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我要活着回去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我要活着回去

    江寒静静站着,不由伸出手,雪花飘落在了他的手上,化为了水。

    天空中金色榜单上的数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20。

    江寒的头顶,一股空间波动散发开来,一道道白雾在那冰雪中汇聚,最终在那金色榜单旁,化为了一张大脸,静静俯瞰着江寒。

    那大脸的面容,赫然是那秩序之灵泽无。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活着吗?”江寒抬起头,似乎在问自己,又似乎在问着天空中的泽无。

    “你不杀他们,他们也会因为缺少食物死亡。”泽无淡漠的声音传递而下:“要么,你杀死他们,你活着去下一关,要么你死,他们再活三天,再饿死。”

    这是一个无解的答案。

    江寒默然,寒刀,已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知道,要完成这所谓的第八场考验,自己只需要战刀轻轻一挥,一切就结束了。

    只是,江寒看着手中晶莹光华的刀锋,却不知如何才能挥出这一刀。

    他的心,在一刻,变得纷乱。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泽无那张大脸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那大脸旁边,数道雾气凭空出现,迅速汇聚成为了一巨大的白色手掌。

    江寒抬头望去,巨大的白色手掌从天空中闪电般落下,朝着那山谷间的帐篷拍去。

    砰!

    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大的动静,以帐篷为中心的数十米,被那滚滚白色气流组成的大掌直接拍中,直接化为了废墟。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江寒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呼!”

    那大掌凭空消散,只留下了满地残骸,那原本的帐篷已彻底崩塌,崩塌的毡帽、毛皮和冰雪混合着,江寒甚至还能看见那一些肉骨残骸和血迹,显然,那困苦的牧羊女一家,已被那大手全部灭杀。

    江寒怔住了,只能静静看着这一切结束。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吗?”江寒轻声开口:“即使要问我心,又何必杀他们?”

    天空中,那金色卷轴上的数字已消失,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黑色的时空漩涡。

    “前七场生死战,你斩杀那些修行者,或许会怜惜,但你的心中,其实从未犹豫;要你斩杀那群黄羊,让你犹豫的不是羊的命,而是它们死去可能会对那牧羊女造成的危害。让你斩杀几个素不相识的凡人同类,甚至动摇了你的内心。”泽无淡漠的声音滚滚传开。

    “在你的心中,这天地万物的生命已划出了三六九等,既如此,你又如何要求他人对你公平?”

    “我杀这几个凡人,就如同你杀黄羊,不会在心中泛起半点波澜。”

    泽无的声音不带丝毫感**彩,却句句直指江寒内心深处。

    “那你认为,我该如何?”江寒仰头看着那天空中的大脸,面色淡漠。

    “这天地众生,在天的眼中,尽皆平等,所谓善恶,所谓情义,本就是生灵自身的臆想。”泽无语言冷漠:“作为个体,只要能达到心中的目标,用什么手段,又何须在乎?”

    “若如此,和魔有什么区别?”江寒的声音平淡。

    “魔?到底什么是魔?”泽无的声音轰隆:“对你们人族来说,屠戮亿万人类生灵,抽干他们的精血骨髓,炼化他们的灵魂浸入血狱海折磨直到魂飞魄散,算是大魔头吧!”

    “可是,如果这个大魔头本身是一位妖族王者呢?在其余妖族眼中,杀戮亿万人族,这样的妖族王者所谓大功德,在如今这天地万族眼中,人族,本就是魔的代名词,屠魔者,自然是善。”

    “这牧人一家,看似贫苦无依,但这十年来,宰杀的牲畜不知凡几,对那些黄羊而言,他们是弱小还是魔鬼?”

