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一章 再临忘川河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再临忘川河

    “是大哥当年给我的金色卷轴?”江寒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

    宋帝王,江寒当然知晓,那是十殿王中极为神秘的一位存在,是冥界的统治者之一,与当年的自己,地位差距极大,相互间不存在交集。

    “他的法旨,护住了我?”江寒喃喃自语,说起来,这卷轴已经救下他两次。

    一次,是转世时候面对那撕裂冥月的大震荡,再就是这一次。

    “当年大哥让我携带这法旨转世,我一直以为已遗失,没想到,它竟然隐藏在我的神魂深处?”江寒‘看着’在那识海中绽放着光芒的金色法旨。

    简单的字体,却有着浩瀚博大之意,令他的心神摇曳,心颤不已。

    “也对,一位殿王的法旨,克制这死寂气息,轻而易举,有这件宝物,我也能继续向前走。”江寒不清楚这法旨如何扛过那转世阵法,也不清楚它为何会突然现身庇护自己。

    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并找到回去的路。

    “如果这里真的是冥界,那些鬼兵呢?魂魄呢?”江寒感觉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关键之处。

    看着护住自己的金色光罩,身躯活力,前所未有的强大,那股死寂气息环绕在自己的周身,却无法侵入分毫。

    “嗯?”江寒突然回头,发现自己来时的路、鬼门关大门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断崖,下方,是无底的深渊,一眼望不到尽头,其中散发的幽寒之意,就仿佛一头随时要噬人的凶兽。

    “一入‘来死’路,此生不回头,移步换界,传说果然是真实。”

    江寒为鬼兵时,曾听说,鬼门关后‘来死’路,乃是无尽时空位面重叠而成,一步一界,永远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能不断前行,直到尽头。

    此时,江寒的心反而镇定了下来,既然无法回头,那也只能继续前行。

    下定决心,江寒迈步而去,沿着这灰色的青石板不断前行,此时的他,虽然着急,但却很小心,因为,所遇到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冥界,一个魂魄都不存在?

    不断前行,整整数个时辰,江寒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走了多远,终于,他看到了那迷蒙黑色雾气的远处,似乎就是路的尽头。

    一步踏出,时空变幻,江寒扫视四方,猛然间,就看见了旁边一条干涸的河床,只能偶尔能够看见一团小水潭。

    不远处,则是一座破败的石桥,只见桥头坚固,至于桥身,却是裂痕重重,仿佛随时都要断裂。

    “忘川河,奈何桥!”江寒的面色再变,他感受到了无声的死寂,心中震撼异常。

    如果之前走过的鬼门关或许还有假,毕竟,当年他走过的时候,神志模糊,记忆不一定真实。

    那么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就再清晰不过。

    “忘川河干,奈何桥败,这里真是冥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寒的心紧了起来。

    即使当年转世时,冥界大战,血月都被撕裂,江寒也无法想象,整个冥界会真的崩塌成为这样?

    毕竟,那是诸天中的至高位面之一,这里有着十殿王,有无数冥域强者汇聚。

    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崩灭到这种地步。

    “哈哈哈!”

    “哈哈哈!”

    突然间,一道道刺耳的声音传递在这天地间,显得是那样的凄凉悲苦,又阴森骇人。

    “谁?”江寒低吼。

    “是我。”不远处的河床上,猛然跑过来一个人,江寒一眼望过去,竟然是之前的步文清,此时,她的脸庞上,却是没有一丝血色,面色苍白惊恐,仿佛遇到了什么大敌人。

    “救我,救我,帮帮我。”步文清凄厉叫喊着,迅速要爬上河床。

    她的身后不远处,却是出现了一团黑雾,笼罩开来,散发着邪恶的气息,令人生厌,迅速追了后来。

    江寒既没有后退,也没有上前,只是静静看着步文清飞速靠近自己。

    “你师兄罗宾呢?”江寒突然开口。

    “他,已经被杀了。”步文清急忙开口,此时,她已快爬上河床,距离江寒已不过数米,而后面的那团黑雾,速度更是飞快,已极速靠近。

    “哦,是吗?”江寒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突然的。

    “哗!”

