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七章 黑金会议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黑金会议

    延州江北袭风楼中。

    “哈哈哈,不错,不错!”成林盘坐在座榻上,看着手中的传讯宗卷,高兴叫着,令外面守卫的军士都不由疑惑,不知楼主又因为什么高兴。

    江寒的讯息,通过袭风楼的情报网,向着下方各个州府连续传递,因为,关于江寒的情报,已经提高到与真丹境同级的程度。

    每一位真丹境强者,在大周袭风楼总部中都会专门立册,自然,江寒从小的生活经历等一些详细讯息,也要迅速收集着,很快就查到了江北郡。

    江寒在乾元宗中的事迹,由此也被成林知晓。

    “我这兄弟,可真厉害,原以为他去了其他国度,没想到被洛一师兄带到了宗门总部,还展露出这样的绝世天赋。”成林惊叹,又不由摇头:“他才十六岁,就达到这般地步,不知寒青氏的人得知这消息,会是怎样的表情。”

    当初他帮助江寒的事虽未暴露,但雪神宗之前在江北郡陨落诸多先天强者是事实,他自然也被上面的人训斥了。

    如今,他心中却很是畅快。

    ......

    遥远的青州,雄伟巍峨的神山殿宇中。

    数尊黑色王座分于不同的方位,各自占据一方,每尊王座上都有着不同虚影。

    “诸位,乾元宗江寒的事情,你们可都知晓了,经过下面的情报侦查,确定他就是寒青薇的那个儿子。”一袭黑袍的黑发老者缓缓开口。

    “十六岁,登圣一道两百级天梯,肉身之强可想而知,且他似乎觉醒了圣莲血脉,神魂定然也极端可怕,此子,论天赋还要超越他的父亲。”金袍强者声音中有着惊叹之意,迷幻虚影在其周围环绕,令人难以看清容貌。

    “这个江寒,拥有我族血脉,他的母亲妹妹都在我们这里,能否让他回归宗门呢?”一位绿裙女子柔声道:“烈长老,上次你为何未将他一起带回?”

    “你们觉得可能吗?”穿着青衫的寒青烈坐在王座上,声音淡漠:“当年他父亲死时,他已十一岁,而且是亲眼见着自己父亲被杀死。”

    “那是我族的不对,有和解可能吗?”黑袍老者沉声道:“毕竟,他拥有我族血脉。”

    “他的生命是他父母给的,不是我们给的。”寒青烈淡淡道:“而且,我雪神宗杀了他的父亲,囚禁了他母亲,毁了他的氏族,带走了他的妹妹,干过什么好事?如今他展露了天赋,就想着让他回来,为我族征战?你们觉得可能吗?”

    其余诸强相互对视,尽皆沉默无言。

    “如此说来,他的心中,对我族还有着仇恨?”那隐藏于冰雪中的老妇冷漠道:“烈长老,你既知晓,当日你为何不直接将他斩杀,以绝后患。”

    其余几人顿时都将目光放在他寒青烈的身上。

    “墨尊,你是我的长辈,我尊重你,但你也要明白,江寒,是我妹妹的儿子,是我寒青烈的外甥。”寒青烈的声音冰寒彻骨,又扫视其余人道:“上次的事,我不知是谁泄露出去的,但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

    “江寒和乾元宗的古一关系莫逆,此次未必不会拜他为师,甚至可能有圣者收徒,江雨同样会成长起来,他们两兄妹,希望你们考虑清楚。”

    随即,寒青烈的虚影轰然飘然散开,消失在大殿中,只留下数位化神强者沉默不语。

    ......

    寒青烈神念在议事大殿中消散,真身却已来到了神山的一隅。

    这里有着一座座装修精致的别院,小桥流水,树林阴翳,很是安谧,这些别院中都囚禁着一些身份特殊的人物,有着阵法镇压,更有守卫日夜不停的巡守。

    寒青烈身为寒青氏的最高层之一,自然无人敢阻拦,一路出行,顺利进入了一处庭院中。

    在庭院的中央,那花园中,有着一位白袍妇人侍弄着花草,远远望去,竟有着与天地融合为一之感,显然神秘无比。

    寒青烈望着那白袍妇人,心中一叹,自从他突破化神境,就将自己妹妹从天青海囚禁地中移到了这里,但直到江雨到来,两人的关系才算真正缓和。

    但也只是缓和罢了,谈不上好。

    寒青烈沉声道:“妹妹。”

    “嗯?”一袭白袍的寒青薇转身,她的面容平静,无喜无悲,道:“你来干什么?”

    “在这里,生活的还习惯吗?小雨来看过你没?”寒青烈道。

    他看着自己的妹妹,虽然其面容依旧年轻,但那股精神上的疲倦感如论如何也掩藏不住。

    “小雨来过。”寒青薇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尔后又隐去,道:“我终究没能陪着她长大,不那么亲近,只能听她说说她的故事,她的哥哥,她的江氏山庄...”

    顿了顿,寒青薇再度道:“突然来我这里,你有什么事嘛?”

