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三章 这一世的承诺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这一世的承诺

    小丫头的眼中,有着泪花点滴,微微仰头道:“哥哥,你受伤了。”

    “没事,小伤。”江寒摸着妹妹的脑袋,露出了笑。

    江寒心念一动,身体表层的那层层污血已化为血雾散去,体表青色真元流动,裂开的皮肤表层在快速恢复中,仿佛在一瞬间就恢复了平常的姿态。

    当然,这只是表面伤,江寒的体内伤势,虽未危急生命,但却极为严重,他只是不愿妹妹担心。

    “哥哥,他说他是舅舅?”江雨抬头问道,有点迷茫道:“刚才我在飞舟上问爷爷他们,爷爷他们都不肯说。”

    江寒不由望向了爷爷江阳山他们,发现爷爷他们只是轻轻摇头苦笑。

    心中苦涩,江寒暗叹。

    当年,父亲死去,母亲被抓后,他为了让妹妹快乐长大,曾在山庄中下令,任何人不准提那天夜晚的事情,那夜的事件,在江氏山庄中,也成为了禁忌。

    随着时间流逝,直到江雨长到六岁,江寒才带着她去到父亲的坟前祭拜,也只是说母亲被迫离开了江北,但是,他也从未和江雨说过,抓走母亲的人是谁。

    ......

    江寒不知道寒青烈如何找到妹妹他们,化神强者手段莫测,他难以猜测。

    自然,当飞舟都处于寒青烈的掌控中时,寒青烈说的话,爷爷他们敢反驳吗?他们敢开口吗?

    江寒心中清楚,说到底,整个江氏,能够和自己这位‘舅舅’寒青烈扯上关系的,能够让他放下架子的,也只有自己和妹妹。

    从他随手就斩杀数位雪神宗弟子,江寒心中就明白,这位‘舅舅’,在某种程度上,和自己或许是同路人。

    “小雨,他是舅舅,也就是母亲的哥哥,记得了吗?”江寒蹲下身,抱着妹妹,笑道。

    不远处,一直观察着兄妹俩的寒青烈,心中不知为何,流过了一丝暖意。

    “嗯,我知道了,哥哥。”江雨点点头,又望向了寒青烈。

    江雨其实不小了,即使江寒一直保护她,模糊间,对父母的事情已经了解一些,只是,当年事情发生时,她太小。

    这些年来,江寒都近乎扮演着‘父亲’的角色,让江雨在一定程度上,对父母,其实已没有太大的感觉,至于对这位突然冒出便宜舅舅?自然就更无感。

    “小雨,你先和爷爷在那边等着吧!”江寒笑道:“我要和舅舅谈些事情。”

    随后,江寒已将妹妹送到了一旁,远处的**舟也已飞来降落,江通等几人也已走了出来,和江阳山等人相互碰面,不过彼此都没怎么说话,都是静静呆着。

    这里的人,都是江氏嫡血,大多数,都知晓数年前发生的事情,甚至很多人都曾见过寒青烈。

    江寒迈步,来到了寒青烈身前,轻声道:“烈长老,聊聊吧!”

    ......

    两人站在这‘青色’陆地的边缘,下方是被轰击的宛若废墟般的祁阳郡城郡守府,微微拂过,吹起了缕缕丝发。

    江寒挥手,天地之力涌动,已笼罩在了两人的周围,隔绝的声音的传递。

    “烈长老,为什么来这里”江寒束手,声音平淡:“你难道不知,江氏不欢迎你吗?”

    看似恭敬实则疏远的称呼,令寒青烈心中苦涩。

    “若我不来,你今日会是什么结果?”寒青烈轻声道。

    “若非你寒青氏的人,恐怕雪青氏的人也不会来,我江氏也不会到这种地步。”江寒声音漠然。

    “你说的是余华?”寒青烈轻轻摇头:“他是回来禀报过,但并未传讯给雪青氏,而是传递给了我寒青氏高层......尔后我们才知道你和小雨有可能觉醒了冰雪圣莲血脉。”

    “随后,我就派人来,准备接你们去雪神宗。”

    “可我看到的,是雪青氏毁了我江氏山庄,抓了我的族人,屠杀了我的亲友。”江寒露出嘲讽的笑容:“你让我如何信你的话?”

    寒青烈不由一窒,轻轻叹息,尔后才道:“信与不信都罢,我说的都是实情。”

    江寒不由沉默,缓缓开口:“是你救了我,此事我且信你,说吧,找我和我妹妹,干什么?”

    “接你们回雪神宗。”寒青烈缓缓开口。

    “去了之后呢?等死吗?”江寒的脸色,满是淡漠:“雪神宗历代宗主都是拥有冰雪圣莲血脉的女子,小雨觉醒了,所以你寒青氏就要接她回去,让她去代表寒青氏,却争夺那所谓的宗主继承权吗?”

