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一章 我若成魔又如何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我若成魔又如何

    云雨舟内,小盘和江通等人紧张观看着光幕上的情况。

    那气势如虹的金色巨剑,那恢宏可怕,横空天地的金色锁链,都足以令他们色变,小盘还好点,毕竟,他见过江寒施展领域法宝的威能,对江寒还有些信心。

    可是,江通等人不知道,他们对江寒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当初那个在血祭兽潮时斩杀第一头妖王的时候。

    而被关押的几天,他们早就被雪神宗几人告知,那雪青巴彦,乃至站在天元境最巅峰层次的人物,屠杀寻常天元境如屠狗。

    “小寒,能抗住吗?”江通忍不住发问。

    紧接着,就是那可怕的金虹将江寒直接撞飞,更是令江通他们心悸。

    反倒是小盘,信心大涨,只有它才真正明白,那百剑金虹是何等强大,老大能抗住,证明一切都如老大所预估,这一战,有胜的把握。

    接下来的一切,却是令小盘心中更是兴奋,江寒的战意滔天,刀芒滔天,接连爆发,令雪神宗诸人的攻杀手段全部崩灭。

    江通等人更是惊呆了。

    “小寒,他的实力,什么时候,达到了这个层次?”

    下一刻,他们就陷入了狂喜,江寒的实力,自然越强越好。

    接着,江寒更是再度施展手段,瞬间爆发,一举斩杀了雪神宗最强者雪青巴彦,那气势滔天的身影,更是令江通忍不住高声叫了出来。

    这几天,他被关押着,一直担惊受怕,那雪青巴彦虽然没有虐待他,但受到的屈辱可不小,还有那对未来的担忧和绝望。

    这一刻,江通只感觉痛快淋漓。

    “不好。”小盘突然惊呼。

    江通他们原本高兴的心,再度一紧,又连忙看向了那光幕中。

    ......

    祁阳郡城上空。

    随着雪青巴彦身死,整个郡城符文阵法爆发形成的一道道锁链消散,那笼罩于郡守府上空的光罩,也彻底消散,只是,整个祁阳郡,却根本没有恢复平静。

    “你就是江寒?那个贱人生下来的杂种?”一袭黑袍的中年男子由虚空中走出,散发着滔天杀意,他的双眸燃烧着怒火,声音宛若从幽寒中传出:“真是好胆!我朗宇的徒弟,你也敢杀?”

    他确实愤怒至极,从接到徒弟雪青巴彦的传讯,又得到雪青氏族长的命令,他就立刻出发,乘坐飞舟,一夜横渡数十万里,赶到了祁阳城。

    可是,他完全没想到,才刚刚赶到,就见到自己最寄于厚望的弟子被斩杀,还是被他眼中那个贱人般的女子杀死,那是他最亲的弟子,他如何能忍?

    “哈哈,就允许你雪神宗杀人?就允许就雪神宗屠杀我的亲人?就允许你们屠杀我的好友?既然你们敢来,我就敢杀!”江寒冷眼咆哮,他的眼中,充满了戾气。

    他自然能感受到这黑袍中年朗宇散发的气息,但此时的他,却丝毫无惧。

    转世之时,他的心智灵魂中那蕴含的恨意,被那神秘大能宋楚玉遮蔽,逆转时间长河九万年,回到了当初。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他的修为越发的高,他的神魂愈发的强,对自身的掌控越发的强大,那被遮蔽的恨意,已渐渐显露,令他的杀性,已越来越重。

    江寒对此其实已有了感觉,他能清晰感觉到自身内心时常奔腾的嗜血欲望,只是,他已有些不在乎。

    前世那毁天灭地的一日,那被迫接受的结局,那受尽的无尽苦难,早就令他的心中杀意汹涌。

    而今生父母的遭遇,那木氏的紧逼,令他那原本‘善念’开始占据上风的心,再度开始滑向了‘魔性’的一面。

    善性与魔性,没有对错,不过一念之间罢了。

    在那神渊中,秩序之灵与在问心一关的对话,他虽然坚持了,但其实,他的心中早就越来越挣扎。

    紧接着,回来后,是雪神宗的步步紧逼,是亲朋好友的身死,一次次,他从来都是弱势的一方,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所谓的公平,他心中的底线坚持,也在一次次崩灭。

    江寒心中的杀意,早已一日胜过一日,在他的心中,今日杀雪青巴彦毫不在乎,来日若有机会杀入雪神宗,屠戮流血十万里,或许也未尝不会。

    杀雪青巴彦一个人是杀,屠灭雪神宗全族全宗,同样是杀,所有人何须在乎那么多!

    这就是江寒这一刻的想法!

    平生浴血恨难休,我若是魔又如何。

    “几个凡人,死了就死了,如何能我的弟子相比?一个孽种,和那个贱人当初一个德性!”朗宇眼眸中幽寒似血,杀意释放:“先杀了你,再找到你的族人,一个个杀光,我倒要看看,到时候寒青氏是什么想法!”

    “给我死!”黑袍中年男子朗宇低吼,遥遥一指,瞬息,他的身上爆射出了一道金色巨剑。

    那金色巨剑,蕴含着金之法则波动,其样式与雪青巴彦施展的金色巨剑极为相似,只是,速度更快,威能更强,更为可怕!

    “咻!”

