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二章 你来晚了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你来晚了

    眼前一切,不是昔年他走过的火照之路,亦没有他登临过的望乡台,更没有那转生之门。

    站在这奈何桥的尽头,江寒眼帘中,是一片晦暗,仿佛无边无尽的宇宙,在那无尽晦暗中,沉浮着一座巍峨殿宇。

    那座殿宇,悬浮于遥远黑暗之中,一动不动,似由无尽岁月中而来,流转着永恒之意,那缥缈而又阴森之感,令江寒心中不由惊颤。

    他抬头向上看去,只有一轮血月于虚空,在无穷黑暗中,散发着荧惑微光,仿佛在无尽的黑暗中点燃了那微妙希望。

    殿宇高不知道几许,遮蔽一方天地,通体黑色,那黑色中流转着丝丝金芒,四极飞檐斜起,巍峨肃穆,其上八十四层黑色砖石装饰,古朴大气。

    八十四根粗壮石柱撑起殿宇顶部,宛若擎天之柱,其上空无一物,垂直而下,庄严肃穆。

    殿宇基座之上,连接八十四根奇异巨大锁链,仿佛八十四条通道,自基座延伸,伸向了晦暗明晰的虚空之中,锁链横起,托起了这巍峨殿宇,其下方,则尽是一片黑暗,不知其底为何,不知其深几多。

    大殿之上,却是一块巨大牌匾,特殊的两个字符,江寒认不出,但其上流露出晦涩难明的意味,给人古老沧桑之感。

    至于那殿宇核心,却是无尽黑暗笼罩,仿佛黑洞一般,吸纳了所有的光芒,令在这桥头的江寒看不出丝毫端倪和线索。

    江寒有种感觉,自己就仿佛在星舟之上去看没有一颗星辰的黑暗宇宙中的那轮恢宏殿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谁的宫殿?”江寒整个人屏息。

    回身,江寒看到的忘川河流,身前,却是无尽深渊,就仿佛两个时空重叠,他就站在这时空交汇之处。

    此刻,在江寒的脚下,就是那一根锁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连接在了这奈何桥上。

    巨锁黝黑无光,却粗壮异常,其上还有丝丝细纹,似乎是昔年留下的什么,在天空那晦暗血光之下,显得有些神秘诡异。

    一道低沉幽远的叹息声,突然在江寒的心神间响起:“这是皇...毁灭...冥古...地心...来...”

    “谁?”江寒心中骤然一紧,却再未能听到任何声响,仿佛一切只是幻觉,只是,他的心中,却有着死死寒意。

    “难道是要我,进入那殿宇中?”江寒若有所思,他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吸引力,在告诉他,要他进入那殿宇之中。

    平息内心,江寒再度看向了远处的殿宇,思索许久,似乎,除了继续前行,没有更好的方法。

    迈步踏出,江寒走上了黑色锁链,并观察着四周。

    令他稍微镇定的,这黑色锁链没有丝毫摇摆,只是静静连接着那遥远的殿宇。

    只是,走过数千丈后,江寒已来到这锁链中央,他感觉到了一种阴森气息,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侵蚀着它,若非那金色卷轴在不断释放着光芒抵抗,恐怕已侵入到了他的体内。

    “看来,要加快速度。”江寒明白,那金色卷轴中蕴含的力量已不多,留给自己的时间有限。

    很快,江寒来到了这锁链尽头,前方数十米处,就已经是那雄伟殿宇的基座,只是,到了这里,那股阴森寒意,已经令江寒有些不适,甚至于那金色卷轴释放的金色光芒,都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着。

    “这殿宇中,到底是什么?”江寒感觉一阵阵示警之意,从冥冥中传来,仿佛那殿宇中,有能够毁灭这一切的东西存在着。

    江寒此时已异常紧张,他不想在这个神秘地域莫名其妙丢掉性命。

    终于,他踏上了这座巍峨殿宇的基座,这尘封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古老神殿,终于被人踏足了。

    站在这基座最底下,江寒才能真正感觉这座神殿是何等雄伟,仰头望去,一眼近乎天穹,那神殿的最高度,仿佛与那无尽时空中的血月处于同一高度。

    整个基座的宽度,江寒稍微估计,就已达到了数百里,平坦异常,令人惊异。

    “到底是什么?”江寒那股危险感越来越近,他认定那危险就在那殿宇之中。

    江寒开始沿着基座的最底层前行,前行数里之后,他停了下来,因为,在远处的第一层基座和第二层基座的墙壁之上,有着一幅幅图卷,上面似乎刻画着什么。

    他走上前仔细看了起来,这是一个人形生物,高达数米,双翼极黑,展开超过十米,前胸利爪,即使只是画卷,都能感受那凌厉杀机,最为传神的,是那双眸子,血红无暇,仿佛随即都要从那画卷中跳出。

