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章 雪神宗是什么(求首订)

正文 第四章 雪神宗是什么(求首订)

    洪城,暗流涌动。

    雪神宗十余位先天强者降临,闪电般镇压江氏,尔后使用执法令,调动洪城守备军,将江氏的嫡血以及各路高层的大多数抓了起来,这消息虽未传播来,但洪城中的大小家族,基本都已知晓。

    洪城,江氏府邸,演武场上。

    作为洪城的第一氏族,江氏府邸占地极为广袤,演武场纵横数百米,面积同样惊人。

    一位身穿蓝色武服的青年男子,面容俊朗,正躺在一很是奢华的躺椅上,几位貌美的侍女正小心翼翼的服侍着她,露出违心的笑容。

    在男子的身后,是一恭敬的赤甲大汉,演武场周围,同样是一位位守备军士卒,只是,那些守备军士卒脸上,都有着丝丝不忍神色。

    “来,你们继续。”蓝衣青年露出了邪异笑容,显得很有风范。

    在蓝衣青年前方不远处,是十余位被绑在一根根铜柱上的男女,有年少,有年老,甚至还有十余岁的半大孩童,他们身上都满是伤痕,血流不止。

    “啪!”“啪!”“啪!”

    每个铜柱前,都有着一个个赤身大汉在用鞭子再次开始用鞭子抽打着,令那些铜柱上的男女,有的痛苦嘶吼着,有的咬牙坚持,还有的,已经被抽打的近乎昏迷。

    “停。”蓝衣青年露出一丝微笑。

    一个个大汉停止抽打。

    蓝衣青年起身上前,来到了其中一根铜柱前,在他的面前,是一绿衣少女,她的面色苍白,神情却极为坚毅。

    蓝衣青年露出了一丝玩味笑容:“你叫海灵?十六岁的武师,很不错啊!你本不是江氏族人,怎么样,求求我,我不杀你。”

    “你觉得我会求饶?”绿衣少女面色苍白,虽然痛苦,但却很是坚毅。

    “哦!那可真是可惜了。”蓝衣青年露出了惋惜神情,不停摇头:“这么漂亮的小美人,竟然要死了。”

    “咻!”

    一柄银色小刀,已经出现在了蓝衣青年的手上,他将小刀放在了绿意少女的苍白脸庞上,慢慢滑过。

    “你说,这么漂亮的小脸蛋,我慢慢划开,再施加真元令伤口全部腐烂?”蓝衣青年轻笑道:“我再废掉你真气,把你卖到**楼里面去,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说着,蓝衣青年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颤抖起来:“呆在宗门里,什么都不能干,还要拼死拼活,还是外面好,这么多凡人可以玩弄,哈哈!”

    “你就是个魔鬼!”绿衣少女嘶吼道,流露出了一丝恐惧,她虽有武师修为,但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你等着,等寒儿回来,一定会将你们全部杀掉!”一旁被绑在铜柱上的江战龙怒吼道。

    “哦,就是江正和寒青薇生下的那个杂种?别说他死了,即使他真的还活着,他还敢来这里救你们?”蓝衣青年嗤笑:“他来了,我一刀就足以将他杀死。”

    铜柱上被绑着的一群人,尽皆用愤怒的眼光看着他。

    但他们也知道,眼前的蓝衣青年,有这个资本。

    因为,他是一位先天强者!

    “哈哈,尽管愤怒,越愤怒越好!”蓝衣青年狰狞笑道:“你们放心,江寒这个杂碎死的早,算便宜他。

    “你们剩下的,一个都跑不掉,以为离开江北就能逃走?你们以为我雪神宗是什么?”

    就在这时,突然!

    “咻!”

    两柄飞刀,从天刺下,血色气流流转,可怕的锐啸声震荡四方,暴射到了蓝衣青年的身前。

    道兵级飞刀,杀戮规则波动!

    太快了,飞刀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令所有人面色一变。

    蓝衣青年的面色徒然一变,以他的实力,根本来不及躲闪,这一瞬间,浩荡真元笼罩自身,形成了防御。

    “蓬!”

    如针扎破气球,蓝衣青年体表的真元护罩瞬间爆炸开来,他惊恐暴退数十米,胸口的衣袍完全被鲜血染红,瞬间受伤。

    “你是谁?也敢管我雪神宗的事。”蓝衣青年愤怒朝着天空嘶吼。

    “看天上。”那赤甲大汉低吼,一位位守备军士都紧张抬头,甚至连铜柱上被绑着的江氏诸人也都望向了天空。

    “是谁?”绿衣少女海灵抬头,竭力想要看清。

    只见天空中,一架白色的飞舟于停在百米高空,线条流畅,显得神秘非凡,一道人影已从那飞舟中窜出,俯瞰着下方。

    他全身被青色战甲包裹,手中是一柄银白色战刀,整个人散发着可怕的煞气,威压天地。

    这一瞬,在海灵的眼帘中,整个天地都被遮蔽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晦暗,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那个青年男子,这一刻,成为这方天地的中心。

    “寒哥!”海灵终于看清了那青年男子的面容,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那个人,对她而言是那么熟悉,从小,她就在他的光环庇护下不断成长。

    “是江寒!”

