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四章 大道之争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大道之争

    云雾山,竹雨峰,地下修行密室中。

    江寒一身黑色武服,赤着双脚,右手中握着通体银白色的寒影刀,左手抓住了青色盾牌,双眼紧闭,静静站着。

    突然,一声轻微的颤声响起,紧接着。

    悄无声音,原本平静的密室中出现了一道道微风,同时,一道奇异波动由那无形的风中散发而出,弥散于整个密室。

    紧接着,一道道雪花凭空出现,整个密室内,以江寒为中心,方圆百米内,出现了整整八百四十片雪花。

    此时,这八百四十道雪花晶莹无比,其上有着一道又一道繁复而奇异的雪白秘纹,这数百道雪花,又被那无形的风联系在一起,万千无形无相的风雪丝线弥散于整个密室中。

    其中复杂程度,远超江寒当年修炼《源体》时体内的元气丝线复杂,对神魂的压迫,更要大十倍以上。

    “雪境,化!”江寒的眼眸中爆射出一道寒芒。

    刹那间,整整八百四十道雪花同时动了,那道道奇异秘纹衍射,发生着不同的变化,一道道丝线相连,最终却是令其中的万千道丝线连接。

    连接的瞬息,雪花光芒大涨,瞬间于无形中隐匿,下一刻,在那雪花原本的地方,出现了江寒持刀的身影,一个个重叠。

    整整八百四十道虚影,每一个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每一个都真实无比,令人完全分不清其中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动!”八百四十道身影身躯同时颤动,嘴唇微开,似乎都在念着什么。

    “蓬!”无数轻微的爆破声响起,那一道道幻影崩溃消散,一条条虚无的丝线崩断,尔后那最初的八百四十道雪花再度显现。

    “散!”江寒面色沉凝。

    所有的雪花全部凭空消散,整个密室再度恢复了平静,江寒也将战刀和盾牌收入储物法宝。

    “这《寒风化影》秘典,第四层的雪境我修炼这么久,依旧没能真正炼成。”江寒暗道。

    自己当初自神渊传承中获得的三大秘典,其中《御雪》、《寒霜六刃》相对简单,一直钻研琢磨,印证所想,也在一直进步着。

    唯有《寒风化影》,即使有所感悟,法则感悟明明到了,但却始终不得门路。

    “寒影七层——成像、分影、九虚、雪境、百念、千化、万真,前三层我已真正悟透,却卡在这第四层。”

    神魂力量接近真丹境,法则境界媲美天元境圆满,江寒自认将第四层修炼成功不算太难,但却一直失败。

    “老大,你的这幻影秘术越来越厉害,数百道幻身啊!即使停止不动,我即使使用神念扫荡,第一时间都没能分辨出来。”小盘趴在密室的角落,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叫道。

    “如果都能动起来,就差不多了。”江寒也不由笑道,数百幻身同时行动,在厮杀中,只要领域占据优势,幻身变幻莫测,敌人很难找到真身。

    “老大,想好了吗?选择哪一殿啊!”小盘道:“是学那个《太一元典》,还是学其他两**门。”

    “再过两天,圣道路上,自然就知晓了。”江寒道:“走吧,上去。”

    呼!

    宛若一阵风,江寒与小盘已飞掠出了地下修行密室,来到了聚元殿中。

    盘坐于聚元殿的玉座之上。

    翻掌,江寒的手中,却是出现了一枚玉简,神念而动,思绪沉浮其中,大量的讯息于心神间流转而过。

    ......

    “自古之帝开创圣法,自此神圣兴,仙圣起。”

    “修行之路,不为顺逆天时,只求得证大道,永恒于天地苍茫洪荒间,是谓之永恒永生,不死不灭之境。”

    “踏入先天,一步超脱,自此踏上大道之途,以成圣成仙成神为终极目标。”

    “神圣法,太古鸿蒙初判时而出,以肉身元界为根基,真元为辅助,神魂识海化界归元,为元界之天道,三者汇聚,灭神圣劫.....开辟一方永恒真实界,得证为‘始’,得以渡过一元无终之劫。”

    “仙圣法,乃上古末乱之时起,阳煌真域,肉身易腐,真元易朽,唯有化虚无元界,汇于识海上,庇护阴神,消万千业火,渡神圣劫.....得见诸天世界之真我,以证真阳元神,为天地大道之守者,得证为‘终’,以渡过一元之始之难。”

    ......

    “我乾元宗,有道典三则,《太一元典》为神圣法之绝顶,以肉身为根基出发,以证圣道。《玄清真策》为仙圣法之上流,以神魂为根基出发,以证圣道。”

    “《上元仙经》,融两者为所长,为近古大能者所著经典,我得其残书而立,亦有精妙之处。”

    “神圣法,有帝者得证,诸界初开时,兴盛之极致,从者何其多,得证大道者存一否?”