    她的声音淡漠,不带丝毫情感。

    “有关江寒的事情。”寒青烈轻声叹道:“他今日登乾元宗圣道天梯,一次冲上两百级,论天赋,比我,比他父亲,还要高,或许,数十年后,他会就来接你,所以,养好身体。”

    “你说的,是寒儿?”寒青薇怔住了。

    “对,你的寒儿,注定要名动这无边大地的江寒。”寒青烈声音悠悠,已消失在这庭院中,只留下了寒青薇怔怔站着。

    “寒儿。”寒青薇喃喃自语。

    突然间,她回忆起了昔年的一幕幕,那个在自己怀中的婴孩,那个日日不断修炼的孩童身影,那个已有其父三分风采的英俊少年...

    自己那个在风雪夜中孤独站着的孩子。

    似乎,已经有五年未曾见过了。

    “正哥,我们的孩子,终于要长大了。”寒青薇呆呆的,露出了鲜有的笑容:“正哥,我会好好活下去,好好灯火下,等着寒儿,再去见你...”

    她的眼中,止不住的有着泪水。

    ******

    与此同时。

    在雪神宗云雾山的最核心处,圣者宫中的一巨大殿宇内。

    殿宇内通体都是青色,墙壁是青色,地面是青色,甚至连那圆桌都是青色,唯独那围绕着巨大圆桌的座椅有着黑色、金色两种颜色。

    此刻,在这圆桌的黑色座椅上,坐着一位位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存在,其中赫然有着古一元老、太辰殿主、那之前的白袍青年等几人。

    整个圆桌周围,一眼望去,足足有十几人。

    当然,还有着更多的黑色座椅空缺,至于圆桌最前端的五尊金色座椅,则空无一人。

    而在这些强大存在的面前,有着一巨大光幕,上面正是江寒登天梯的场景,不断播放着。

    在那圆桌上,每位化神境强者,更是有着白纸宗卷,上面写满了字迹。

    “各位,这便是江寒登天梯时的表现,一次冲击两百级阶梯,在我乾元宗历史上,与莫风圣者、玄幽圣者...等六人,并列第一,同时,他也是我太圣宫历史上的第二位。”一矮个男子扫视四周道。

    另一白袍的魁梧壮汉点头:“他的经历很清楚,幼年至少年时代在延州江北郡修行,尔后父亲被杀,母亲被雪神宗带走,在血祭兽潮中与我门弟子‘洛一’结交,在进入宗门前曾与雪神宗内门弟子一战,爆发出媲美天元境圆满战力,斩杀对方后,最终被古一元老带回宗门。”

    “江寒的父亲乃是源师弟子,母亲是雪青氏嫡血弟子,江寒与雪神宗的仇怨,宗卷上有着分析,大家各自自己看。”另一青衫女子柔声道。

    “雪神宗的仇怨不是问题,今天我们讨论的是,该给江寒什么样的修炼条件。”白袍青年起身道:“先讨论一下他的师尊问题吧!”

    若是让太圣四殿的弟子、护法们看到这一幕,心中定然难以平静,什么这会议,便是太圣宫最高会议——黑金会议,唯有太圣四殿的化神境、圣者才有资格参加。

    每一位化神境强者,都是帝国最高议会成员,在整个东域,都算得上是真正的强者,不过,平常的黑金会议,都是化神境强者参加并做出决议,圣者们很少现身。

    “古一元老,你可要收徒?”青衫女子笑道:“你若要收他为徒,我们自然不与你争抢。”

    江寒是圣一殿弟子,古一为圣一殿殿主,他要收徒,自然无人有异议。

    “此子天赋高绝,性情极佳,只是,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教导了。”古一轻轻摇头道:“我的情况,你们知晓,所以,你们先商量一下,最后我再考虑。”

    其余化神境强者不由都点头。

    “他的肉身天赋如此强大,将来有机会将《太一元典》修炼成功,我想收下他,大家看可否同意?”白袍青年第一个开口道。

    “哈哈,白琦,你可不老实。”太辰殿主笑道:“说实话,我是愿意收他为徒的...”

    一位位化神境强者开口道,相互谈论着。

    突然,已闭目养神的古一突然睁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异,凝声道:“诸位,都安静下来。”

    古一的声音严肃,顿时,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同时望向了古一,即使是太辰殿主等数人,都坐了下来,以示尊重。

    太圣宫四殿,以圣一殿为首,作为圣一殿殿主,古一的地位本就极高,而且他更是宗门元老。

    什么是元老?

    一要修为足够高,起码要化神境圆满层次,二要功劳,古一斩杀诸多妖族化神,战功赫赫,更是为宗门做出过大贡献。

    在整个乾元宗化神境中,古一都堪称是地位最高的一位,至于太圣宫内,他更是无可争议的圣者之下第一人,即使是宗门的圣者,对他都很尊重。

    “刚刚,掌教圣主给我传来讯息。”古一元老缓缓起身道:“我太圣宫内,有圣者,要收江寒为徒。”

    一片安静,一位位化神境强者对视惊愕。

    “大家,是否同意?”古一元老扫视四周。

    “同意!”“同意!”“同意”...

    全员通过。

    开玩笑,若是其他两宫的圣者要收江寒为徒,他们还会犹豫,毕竟,道路不同,未必能够教导好。可是,现在是太圣宫的圣者要收徒,他们为什么要反对?

    “嗯,好!”古一点头道:“如此,白琦,岁我走一趟,通知一下江寒吧。”

    —

    ps:第一章到,兄弟们,求一下月票啊!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