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四十章 鬼门关

正文 第四十章 鬼门关

    “这宝物,乃是一时空宝物,效果主要是...一念就可激发,如此,你且收好。”泽无声音淡漠,将宝物功效和江寒详细说尽。

    “多谢前辈。”江寒点头,留下印记在其上,又收入了储物法宝中。

    他表面平静,心中却有些惊异,这一路闯来,这神渊对时空的运用确实登峰造极,连护身宝物,都是时空类,超乎他的想象。

    “这宝物,论效果,却是远超当初雨蛟王使用的那时空秘宝。”江寒回忆判断着。

    “江寒,如今的诸界,以人族为尊,你应当抓住机会,当尽可能拜入人族大宗门修行磨砺,争取成为人族的高层强者,论底蕴,人族远比这破败的神渊要强大。”泽无声音淡漠道:“神渊传承,只是基础,真正的修行路,要观遍尘世风景,体悟红尘万千,这漫漫路途,需要你自己去闯,去拼,明白吗?”

    “多谢前辈忠告。”江寒郑重拜了一拜,虽然不知道缘由,但他能感觉,这秩序之灵泽无,对自己和普通传承者有些不同。

    “既如此,我送你回去吧!”泽无神色淡然,轻轻一笑:“且记住,最好在真丹境巅峰时来闯第二阶段。”

    “晚辈谨记。”江寒道。

    “好,去吧!”泽无微微一笑,其中一手臂轻轻挥动。

    阳光明媚,这岛屿山峰旁,已出现一青铜大门,那大门中,不断有着白色雾气涌出,一股浩瀚气息扑面而来,令江寒心神摇曳,宛若传说中的登仙之门。

    “前辈,告辞!”江寒微微躬身,再不犹豫,纵身进入这青铜门之中。

    瞬息间,消失在了这岛屿山峰之上。

    “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吧!”四臂蛇人泽无看着远处青铜大门翻滚的雾气,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难言的沧桑,尔后挥手,连同那青铜门,一同消失在这了这岛屿山巅。

    ......

    江寒踏入这青铜门之中,就感觉进入了无尽黑暗的深渊之中,这里没有上下左右之分别,自身就仿佛沉沦于永恒的黑暗之中。

    这种感觉,在他进入这神渊时经历过一次,自然也不会害怕,只在默默等待着。

    突然。

    “嗡!”周围的黑暗中,隐隐有着震荡之感,令江寒的警惕提高到了最高。

    紧接着,一股可怕的疼痛感席卷了江寒的心神,令他感觉脑部一阵阵疼痛,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感觉周围色彩在疯狂变幻。

    “怎么回事?”江寒的心中一沉,他进入这里时候,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很快,那时空波动彻底停滞,周围的景色也再度凝实,脚踏实地,江寒目光轻轻扫过,自然看清了周围环境。

    “这是?”江寒微微一怔,随即色变。

    在他的面前,是条无比宽阔的大道,以灰色的青石板铺就而成,一直延伸,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向着那最深处而去,这青石板上有着破碎古老的花纹,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有着一种沧桑之感。

    在道路两旁,是血色与黑色的大地,地表上有着黑色雾气翻滚,无边无尽,透着一股血腥的气息,这一切,显得是那么邪异,只是,这些黑雾都没有靠近这大道。

    如果仅仅如此,不足以令江寒变色。

    真正令他心中惊颤的是,在他的头顶,有着破败的路架,在他的脚下,则有着一块黑幽幽宛若木头一般的巨大牌匾,那牌匾之上,三个古朴扭曲的字体太过醒目:鬼门关!

    经历了漫长岁月,那不知是何材质制成的牌匾上,已经有了腐朽的气息散发而出。

    “幽冥路前,鬼门关!”江寒的心,已沉到了谷底。

    眼前的场景,是那样的熟悉,又那样的陌生,当年的他,就是这样,浑浑噩噩间,走过了这道门,走过了这条路,从此再无法回头。

    “可是,我之前明明在神渊之中,泽无说过,是将我传送回来时的地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江寒心中冷寂无比,不断思考着。

    “泽无,他想要杀死我,轻而易举,没有骗我的必要。”

    “是那震荡之感,那流动的色彩,改变了时空通道传送地点。”

    短短时间,江寒就已判断出来,要么是那传送阵法出现了漏洞,要么就是有人专门出手,将自己从那时空通道中操纵出来。

    “若是阵法出错,我的修为,还不足以对抗时空撕裂的力量,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在暗中出手了。”江寒不断扫视着四周:“是谁?是谁将我带到了冥界?”

    “可是,这鬼门关的牌匾,为什么会碎裂在地上?”江寒的心中逐步平静下来。

    他渐渐回忆起了当年,两边旌旗遮天,一条‘来死路’,直达到幽冥判官府,沿途是一位又一位气息强大的鬼兵冥卒,虚空重叠中,是一望无尽的白衣鬼魂。

    鬼门关前,不知道何等盛景,不知多少鬼魄踏过,亿万世界如恒沙,恒沙之中亿万魂。

    作为冥界的大门,鬼门关不仅仅是一道门,它更是幽冥十殿王的尊严,谁敢将这门匾轰碎,如尘埃般丢弃在这里?

