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三章 问世间谁能不死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问世间谁能不死

    “这到底是什么生物?不对,三眼,三眼!”江寒心中震撼,他看见那类人形生灵的脸庞上,有着三只眼睛,那眼眸,尽皆是血红色。

    “是刚刚壁画上的生灵。”江寒的心中狂震。

    虽面容略有不同,更苍老一些,但他仔细对比,还是认了出来,就是那第八幅壁画上画的生灵,这发现,令江寒彻底惊颤了。

    那壁画上画出的生灵,难道都是活的?于壁画上长存亿万年而再度苏醒,这是什么样的修为?

    想一想,江寒就觉得恐怖。

    “这是远古的神魔?还是太古的巫?抑或是仙神?”

    不论是哪一种,江寒都不愿面对,这种级数的强者,根本不是他能想象的,这样古老的存在,能在这‘冥界’中划开天地立下殿宇,恐怕只有传说中的‘殿王’才能对抗。

    就在江寒思索时候。

    “砰!”

    可怕的威压,恐怖的示警之意,瞬息就消散的无形无踪,江寒的手指微弯,周身那股凝滞天地的力量撤去,能再度控制自身。

    不过,即便如此,江寒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看着眼前这个黑发三眼老者,他知道,眼前的生灵,太强大了,强大到足以令自己爵位,自己再挣扎,面对眼前的古老生灵也是徒然。

    唯有不激怒对方,才有活的希望。

    “你来了,为什么又来的这么晚?”古老生灵低语,声音沉闷,却又充满了魔性,有着某种召唤的力量。

    他的话,很是怪异,江寒听不懂,却又轻易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前辈,我本在一处神渊古迹中,传送途中发生偏离来到这里,可是前辈出手?”江寒斟酌词句,缓缓开口,他用的是人族通用语,并在其中附加了神念波动。

    “神渊?它又恢复了吗?”古老生灵声音中似自语,眼眸中,又有迷茫之色,尔后又看向了江寒:“看来,是我弄错了,将你错认为了一位故人,从时空通道中带到了这里。”

    江寒怔住了,一句弄错了,就这么简单?

    “不用紧张,我只想问问你,你这金色卷轴,从何得来?这是冥帝的气息,我不会认错。”古老生灵声音低沉,有着令人心颤的寒意。

    “这乃是前世于冥界中,宋帝王赐予的法旨,不知为何,转世后一直在我神魂深处。”江寒没有隐瞒,直接开口道,他知道,一些传说中的强者有搜魂法门。

    “宋帝王?法旨转世?”古老生灵神色变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这么久了,冥帝,你还没有回来吗?这个小家伙来这里,宋帝王又是谁?”

    很久,他才停止了思考,深深望了一眼江寒。

    江寒的心中,同样背身凉意,这老者口中的冥帝是何人?是宋帝王吗?

    可是,当年他在冥界漫长岁月,从未听说有人敢以帝为封号,冥冥中,有大禁忌,令人不得为帝,即使是整个冥界的十位主宰,也只以王为封号。

    尊号为冥,封号为帝,这古老生灵口中的冥帝,和幽冥鬼界之间,又有什么关系?讯息太少,江寒一时间也难以摸清头绪。

    “前辈,不知这里可是冥界?为何会变成这样?”江寒缓缓开口问道,这是他最大的困惑。

    “冥界?”古老生灵那血红色眼眸闪过一丝寒意,才低吟道:“这里不是冥界,这里的名字,叫葬皇界。”

    “葬皇界?”江寒的瞳孔微微一缩,他回忆起之前听到的宛若幻觉的话语。(“这是皇...毁灭...冥古...地心...来...”)

    “对,葬皇界,专为一位皇者修筑的葬地。”古老生灵抬头,看向了巍峨无尽的黑色殿宇。

    他神色复杂,许久,才再度低头,看向了呆滞的江寒,轻声叹息道:“你想的没错,这永月神殿,其实就是一座棺椁,其中埋葬的,是一位仙皇,这方浩瀚世界,都是它的陵墓。。”

    “仙皇?”江寒呆滞。

    神殿为棺,天地为陵,只为一人修筑葬地,这是何等大的手笔。

    随即,江寒又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那鬼门关、‘来死’路、忘川河,一切都是假的吗?但为何与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如果一切真实,冥界为何又会变成这幅模样?还有,那忘川河的鬼魂所说,天塌了,月碎了,冥界才被人变成了这位仙皇的葬地吗?

    可是,数十年前自己转世,冥域已经兴盛到极致,十殿王名震诸天,地藏王行走万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倘若这是冥界,那自己九万年前那场动乱又是为何?

    这一切,让江寒不由沉默,想理清其中的脉络。

    想着,他又望向了这座黑色的巍峨神殿。

    仙,他听说过,那是与神圣并肩的存在,仙中称皇,何等狂傲,何等霸气,可以想象这神殿埋藏的那位死去强者生前是何等绝世,不知和那神渊之主、冥界殿王相比又如何。

    “你可知,这墓地中,埋葬的是谁?”古老生灵突然开口问道。

    “晚辈不知。”江寒小心回答道。

    “这棺椁神殿,以永月为名,自然是永月仙皇。”古老生灵露出了一丝神往之色,似乎在追忆过往,回忆曾经,随即又似笑非笑,似哭非哭,显得无比痛苦。

    “前辈,你怎么了?”江寒问道。

    “忘记曾经的许多事,有些苦恼罢了。”古老生灵轻轻摇头,面容有些悲意。

    “前辈能活亿万年,修为通天,比肩神魔,怎么可能忘记过去之事?”江寒沉声问道。

    每个人,过往经历的事情,那一幕幕记忆都会存在神魂深处,随着修为逐渐提升,对神魂的掌控会越来越强,那尘封的记忆都会逐渐苏醒,就如江寒,如今不过天元境,记忆力就已远超凡人,更何况这位活了亿万年的古老生灵?

    江寒相信,即使是头猪,活了亿万年,也足以成圣成仙,更何况是智慧生灵?

    “比肩神魔?曾经确实是,现在就差远了,为了还能和你说话,我已舍去了太多记忆。”古老生灵自嘲笑着,尔后才看向江寒道:“我还活着?哈哈,你觉得我还活着吗?不成帝,你见过谁活过了万古纪元?”

    “那前辈你?”江寒的心中一震。

    “我死了,也没死,我不知晓,我为何还有意识!”古老生灵的长啸中透着无尽的苍凉,“我的身躯已经腐朽,我的战刃化为灰飞,一切,消失在了时光中。”

    他的笑容凄凉,又看向了江寒:“我生非生,死非死,等待了亿万年,没有等到该等的人,却只等来了你。”

    江寒的心中剧震,看着眼前时而疯狂,时而正常的古老生灵,心中也有着一丝惊颤,他感觉,眼前的这古老生灵,与那忘川河中的鬼魂,在某方面,有些类似的地方。

    比如,那种极致孤独后的癫狂,只是,眼前这古老生灵,心中似乎还有着执念,没有完全疯魔。

    “前辈,以你的修为,难道还不能长生不死吗?”江寒轻声开口。

    “永月仙皇死了!金乌神鸟陨灭了!我们这守卫墓地的十二古将,都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古老生灵的轻轻惨笑:“纵然英雄盖世如东帝,天骄绝伦,到头也不过铜钟绝响,纵然风华绝代如月君,倾国倾城,回身只能留红粉骷髅一具。”

    “这世间,谁能不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