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六章 杀人者恒杀之(第三更)

正文 第六章 杀人者恒杀之(第三更)

    那道身影坠落速度极快,径直被砸在地面上。

    “轰!”

    可怕的冲击力作用,令整个地面层层破碎裂开,整个人直接划出一道惨烈的血路,最后轰然撞入一栋高大房屋中,令整栋楼房都变得摇摇欲坠。

    大量石块飞溅,激射迸发,令一些原本已远离的民众被波及,惨叫声一片,其余人惊吓之余,撤离的更远。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将目光望向了天空中。

    因为,天空中那可怕的厮杀仍在继续,且战斗波动更剧烈,这证明,那落下的人,不是江寒。

    三对一,正面搏杀,似乎,还是江寒占据了上风!

    而几乎才过去数息,又是一道身影轰然坠落,这一次,那身影在半空中就直接炸裂开来,只有一根黑色长棍猛然迸飞,旋转着如闪电般落下,

    “轰!”

    直插入地面三尺,不停嗡嗡直响...

    此时的洪城上空中。

    只有江寒和雪青巴行遥遥对峙,只是,两者的神情各不相同。

    此时江寒,眼眸冰寒,一手持刀,一手持盾,道道冰雪飘旋融于血色气流中,连斩两人后,他的气势愈盛,可怕的冰寒气息弥散,几乎令雪青巴行窒息。

    “你的冰雪法则,怎么会这么强!”雪青巴行面色铁青:“难道,你觉醒了冰雪圣莲血脉?这不可能!”

    之前双方的激烈搏杀的结果,令雪青巴行几乎绝望。

    眼前这个少年,太可怕了,明明不过天元境初期的修为,但攻杀、遁法防御、身法灵魂、神魂攻杀、领域威能,各方面的威能都极强,几乎没有弱点。

    面对这个少年,他甚至感觉比面对自己的大哥雪青巴彦还要不知所措。

    “这就是真正的绝世妖孽吗?他才十六岁啊!”雪青巴行的嘴角不由一抽。

    他感觉,氏族高层的命令错了,这江氏威胁最大的不是那个十岁的小女孩,而是眼前这个杀意重的可怕的少年。

    眼前的青甲少年,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天元境弟子能够擒杀的,想杀对方,起码需要出动真丹境强者才行。

    “你还能坚持多久?”江寒声音冰寒:“引动这符文阵法,施展力量确实大增,足以匹敌我,但其他方面你差太远了,连身边两人都护不住,你杀不了我。”

    相互交手,江寒也发现了,这雪青巴行,论法则感悟,甚至比当初的雨蛟王还要弱上一丝,若是没有这符文阵法,江寒有信心在五招之内将其击杀。

    但是,这洪城布置的符文阵法太强了,这雪青巴行加持之后,施展的力量大涨,随意一道枪芒,威能就接近真丹境层次,他根本就不敢硬抗。

    若是换一个招式灵活性极强的先天巅峰强者,江寒早就逃窜了。

    不过,随时间推移,引动符文阵法的劣势也已出来,太消耗心力,坚持不了多久。

    “继续下去,死的人是你!”江寒冷声道。

    雪青巴行的面色不由一变,江寒说的没错,如此强大的符文阵法,通常而言,只有真丹境强者才能全力引动,根本不是正常天元境强者能持续的。

    “死吧!”江寒战意滔天,猛然蹿身而下,几乎是瞬间,在那浩荡的血红色气流中,出现了一尊尊幻身,同时攻杀而出。

    《寒风化影》秘术爆发!

    “幻身?是风系法则,还是空间法则?”雪青巴行面色凝重,他不清楚江寒施展的是哪种秘法,不过,手中黑色长枪却毫不手段,带着惊人寒意,仿佛要刺破苍穹,刺杀而来。

    如果有可能,雪青巴行不愿继续厮杀,但论身法,他不如江寒,而没有了符文阵法加持,他恐怕挡不住对方三招。

    逃不掉,那就只能硬抗,他不得不战,而且,这一战,不能防,反而要竭力厮杀。

    “铿!”“铿!”“铿!”

