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六章 江北之局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江北之局

    江北郡,洪城,江氏府邸,占地极为广阔。

    经过数年的经营,江氏作为洪城如今的第一氏族,拥有江寒这位先天强者,横压江北,在整个江北郡权势都极重。

    中院,是整个江府的府邸中心,也是整个江氏的权力中心,平日里江氏的诸多高层都是在此处理事务。

    大殿内,江阳山、江阳川、江岩等人围坐在了一起,个个面色疑惑,因为,他们是突然被江通召集过来的。

    除他们之外,一身白衣劲装的江雨也坐着,她的肩膀上,一头小巧玲珑,金黄色的六蹄小猪趴着,赫然是小盘。

    “我心中虽只认可老大和小雨,你们既是我老大的爷爷一辈,我也当且将你们当做长辈。”小盘轻轻一跃,来到了桌子上,轻声开口。

    如果江寒在这里,一定就惊讶无比,因为,妖兽口吐人言,这是妖王才能办到的时候,小盘,什么时候成为了妖王?

    “你是寒儿的灵兽伙伴?小盘?”江阳山声音沉静,依旧有着一丝怀疑。

    自家孙儿是先天强者,这他知道,他也听说孙儿养了一头六蹄的金色小猪的宠物。

    但是,一转眼,那头金色小猪告诉你,它是一头妖王?

    “爷爷,它确实是小盘,这几年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不会认错。”江雨道,她的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

    “林夕姐死后,老大在望天峰突破至天元境,尔后和雨蛟王从落刃山一路厮杀到了水蛟湖。”小盘的声音虽然听着还很稚嫩,但那声音中却是阴沉的可怕:“再之后,等我赶到水蛟湖,就失去了老大和雨蛟王的一切行踪,甚至连老大的灵魂气息都感应不到。”

    “老大他,很有可能,已经陨落!”

    “什么?”江阳山猛然站起身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除了江通,其余几名与会者,也同时站起了身,都是惊愕的相互对望。

    他们虽然知道江寒去北行山脉追杀一头妖王很危险,但怎么也没想到江寒会陨落。

    “老墨,命令所有人退出中院,整个府邸立刻封锁,不允许消息有一丝泄露。”江阳山转头厉吼道:“谁敢泄露传出一点消息,一旦查出,杀无赦!”

    “是!”江阳山身后的老仆立刻得令退下,他作为一直跟随江阳山的老仆人,在庄中的地位也是极高,自然明白江寒对江氏山庄的意义。

    很快,整个中院的仆人、军士都被清退,不允许靠近中院大殿三十米内,同时整个江氏府邸,也被迅速封锁。

    “本来,老大突破天元境后,轻易就能压制那雨蛟王,我也没有多在意。”小盘继续道:“我在追赶他们的时候,猛然间,老大就给我灵魂传讯,说有陷阱,还说,他会尽全力活下来,再接着,我就失去了老大的灵魂联系。”

    “甚至于,我已无法确定老大是生是死。”小盘的声音压抑着。

    江阳山和江通等人相互对视,他们眼眸中尽皆是震惊和凝重,他们虽不是先天强者,但是一些知识还是了解的,缔结灵魂契约的人类和妖兽,即使相隔数万里,或许无法交流,但确定彼此生死,还是做得到的。

    而此时江寒的灵兽却无法感应到彼此的灵魂联系,这说明什么?

    “寒儿消失之前,可还曾留下什么讯息?”江阳山强压自己心中的悲伤。

    “老大只说,叫你们按他留下的计划行事,速度要快,其他的,再没说什么。”小盘环视着江氏的高层,最后看向了江雨,轻轻一跃,又趴在了江雨的肩膀上。

    小盘已将自己知道的讯息全部说出,当时情况太紧急,江寒能说出这么多,已属不易。

    “哥哥。”江雨呆了呆,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从小,她就没有了父母,小时候偶尔还会哭着吵着要找父亲和母亲,但是随着时间流逝,父母在她的记忆中,已经极为模糊,甚至是一个遥远的代号。

    在江雨的记忆中,从小一直陪伴自己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林夕姐姐,一个就是哥哥,对她来说,这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可是,先是林夕姐姐死了,哥哥虽孩没有确切消息,但她知道,小盘不会说谎,哥哥回来的可能性,很低,很低!

