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寒天帝正文 第二十五章 只活一人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只活一人

    “杀戮规则!”蓝肤生灵晔支怒吼,手中战剑攻势瞬间撤去,手中的盾牌凭空变大。

    “轰!”“轰!”

    道道青色气流中显现出无尽水流,环绕在他的那面高达三米有余的盾牌之上,将自己彻底护住。

    “砰!”

    刀芒降临,一击而中,瞬间就将晔支劈出了数十丈,可怕碰撞产生的水浪冲击四方,令整个湖面疯狂震荡。

    晔支心中却是庆幸,好歹挡住了这可怕的一刀。

    “嗖!”

    江寒已化为一道流光杀来,转眼就已贴近了对方,手中的战刀,也换成了血泉刀,直接劈杀而出。

    “哗!哗!哗!”

    连绵不绝的刀光亮起,彻底笼罩了晔支,那璀璨的刀芒,即使透过金属盾牌,都令他的神魂感到一阵摇曳。

    “该死!该死!我怎么会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一个妖孽,双系法则就算了,怎么还会是连天地规则、自然法则同时感悟的。”蓝肤生灵晔支在心中狂怒。

    “这攻杀刀法,绝对是天元境圆满层次的刀法,太强了,杀戮规则,那种穿透力度,即使我一直挡住,也能够不断令我身体受损。”

    “刚刚,他是在隐藏实力!”

    江寒的杀戮规则刀法,或许在真丹境、化神境强者,还有许多漏洞,但在晔支眼中,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

    完美!

    道道血色刀芒,连绵不绝,宛若大海浪潮冲击,这不是巧劲,也不是什么特殊技巧,就是凭借绝对的力量,绝对的威能,碾压而来。

    在江寒的狂暴攻杀之下,虽然只有短短三息,晔支就感觉过了三年之久,他接连暴退,已经退到了这片大湖的边缘地带。

    江寒的心中微动,余光扫过天空,还剩下六息时间。

    要更快!

    “哗!哗!哗!”

    刀芒更快!力量更快!威能更强!

    嗤!嗤!嗤!

    久攻必疲,久守必失,面对江寒这可怕的刀芒攻杀之势,晔支的身体不断受创,防御终于崩溃了,露出了破绽。

    “砰!”刀芒轰击。

    巨大的盾牌上半部微微向内倾斜,下半部分翘起。

    “死!”江寒怒吼,天地之力引动,浩浩荡荡气流汇聚,疯狂撞向了那盾牌的上半部分,同时整个人低身一窜,横刀切入那盾牌下半部露出的破绽,闪电般向上撩杀。

    就仿佛一面旋转门,在这瞬间,两股力道同时顺时针推动。

    “砰!”一股可怕力量冲击而来,令晔支的手臂一颤,握住盾牌的左手不由自主松开,随即,整个盾牌被旋转着轰飞。

    “不!”晔支怒吼,瞳孔瞬间放大,还想要暴退而去。

    “噗!”一道流光划过,血刀直接从他的脖颈处划过,整个头颅瞬间被切割了下来,同时,寒刀也已闪电般射出,直接刺中了他的心脏部位。

    浪涛停息,一切安静了下来。

    “砰!砰!”

    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了那颗头颅和身躯落入水中的声音,没有了真元支撑,即使是先天强者的身体,也不可能凭空在空中停留。

    嗡!

    江寒手一挥,收起了这倒地强者的储物法宝、盾牌、兵器,尔后轻轻落在了水面上,看着眼前这身材高大的蓝肤生灵的尸体,微微叹息。

    这个对手,论综合实力,恐怕只比雨蛟王弱一些,但终究,在这狭小天地中,不能逃跑,只能死战,最终被自己击杀。

    “我们素不相识,也没有任何仇恨,只是,我们两个中,终究,只能活一人。”江寒轻语。

    江寒心念一动,天地之力引动,那头颅与尸体已再度汇聚,尔后整个湖面震颤涌动,形成了一巨大旋涡,将这蓝肤生灵晔支的尸体沉入其中,直入湖底埋藏了起来。

    “第二关,生死战第一场,结束!”

    “休息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生死战第二场开启!”

    “帝血考验,生死九战,九战皆胜,方可入第三关,记住,合理利用自己的真元。”

    轰隆声音,从天空从传下,随后,那白雾形成的大脸消散。

    整个天地,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

    江寒直接盘坐在了水面之上,开始慢慢恢复自身真元。

    “生死九战,也就是说,整个第二关,我要经历九场这样的生死厮杀?”江寒的眼眸幽寒:“这是因为我是所谓帝血的缘故?还是每一个传承者,都要经过九场这样的厮杀?”

