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只因近水楼台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只因近水楼台

    江北郡城,木氏宗族的府邸院落最深处。

    这是一片荷塘,里面草叶丛生,水面波纹荡漾,显得极为静谧惬意。

    此时,在这片水域中心的亭中。

    一身白衣的木青正坐在亭中,默默品着茶水,在她的面前,则是一光头的中年大汉,穿着一身白袍,显得很是淡然,赫然是萧器。

    “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愿意来见我。”木青声音平淡,柔美的脸庞上却有着一丝掩藏不住的疲态:“我还以为,你已将我忘了,她呢?你怎么不一起带来?”

    “已经走了,走的很突然。”萧器甩了甩手,嘴角勾出一丝淡然笑容,显得很是平静:“,这次,只因为我也快要走了,临走前,见见你。”

    “啪!”

    木青手中的杯子,直接掉落了下来,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原本平静的面容,也僵住了,才颤声道:“以你的修为,怎么会这么快就...?”

    “生老病死,本就人之常情,何必强求?凡人能活百年是幸事,我能活过两百,已是上天给的福分。”萧器轻轻笑:“走之前,我只有最后一个请求,请你放过萧氏一族,毕竟,我们的事,是我的错误,不牵扯他们。”

    木青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她也感受到,眼前男子身上散发的那股暮气,确实太沉重了。

    轻声叹息,木青看着眼前这略显苍老的中年大汉,心中不由一颤,她知道,当年那个一杆长枪荡平江北,一手剑术绝伦千里的英武男子,终究要消失在这时光长河中了。

    眼前的中年男子,只是一个前来请求自己原谅的老人。

    最是时光催人老,百年岁月弹指悠。

    这一刻,木青心中隐隐有着一股悲哀之意,那股藏起了百年的杀意,这一刻,在渐渐消散。

    “又不是你的子孙,你就这么在乎吗?”

    “生死一诺,此生既定,百年岁月,萧器就是我,至于我是不是萧器,重要吗?”萧器沉声道,一如当年,露出了一丝笑意。

    “陪我走走吧,很多年,我们没有好好走过了。”木青突然开口。

    “好。”萧器点头。

    两人沿着池塘的小路慢慢走去,消失在了落英缤纷的路上。

    ......

    不久后,萧器悄然离开了郡城。

    一身白衣的木青和萧器分别,来到了木氏府邸的一座大殿中,里面正有一黑袍男子正等待着他。

    看到木青走进大殿,黑袍男子立刻递上了一叠纸张宗卷。

    “失去了江氏内部的讯息?”木青不断看着宗卷,开口问道。

    “这两天,江氏内部突然封锁了起来,一切消息都传不出来,他们似乎在防备着什么。”黑袍男子连忙道:“我们已经失去了江氏一些高层人物的行踪。”

    “别的人,我不管。”木青之前柔和的面容一变,眼神冰寒无比:“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江寒的妹妹江雨的位置,我要准确的位置,不过记住,不要暴露了身份。”

    “是。”黑袍男子立刻道。

    ...

    时间流逝。

    江寒与雨蛟王在云行山脉中厮杀,最终神秘失踪的消息,也就渐渐传开了。

    兽潮劫难结束后,江寒早就是公认的江北大地第一强者,雨蛟王在兽潮中杀戮何其疯狂?造成了无边杀孽,凶威同样极盛,这样的两大强者厮杀的消息,自然引人注目。

    毕竟,那落刃山主峰垮塌的恐怖景象太过惊人,同时,江寒和雨蛟王沿着延江江面厮杀上百里,看的人太多了,传言太多,根本就不可能完全封锁。

    不过,江寒虽然失踪,对于江寒是否真的陨落这件事情,传言虽多,却没人敢十分确定,毕竟,没有人见到江寒的尸体,加上江寒失踪的时间尚短,所以,短时间,江氏却还算无忧。

    但是,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

    随着时间推移,若江寒一直不出现,江氏山庄定然会有麻烦,毕竟,占据一方城池收取元石税收,一年就可得几十万元石,这是何等惊人的财富,怎么可能不被有心人惦记。

    而且,作为一位先天强者,江寒难道不会给江氏留下财富吗?

