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十八章 破晓之战

正文 第十八章 破晓之战

    此时,距离天明尚有数个时辰。

    江寒试验了兵器,也不耽误,直接收起**舟,尔后乘坐了遁云舟,带着小盘和妹妹连夜赶往北行山脉。

    江阳山他们乘坐的飞舟控制核心早已被江寒炼化,两边虽相隔遥远,但江寒依旧能感知大概方位。

    且江战龙与江岩,按江寒的吩咐,驾驶飞舟到了龙炎湖一带。

    自然,很快被江寒找寻到。

    尔后,江寒叫醒了沉睡中妹妹,将其交给了爷爷,又吩咐一二,带着小盘,乘坐**舟,径直前往祁阳郡城。

    ...

    这一夜,遥远大地中,一片平原之上,有着一座座巍峨殿宇,灯火通明,神辉耀眼,宛若天之宫阙筑于人间,繁华无尽。

    此时,在这一座座殿宇最核心的一处殿宇,殿外有着不少的黑甲士卒守卫着,每个士卒的气息都颇为强大,竟个个都是武宗层次强者。

    “嗡!”一道虚无波动震荡。

    那大殿门口的巨大台阶上,却是出现了一赤脚光头的胖老头,他身上的衣服,甚至还有着血迹,破破烂烂,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归来。

    “哼!”胖老头面色冷峻,大步踏来。

    “古一元老!”

    一个个黑甲士卒见到这胖老头,先都是惊愕,尔后才慌忙都跪拜下来。

    那胖老头冷哼一声,大步踏前,一掌挥出,暴涨成为了十丈的虚影,轰的一声就将这大殿关闭的门拍开,尔后径直走了进去。

    殿宇内的装饰却是极为简单,没有任何额外装饰,只在大殿的最上面有着一巨大的水晶灯,照亮了整个大殿。

    下方,则是一个个巨大的王座,环形围绕着。

    那王座之上,此时大多都有着人坐着,有男有女,个个都气息雄浑,显得极为不凡。

    大门猛然被轰开,令他王座上的一位位强大存在尽皆望了过来,有的强者正准备呵斥,却猛然就看见那胖老头大步走入了这殿宇之中,惊愕之余,不由都忍住了话。

    “长老会议分秘境传承名额,你们分的很开心啊!”胖老头扫视四周,那声音中却充斥着寒意:“怎么,见到我进来,看样子都很不开心了!”

    “古一元老,你不是渡劫失败了吗?还能归来,真是宗门之幸事。”那王座上一身材魁梧,身穿黑甲的大汉起身道,声音回荡在这殿宇之中。

    “你给老子滚去一边!”那胖老头猛然怒吼,右手轰然挥出,直接化为了一数丈虚影,闪电般拍向了魁梧黑甲大汉。

    “你!”那大汉反应迅速,心惊一余也是一拳轰出,威势惊人,想挡住这一掌,双方轰然间就碰撞在了一起。

    “噗!”黑甲大汉被直接倒飞而去,轰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之上,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气息衰弱三分,再不敢开。

    “还有谁要说话?”胖老头扫视着四周,眼眸中冷意十分:“谁来告诉我,什么我的弟子会被剥夺名额,还要分配到分宗去?”

    “古一,他当初就是分宗弟子,再被遣回到分宗也正常。”另外一白衣青年皱眉道。

    “你个娘娘腔给我闭嘴!”那胖老头转身怒吼,轰的一声,同样一掌将那俊朗的白衣青年拍出了出去。

    其余数十人顿时都是一惊,却再无一声敢说话。

    “圣者将大权下放,是让你们挑弟子培养,不是让你们分食。”胖老头眼眸冰寒:“我是渡劫失败,我也失踪了三年,但你们记住,只要我尸体还没摆你们面前,你们就给我老实点。”

    王座上的一位位强大存在相视苦笑。

    “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会送你们一个个进虚空战场。”胖老头声音阴沉目光扫视四方:“若谁不服,就来和我打。”

    随即,老头径直转,一步迈出,消失在这大殿中。

    “这古一,怎么活下来了?渡劫失败也能活下来?”一位绿衣女子开口道,声音悦耳。

    那黑甲大汉站起身,忍不住咆哮道:“他怎么敢在这长老殿出手。”

    “凭他一个人就可以镇压我们所有。”一位青袍男子站起身,声音幽幽道:“既然他活了下来,谁又肯定他不能再冲关?别招惹它了。”

    一位位长老对视摇头,相继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

    夜月星辰,闪耀奇明。

    江寒盘坐于河流之上,滴水不沾,运转体内真元,元界之门大开,吸纳着浮游于天地间的元气进入身体中,将其化为真元。

    那体内元界内,真元之海起起伏伏,那**日核心愈发璀璨耀眼。

    日前江寒还在神渊中杀戮苦战,又经历了那仙墓诡秘,出来后接连厮杀,夜晚纵横飞行三地达数万里,身心确实疲惫至极。

    在这祁阳郡外的余阳河上,调息将近两个时辰,借助元晶,终于令自身疲惫感消除,精气神恢复到了最巅峰状态。

    “小盘,走!”一人一兽,快速消失在了河流之上。

    祁阳郡临余阳河而建,此河乃是延江分支,江寒借助城池和河道勾连的流水道中,悄然潜入,不引起丝毫声响。

    整个郡城的阵法,只有以郡守府为核心五百米内,才是绝对掌控,其余地方,仅有探查之效,只有当爆发先天真元波动时,阵法才能察觉。

    “噼里啪啦!”江寒在城角一隅,换了身黑袍衣,动用真元,体型和脸型尽皆有了变化,同时竭力隐藏气息,扮作他人样貌,迈步进入了与郡守府门相隔数百米的酒肆之中。

    此时已近破晓,酒肆即使是全天营业,人数也并不多,个个都是昏昏欲睡,江寒缓缓走到了柜台前,声音沙哑:“酒来。”