    江寒没敢触摸,又看向了第二幅图卷,这是一头四蹄兽类,同样强横无比,气息强大,与前一幅相同在建瓯吃,这兽类的眼眸,也是血红无暇,蕴含无尽杀意。

    第三幅、第四幅...接连,江寒看了十几幅,每一幅都是一尊人物画像,形状不一,千奇百怪,每一尊都栩栩如生,有的光凭气息,就足以令江寒心颤,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有一双血红色的眸子,令人不敢直视。

    接着,江寒继续看了下去,这幅图案,却再不是图卷,却是一连串的字符,这奇特字符,江寒虽不认识,却又似乎有种魔力,令他不由自主读了出来。

    “此情谁堪我独醉,只道天涯断人愁。”

    字体豪放,遒劲有力,刀锋剑笔,但江寒却从中感受到了一股悲愤与无力之感,那股情感,在瞬息间,就已影响了江寒了他,令他心绪生悲。

    半响,江寒才清醒。

    “不知是何人所留,字中蕴情,相隔亿万年,却依旧能够影响我的心神情绪。”江寒心中惊叹,亦提高了警惕。

    这殿宇,在他的心中,愈发的神秘。

    继续向下看去,这是这一层的最后一面画卷,其上留下的,是那特殊字体,只是很简单的几个字符,江寒依旧不由自主读了出来。

    “你来了。”

    这一刻,江寒怔住了,这文字无头无尾,这‘你’,到底是指的谁?是指谁?还是留字之人?

    江寒有种感觉,这面墙壁上的字体,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留下。

    只是,除了这字体,这些壁画字卷,江寒再没有发现其他线索。

    “难道,还要我继续向上去?”江寒抬头。

    这恢宏神殿的基底分为三层,其上,才是真正的殿宇所在,他现在呆的,不过是殿宇第一层而已。

    来到这里,江寒已感受到了那阴森寒意,那是一股令他完全无法反抗的力量,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开来,将他彻底毁灭,只是,来到这里,他没有退路,找不到回去的线索,只能继续前行。

    “去第二层!”江寒下定了决心。

    可是,他刚刚离开这字体所在的壁画,走出还不过数米。

    “嗡!”

    猛然间,江寒已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息,从那之前的一幅画面中传出,那无尽可怖的恐惧感,瞬间充斥了江寒的心神。

    “危险!”江寒猛然蹿升而出,飞速般的朝不远处的那一根巨大锁链而去,这完全是生命的本能,在遇到无可抵抗危机时一种自然反应。

    可是,太晚了。

    江寒还没来得及逃窜,背后便传来了一股可怕的波动,一股可怕的力量将这片虚空直接定住,江寒整个人就仿佛被束缚住了。

    然后,这方天地便真正安静了,就仿佛,时间彻底静止了。

    “你来晚了!”叹息声,仿佛从悠远之中,又如一声惊雷,在江寒的耳畔响起。

    “什么意思?”

    江寒的心沉到谷底,他能感觉,那股束缚自身力量,轻易就能将自己镇压灭杀。

    “轰!”

    一道轰鸣声响,江寒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躯如同玩偶般,被那股无形力量拉扯回去,直接定格在了地面之上,面朝着那壁画的一面,动弹不得。

    他的心中,一阵无力感不由自主涌出,在之前的神渊军士传承战中,他斩杀了一位又一位先天强者,自以为有了一丝自保之力,但在这里,却没有丝毫反抗力量。

    这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力量的渴望,对自己命运掌控的渴望。

    “那是?”江寒身体无法动弹,连神念都无法离体观察,但眼睛能看,神魂依旧能思考。

    那之前的人物壁画前,有着大团黑色旋涡雾气,从那壁画竟不断延伸涌出,仿佛在孕育着什么,江寒在等待了数息之后,那雾气缓缓消散开来,一尊高大身影出现在了江寒的身前。

    江寒死死盯着对方。

    这是位四臂的类人形生灵,高度超过两米,赤脚站于地面,身上穿着黑色的甲胄,面容与人类无二,一头黑色长发舞动,只是,在那长发之下,却是一张枯槁的面容,那脸上层层的皱纹,那暮年死寂的气息,如果都难以掩饰,隐约可见其昔日英豪。

    只是,即使衰老如此,江寒心中惊颤依旧。

    那纯血色的眼眸,深邃如渊海般浩瀚,仿佛蕴含一方天地。

    将死未死,余威凛人。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