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章 通天界木

正文 第二章 通天界木

    “你是什么人?和永月仙皇有什么关系?”

    江寒的心中警惕,他用意念与那绿色块状物中散发出的精神波动交谈着。

    即使感受到那块状物体上散发出的恐怖到极致的气息,他即使心中畏惧,也不能退缩,。

    元界核心,乃是他全身最为重要的地方,也是一身修为所在,绝不容失。

    原本,紫血在其中,就已令他很不舒服,如今这个物体,更是有着自我意识,如何了得?。

    就仿佛,你最私密的地方,随时随地有个人,可以窥探你的**,这种感觉,令江寒非常难受。

    “你可以称呼我为月木神,也可以叫我界木王,哈哈哈。”那块状物体上散发出精神波动。

    “界木王?月木神?”江寒心中冰寒,心念‘注视’着那灰绿色块状物体,在他的全力注视下,那未知的精神波动不断震荡着。

    “我在问你,你是谁?为何会在我这里?”江寒的意念中透着冰寒杀意:“告诉我,不然,我绝不会让您好过。”

    “我的本体,乃是永月仙皇开辟的‘真实界’中诞生的通天界木,也是那方真实界中的第一个生灵。”灰绿色物体用意念道,声音中有着自傲。

    “通天建木?我让你成通天死木。”江寒微微冷笑,心中一动,心神识海中神念之力,瞬间就遍布了整个元界核心,直接施展‘神念化兵’秘术。

    这方空间,瞬间就布满了一道道虚无的‘意念之刃’,散放着可怕杀意,遥遥对着那灰绿色块状物体。

    对于这意念波动,江寒的心中,有了自己的猜测。

    “该死,你干什么,快吧这些东西撤走。”那原本浩瀚淡定的意念猛然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尖锐起来:“快撤走这些意念一刀,别以为我月木神只剩下一道残魂,就怕你了。”

    “残魂?”江寒的心中一定,道:“我知道这块东西是那葬皇界中的老不死神魔送入我体内的,来头很大,只可惜,你只是依附在上面的残魂,操纵不了它,所以,你别想吓唬我。”

    当然,江寒也只是试探,他有感觉,这道意念的来头,怕是极为恐怖,仙皇开辟的‘真实界’?通天界木?这种身份,怎么能不弄清楚。

    “如果不是我操纵这块木头,你怎么可能掠夺到那么多世界本源之力,这么快将那水源之体修炼入门。”月木神传递意念道。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江寒一怔,随即又诡异一笑,果然是它干的,掠夺了云雾世界的本源之力,令师尊以为自己施展了什么天赋神通。

    “小子,你打什么坏主意?别想着抹杀我的残魂,没有我操纵压制这界木芯,它瞬间就会将你这体内元界撑爆,它可不像那滴紫血那么老实。”月木神警惕道。

    它的心中有点后悔,感觉自己暴露的太早,现在的它,才刚刚苏醒,神魂本意还太弱了,空有强大的本命法宝,却无法操纵,只能偷偷摸摸干点事情。

    不过它也知道,后悔无用,江寒既然已经探查来了,自己即使不主动现身,怕也躲不了多久。

    “这个灰绿色块状物体,是界木芯?到底什么是界木?”江寒声音又冷了下来:“你说清楚。”

    “通天界木,就是一方真实界刚刚诞生之初,同时长出的一颗树木,又名世界之树,有着镇压世界本源之能,随着真实界一同成长,终极目标是帮助真世界得证为‘始’,以渡过一元无终之劫。”月木神意念传播来:“而这块物体,乃是永月仙皇开辟‘真实界’的通天界木的木芯,拥有着无尽威能,我便是那界木之灵,当年仙皇威震诸天时,我也曾化出分身,遨游诸多世界,令我月木神之名,传遍大千。”

    “你既然这么强,为何又会落在这种地步?”江寒沉声道,那道道意念杀刀,倒是没有散去,依旧凝聚着。

    真实界,江寒知晓,这是神圣法修炼到极高深境界后的一种说法,而渡过那所谓的一元无终之劫,他在那宗门初代三圣留下的《古言道书》中看到过,只是太过高深玄妙,不甚了解。

    “是帝,横推诸天万界,纵横星河寰宇,至高至上、无法无天的帝,是他们...”月木神突然激动起来,咆哮道:“当年的仙皇不过刚刚触碰那个境界,我月木神大人才诞生数万年,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那场浩劫来了,他们也来了,都在寻找......哈哈哈,帝又如何?依旧找不到,全都死了,仙皇死了,帝也死了,他们也死了,唯独我,又活过来了。”

