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二章 该叫你什么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该叫你什么

    汹涌的金色法则领域席间整个天地,直接将江寒那白色气流碾压,令整个领域都直接崩溃开来,即使是领域类法宝加持,也敌不过境界上的差距。

    “死吧!”朗宇站在天空中,眼眸冷漠无比。

    “哗!”金虹破天,透出锋锐寒芒,直接刺向了那已近乎血人的江寒。

    “老大,逃啊!你一定能逃!”小盘那尖啸声在江寒的识海中咆哮着:“输了可以再来,死了万事休。”

    “我一定能挡住了。”江寒的眼眸赤红:“小盘,快走,我会活下来的,会的!”

    他并非不愿逃,只是不甘心,明明已经要胜了,却又出来个更强的?

    就仿佛是挣扎的鱼儿,当你从渔夫的掌心中奋力跃出,你的心中满是欢喜,但下一刻,你就发现,迎接你的不是自由,而是一张更大更密的渔网。

    不甘心啊!

    突然。

    嗡——轰

    天空中,猛然爆发出一股可怕无比的威压,整个天地瞬间就寂静了,那原本正汹涌席卷天地的金色气浪停止了,那激射的金虹静止了,江寒那俯冲的身姿也静止了,那欲一飞冲天的**舟同样静止了。

    连在郡城中四处躲闪,遥遥观看的一些凡人,都在瞬间就静止了,有的手还在举着,有的人的东西正朝地上掉落。

    整个郡守府方圆数十里内,一切全部静止。

    那虚空中传递的可怕威压,令天空中每一位交战者心悸,眼眸都露出了恐惧神色。

    朗宇的心中更是恐惧。

    他的实力,在真丹境中虽算不上绝顶,但也属于上乘,即使是面对真正真丹境圆满的存在,他自信也能反抗一二,可现在,这未知的存在,仅仅凭借着这无形的威压,就将他彻底镇压。

    “这不是单纯的威压,这是...世界之域!”朗宇感觉到了周身的丝丝细微的空间波动。

    “是化神境?。”

    “是谁?”

    他完全懵了,怎么会突然会化神境强者降临?他的心中,有了一种不详预感。

    而原本正准备搏命的江寒也怔住了,还有那**舟中的小盘、江通等人也都怔住了,他们虽然不能动了,但还能够思考。

    “怎么回事?”江寒心中各种念头起伏。

    他施展全力都挡不住的金色领域,被这威压直接禁锢了?那个自己完全无法反抗的金虹之剑,就直接停滞在了虚空中?

    作为正面厮杀的人,江寒能感觉到这降临而来的黑袍中年男子的可怕实力,那绝对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这是令自己完全无法反抗的存在。

    这样一位真丹境强者施展的攻杀手段,这就么,瞬间就被禁锢?

    “是哪位化神境?还是...传说中的圣者?”江寒的心中一沉,自己没什么背景,如论来的是哪位强者,恐怕都不是来救自己的。

    “朗宇,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一道温和声音在江寒、朗宇两人耳畔响起,至于衍演、小盘等人,则没有听到丝毫声音。

    “嗡!”远处的空中,传来了一道虚无波动,接着。

    一道青衣身影,悄然出现,两人脚下生着云雾,缓缓踏步而来,所到之处,一切金色气浪退散消失。

    所有人,眼神都盯向了那青衣身影,因为,那股威压的源头,正是来自于此人的身上。

    “延州东部啊,有几年没来了。”

    那青衣身影,来到了那凝固的金虹旁边,挥手,那金虹就已消失,再挥手,整个天地间的金色气浪尽皆消散,紧接着,那镇压天地四方的恐怖威压消散,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而那原本被禁锢的一个个人,也纷纷可以行动。

    江寒的表情,先是惊愕,尔后慢慢变成的平静,缓缓落下,束刀而立,任由身上的血不断流淌着,心中千百般念头回转。

    “是他?”那远处天空中的黑袍中年男子朗宇看见那青衣身影,目瞪口呆,惊愕无比。

    随即,他的心中就是一突,似乎反应过来什么,面色变的极度难堪,尔后才缓缓躬身:“拜见烈长老!”

    黑袍男子朗宇身后。

    那衍演等还活着的五位天元境强者心中都是一惊,连忙跟着躬身道:“拜见长老。”

    衍演他们不得不惊,在圣者宗门中,圣者高高在上,真正掌控实权的,是化神境存在,而每一位圣者宗门的化神境强者,都是宗门长老或宗门元老。

    化神境,真丹境,天元境,看似都是先天三境,都是先天强者。

    可实际上呢?

    一个圣者宗门,宗门内的天元境弟子会长期保持数千位,至多每六十年,就会彻底更换一批,算上不断外放,在外面担任职务、开辟家族的,数量何其多?

