从那界木芯上传来,道:“只要你能惊动其中的灵,在它释帝血本源力量的瞬间,就能借助它冲击元界四周的混沌边缘。”

    “也就是,如果我自己将自己弄到濒死边缘,很有可能会令它觉醒?”江寒沉声道:“尔后,借助那力量,运转《水源经》,演化元界?”

    “理论上是这样,但倘若到时它没有苏醒所以,我劝你不要冒险。”月木传音道:“别到时候,真把自己玩死了。”

    “我知道了。”江寒的虚影默默盯着远处那滴紫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最终这心念虚影缓缓消散开来。

    “你不会真的想要这么干吧!”月木惊疑道。

    只是,江寒再没有回话,但是没有多久,月木就感觉到,江寒的体内元海中汹涌起来,原本的液态真元掀起了滔天巨浪。

    “轰!”

    那元界的边缘处,猛然被撕裂出了恐怖的伤口,原本肉身与元界相连的一道道虚空锁链,直接断裂开来,令整个元界,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要不要玩这么大?”

    “虽然觉得你这个人不咋滴,但我还是希望,你暂时不要死的好。”月木的意念依附在界木芯上,惊愕的望着眼前一切。8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