    “我为人族,自当站于人族立场,修行路上,但求问心无愧。”江寒的眼眸中,沉静无比。

    “那么,如果我刚刚不出手,在最后时限到来之前,你自己是否会出手?”泽无看着江寒。

    江寒默然,半响无语,最终却是轻语:“我要活着回去。”

    看着沉默的江寒,泽无那白雾汇聚而成的大脸却是露出一丝诡异笑容。

    “这第八场,名为问心,问的是你的心,求的是你的意,无论成佛成魔,为善为恶,只希望你明白,永远不要质疑自己内心的决定。”

    “就如你所言,修行之路,但求问心无愧。”

    “去吧,只要能闯过第九场,你便能进入第三关。”

    随即,那白雾大脸轰然消散。

    江寒沉默许久,最终心中轻叹,身躯一动,已迈步进入了那黑色时空漩涡中。

    ...

    江寒,顺着那时空漩涡,降临而下。

    微微凝神,环顾四周,江寒整个人彻底怔住了,因为,眼前的环境,对他而言,太过熟悉,又太过陌生。

    这是一片湖泊,纵横数里,湖水荡漾,在湖边上,有着一片竹林,显得极为静谧优美。

    远处的湖面上,有着一座湖心小岛,绿树如茵,阁楼点缀其中,令人神往。

    “怎么会是这里?这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幻?”江寒感受着微风拂过,埋藏在那记忆深处的一幕幕显现。

    低身,手触碰湖水,那冰冷感在提醒着他,这一切,似乎都是真的。

    “这是我心灵深处的记忆场景,那秩序之灵如何知道?又能够制造如此相似的场景空间?”江寒的心中,警惕心已经提高到了极点:“又或者,这是幻术世界?”

    江寒很清楚,一些强者施展幻术,轻易能令人沉沦,甚至一生都沉迷其中,如果说这传承之地有这样的手段,他一点都不会吃惊。

    “轰!”湖泊上空,出现一阵阵波动,随即,黑色雾气显现,时空漩涡迅速形成。

    一道身影从那漩涡中落下,天地之力波动传开,那身影已立于湖面之上。

    江寒看着距离自己百米外的白衣女子,头上戴着纱帽,白纱垂下遮蔽了面容,腰间却是束着一柄青色长剑,显得神秘异常。

    “这是第九场的对手吗?”江寒不知为何,对那白衣女子,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可惜,彼此双方,都没有开口,只是立于湖泊上,遥遥对峙着。

    湖泊上空,却是出现了金色榜单,上面的规则依旧。

    “第二关,生死战第九场,六十息内分出生死,只活一人!”

    那金色榜单旁,已再度出现了倒计时的数字。

    就在那数字出现的瞬间,江寒与那白衣女子却是同时爆发,能杀到这一步的,都是何等了得的人物,对整个生死战的规则自然是数息无比。

    “哗!”一柄血色战刀,落入手中,江寒原本平淡的气息,在这一瞬间爆发开来,无边的煞气,弥散而去。

    面对这生死战最后一场的对手,江寒根本不敢留手,因为,他从那女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冰寒之意,凝眼望去,就仿佛遇到了是一座冰山一般。

    “轰!”“轰!”

    一道道血色气流,夹杂着雪花,散发着可怕煞气,以江寒为中心,冲击四方,而整个湖面的另一边,无边的冰雪飘零,激荡开来,两**则领域,瞬间碰撞在了一起,令整个湖面震荡。

    “杀!”江寒的眼眸,徒然一变,整个人宛若尘封的利刃,爆发出滔天杀意。

    “轰!”

    身形一动,江寒整个人已掠过湖面冲刺而去,令湖水震起,刹那间,江寒就已来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前,血泉刀划过一道璀璨刀芒,直接劈杀而去。

    “呼!”闪电般,白衣女子却是飘逸退避,瞬间就撤出了百米之远,同时那腰间的青色长剑凭空飞出。

    “哗!”

    青色长剑之上,一股股真元流动,弥散着可怕的冰寒气息,同时无数繁复的法则秘纹显现,在那冰雪法则领域中,瞬间化为了整整九道青剑幻影。

    “咻!”“咻!”“咻!”

    那道道青剑幻影凝聚的瞬间,已化为一道道流光射出,震荡虚空湖水,朝着江寒攻杀而来,其中散发的凌厉剑气,令江寒的面色一沉。

    “驭剑者?”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