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四章 神魔的叹息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神魔的叹息

    “尘世间,谁能不死?”江寒沉默,他无法回答

    他曾与洛一等人论道,知古来有圣者,开辟四方国度,在大地上建立人族的煌煌文明。

    人族圣者,超脱凡俗,与仙神比肩,可也有寿元殆尽坐化之时,死亡陨灭之日。

    他也曾在地狱修行,曾观十殿王之名威,震颤诸界,可他也知,他们并非是冥界的创造者,也非冥界的初代主宰者。

    他又想起了那古书中记载了那位中古时代,沉浮天地,奴役人族的妖族皇者,又消逝在了何方?

    这一刻,江寒心生寒意。

    诸天中,那一代代的至强者,无敌于当代,可万古后,尘世间只留下了他们的传说与遗迹,他们都去了哪里?都死了吗?

    “前辈,难道这尘世间,修炼成为仙神,也不得永生吗?沉浮于人世,苦苦挣扎,得以成仙成圣,最终却依旧为黄土一捧,修行又是为何?”江寒缓缓开口。

    这一刻,他的心中被触动,曾经,他只知圣者不可永生,但在他的心中,冥界的殿王应该是长生不死的存在,可今天,这个认知似乎被打破了。

    他有种直觉,自己似乎已然触碰到古今最大的秘密之一,这让他心生恐惧,他清楚,以自己目前的修为,不足以去触碰这等禁忌,却仍忍不住发问。

    “修行是为何?若终有一死,修行又是为何?”古老生灵喃喃自语,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反问江寒。

    许久,古老生灵才又看向江寒,他枯槁的脸上,显得颇为平静,不复之前的癫狂,轻声开口:

    “这世间之人,终究会化为尘土,不论成圣成仙,于这浩瀚天地,和浮游有何区别?我们在这尘世中苦苦挣扎,固有一死,但那挣扎的过程,恰恰证明我们还活着,修行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要问自己因为什么才去修行!”

    “问自己为什么去修行?”江寒心中有所感触,他似乎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古老生灵与那忘川河的鬼魂同样孤独亿万年,精神状态却大不相同。

    “前辈,世间无人可长生,你又如何坚持亿万年到今天?”江寒轻声开口:“那些至强者的离去,是天灾,还是**?”

    “天灾?**?我都已忘记。”古老生灵的低头沉思,尔后却又平静道:“我苟存亿万年,并非逃避,亦非坚持,也非沉迷逝去的荣光,只是想有一日,能走出这黑暗,告诉星空下的生灵,那昔年白发如雪的身影,那一席孤影的绝傲。”

    江寒不由沉默,他联想到了自身,在地狱中九万年,就已近乎绝望,一个人孤苦守护亿万年,这漫长岁月,足以令人心颤,孤独,有时远比痛苦更可怕。

    亿万年,简单的三个字,道尽多少岁月沧桑,蕴含尘世变幻万千,外界早已风云起陆回,而眼前这个枯槁生灵,只是为了心中那份坚持,在这永恒不变的血月下守候着。

    守护的不是这墓地,而是心中的信仰。

    白发如雪的身影?

    江寒猜测,应该就是这永月仙皇,想必亿万年前的时代,这位仙皇的威名,就如今天道尊武祖,名传这大千万界,可悠悠岁月长河,其铸就的辉煌早就掩埋于废墟中,连只言片语的传说都未见古书,只留下这寂静的墓地,于这天地一隅沉眠。

    “小家伙,你不是我要等的人,你有何想法?”古老生灵突然开口。

    “晚辈无意中闯入,打扰仙皇前辈安息,还望恕罪,还望前辈告知,如何才能离去。”江寒躬身道,他的心中忐忑,不得不开口。

    “想离去?其实,留下来陪着我,不是更好吗?”古老生灵露出了一丝诡异渗人的笑容,他指了指那第一层基底上的十几面壁画:“当年,我们一行十二将,同为仙皇座下,成为这葬地的守卫者,可是到今天,他们都默默死去,只留下了我,我真的很孤独。”

    “小家伙,陪着我,聊聊天,岂不更好?”