    如果每一位传承者都要经历九次这样的厮杀,而其对手,又是胜利了相同场次的强者,那么,每五百多位传承者只有一位能够活到第三关,这是何等高的淘汰率。

    想想,都让江寒心颤不已。

    “不论如何,我一定会活着回去,十人挡我,我就杀十人,百人挡我,我就杀百人,万人挡我,我就杀万人。”江寒的心,冰寒彻骨。

    轻轻闭眼,江寒再度回忆起刚刚那一战。

    和那蓝肤生灵一战,江寒开始只是施展冰雪法则防御对方的攻击,不断尝试着心中关于防御刀法的构想,所以才露出了诸多漏洞。

    不过,这一战,从实际出发,江寒也得到了很多之前不曾有过的经验。

    “单论冰雪一道,我的感悟还不够,威能还不够强,最多勉强媲美天元境巅峰层次。”江寒默默思索着:“雪花飞舞,可扭曲,可旋转,要防御对手,可以凝聚为冰,正面轰杀,以攻代守,但是也会弱点。”

    江寒突然想起了刚刚那蓝肤生灵用盾牌防御自己时,利用那倾斜震颤的水流,将自己的刀芒力量尽数卸去。

    “或许,我的刀法,也可以借鉴一二,去施展试试?”江寒思索着,他的法则境界已到,只是如何施展,还需要不断思索琢磨。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

    “轰!”湖泊之上,再度凭空出现了黑色的时空漩涡。

    江寒缓缓起身,心念一动,战甲、护体莲叶形成。

    寒刀入手,纵身一跃,就已消失在了这湖泊空间之中。

    即将到来的,是生死战,第二战。

    ...

    一片沙漠空间中,狂风起卷,黄沙漫天。

    却凭空出现了无尽的雪花与火焰,在天空中疯狂碰撞,刀芒横天,激荡四方。

    “还能更快,刀法需要更柔,这样,我才能挡住!”江寒横空移动,手中的寒刀快若闪电,不断闪动,挡住面前豹类先天妖王的攻杀。

    整整十五息,他都只是防守,没有攻杀。

    “还有十五息,该动手了!”江寒原本沉静的眼眸一凝,杀意凸显。

    “哗!哗!”一道道血色刀芒冲天而起。

    轰!轰!轰!

    五息之后,天际间的一切异象消失,再度恢复了黄沙景象。

    两大强者,一个持刀立于天空,一个倒下坠落大地。

    “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人!”江寒轻声自语,似乎是在说给那死去的先天妖王,又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

    “轰!”天空中,再度出现了那金色榜单,上面有着新的规则条约。

    “休息一个时辰,下一场时限六十息?”

    江寒轻轻扫过一眼,就直接在空中盘膝坐下,开始恢复真元,尔后回忆着刚才一战的种种细节。

    半个时辰后,冲入黑色气流旋涡。

    ...

    一片冰雪大地之上。

    无尽的血色气流飞旋,一道道白色气流冲击四方,不断碰撞,一方微渺的人类身影,一方是宛若山穹的一般高达数十米的柳树精灵,双方踏裂冰雪,疯狂厮杀。

    “杀!杀!杀!”江寒疯狂咆哮,血泉刀快到了极致,将《葬冥》刀法的威能施展到了巅峰。

    “噗!”“噗!”“噗!”

    这是江寒进入这传承之地遇到最为可怕的对手,虽然只有天元境中期,但看似臃肿的身躯却灵活无比,随心所欲延伸出各种枝条攻杀,以本体代替武器,诡异莫测,难以防御。

    面对这样的对手,江寒也不敢再施展自己半吊子的防御刀法,只能倾全力攻杀。

    两大强者,血液、树枝飞溅,这是一场天元境的巅峰对决。

    随着一声怒吼!

    “砰!”

    漫天的树木爆裂开来,江寒身上的煞气滔天,身上的伤口多达数十道,之前,一根枝条甚至闪电般洞穿了他的胸膛,差点将他的心脏射中。

    看着那飞溅在冰雪大地上的树木残骸,江寒自语:“柳水律青?柳族?草木精灵类的先天强者,我还是第一次,可惜,第一次见面,就把你杀了。”

    一个时辰后,江寒睁眼起身,再度冲天而起。

    ...

    一场场生死厮杀对决,江寒整个人都变得愈加疯狂嗜血,那潜藏于心中的杀意被尽皆释放,整个人静若冷寂,动则幽寒。

    而每一场对决,如果是强大的对手,江寒就直接施展《葬冥》刀法,浩浩荡荡碾压而去,正面攻杀,至死方休。

    而面对弱一些的对手,则是先借助对手磨砺冰雪一道的刀法,然后再施展全力击杀。

    江寒也发现,自己面对的对手实力强弱不一,弱的勉强算天元境巅峰层次,强的,甚至接近自己。

    不过,都有一个统一的特点,那就是,这些对手的真实修为,都是天元境中期。

    终究,这如血的对决,他一路闯了过来。

    ...

    黑暗洞穴中,有着点点光火点燃,令整个洞穴有些亮光。

    洞穴中央。

    三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已过,江寒从地面缓缓起身,远处的黑色时空漩涡已经成形。

    “要第八场了吗?”江寒喃喃道,一步踏出,进入其中。

    时空漩涡随即关闭。

    整个洞穴,再度安静下来,只有被掩埋在土中的绿衣人类少女,那从脖颈处缓缓流淌下的血液,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