    “寒儿!”

    不但是海灵,江氏诸人、赤甲大汉、守备军士,一个个认出了江寒,江寒虽然释放了自己的可怕气势,但并非遮蔽自己的面容。

    横压江北四年,江寒的容貌,早已被人熟知。

    “嗡!”

    两柄飞刀,已闪电般收回,在江寒的身边悬浮着,上面还有着滴滴鲜血落下。

    整个演武场上,真正不认识江寒的,只有蓝衣青年一人。

    “你就是江寒?”蓝衣青年的面色极为难堪,堂堂雪神宗弟子,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招击伤?

    如果对方是御物师,远攻强横他能理解,这明明,情报上记载,这个江寒最擅长的是近战啊!远攻就如此强大,近战又会强到何等地步?不由自主,他的心中,有了一丝恐惧。

    “刚才,你问雪神宗是什么?”江寒俯瞰着下方,声音宛若地狱中的魔鬼,幽寒彻骨:“我告诉你,雪神宗。”

    “就是杂碎!”

    寂静,寂静的可怕。

    一招击败一位传说中圣者宗门的先天强者,再加上那散发着滔天威能,这一刻,整个演武场上的数百人,无人敢出声。

    江氏诸人的脸上,更是露出了狂热之色。

    “江寒,你这是找死!”蓝衣青年低吼,他也彻底愤怒。

    心念一动,浩荡血色气流汹涌而现,环绕在江寒周身,并迅速蔓延直接,直接将方圆数百米内笼罩住。

    “轰!”江寒直接化为流光俯冲而下,眼眸赤红,杀意惊人,寒影刀流转着寒芒,令人心颤不已,那刀刃锋芒,直指向蓝衣青年。

    “我死不死,我不知道。”江寒冰寒声音,响彻天地:“但我知道,你要死!”

    血色气流层层叠开,江寒速度之快,根本不容许蓝衣青年躲避,寒影刀,那可怕刀刃直接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啊!”蓝衣青年惊怒,飞刀速度快正常,人的速度也这么快,这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料,这江寒,实力太可怕了吧!

    在江寒的领域压迫下,他根本逃不掉,生死瞬间,他只来得及拿出了盾牌迎面要抗住江寒这样刀。

    “砰!”

    一股可怕的力量透过盾牌冲击而来,令蓝衣青年的心中惊颤不已,整个手臂都不由一颤,但他仍坚持住了。

    通常而言,盾牌可以分散其中的力道,但江寒这一刀,那可怕的锋锐劲道,直接透过了盾牌,几乎没有分散,那可怕的锋芒,令他抓住盾牌的手臂,几乎被切开。

    以江寒的实力,足以轻易避开了盾牌击杀这蓝衣青年,但他不愿意,他看到族人的惨状,心中怒意滔天,他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以绝对的实力碾压而去,再次直接一刀斩下,就仿佛一柄大锤直接轰在了盾牌之上。

    “轰!”沉闷声响,蓝衣青年终于扛不住了,手臂不由自主松开。

    整个盾牌瞬间脱手飞起,闪电般射入了数十米的墙壁之上,令整个演武场边的墙壁都是直接轰碎,四散开来,乱石飞溅起来,令在那里守卫着的守备军士慌乱逃离。

    “你不能杀我!”蓝衣青年疯狂嘶吼,竭力想要逃窜着,此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差距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江寒来的太快,战斗发生的太快,快到整个城池阵法都差点来不及反应。

    轰!轰!轰!

    一片废墟般的演武场上空,突然传来了猛然的气浪碰撞声音,在江寒呢血红色法则领域外,浩荡的土黄色气浪正在疯狂冲击着。

    “住手!”“住手!”

    接连两道轰隆声音响彻天地。

    在那一片土系法则领域,两道魁梧声音虚空独立,从江氏府邸中院方向,出现在了天空中,极速飞行而来,并引动法则领域与江寒的法则领域交锋碰撞。

    同时,整个洪城的上空,浩浩荡荡的天地之力扭曲,元气被迅速聚拢,一道璀璨光幕笼罩开来,可怕的威压席卷四方。

    一道黑甲身影,同时从城主府中冲天而起,迅速启动了符文阵法,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金色虚幻锁链,直接加持在了那黑甲身影,他极速朝着江氏府邸方向冲来。

    而演武场上,一个在逃,一个追,可怕的速度引动了音爆声音,气浪冲击四方。

    转瞬,蓝衣青年就要冲出演武场,朝着那黑甲身影方向逃窜而去。

    “死!”江寒却是露出了冷笑,对天空的怒吼置若未闻,速度猛然暴涨,手中寒影刀闪电般劈杀而下。

    “不!”

    蓝衣青年惊吼,他的瞳孔一缩,眼前整个世界都已成为了那血红色的刀芒,再来不及思考。

    “噗!”

    刀刃闪电般划过他的脖颈,整个头颅瞬间飞起,紧接着数道飞刀掠过,更是将他的尸体直接撕裂开来,血肉横飞而起。

    整个演武场,彻底安静了下来。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