    江寒心中一惊,他突然反应过来,眼前的这古老生灵,散发的气息,就如他最初进入这片黑暗星空感受的阴森之感,对方,并非良善之辈。

    “轰!”古老生灵伸出右上的手臂,那枯槁的手臂上隐约可见血管青筋,一道黑色流光,从那手臂中而出,直接透入了江寒的体内,而江寒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江寒整个人骤然紧张起来,他感觉到,一股极度可怕的力量收敛着,闪电般窜入了自己的体内元界,直接进入了自己元界那**日之中。

    一切发生太快,容不得江寒反抗。

    突然,江寒的体内,那金色收敛,由身躯本源核心而出,射出出了一道道紫光,那光芒,看似微妙,却有着神异的功效,瞬息间,就已将体内黑暗侵蚀的力量驱逐,直接将他古老生灵的枯槁手臂震荡开。

    “什么东西?”古老生灵惊呼一声,似乎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

    轰然间,古老生灵已撤身,站立身形,盯着江寒。

    “我感受到了,你的身体,有着一股庞大的力量在庇护你,但那股力量,不属于你。”古老生灵收敛了笑容,指向了江寒的胸腔中,那个地方,是江寒的元界所在。

    “确实。”江寒沉声,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在自己元界星辰核心中的紫血。

    “那股力量,在助你修行。”古老生灵束手,又看向了远处的黑暗星空,道:“我能感觉,那力量,它非死物,它有着灵性,在借助你的身体蕴养自身。”

    江寒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个想法,从他突破天元境,依旧无法操纵体内那滴紫血力量开始,就已产生,只是从来无法证实,没想到今天被这古老生灵证实。

    他想起了当年转世时,那莫名出现的大能者,突然间送给了自己这滴紫血,到底是为什么?

    “是九万年前那场局的延续,还是我的敌人?那群天界之人的敌对者?”江寒心中思索,他明白,无论是那一种,当时的自己都只能承受。

    “前辈,你可否能看出我体内那股力量的来源?”江寒开口,他想知道,这滴血来自于谁,如此,才能再去推断。

    “那股力量与你的生命本源融合为一,若非我探查你的身体,根本察觉不了。”古老生灵露出了一丝诡异笑容:“在你体内布局的人,实力远超我,我探查不到。”

    只是,在这古老生灵的心中,却在思索着:“这就是要告诉我们的讯息吗?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小家伙,到底是谁?”

    另一边,江寒沉默相对,他不知对方说的真假。

    假如是真,连这位活过亿万年的神魔都说布局之人实力远超他,那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谁?抑或真像神渊的秩序之灵所言,是那传说中的‘帝’吗?

    思绪流转间,江寒眼角余光放在了那古老生灵的身上,从他那股力量从自己身上撤出后,他就再未谈强留自己之事,不知如今是什么态度。

    很久,古老生灵才再度盯着江寒:“小家伙,你想离开这里吗?”

    “前辈知晚辈心意,只要能让晚辈回去,有何吩咐,尽管开口。”江寒心中不安,慢慢说道。

    “没什么要求,我会送你离去,只是希望,若有一天,你知晓冥帝的消息,能够再回到这里告诉我。”古老生灵开口:“如果那时我还在。”

    “前辈为何不离开这里?以您的实力,想必并不困难。”江寒轻语。

    “我无法离去,只有在这死寂葬地,借助那死气,我才残存至今。”古老生灵轻轻摇头,声音有有些苍凉。

    “若日后,晚辈得知冥帝消息,又如何再来此地?”江寒准备暂时应下,先离开这里再说。

    “有缘自会再见,只要你心中有念想即可。”古老生灵说了这样一句话,让江寒有点摸不到头。

    “走吧,我送你离开这里。”古老生灵猛然一步上前,来到了神殿基底的最边缘,下方就是无尽的黑暗深渊,他伸出枯槁手臂,朝那星空劈去。

    “轰!”

    刹那间,原本跟寂静的时空中,直接出现了一条巨大空间裂痕,连绵百里,其中有着七彩流光,在这晦暗中,显得斑斓耀眼。

    “去吧!”古老生灵另一只手伸出,拍在了江寒的身上,一道血色气流缠绕着江寒的身躯,包裹着他向那巨大空间裂缝处飞出。

    一切发生的太快,江寒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他没有注意到,一道灰绿色的细小微光,已沿着古老生灵拍中他的手臂,沿着筋骨血肉,直接进入了体内元界的核心中,与那滴紫血汇聚在了一起。

    “小家伙,下次来的时候,可以的话,带几葫好酒来,很久没喝酒了,甚是想念。”江寒被那血色气流裹挟于时,听到了这传音。

    “前辈,接着。”江寒反应极快,一枚空间戒指已闪电般朝着那古老生灵所站方向扔出,那空间戒指中,有着他携带的竹酒。

    下一刻,江寒已进入时空裂缝,消失在这片晦暗星空。

    —

    ps:第五卷结束,下一卷‘龙蛇起陆’,希望书友们继续支持!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