    战刀长枪接连碰撞,令人心悸的声音响彻天地。

    雪青巴行的枪法大开大合,迅猛狂暴,将江寒的法则领域破开,击散一个个分身,竭力要找出江寒的真身,将江寒击杀。

    可是,江寒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不要说他无法操纵这符文阵法,只是真的完全掌控了这符文阵法,江寒也能逃掉。

    江寒主要施展《寒雪六刃》中第一刃——柔杀,配合幻身,刀法飘柔激荡,不断缠绕着对方搏杀,不求将雪青巴行击杀,只求令他大幅度消耗心力。

    两大强者以攻对攻,尽皆展开了最为巅峰可怕的杀伐,可怕的交锋令整个洪城彻底寂静了,无数的人只能默默看着天空中的厮杀。

    许多人都在庆幸,幸好是在天空中厮杀,如果是在地面上,恐怕此时的洪城,小半部分都已经被毁灭了。

    这一战,足足持续了数百息,毕竟是天元境巅峰强者,即使消耗心力再大,也是漫长时间才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

    “该死!”雪青巴行低吼,他感觉自己的头仿佛要爆裂了一般,识海世界中的神魂之体都已近乎崩溃:“不行了,不能继续下去了。”

    他猛然抽出一枪,想将江寒再度扫开,那枪影却是微微一颤,引动的金色波动威能大减,根本无法再逼退江寒。

    “杀!”江寒却是趁势,九大幻身同时启动,如梦如幻,鬼魅魔迷,于刹那间,就已震荡开了那道枪芒,璀璨刀芒亮起,直接掠杀向了对方的脖颈处。

    “啊啊!”雪青巴行疯狂嘶吼,在这生死瞬间,竟再度汇聚天地之力,闪电般撤身,避开了这一刀。

    可是,江寒根本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闪电般的再一刀,直接劈杀在了他的上身战甲与下身甲裤的交错处。

    “撕拉!”血肉横飞,整个人被那可怕冲击力抛飞而去。

    “砰!”

    闪电般,江寒一脚凌空踢来,锋凌如刀,雪青巴行竭力想要躲避,却依旧是一脚踹中。

    “噗!”血液喷涌,雪青巴行感觉自己的肺腑在震颤,有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响起,整个背部直接凸起了一块。

    他绝对可以相信,若非有战甲在身,江寒这一脚恐怕要直接洞穿他的胸膛。

    “江寒,我族中会有人替我报仇,你江氏必定灭族!灭族!”

    雪青巴行在咆哮。

    他知道,厮杀到这种地步,他确实没有反抗的可能了,这一战,他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只是,他不甘心啊!如果早知道江氏有这样一个妖孽天才,他绝对不会就这样大摇大摆过来,他们雪青氏十几位先天强者也绝不会分散开。

    只是,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哗!”

    江寒的面色冰寒,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再度闪电般劈杀而出,极速掠过,雪青巴行的头颅飞起,血雨飞溅,他那壮硕身躯轰然倒下,黑色长枪兵器也从手中松开。

    在江寒的操纵下,这些东西没有直接落到地上去。

    “杀人者,人恒杀之!”江寒看着眼前这具尸体,心中杀意消散不少,微微叹息。

    这句话既是说给对方听,未尝又不是说给自己听。

    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碰到这样一个大敌,在生死搏杀后被人斩灭,自己能做的,就是不断强大自己,令这样的事情永远不发生。

    ...

    天空中,随着厮杀结束,法则领域消散,引动的天地之力也尽皆散去。

    那符文阵法引动的淡金色微光,笼罩整个洪城的光罩也,随着雪青巴行身死,也纷纷消散,整个洪城的上空,彻底恢复了平静。

    整个天空中。

    只有那如同神灵般散发着可怕煞气的江寒傲然独立,他手中的银白色长刀依旧滴着鲜血,在他的身旁,是那无头的黑甲尸体横躺着。

    整个洪城观战的超过十万民众,再无一丝声响,彻底安静了。

    以一敌对三大先天,还是三位圣者宗门弟子,其中一位更是引动了城池的符文阵法加持于身,最终却是三人尽皆身死。

    而江寒战甲化青衣,不沾一滴血,显得轻松平常。

    即使过去江寒的威名再盛,即使他已经有斩杀先天强者的战绩。

    但此时,亲眼所见之下,那种可怕的破坏力,足以所有人惊颤,甚至不敢有丝毫动弹,只能静静盯着江寒中那道身影。

    ...

    天空中,江寒已收起了雪青巴行的储物法宝和兵器,尔后心念一动,就已操纵着将对方的尸体平稳落在了地上,甚至于,还用一面白布覆盖在了对方的尸身上。

    即使江寒痛恨雪神宗。

    即使他每次在战斗中都凶残血腥,毫不留情。

    但是,彼此交手,一旦分出生死胜负,对每一位真正的对手,对他们的尸体,江寒都会尊重,这是他的为人准则底线。

    再大的仇恨,再大的仇怨,人死如灯灭,也都已随风消散。

    “你的宗门,应该会收回你的尸体,将你厚葬,要怪,就怪你是雪神宗弟子。”江寒心中暗叹。

    随即,转身,整个人轰然落下,直接来到了那栋摇摇欲坠的楼房之前。

    “躲了这么久,该出来了。”江寒声音平淡,却冰寒至极。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