    一道璀璨的刀芒,带着凛冽血气杀意,自江寒手中,倏然亮起,一刀将那原本哭哭啼啼快要靠近的步文清劈杀为了两半。

    “轰!”那步文清原本应该化为血肉的尸骸,却是猛然变幻,化为了两团黑雾,散发着阴森寒气,迅速再度汇聚成为了‘步文清’。

    江寒面色冰寒,低语:“小小忘川鬼魂,连阴神都未凝聚,竟然敢施展幻术来迷惑我,简直就是找死。”

    此时,‘步文清’的脸庞上,却是露出了狰狞笑容,尖锐啸声:“你怎么知道我,一个活着的人,怎么会知道我,我要你的肉身,我要你的肉身。”

    “因为。”江寒大步向前,手中寒影刀再度划过一道刀芒,将那‘步文清’劈为了两半。

    “我也曾是鬼魂。”

    那假伴为‘步文清’的鬼魂,却是咆哮着汇聚,化为一团黑雾,与后面来的那团黑雾汇聚,形成了一团巨大的黑雾,在忘川河的上空盘旋,紧紧盯着江寒。

    江寒只是冷冷望着,他知道,自己很难斩杀对方。

    这忘川河鬼魂都是大罪孽的阴魂,沉沦于此,拥有着不死的特性,接受惩罚,直到罪孽洗清,才会再度在轮回台登岸转世。

    这样的鬼魂,无形无相,江寒只能神魂攻杀,在冥界中,凭他的实力,根本杀不死对方,还容易在无形的神魂碰撞中,令获得自己精神的记忆讯息。

    所以,江寒没有再动手。

    “告诉我,这里到底是哪里?”江寒猛然怒喝,带着可怕的精神威慑,其中又蕴含着锋锐的刀锋杀意,妄图将其一举震慑。

    “哈哈,你的神魂虽比我强,但想要毁灭我,不可能,想要威慑我,更不可能。”那黑雾却是咆哮:“有本事,你就下忘川河来杀我,多少年了,我被这河束缚着,不能超脱,不能超脱!”

    “我要你陪我,要你陪我!”

    那声音中,携带着无尽的怨念和恨意,响彻在这天地间。

    “什么罪孽,需要是在忘川河中呆上亿万年才能洗清?”江寒沉声道。

    “哈哈,罪孽?你个蠢货,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冥界早已无人,那转世之门都已封闭亿万年了!”黑雾尖啸怒吼:“你个蠢货,我不要再呆在这个鬼地方,要生不得生,要死不能死,连魂飞魄散都做不到,冥界都毁灭了,为什么这忘川河还在?”

    “转世之门,封闭亿万年?”江寒如雷轰击,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转世,才不过二十年而已,这冥界,过去了亿万年岁月?一时间,江寒心乱如麻。

    “冥界,发生过什么?”江寒凝声,看向了那团黑雾。

    “发生了什么?你问我,我问谁?”黑雾不断盘旋着,从中发出了一阵阵的锐啸声音:“我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我只知道,天塌了,月碎了,我到底是谁?”

    黑雾不断盘旋咆哮着,尖啸声在江寒的耳畔间回荡,却一直飞不出那忘川河的范围,最后,突然转身,一头扎进了忘川河中一散发着无尽死气的小水潭中,涟漪阵阵,再无丝毫声响。

    江寒看着那水潭平静,轻轻叹息,他知道,那团黑雾神魂,神智已经崩溃,思绪都已经模糊,如果不是那团不知为何长存的忘川河的束缚蕴养,恐怕早就彻底消亡在这时光成河中。

    “天塌了,月碎了,是说的我当初看到的那场大战吗?”江寒不由苦笑,只是,明明二十年不到的时间,却又说过去了亿万年,为什么?

    “到底是谁,让我来到了这里?”江寒不断扫视着四周,但却寂静无人,只有天空中那轮冥月,还有那无尽翻腾的黑色雾气。

    “刚刚那鬼魂说,转世之门都已关闭,那通往冥都的路呢?整个冥域王殿都毁灭了吗?还有那十八层地狱呢?”江寒自语。

    他的目光再度变得坚毅,无论如何,他都要弄清楚,也是为找到回去的方法。

    江寒转头,后面的路只是一片迷蒙雾气,仿佛一面无形的墙壁挡住了自己。

    “从转生之地去冥都,一条是‘来死’路上,一条是黄泉路旁的分支。”江寒回忆着:“回头的路被阻碍,也就是说,我要过奈何桥,去黄泉路才能有机会去冥都。”

    江寒感受着体内那金色卷轴散发的神圣之意,微微心定,再不犹豫,迈步而出,已走上了奈何桥,这一次,他没有感受到三生石,没有感受到时空变幻。

    “是都失去了效果,还是被人取走了那几件至宝?”江寒默默观察着四周。

    忘川河看似不宽,但一眼看去,却又感觉浩荡无尽,其河底白骨累累,有头颅骨盖,有断骨残肢,还有那巨大的骨臂,从那几处水潭中伸出,有着无尽的死寂之意。

    这一切,看似恐怖,但对江寒来说,只是寻常,他在意的不是这些,他希望找到事情的根源,进而找到自己到此地的原因。

    奈何桥并不长,很快,江寒就来到了对岸,那对岸原本被无尽黑色雾气遮蔽的天地也清晰,一切景象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可能?”江寒如雷轰击,喃喃自语,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面前,不是黄泉路,没有问罪石。

    眼前一切,超过了他的想象极限。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