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四章 淌血的神话(第一更)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淌血的神话(第一更)

    轰!

    圣道路上,一百九十一级台阶处,那猛然暴涨的压迫力,直接轰在了青衣身影之上,整个巍峨山峰的浩荡云雾,都被那可怕的波动震的翻滚着。

    砰!

    一道道低沉的碰撞声回荡在圣道路上,那青衣身影整个被轰的身体直颤,脸庞五官扭曲,仿佛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江寒。

    只是,此时的他,轻松的神情已彻底消失,流露出了痛苦神情,只是,他的眼神依旧坚毅。

    那恐怖至极的压迫力席卷而至,即使此时的江寒肉身重铸,远比之前强大十倍不止,那承受着恐怖压迫的身躯中依旧有着噼里啪啦的声响。

    那是骨骼摩擦的声音。

    江寒毫不怀疑,若是之前的自己直接承受如此恐怖的压迫力,整个人怕会直接压成肉饼。

    “这点压迫力,我还扛得住!”江寒咬着牙,挣扎着,整个人扛着那恐怖压迫力,竭力想要令自己站直了身体。

    冲到了一百九十级,不尝试冲击两百级,如何甘心?江寒反而被这天梯激起了好胜心。

    “起!”江寒默默调息,身躯猛然而起,左脚踏步而上,登上了一百九十二级阶梯。

    轰!

    那如山般的压迫力,没有丝毫减弱,反而,再度猛然增强。

    “噗!”

    在这恐怖压迫下,江寒的膝盖徒然一弯,尔后硬是顶着这股压迫,再度站直了身体。

    “这压迫力,果真够强的,只是,想要让我江寒屈服,还不够。”江寒的眼眸中有着疯狂之色,他的右脚抬起,硬是再度抗着那恐怖压迫力,彻底站在了更高一级台阶上。

    ......

    时越看着光幕上江寒继续朝着两百级台阶前进,眼眸满是惊骇:“难道,他还要等两百级天梯?”

    此刻,不单单是时越,其余的弟子、真丹境护法,都处于绝对呆滞中。

    甚至于,连那数尊最高王座之上的化神境强者,都被江寒的表现震撼到了。

    一袭黑袍,淡然无比的太辰殿主都不由开口:“这江寒,竟然硬生生抗住了一百九十一级台阶,难道,他还能登上两百级天梯?”

    “不可能。”

    “没希望。”

    白袍青年和红衣女子,几乎同时摇头,红衣女子更是连道:“我乾元宗数万年来,登圣道天梯者无数,入门大典中的记录也不过两百级,那位前辈,何等妖孽无敌?江寒能够媲美?”

    其他人也不由点头,入门即冲上两百级天梯,那是传说与神话。

    当神话出现自身面前,本能就会抗拒。

    “只是,谁又能确定,数百年数千年后,这江寒不会成为新的神话?”古一淡然的声音响起。

    白袍男子、红衣女子等几人不由为之一窒。

    沉默,无言的沉默。

    江寒从第一级台阶冲起,除了古一,谁看好他?他却偏是一路冲刺,最终达到了一个令其余新晋弟子唯有崇拜仰望,令他们都震撼的地步。

    两百级天梯,即使在真传弟子中,都属于一个极难突破的层次。

    甚至于,如今的乾元宗,天元境弟子中达到这一步的,也不超过五人。

    至于入门的弟子,能破百阶天梯就算不错了,难不成,这江寒刚刚入门,就超越了绝大多数弟子?

    即使是太辰殿主,他们也不敢信!

    ......

    时间流逝。

    此时,方玉烨等三人皆是冲击百阶天梯结束,唯有临元玉虹成功,但她也只坚持了三息,就已被那恐怖压迫力轰了下来。

    这样的表现,若放在往年,都极为耀眼。

    只是,在江寒的衬托下,却显的那样不起眼。

    “砰!”

    一百九十七级!

    重重的踏步声音,在这圣道路上传递回荡着。

    “还差三步。”江寒在心中咆哮。

    他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血肉最核心中的青丝符文,都已隐隐颤抖。

    只是,拼到了这一步,他如何甘心就此放弃。

    之前,江寒从那通天楼中得到的讯息,母亲在那雪青氏中被囚禁,但因为舅舅的缘故,并未遭到什么虐待,只是母亲本身心伤,身体虚弱。

    真正经历幼年到年少的十一年,唯有江寒才明白,父母的感情何等之好,才知道父亲死去对母亲的打击之大。

    所以,当舅舅出现,带走妹妹时,江寒才默许没有反对,他希望妹妹能够去雪神宗,带给母亲一丝心灵上的慰藉。

    而在江寒的内心深处,他渴望着有朝一日,报了杀父之仇,踏破雪神宗,再去见母亲,和母亲妹妹一起去祭拜父亲。

    想尽快达成这一切,就需要迅速提升实力。

    登天梯,达到两百阶,江寒当然代表着什么,这在乾元宗中都已成为传说。

    “只要登上两百阶天梯,必被化神境强者收入门下,甚至于,被圣者收为门徒。”江寒在心中狂啸:“一定要成功。”

    “如此,我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跨入真丹境、化神境!”

    “砰!”脚步猛然抬起,踏响。

    “轰!”无形的压迫力再度暴涨。

    撕拉!撕拉!

    江寒的皮肤表层,猛然出现了道道裂痕,鲜血涌出,刹那间,他的青衫之上,就已化为了血色,血液又顺着身体流下。

    “砰!”

    江寒再次抬脚,踏步而上。

    而这天梯台阶上,他原本停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血液而成的脚印,令人心颤。

    那道不断颤抖的青衣身影,那艰难而缓慢朝着两百阶天梯登临的身影。

    那种沉稳下倔强,那种无敌中风采。

    此时,十二道光幕合一,镜头拉近,显露出了江寒此时的状态,那近乎扭曲的面容五官,那吱呀直响的骨骼摩擦声音,滴滴血液从指间滴落。

    此时此刻,整个乾元广场上,无数观看者,一片安静,许多人的眼眸中,心中都有着某种悸动,那是种莫名情感。

    但即使是最为桀骜的临元极,望着那个浑身血液的少年,也不由自主摇头,最终轻轻一叹。

    这是真正的钦佩,不单单是为对方的天赋而惊叹,而是因为那种少年的倔强,那种坚毅。

    临元极知道,或许,他们之间,依旧不会成为朋友,但今日,他真的被对方折服。

    一步又一步。

    在无数人的瞩目中,江寒终于是完全踏在了那两百级天梯上。

    也就在这一瞬间。

    “轰!”那恐怖的威压再度暴涨,压迫在了江寒的身上,江寒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大片的皮肤继而被撕裂,膝盖都不由一弯,整个人猛然跪下。

    尔后,他双手压地,支撑着身体,顶着那恐怖压迫力,缓缓起身。

    至此,他真正站在了那两百级台阶之上。

    这一幕,所有的观礼者,即使是那王座上的数位化神境强者,都不由站立起身,静静观看着,静静见证着。

    那云雾世界中,那青衫如血的少年,那淌血的身躯,那平静的脸庞上,似乎在述说什么,又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什么是桀骜不屈,什么叫天骄绝世。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晓。

    原本只存于典籍中的神话传说,真正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