    “他们?他们是谁?都是帝吗?古今史册上都记载的一群至高存在,都在寻找什么,这月木神,在说什么?”江寒心中暗道,他无法判断对方的真假。

    毕竟,自他修炼以来,知晓真正有名号,有历史传说的帝,一个是太古东帝,还有就是那古老传说中奴役人族的妖族大帝。

    这两位,都是于一个时代中,冠绝诸天,横推天地无敌的至强者,这样的人,有一群?还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共同围杀了永月仙皇?

    开什么玩笑。

    “小子,仙皇陨落后,真实界破灭,我的本体也只剩下这最后的精华,上次是荒将唤醒了,传给我意念,把你选为了仙皇传人,让我才来到你的身边,要我好好教导你。”月木神继续道:“但我可没这个兴致去教你,我月木神可不愿做一辈子界木,终有一天,我要开辟自己的真实界,成皇为帝......”

    月木神的意念神神叨叨传来,就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既然你对我没什么用,那我还不如把你灭杀掉,这块界木芯,想来也是至宝。”江寒声音幽寒。

    那逸散开的无数意念一刃散开,将那大日中央的块状物体团团围住。

    “停停停,我们商量一下。”月木神连忙道。

    “只要你让我进入一些世界的本源之地吞噬,不断恢复神魂本体,我就把当年永月仙皇的的种种大神通传授给你,不敢说让你成帝,但跨入圣境,那是轻而易举,你觉得如何?”

    “仙皇是仙皇,你是你,你不过是他开辟世界的界木,怎么会知晓仙皇的大神通?想骗我?”江寒沉吟道。

    “哈哈,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月木神大笑道:“真实界,演化仙皇所悟的一切道义法理,自成天地,而通天界木,乃是真实界的本源所在,仙皇虽未教过我大神通,但他那些大神童的根本奥义我即使不懂,也都见过,你要明白,我可是天生神灵。”

    江寒沉默,他感觉这家伙似乎没有说谎,才缓缓开口:“你掠夺了之前那方世界的本源,给我造成了大麻烦,宗门中的圣者还专门找过我,差点就暴露了。”

    “不可能啊!我只掠夺了不到万分之一,根本没有引起那方世界本源的反扑,怎么可能会被圣者察觉。”月木神惊愕道。

    “那圣者是那方世界的掌控者。”江寒再度冷冷开口。

    月木神为之一窒,才喃喃道:“难怪,能掌控小千世界的圣者,个个不凡,早知道我就不吞噬了。”

    “这次麻烦被我避过去了,下次你若要再吞噬什么东西,记得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出了事情,你也没好果子吃。”江寒警告道。

    一个在自己体内,拥有诸多神奇神通,来头甚大,却又不受掌控的家伙,他不得不提防。

    “好,我答应你。”月木神有些犹豫道:“你现在还太弱了,等你跨入圣境,到时候我们找一些无主的小千世界,我驱动我的本体直接将那些小千世界的本源吸干,到时候你就明白什么才是通天界木,现在的话,你暂时修炼这《水源之体》吧,这是太古第一帝留下的基础法门,对你来说,极为不凡了。”

    “这段时间,我还需要慢慢吸收你身上一部分真元,蕴养神魂,重新炼化这界木芯,如果我能稍稍驱动这界木芯,足够与真丹境的修士斗上一斗了,到时候也能帮你炼化天地元气为水系本源之力,使你修炼水源之体的速度暴涨,还能帮你动一动这滴紫血...”

    江寒基本明白了,这界木芯,一是可以作为法宝来使用,二便是也是化元气为水系本源之力,让自己的修炼速度更快。。

    同时,自己日后找机会,去一些世界本源之地,帮助这月木神吞噬世界本源之力,恢复力量,他也会传授自己一些永月仙皇的大神通。

    当然,对于对方的说辞,江寒依旧警惕,抱着怀疑态度。

    “好啦,我刚刚苏醒,还太虚弱,要睡了,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别叫我出来。”月木神的意念波动渐渐消失。

    江寒感受着,尔后才缓缓将他环绕着的意念之刃撤去。

    此时,外界已接近天明。

    新的一天,是新晋弟子统一挑选功法、秘术的日子。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