    “鬼兵呢?鬼魂呢?这里真的是冥界吗?”江寒有点不敢相信,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破败,那种腐朽的气息,不可能隐瞒。

    但这熟悉的场面,似乎,又真的是他曾经走过的那条路,那个他令他心中恨欲狂的地方。

    运转体内真元,江寒猛然向后面那无尽虚无拍去,感觉到了一股绝强的力量,仿佛一面无形的墙壁,在阻挡他们的去路,又向这大道两边拍去,一样的结果。

    “果然,禁制依旧存在,看来,只能从这鬼门关继续走。”江寒的神情有些复杂,如果有可能,他绝对不愿意现在踏入这里。

    九万年的沉沦,他逃离了这一界,他曾发誓,有朝一日,要踏破王殿归来,可是,今日,就要回来了?

    “这虚空中的冥月,要小很多?”江寒抬头,天空中的那轮冥月,似乎比他当年在冥界时要小很多,颜色偏黑暗一些。

    “是当年那场大动乱吗?”江寒想到自己转世时,冥月上那撕裂天地的大战,也是在那时,自己得到了那滴紫血。

    犹豫片刻,江寒最终还是踏步走过这鬼门关。

    他尝试过收取那鬼门关牌匾,可惜,任他想尽办法,也无法动其分毫,连地上的石板也一样,就仿佛这里是一个绝对的整体,无法动摇。

    江寒一步迈出,从鬼门关下走过,随即就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死寂气息侵袭到了自己身上,阴森刺骨。

    不过走过数步,瞬息时间,江寒就感觉到了寒冷,仿佛有座山岳压迫在了自己的身上。

    “幽冥死气?”江寒的神情一变。

    不由疯狂运转体内真元,疯狂抵御着那股可怕的死气袭身,这是他的疏忽,忘记了自己是肉身,并非当年的鬼魂之体。

    “嗡——嗡”

    体内,那原本生机盎然的筋脉血肉,那股无形阴冷的力量直接渗透而去,令江寒的劲力运转有着呆滞感,以他如今的修为,根本扛不住这种死气侵蚀。

    短短数息,那股阴寒的力量就已经朝着识海世界涌去,令江寒整个人都僵硬了,再无法动弹。

    先天强者,超脱凡俗,只有识海才是真正的根基。

    浩瀚的识海世界中,那金色的天山之上,晶莹剔透的元阳阴神悬浮于虚空中,挥手引动了浩荡的神念力量,绽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与那股侵蚀而来的灰色死寂雾气疯狂碰撞着。

    “怎么办?要死在这里吗?”江寒的心颤。

    这冥界,根本不是如今的他能来的地方,这死寂气息,光凭他体内的那点元阳气息,抵抗不了,只有真正的阳神强者,才能降临此处。

    “轰!”

    那金色屏障猛然碎裂开来,浩荡无尽的灰色死寂气息迅速向着整个识海世界弥散而去,其中最大的一股,直接朝着江寒的识海中心——天山而来。

    以江寒如今的神魂力量,根本抵抗不住,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咔嚓咔嚓!”原本巍峨神异的天山之上,其表层不断从金黄色化为的灰色,尔后崩塌破灭。

    痛苦!

    那股源自神魂本源的剧痛,令江寒整个人几乎疯狂,天山与神魂一体,识海天山崩塌,就相当于神魂被活生生的一口口咬下来撕裂再吃掉。

    就在这最危险的时刻,识海天山之上,神魂之体的最核心处,其中一个小光点,却是不断放大,尔后化为流光冲出了神魂之体,从天山上跃起,化为了一道金色卷轴,猛然张开,遮蔽了整个识海天地。

    那金色卷轴,有种巍峨浩荡的气息,绽放出了耀眼金光,带着一种光明的力量,笼罩四方。

    那灰色的死寂雾气,虽强大坚韧,却在这金色光芒的照射下,如冰雪般迅速消融。

    短短瞬息,整个识海世界,就被那金色光芒护住,尔后更是从这识海世界照射向了外界,令江寒那原本已被死寂气息逐渐侵蚀的肉身恢复了过来。

    这一刻,江寒整个人绽放出了耀眼金光,神圣无比,在这晦暗难明的幽冥之地,耀眼夺目。

    江寒猛然睁开了眼。

    从他过鬼门关,到一切结束,其实不过数息时间,却让江寒真正从生死间走了一趟。

    “那金色卷轴?”江寒都有些后怕,刚刚他真的感觉自己的神魂要沉沦破灭了,如果不是那金色卷轴突然出现,肉身恐怕要彻底死寂,神魂都要消融,能不能化为鬼魂都是问题。

    凝神,识海世界中,江寒‘看见’了。

    那笼罩识海世界的金色卷轴上,只有一行字:

    “沉沦地狱九万年,一朝令下入凡间。——宋帝王。”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