    “仙圣法,自古之而来,从未停消,风云汇聚时英豪辈出,终无一人不死。”

    “以上两者,我门下弟子修行,由己由心即可。”

    “天地万界,人神鬼仙,日月星辰,皆有寂灭腐朽之时,我只闻幼儿新生,未闻活者不死,永恒本为戏言,不死只是妄语。”

    “神仙圣法,只为我等长生之术,不必执着于此,修行者,当问自身自己之法理,合心乎?”

    ......

    缓缓睁开眼,江寒长舒一口,走出了殿宇,遥遥望着整个竹雨峰,还有远处那被云雾包裹的其他的数不尽的山峰。

    “难怪风渊师兄要我一定要看着《古言道书》,不愧是宗门三位初代圣者所写,确实经典。”江寒的面色平静:“只是,我到底该如何选择?”

    看完这《古言道书》,江寒也终于明白,为何乾元三宫会有那么大的争执,三大典籍,代表的其实是三种完全不同的修炼之路。

    这是大道之争。

    达到先天阶段,超过凡俗,神魂汇聚阴神,求证大道,自此之后的修炼之路变得复杂。

    所谓神圣法,其实就是武道法门,以肉身真元为主,最终要神魂识海完全融入血肉真元之中,成就完全的神武之体,渡过神圣劫,踏入圣道,此法对肉身的要求极高,《太一元典》便是其中的绝顶法门。

    而仙圣法,则是神魂法门,以神魂为唯一,最终要寂灭肉身元界,渡过重重业火劫,神魂化阳,渡过神圣劫,踏入圣道,此法对神魂的要求极高,《玄清真策》便是其中代表性法门。

    《上元仙经》,取两家之所长,只是,江寒也听风渊师兄谈起,此法门终究还是偏向于神圣法。

    “用更简单的说法,一个是近战武者流?一个是神魂御物流?”江寒露出了一丝笑容:“也就是说,那些御剑者、御物师,都是仙圣法的代表性人物?”

    “那么,我到底是选择哪一种呢?”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洛一不让自己的元界继续演化,修炼路一旦选定,就会从两个完全不同的修炼方向去演化元界、识海世界。

    若是没什么方向随意修炼演化,或许实力能够提高一时,但却会对后续的修行路带来大麻烦。

    “前世我在冥界时,修炼的其实就是神魂之法,这一世,我的神魂同样强大无比,似乎还觉醒了冰雪圣莲血脉?若是从此专修于神魂法门,未必不能有大成就。”江寒默默思索着。

    “只是,我自幼修行的便是武道,最重要的是,我的肉身潜力,太强了。”江寒的眼眸中有着渴望:“从幼年时,我的肉身就远超同阶,当初修炼《源体》后,更是达到了极道武宗的地步。”

    “冰雪圣莲血脉,偏重的提升神魂力量,那我的肉身天赋,到底来自于何处?”江寒嘴角露出了微笑。

    紫血!

    只有那滴神秘的紫血才能令自己产生如此大的潜能。

    “只是,昔年那位神秘大能,送给我这滴紫血到底是何意?是无意而发,还有有意为之?是机缘?还是...?”

    “我在神渊中被卷入的那‘葬皇界’到底是不是昔日的冥界?那神秘神魔口中的‘冥帝’又是何人?与那位宋帝王又有什么关系?”

    “忘川河水我已饮下,可转世后,记忆又为何留下?”

    ......

    思绪一打开,江寒的心如乱麻,一个个谜团从他的心底冲出,令他心中愈发的警惕。

    一个个疑点丛生,似乎都毫无头绪,令他难以理清。

    “关键点,就在这滴紫血,如果能将这滴紫血的来历知晓,自然就能探查那位大能是谁,也就知道,他和当年‘天界’那群人的关系。”江寒的眼眸中,尽是寒意。

    “这滴紫血,潜藏于我的元界核心之中,我根本无法撼动,也无法探查,显然,是我的修为还不够,天元境不够,化神境呢?圣境?”

    “终究是实力,一旦实力到了,即使真是棋子,也能变成棋手,这紫血,或许是危机,但对如今的我,也是机缘,如果没有它,我也无法这么快踏入先天。”江寒心绪流转。

    “当年那位前辈,凭借蛮古战体血脉,修炼《太一元典》成功,我拥有紫血,当初更是极道武道,肉身潜能,绝不亚于真正的上等血脉,我不相信我不能成功。”

    “《太一元典》修炼难度高,却是我如今所能得到的最强法门,若有可能,此法为第一选择,探究紫血真相。”

    “若圣道路不顺,则选择《玄清真策》,彻底将元界焚灭,将这紫血完全摈弃。”江寒的心中做出了决定。

    就看圣道路上能否有所斩获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位位新晋弟子开始入住云雾山。

    江寒不时能看见黑袍执事带着一位位年轻的先天强者从云雾中穿行而过。

    入门大典的日子,也终于到来。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