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九章 铭心的字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铭心的字

    江寒当年与绝尘厮杀时,后来在血祭兽潮中,都曾经操纵神念兵器远距离攻杀敌人,但那都是面对弱者时使用。

    对付同层次强者,他从来都是近身战。

    因为,他的神魂虽然强大,但从未得到真正的驭物传承,也没有学过阵法符文,远距离攻杀的威能相对他的近身战,太弱。

    真正的驭物师,江寒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滚!”江寒面色沉静似水,低吼一声,手中的血泉刀携带着血红色气流横刀斩向了那道道幻影,浩荡的杀戮规则波动震荡而去。

    “嗤嗤嗤!”

    那九道青剑幻影闪电般袭杀而来,却被江寒这规则之力震荡的闪动,尔后血泉刀一刀斩中了其中一柄青剑。

    “轰!”

    两柄兵器碰撞,瞬间令那青剑倒飞而去,其余八柄青剑则是如同幻影般消散,九剑幻影,只有其中一柄为真实,以江寒的神念感应,自然轻易就能判断出来。

    不过。

    而江寒也感觉到了一股可怕冲击力贯穿全身,原本要乘势攻杀的步伐不由一缓,停在了湖面之上。

    “好可怕的力道,这就是真正驭物流派的强者吗?”江寒望着那在天空中飞旋的青剑,心中颇为震惊。

    他已经凝聚元阳阴神,神魂力量或许不如真丹境强者,但在天元境中绝对是首屈一指,可若是操纵兵器厮杀,威能最多也就媲美天元境中期。

    而那青剑能够与自己正面抗衡,论攻杀威能,已经媲美天元境巅峰。

    “你的剑锋虽强,但还不够。”江寒冷然一声,整个人嗖的一声就已冲出,流光冲天,直接朝着那白衣女子扑杀而去。

    “哗!哗!”

    一道道青芒从那白衣女子手中袖口而出,瞬间九柄青剑汇聚,旋转着宛若一剑阵一般,朝着江寒刺来。

    这一次,九柄青剑皆为真实之刃,刹那间,整个湖面剑气纵横,冰雪如霜。

    “轰!”

    九剑归元,刹那绽放,宛若青莲汇聚,莲花盛开,别有盛景,却又杀气凌然。

    江寒的心,冷静寂然,心念一动。

    “咻!”“咻!”“咻!”

    一道道血色气流形成的刀芒汇聚,瞬间形成了数道刀锋凌厉的幻影刀身,轰隆间直接撞向了那青剑,尔后江寒更是化为流光杀去。

    “铿!”“铿!”“铿!”

    血泉刀一次次同那青剑碰撞,引发大碰撞,浩荡气浪冲击四方,令整个湖面不断震荡,远处的竹林甚至都被波及,不断倒塌。

    而江寒在碰撞后,不断竭力爆发,想要靠近。

    “嗖!”“嗖!”

    达到天元境之后,他的速度何等之快,整个湖面上,流萤化光,音爆颤天。

    “嘭!”

    “这白衣女子的身法,太诡异,太可怕。”江寒又一次轰开那九柄青剑,持刀冷眼望着依旧在远处的白衣女子,周身浩浩荡荡的血色气流环绕。

    江寒自问在天元境中速度算是不错了,身法也不俗。

    可是,和远处那女子相比,身法灵活性方面却完全处在弱势,白衣女子轻轻一个移动,瞬息就能够飘出数百米,轻松自如,甚至不会引起空气的一丝震颤。

    再加上那威能惊人,精准无比的青剑碰撞,江寒根本近不了身。

    “相隔数百米操纵兵器就有着接近天元境圆满的攻杀威能,身法又如此强大,寻常强者根本无法近身,这完全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江寒眼眸冰寒。

    “可是,她却一直不敢和我近身碰撞,她的弱点,难道是身体?”

    江寒不了解驭物师,他只能从一些细微之处去观察,尔后猜测判断。

    最重要的是,江寒不敢再拖下去,那一次次的兵器碰撞冲击,令他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身体在不断受损,即使凭借对身体的掌控力,短时间内不会有事,但时间一长伤势积累定然对战力必然有影响。

    “砰!”江寒的左手中,翻掌出现了一块金属圆盾,这是当初击杀那位异族先天强者晔支时候得到的。

    真元涌动,“轰!”整个盾牌绽放出了耀眼光芒,凭空变大。

    “杀!”江寒再度纵身杀上,宛若九幽魔神降临,手中的战刀宛若流光般挥动而出,一往无前,有着杀伐无敌的威势。

    “哗!哗!”那九柄青剑汇聚而成的巨大剑阵,直接刺杀而来。

    “卸!”江寒低吼,心念引动,道道雪花汇聚,瞬间在周身形成的一冰雪漩涡,手上的圆盾上也在轻轻震颤,血泉刀却是微微下垂,光芒隐现,没有第一时间挥出。

    “嗤嗤嗤!”