    掌柜的不由抬头,却只看见一双充满魔力的眼睛,瞬间放大,充斥了他的心神天地,令原本就有点昏沉的他彻底沦陷。

    “白日可有先天强者降临,城中可有骚动?”江寒的声音轻悠迷茫。

    “有,守备军出城,似乎抓了不少人,具体情况我并不知晓。”掌柜的茫然点点头,慢慢道来。

    “嗯,睡一会吧!”江寒一笑,转身已消失在了酒肆之中,只留下缓缓趴下的掌柜。

    江寒潜入了祁阳郡守备军大营中,接连询问了几位军士,最终知晓,确实有人被抓,不过都被关入了郡守府的后院,一直由降临来的先天强者自行看守。

    江寒得到了郡守府的分布图,悄然消失。

    ......

    郡守府内的一座偏殿中,雪青巴彦等之前五人都是静静盘坐着.

    整个郡守府布置的几大阵法早就已开启,不过他们却都没有派人直接操纵,只令其自行探查,效果大减。

    而在距此不远处的一处偏殿中,那黑衣大汉站在大殿门口,手中是两柄大锤,观察着四周。

    在距离他不足五十米之处,一头体型极小的六蹄小猪正默默观察着,最终看见了那殿宇中盘坐在地上的江通等数人。

    而在六蹄金猪天空中三千米处,一身白衣的江寒已潜藏于云朵之中,斜下方,就是那郡守府的殿宇。

    在城池中,他已冥冥感觉到了那殿宇中的几道强大气息,即使彼此相隔还有数里,江寒也再不敢靠近,再靠近,必定会暴露。

    城池郡守府的阵法感应,是整个城池各处布置联合,才能达到警戒效果,高于城池一里外的空中,阵法是感应不到的。

    唯有从天空俯冲而下,再能以最快的速度救出人。

    “可惜,我终究是没有隐匿气息的法门,不像小盘,竟能潜入郡守府还不被察觉。”江寒目光幽寒:“那持锤的大汉是先天巅峰层次,我一旦爆发而下,如此远的距离,他定有察觉,肯定能够调整状态,两刀,两刀内将他劈退。”

    两刀是极限,若还劈退不了,江寒估计,其余的先天强者就会反应过来了。

    时间缓缓流逝。

    天际间,终于出现了第一道破晓霞光。

    那守卫在殿宇门口的黑衣大汉,似乎也有了一丝疲惫,少了之前的警觉。

    通过和小盘的灵魂交流,江寒对这一切一清二楚。

    “该行动了!”江寒抽出了寒影刀,身上慢慢出现了青色战甲,身形出云朵,开始调整身体中的真元劲力,尽可能使其最巅峰的活跃状态。

    江寒整个人已是俯冲之势,只是,他还没有爆发速度,尽可能潜藏气息,他在等待着小盘的指令。

    两千米!

    一千八百米!

    一千五百米!

    江寒体内元界真元汹涌,宛若火山般即将爆发。

    不能再近了。

    “杀!”江寒原本还缓慢的速度,瞬间爆发到了最巅峰。

    这一刻,他的速度,直接飙升十倍音速。

    “师兄还说这一夜那江寒很有可能会再来救人可是等了这么久,什么都没发——”黑衣大汉摇头自语,即使他的先天强者,一夜警惕,也有了一丝疲惫。

    话音未落。

    天空中一股可怕的真元波动席卷而来。

    整个郡守府内的阵法猛然爆发,一道道金色锁链横空,欲要挡住那爆射而来的青色身影。

    “谁!”黑衣大汉刚刚有感觉,甚至还未抬头。

    “轰”殿宇的顶层炸裂!

    江寒已直接破开殿宇,落在了地面上,远处那黑衣大汉还在愣神间。

    “怎么回事?”江通等人一怔。

    轰!轰!数道汹涌的白色气流已将他们卷起直接极速移动向了后面。

    “江寒!”黑衣大汉咆哮着,挥舞着巨锤就欲冲来。

    “轰!”整个殿宇猛然崩塌,爆射四方,一股肉眼可见的白色冲击波席卷,不单单是这个殿宇,方圆数百米内的所有殿宇都被冲击到了。

    一道道白色气流合流轰击,直接将那黑衣大汉轰退数十米,撞破了另一处楼阁的墙壁中。

    “嗖!”

    雪青巴彦等反应何等之快,他已破开殿宇顶部,冲天而起,一眼就看见数百米的殿宇废墟中。

    “哗!”一架通体青色的流线型战船直接出现凭空出现,

    一道金光从那废墟中冲出,连同江通等人直接被送入了**舟之中,舱门也轰然关闭。

    “江寒!”雪青巴彦眼眸中杀意滔天,遥遥一指。

    “哗!”

    可怕的金色巨剑已闪电般出现,划过虚空,攻杀而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