    江寒在时,一切自然无忧,若是失去江寒,这些都是祸害。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

    炎城萧氏府邸。

    江寒与雨蛟王大战的消息虽然传播的极快,也极引人注目,不过对炎城中的人来说,这几天,另一件事情,更引人注目。

    因为,萧氏要与祁阳郡的另一拥有先天强者的氏族联姻。

    对整个萧氏来说,这次联姻,极为重要,因为萧氏的高层都知道,自家的老祖宗,坐化在即。

    此时,萧府一座精致的阁楼中。

    萧雪正坐在梳妆台前,穿着一身红色衣裳,任由几位侍女帮自己摆弄着头发,面容平静。

    “小姐,听说祁阳郡的那位三公子,不是什么好人,你一定要嫁过去吗?”一名高挑的侍女一边帮萧雪梳着头发,一边说着。

    “我记得,之前府邸里面不是流转消息,老祖宗有意将小姐嫁给江寒吗?”另一名侍女也插嘴道:“我听说,江寒去追杀雨蛟王,起因就是雨蛟王袭击了江氏山庄,杀了他的未婚妻。”

    “好了,这些事情,也是你们能够多嘴的?”萧雪开口,声音中有着一丝冷厉。

    “奴婢知错。”两个侍女连忙道,她们都有点恐慌,因为二小姐很少用如此严厉的话语说话。

    “你们下去吧。”一道浑厚声音响起,身穿华贵紫袍的萧雷走了进来。

    很快,屋内就只剩下了父女两人。

    “雪儿,你还好吧?”萧雷道,声音中透着关爱之意。

    “父亲,你不是在招待林氏的几位长老吗?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萧雪起身,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看着一身盛装的女儿,萧雷露出了一丝苦涩笑容,轻叹:“雪儿,委屈你了。”

    萧雪轻轻摇头,微微一笑道:“既为萧氏嫡女,家族有命,我自然要做我该做的,只怪女儿天赋不够,若能踏入天元境,自可帮父亲排忧解难。”

    “我就不明白,论容貌,论才华,你远胜江氏那个叫林夕的侍女,也不知江寒怎么想的,若他当年答应了这门婚事,有你在,他也不至于为一个侍女就白白送了性命。”萧雷摇头叹息。

    一些普通人,对数日前江氏山庄发生的事情,只能通过一些不甚真实的传言来了解,但对萧氏而言,这些讯息想要了解,是很轻松的。

    “父亲,人与人,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物质来对比。”萧雪显得很淡然:“那林夕从小陪伴江寒长大,他们的感情自然不一般。”

    “即使在常人眼中,我比那林夕更好,但陪伴江寒走过生命那段旅程的,终究是她不是我,我再优秀,对江寒来说,也不过只是一个陌生的凡人女子,如何能让他对我另眼相待?”

    萧雷却是道:“不过是那女子近水楼台罢了,若你从小就和那江寒相识,自然是不一样。”

    “父亲,就像你娶母亲,难道是因为你更厉害?其实只是因为你比易叔更显碰见母亲罢了。”萧雪却是开起了自己父亲的玩笑,尔后才轻声道:“近水楼台,很多时候,彼此能够相识相知,只是因为近水楼台。”

    萧雷却是怔住了,随后才轻轻摇头:“算了,难怪老祖宗都说你机灵,我说不过你,江寒都失踪了,活下来的可能性估计很小,这些过去的事,多谈无用。”

    “嗯,父亲,你先去忙吧。”萧雪脸颊微起,笑道。

    等待萧雷下楼远处,萧雪却是拖着红色的嫁衣,慢慢来到了楼阁的窗台前,明眸流转,静静看着远处花园中的落叶。

    她的眼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忧虑,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当年在荡石谷的密林中的场景。

    那个手持战刀,英豪无双的少年,真的就这么陨落了吗?

    ......

    一座巍峨神山之上,宫殿重叠成群。

    一架飞舟,从一青色殿宇中起飞,破开云雾而去。

    半个时辰后,另一座巍峨大山之上,三架飞舟,以更快的速度离去。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