    可是化神境强者呢?一家圣者宗门,或许百年都诞生不了一位。

    先天三境,一步一景天。

    武宗境中,妖孽无数,诸多无敌武宗可跨越境界与天元境交战,乃至斩杀天元境,一代代传承,很多很多。

    天元境中,一些最巅峰的存在,也有能和真丹境强者正面交锋乃至击败对方。

    但是,真丹境强者,单凭自身实力,即使是面对最弱的化神境,能够保持不败,就足以称为绝世天才。

    先天三境,越往后,实力差距越大。

    化神境,站在先天阶段的顶峰,再前进一步,就是天地神圣,他们,代表着人道极致,他们每一位,都拥有着令天地翻覆的实力。

    面对这样的可怕存在,衍演他们这些天元境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不心惊?

    尤其是朗宇的语气,似乎那位青衣男子,还是自家宗门的?

    青衣男子直接看向了那朗宇,声音平静,露出了一丝冷漠笑容:“你雪青氏,还知我是刑法长老吗?你们的眼中,还有宗门法规吗?”

    衍演等人心中一颤,相互对视,眼眸中尽是恐惧,刑法长老?主宰天刑峰?这尊长老是比宗门元老更让他们畏惧的存在。

    “烈长老。”那朗宇缓缓躬身,沉声道:“此事乃是横元老之命令,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还望长老见谅。”

    他的手中,翻掌出现了一枚雪白的令牌,缓缓升起,呈现在了青衣男子的身前。

    “横元老的命令?”青衣男子神情平静,看着那雪白令牌,半响才轻声开口:“如此说来,我似乎不好追究你的责任?”

    “只是,朗宇,你一个普通护法,就敢参与到宗门的传承大事中来?”

    “弟子不敢!”朗宇声音平静如常。

    “好一个不敢啊!”青衣男子声音缥缈:“回去告诉横元老,此事就此作罢,下不为例!”

    “烈长老。”朗宇微微一顿,继而又咬牙道:“其余人都可以放过,甚至连那拥有冰雪圣莲血脉的女孩,我们都能放过,只是,这个江寒,必须要杀,不然,一个都不抓,我无法在横元老面前交代!”

    缓缓抬头,朗宇以自己对这位长老的认知判断,他的心中,充满了信心。

    “哦?”青衣男子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可那声音中蕴含的寒意,却令人限产,只是他轻轻挥手,一股无形波动已席卷而去。

    “噗!”“噗!”...

    朗宇的身后,那原本心中本就忐忑的衍演五位天元境强者,毫无觉察间,脖颈处尽皆出现了一丝裂痕,往仿佛割裂一般,头颅直接飞起,鲜血喷溅...

    这一幕,令原本信心十足的朗宇目瞪口呆。

    “还要交代吗?”青衣身影淡淡开口。

    “不用了,不用了!”朗宇连忙摇头,他感觉,自己似乎,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位了。

    “滚吧!”声音冰寒彻骨

    “谢长老。”朗宇再不敢耽误,立刻转身,化为流光,冲天而起,不过数息就已消失在了天际间。

    青衣男子转身,踏在虚空中,一步而迈出,模糊间,就已走到了江寒的身前十米处。

    他停住了脚步,看见了江寒那平静的表情,两者相互对视,他心中苦涩,尔后才以温和声音缓缓开口:“真元还没有耗尽,先疗伤吧!”

    那温和声音,顿时令在飞舟中观看着的小盘等人心中一惊,他们都能感觉到,那青衣男子对江寒的爱护之意,只是江通的表情,有些奇怪。

    “老大,这男的,好强!似乎对你有好感。”小盘的声音在江寒的识海中响起。

    “我知道。”江寒传音道,声音有点冷。

    天空中。

    江寒就这么望着眼前这青衣男子,半响,才沉声开口:“你说,我是该叫你烈长老?还是救命恩人?抑或是...杀父仇人?”

    那声音中,有种莫名的生疏感。

    此言一出,顿时令整个天空中寂静了下来,飞舟中的数人短时惊愕,只有江通轻轻摇头,他早就看清了来者的面容。

    来者,正是寒青薇的哥哥,雪神宗刑法长老寒青烈。

    而此时,寒青烈那原本淡然的面容却露出了苦笑:“江寒?能叫我一声舅舅吗?”

    “是吗?”江寒的声音平静,露出了一丝微笑:“我的父亲是江正,我的母亲是秦薇,我从未听他们说过我有舅舅,烈长老弄错了吧!”

    那笑容,充满了嘲讽意味。

    “好像!”寒青烈心中微微叹息,望着自己这个外甥,那平静而冷峻的脸庞,令他不由自主想起了数十年前,那个同样坚毅的青年。

    只是,造化弄人啊!

    “江寒,我已经接来了你的妹妹他们,你们兄妹俩,先见见吧!”寒青烈摇头苦笑。

    挥手,那十米外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却是泛起了阵阵波澜,尔后,一艘雪白的飞舟凭空出现,赫然就是遁云舟。

    紧接着,江寒他们的脚下的方圆百米的虚空,平静出现了一道道青色气流,盘旋凝聚,成为了一片青色‘陆地’,令普通的凡人也能够站在上面

    “轰!”

    舱门打开,里面接连走出了很多人,为首的,正是江阳山、江阳川、江战龙等人,他们的脸上,都是焦急与凝重的神色交织。

    “哥哥!”扎着辫子的女孩一下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江寒。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