    只是那简单的一道金虹划过,那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招,却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令周围天地之力震颤,整个祁阳郡城都仿佛被笼罩在了金虹之下。

    “老大,逃!逃!”

    “这是真丹境强者,敌不过!”小盘在云雨舟中,疯狂传音。

    “你带着通叔,走!走!”江寒怒吼着传音:“我能走掉的!”

    “老大!”小盘不甘的尖啸声响起。

    “滚!给我滚!”江寒咆哮着怒吼。

    那云雨舟终于缓缓启动,全速发力,要朝着远处冲去,随着雪青巴彦的身死,这郡城的封禁大阵早就破灭。

    “真丹境?就来让我试试!”江寒怒吼着冲天而起,羽翼振颤,瞬息就化为流光冲杀上去,浩浩荡荡的白色气流汹涌冲击,那朵护体白莲同样于他的身上诞生。

    江寒当然知道这对手的可怕,他的心中杀意滔天,但并未失去理智,他是萌生了将来屠灭整个雪神宗的想法,只是他明白,自己敌不过眼前的对手。

    若有可能,江寒会在第一时间破碎掉储物法宝中的那枚青色叶子,他自信自己逃得掉,只是,他不能,他的身后,是他的亲叔叔,有他从小一同长大的兄弟。

    “只要能阻挡他三息,以云雨舟的爆发速度,就会飙升到他追不上的地步。”江寒的心中冰冷,已做出了准确判断。

    抗住三息攻击,这就是此时江寒心中的想法。

    “咻!”

    那简单的一记金虹刺杀而来,看似缓慢,实则快速无比,由点极速放大,一道肉眼可见的空间裂痕,由那金虹的攻击轨迹中出现,在江寒的眼眸中,就仿佛是一个金色的剑芒世界笼罩而来。

    金,锋芒无尽,无可匹敌!

    “杀!”江寒怒吼,整个人宛若飞蛾一般,直接扑上了那道金虹,手中的寒影刀,以决绝的信念挥出。

    “哗!”

    一道锋锐刀芒亮起,威能无尽,冰寒而璀璨。

    “嗖!”

    那轻易碾压雪青巴彦的‘雪流域’领域瞬间消散,直接被那金虹划开一道宽达数十米的浪潮,而那金虹的可怕锋芒,丝毫不减,江寒的整个领域压迫,似乎没有起到任何消耗的作用。

    “蓬!”

    就仿佛是一点即破的泡沫,那璀璨耀眼、扭曲旋转的巨大白莲花瓣,被直接撞灭,化为了星光点点消散在这虚空中。

    “铿!”寒影刀带着一往无前的决心,直接斩在了金虹之上,造成的可怕威能,令江寒周围的白色气流,尽皆被驱散,接着,一道道肉眼可怕的气浪冲击四方,震颤虚空。

    然后,是一道可怕轰鸣声响起,充满着金色质感,向四周极速传播而去。

    就仿佛人要徒手去阻拦一头飞奔的野牛一般,江寒整个人被轰然击飞,一口鲜血径直喷出,那身上的羽翼鳞甲也在颤抖,连身上的七阶战甲,都出现了丝丝极细微的裂痕。

    而那金虹,却是同样为之一顿。

    “什么?”朗宇面色微沉,他愤怒异常,即使江寒斩杀雪青巴彦表现出来了不俗的战力,但他同样没有放在心上,这一道金虹,虽然不是他全力爆发,但他也没想到江寒竟然挡住了。

    “一次重伤,两次,就破了你的战甲,将你灭杀!”朗宇的面色阴沉,挥手一指。

    瞬息,那金虹气息再度大涨,远超之前,速度飙升,直指江寒。

    “杀!”江寒的怒吼声音响彻天地。

    他在空中猛然翻身,身上猛然爆发出了一道道紫色光芒,气息同样大涨,身后的羽翼神辉流转,宛若一条游龙,于虚空在发力,同样扑杀着碰撞而来。

    “领域消耗那金虹威能,再是白莲消耗,最后才轰杀在我的身上,七阶道兵战甲加上延伸覆盖的青色鳞甲,这真丹境的攻击,我能抗几次。”江寒的心中在咆哮。

    他能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活力充斥全身,他明白,这是自己濒死的瞬间,那元界中的紫血再度爆发,只是,双方差距太大,即使是紫血,也不可能逆转这种局面。

    只是,他只要挡住对方几息而已。

    “砰!”

    又是一道沉闷声响,江寒整个人再度抛飞,轰然倒飞而去,那原本在极速修复中的身躯直接裂开了道道伤口,江寒整个人直接成为了血刃,甚至于,手臂握住战刀都极为困难。

    这一次的金虹攻击,威能比上一次,强大太多太多。

    “老大,你走啊!快走啊!别抗了!”小盘的声音在江寒的识海中咆哮,甚至是带着了一丝哭腔。

    它驾驭的飞舟,速度还远未达到巅峰,而那朗宇那恐怖的金色领域,已席卷而来,只需要瞬息,就要淹没整个祁阳郡上空。

    两次碰撞,不过过去一息时间而已。

    “哈哈,小盘,快给你老大滚!快滚!以后要照顾好自己。”江寒的那低沉声音,在小盘的心中响起。

    紧接着,小盘就看见,那已经近乎血人的江寒,竟再度翻身站起。

    又一次,咆哮着冲杀了过去。

    下一刻,天地凝固。

    ————

    ps:先发吧,我还有再修改一下!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