    “你们问过她的意见吗?”江寒嗤笑着。

    “你都知道了?”寒青烈声音沉重。

    “我去过通天楼,知道很多,所以我才不信你。”江寒望向了远处和爷爷在一起的妹妹:“我知你对我父母有愧疚,起码愧对我母亲,我知道你起码不会见面就要杀我兄妹,只是。”

    一边说,江寒的目光,望向了远方,声音平静:“在雪神宗六大氏族中,雪青氏排名第一,倘若那雪青横要杀我和我妹妹,你们能护住吗?”

    “当年的事情,早已结束,小雨,注定会成为我寒青氏的中兴者,雪青横再蛮横,他也不会动手。”寒青烈沉声道。

    “这次他动手了,你又如何?”江寒轻轻摇头。

    “朗宇是另一位元老的弟子,我不能杀,希望你能理解。”寒青烈摇头道。

    “那你还需要问我的意见吗?”江寒轻笑道。

    寒青烈沉默,才开口道:“这是族内长老会上的决议,小雨必须回去,她拥有雪神宗的圣血脉,她就必须担负起她的责任,这是宿命,去接受最残酷的修行,迎接最残酷的挑战,成长为真正的宗门圣女,最终代表寒青氏,去争取宗门圣血权杖。”

    “哈哈,这就是你那狗屁寒青氏的想法?我不知我父亲当初犯了什么错,一定要杀了他,我也不知什么宗门权杖。”江寒的冷漠无比:“我只知道,我妹妹只剩我一个亲人,我看着她慢慢长大。”

    “她是我的亲人,从父亲身死后,我就再未呵斥过她一句。”

    “她在夏日想看冰霜,我就布下千方雪色;她要体验飞行,我就带着她飞上云端;她想要摘星,我就命人买来天外陨铁.....”

    “你这是溺爱。”寒青烈沉声。

    “可是她很乖,一直很听话,修炼也很努力,最重要的是,她很快乐。”江寒的目光幽幽:“我未曾拥有过的快乐,我都给她了。”

    “她终究要长大,去成为雪神宗的圣女,去面对这纷扰世界,你不可能护她一辈子。”寒青烈轻叹。

    “她在床上哭闹要母亲的时候,你在何处?她睁大了小眼睛,问我父亲的时候,你们又在何处?”江寒笑了:“等发现她觉醒了血脉,你们来了?”

    “如果我不允许你带走小雨,你会像六年前,杀我父亲一样杀我吗?”

    寒青烈一怔,尔后才沉声道:“江寒,若你不愿意回雪神宗,我不勉强,但小雨我一定会带走。”

    江寒沉默,他知道,自己再如何去说,也阻拦不了寒青烈,

    “将来我会去雪神宗,去救回我母亲。”江寒声音漠然:“但不是现在。”

    “等小雨回去,你母亲就会被放出来,这些年,她虽被囚禁,但过的不算差,你难道不想见见她吗?”寒青烈微叹。

    “我知道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母亲,若非如此,你觉得我会和你谈吗?”江寒面色平静。

    江寒心中很清楚,这一次,自己阻拦不了舅舅带走小雨,从通天楼中了解那些讯息后,他也知道小雨如今的身份对寒青氏来说意味着什么。

    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不可能阻拦这件事情发生,所以,在仔细思索后,他才选择没有和自己这位‘舅舅’撕破脸。

    “烈长老,小雨我同意你带走,但我不会和你走,我父亲死的那天,我已经十一岁。”江寒的声音冰寒彻骨:“如果你还在乎这份亲情,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我也不希望小雨发生什么意外。”

    “我知道了。”寒青烈缓缓点头:“江寒,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帮我给母亲带个话,‘儿子不孝,父亲大仇未报,暂时不能侍奉在您身旁’。”江寒沉声道:“再帮我隐藏一下行踪,不出意外,我会带着我爷爷他们,离开大周,去其他国度。”

    “去其他国度?想好去哪个了吗?”寒青烈问道。

    “东域纵横亿万里,国度何止万千?总归有适合我的地方。”江寒的声音平静:“烈长老,走吧,我去和小雨聊聊,免得你难做。”

    既然小雨被带走的事情无法避免,江寒也不愿多阻拦,希望小雨能顺利走好。

    说到底,总归是力量,若自己是一位圣者,何须被雪神宗威逼?

    很快,江寒就拉开小雨,交代了很多,寒青烈带着他离开,坐上了飞舟。

    雪神宗的圣女?终有一天,我会在大雪封山日,杀上寒山,将那雪的王权之杖取下,给她加冕,这一世,她会是雪神之王!”

    —

    ps:等下修改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