    短短几天时间,两个最亲的人...这种变故,令她的心,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慌乱和空虚。

    “老六,你把夕儿带下去。”江阳山轻声道。

    他的心中,同样很痛苦,可是,作为江氏的掌舵人,他知道,自己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

    “好。”江阳川点点头。

    这几年,随着江寒、江岩、江通几人成长起来,他已经彻底退出江氏的决策圈。

    很快。

    江雨就被江阳川带走安慰。

    小盘却是一跃,蹲坐在了桌上,眼眸望着江阳山,才轻轻开口:“小雨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我会等老大三年,也会守护小雨三年。”

    “倘若,三年后,老大还没回来,我自会离去。”

    话音落下,一道金光闪过,小盘已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整个大殿,就只剩下江阳山、江岩、江通等五六位江氏的嫡血高层。

    “我们江氏,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地步。”江阳山开口,声音中有着无法掩藏的疲惫,其他几人都是望向了江阳山。

    他们的心中都沉重无比,谁都清楚,江寒,就是江氏的天,有了江寒,江氏山庄才能成为洪城第一氏族,才能威震江北,江氏族人才能横行大江南北。

    但是,现在这天,塌了。

    “江通,等会你就动身,带上十万元石,内卫十人,再带上雨儿、战虎、林儿三人,趁着夜色,离开江北,前往祁阳郡,随便找个偏僻地方藏起来,等待消息。”江阳山快速做出了决断:“记住,一定要隐藏身份,倘若我江氏灭族,你们,就是我们最大的后手。”

    “江石,你立刻去安排,将我江氏十四岁以下的嫡血孩童,分成五组,安排信得过的人手,各自携带一万元石,连夜分别送往我江北郡东面的五郡乡野之中。”

    “江岩,江卫,你们两个带领我江氏的嫡系卫队,将那些藏在族内的各大家族探子全部抓起来,杀无赦,尽一切可能封锁消息,务必不能消息走漏。”江阳山的声音中,透彻森然杀意,平日,族内的各种探子他们出于一些考虑,不会去动,但现在?

    “是!”江岩等人尽皆得令,这些安排,基本都遵照了江寒的指令。

    他们都知道,江氏这次危机,远比当年江正死去时候的危机更严重,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知道江寒的实力心中安定,他们要面对的,最强大的也只是没有先天强者的木氏宗族。

    而这次?倘若只是江北这些氏族,还不足以将江氏逼入绝境,最重要的,是江寒信中提到的那两个庞大无比的雪神宗氏族——雪青氏、寒青氏。

    若一切无事,自然是最好,但若那两大氏族动手,必然是雷霆之势,江氏没有反抗的可能,只能潜逃。

    “父亲,可要和源玉和成林去说江寒的事?”江岩问道。

    “他们对我江氏友好,那是因为寒儿的实力,寒儿一旦陨落,他们的态度,很难说。”江阳山声音凝重:“只是,寒儿的事情,我们终究瞒不住,明天,等你们都将事情办妥,我再去找源玉,看他是什么态度。”

    其余几人尽皆点头,人走茶凉,江寒一旦身死,江氏根本无力镇压洪城,洪城境一年几十万的元石税收,自然会吸引贪婪者的目光。

    而源玉和成林的态度,未必就会友好。

    ...

    遥远的青州,巍峨神山,一座雄伟殿宇之中。

    数道身影于大殿中,分坐于不同的方向,各自占据一方,其中还有几张黑色蒲端上空无一人。

    “各位,这次会议,看来就我们几个召开了。”身穿黑袍的黑色长发老者睁开了眼,望向周围,眼眸淡然无比。

    “余海,距离上一次族内会议不过一年,为何又要召开?”一位金袍强者冷漠道,无尽的迷幻虚影在其周身环绕,令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我的本尊在虚空战场,余海,有什么事情,说吧。”另外一尊隐藏于浩荡冰雪雾气中的老妇开口,声音冰寒彻骨。

    “墨尊,烈长老,这次的事情和你们有关。”那黑袍长发老者开口,声音平淡:“这是我的的一位后辈从延州带来的宗卷,你们看看吧!”

    “哗!哗!”一张白色卷轴凭空出现,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几位强者的神念感知何等强大,短短数息,就已了解了卷轴上的所有讯息。

    “倘若这讯息为真,此事是我的错。”那隐藏于浩瀚冰雪雾气中的老妇率先开口,声音冷寂依旧:“不若,等我真身回归,亲自去一趟延州,将他们两个,全部带回。”

    “老祖宗,如今我是宗门的刑法长老,更是我们这一脉的主事者,此事就由我来决断吧。”那一直未曾开口的青衣身影沉声道。

    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其余几尊强者也都没有开口,而是望向了那位老妇和那青衣身影。

    沉默半响,那老妇才再度开口:“烈长老,你既如此说了,此事,就由你来办吧!”

    随即,那团冰雪雾气消散,老妇的虚幻身影消失在了这大殿之中。

    “烈长老,这是你这一脉的事情,按道理我不该插手,但事关我雪神宗下一代神杖归属,别的我不愿多说,那女孩,一定要平安带回。”黑袍长发老者开口道:“等会我会安排我那后辈去你的府邸,具体的事情,你可以再问。”

    “当年的事,虽是我族理亏,但也做出了赔偿。”金袍强者声音漠然道:“此事,关乎我族千年之兴,决不可让雪青氏借故破坏。”

    “嗯,我明白。”那青衣身影点头,沉声道:“各位族老,我先去安排了。”

    随即,那青衣虚影也轰然飘然散开,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只留下一个黑色的蒲团依旧。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