    那可怕青剑刺入了江寒的法则领域中,爆发出耀眼光芒,撕裂了血色气流,破开了那层层风雪,直指向了江寒。

    “引!”江寒的眼眸中爆射出了一道寒芒,那天地之力引动风雪漩涡徒然加速,扭曲着,瞬间令那青剑受到一股冲击,剑身向左边偏离了一点。

    “就是这时!”江寒的速度,瞬间飙升而起,手中的盾牌微微倾斜,冰雪法则之力震荡,直接以圆盾的斜面迎着碰撞上了那青剑。

    “嗤嗤嗤”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江寒并没有直接碰撞上去。

    “杀!”江寒的身躯靠在盾牌之上,而盾牌则是贴着那青剑交错而过。

    轰!江寒在这瞬间侧身而过,借助着那股倾斜力道冲击而上。

    嗖,宛若一道流光划过天空。

    “轰!”瞬息,江寒就已杀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前。

    “死!”

    江寒爆喝,他知道,只有这一次机会,下一次,那白衣女子的青莲剑阵绝对会留下数分力道防备自己,绝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松接近。

    “哗!”一道极致血光亮起,由点而起,瞬间绽放,席卷天地,朝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笼罩而去。

    在这生死瞬间,那白衣女子竟然没有丝毫惊慌。

    她那在白纱下的明眸灵动,并未撤退,她很清楚,论身法精妙,自己远超眼前的男子,但瞬间爆发速度却还有着差距,在这措手不及之下,她根本逃不掉。

    “嗡!”

    她的身上,那白衣纱帽徒然显露出了道道白芒,形成了涟漪,宛若防护罩一般,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也就在这瞬间,那远处的青莲剑阵已闪电般回转,朝着江寒激射而来,速度之快,令人惊颤。

    “杀!”一声清冷之声响彻整个天地,这是白衣女子第一次开口。

    “咻!咻!”

    剑芒纵横,如丝如电,已破开了江寒的领域,直刺而来,那凌厉刺骨的剑气,令江寒如芒刺在背。

    “要么你死,要么我死!”江寒怒吼,根本不管那身后袭杀而来的青剑。

    生死之战,要么站着生,要么跪着死,这是最好的机会。

    “蓬!”

    刀芒血芒冲天,宛若开天之刃,重压而下,一刀劈在了那涟漪之上,那涟漪坚韧无比,竟没能抗住江寒这一刀,恐怖的力道震荡开来,直接爆裂。

    那白衣少女终于变色了,身躯一动,轰然要退去。

    “哗!”刀芒划过,令那纱帽轰然分裂,尔后一张清秀的脸庞出现在了江寒的面前。

    紧接着,那女子的眉心至脸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丝,身体轰然朝着下方湖心岛的树林中坠去。

    “噗!”也就在这时候,即使江寒已竭力躲避,但那青莲剑阵依旧闪电般在了身体之上,令江寒宛若流星般,被直接撞飞,瞬间鲜血狂吐。

    江寒整个人在空中翻滚而过,才稳住身形,他的嘴角依旧有着一丝血迹。

    若非因为那剑阵失去了操纵,加上自身防御强大,不然这一剑怕就足以令他重伤乃至陨落。

    “那女子,有什么总有一种熟悉之感?”江寒心念一动,整个人轰然落下,降临到了那湖心小岛之上。

    不远处的地上,正是那坠落的白衣女子。

    此时,她的纱帽已被江寒劈散,整个人横躺在那树林中,闭着双眼,一头乌黑长发随意散落着那树叶上,若非那眉心脸颊上的点点血迹,就如同睡美人一般。

    那张脸,称不上美艳,只能说是清秀,但吸引江寒目光的,不是女子的面容,而是其脖颈间的那串银色项链。

    江寒彻底怔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那银色吊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是巧合,还是真的?”江寒的心,静了。

    “砰!”“砰!”

    踩着落叶,江寒轻轻的,一步步,走到了这躺着女子的身旁。

    蹲下身,轻轻上前,江寒颤着伸出了手,轻轻触摸到了那银色吊坠,那冰凉的触感,令他的心不由一紧。

    太熟悉,又太陌生。

    这吊坠,非金非银,而是一种特殊的物质,隐隐流动着某种神泽,若只如此,不足以令江寒心中惊颤。

    一切的一切,只因那吊坠上,刻着一个特殊的文字:琴。

    这个文字,不属于这个世界,它属于另外一个世界,那字迹,则显得娟秀无比。

    “是你吗?琴儿?”

    指尖触碰,江寒的心中悸动。

    他仿佛看见,那个宛若精灵般的女子,在谈笑间,在他的怀中,在那奇异的吊坠上,慢慢刻下这个令他永生难忘的文字。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